第1839章 摧枯拉朽的攻擊以及補償(兩章合一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1839章 摧枯拉朽的攻擊以及補償(兩章合一)

  「砰……」

  被林飛一腳踢飛的,身上有著斑斕花紋的老虎異獸重重的砸在地上,將地面砸出了一個凹坑,然後身體又從凹坑中彈了出來,一連彈跳了幾下,滾了好幾圈才停下。

  看到這一幕的三個異獸獵人和野豬異獸全都驚呆了,瞪大了眼睛,張大的嘴巴愣愣的看著這一幕。

  「吼……」

  悽厲的慘叫聲從身上有著斑斕花紋的老虎異獸的口中發出,身上的劇痛讓它痛不欲生。

  不過即使頭暈腦脹,它依舊堅持著從地上爬起來,不顧口鼻中不斷的往外流著的鮮血。

  先前威武霸氣的模樣變得悽慘不已,真的無法想像,前一刻還氣勢驚人,威風凜凜的異獸,竟然在頃刻之間就變成了這副慘狀。

  「這個人好強啊!一擊就將三階初段的異獸打成了這樣。」留著寸發的青年男子難以置信的說道。

  「而且他的年紀看著好年輕啊!比我還小好幾歲呢!」戴著鴨舌帽的女孩子說道。

  「呼……」身為隊長的光頭大漢在心裡鬆了一口氣。

  本來還以為他們這些人死定了,現在突然出現這麼一個實力十分強大的修行者,可以說是不再有生命危險了。

  「林飛,你怎麼現在才出來呀?」周月來到林飛的跟前,看著他說道。

  「我出來的時間不是剛剛好嗎?」林飛反問道。

  「你不會是想看我出醜,所以才故意拖到危機的時刻才出手吧!」周月盯著林飛的眼睛,問道。

  正如周月所猜測的那樣,林飛確實是故意拖到最後時刻才出手,就是想讓周月深刻的體會狩獵異獸的危險,現在聽到對方詢問自己這個問題,他目光閃爍了一下,嘴上否認到。

  「你這人怎麼把別人想的這麼壞啊?我晚點出手可不是為了看你出醜,我想著你有沒有能力自己躲開這隻異獸的攻擊,因此才稍稍晚了一些。」

  「哼……」周月捕捉到林飛目光的閃爍,知道他心裡不是像他嘴上說的這樣子,不過她也沒有抓著不放,輕哼一聲,然後轉移話題到。

  「好了,不說這事情了,快到吃午飯的時候了,我肚子有點餓,你趕快把異獸解決了吧!」

  「是兩隻都解決掉嗎?要不要把那隻野豬異獸留著,讓你自己解決。」周月聽林飛提的這個意見,看著呆呆站在原地不動的野豬異獸,思考了一下,說道。

  「算了,一併解決吧!畢竟這次野豬異獸已經被別人出手教訓過了,我現在出手又不是算我獨自一個人幹掉的。」

  「嗯。」林飛點點頭,就在他和周月兩個人聊天的時候,遠處看著他們的那三個異獸獵人後知後覺地反應了過來。

  「這兩個人原來是認識的啊!」戴著鴨舌帽的女孩子說道。

  「難怪那個女孩子從始至終都沒有露出任何畏懼的表情。」留著寸發的青年男子說道。

  「有這麼一個實力強大的保護者作為後盾,確實是不需要擔憂自己的人身安全。」光頭大漢說道。

  「吼……」

  震耳欲聾的吼叫聲從身上有著斑斕花紋的老虎異獸的口中爆發出來,然後看到它身上綻放淡金色的靈光,隨後它猶如成年大象般大小的身體又膨脹了一倍大。

  「呀!他又變大了。」周月看著變得巨大的異獸,驚訝的說道。

  而遠處的三個異獸獵人,則面色十分的凝重。

  原本他們覺得現在由林飛出手,異獸不會再對他們構成威脅,但是現在看到他又變大了,心中的想法出現了動搖。

  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幕,讓他們懸起的心立刻又落了下來。

  林飛抬起右手,掌心對準體型無比巨大的身上有著斑斕花紋的老虎異獸,淡金色的靈光在他的手心一閃而過,然後一團火焰憑空出現在他的手上。

  火焰出現的瞬間,周月感受到了周遭的溫度提升了一些些,而緊接著,他看到林飛手中的那團火焰噴射而出。

  「咻。」

  炙熱的火焰噴射而出之後,在空氣中快速的壯大。

  異獸看到敵人使用火焰攻擊自己,想要逃躲,可是它卻發現自己的身子動彈不了。

  此刻,念動力化成一道道鎖鏈,將它牢牢的禁錮住,動彈不得。

  熊熊燃燒的火焰就這樣毫不費力的打在了身上有著斑斕花紋的老虎異獸的身上。

  「轟隆。」

  火柱爆裂開來,化作一片火海,將異獸吞沒,悽厲的獸吼聲自火海中爆發,不到兩三秒鐘,便消失了。

  僅有三階初段實力的異獸,面對林飛的攻擊自然是抵擋不住的。

  「哼……」

  野豬異獸看到自己的上級被人類三兩下就幹掉了,嚇得它渾身一顫,顧得身上傷口發出的疼痛,掉頭就要逃跑,林飛看到了,隨即屈指彈出一顆火球。

  「咻。」

  鴿子蛋大小的火球從林飛的指尖彈射出去的時候,膨脹開來,變成籃球大小,與空氣中划過一道拋物線,落在逃跑的野豬異獸的頭頂上方。

  小火球抵達預定的位置,立刻就發生了大爆炸。

  野豬異獸抬起頭朝頭頂上方看去的一幕,成為了他生前最後看到的一幕。

  「轟隆……」

  火焰升騰,向四周擴散,因為冬天,周圍有很多乾枯的草叢,如果沒有控制好,很容易將乾枯的草叢點燃。

  林飛心中的念頭一動,燃燒的火焰迅速的熄滅,而在火場的原地,躺著兩個燒的焦黑的異獸。

  它們身上沒有了任何的靈能波動和生命氣息,靜靜的躺在被燒的焦黑的地上,完全沒有了前一刻那不可一世的可怕。

  「……」三個異獸獵人震驚的看著林飛,他們怎麼都想不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舉手投足之間就打出如此威力驚人的異能攻擊。

  不過幾秒鐘的功夫,就消滅了兩隻在他們看來十分不好對付的異獸。

  「這,這個人竟然如此輕而易舉的消滅了兩隻異獸,他的實力不可能僅有三階初段。」留著寸發的青年男子感知到林飛身上散發的三階初段的靈能波動,口中自語道。

  他的面色既震驚又好奇,這樣厲害的修行者,他是頭一次見到。

  「他是不是使用遮掩靈能波動的靈器了,所以我們只能感知到他身上散發著三階初段的靈能波動呀!」戴著鴨舌帽的女孩子轉頭看向自己的隊長,詢問到。

  「應該是吧!自從他剛才出手所展現的實力來看,這絕對不是三階初段修行者能夠造成的結果。」經驗豐富的光頭大漢思考了一下,說道。

  「……」周月知道,林飛非常的強,對付兩隻異獸輕而易舉,所以有這樣的結果,她並不感到意外,不過她看到兩隻燒焦的異獸,輕聲說道。

  「你把兩隻異獸都烤熟了,不對,應該說是烤焦了。」

  「怎麼?你還要吃它們不成?」林飛笑著反問道。

  「對呀!不是要吃午飯了嗎?剛好這兩隻異獸可以拿來吃,而且那隻老虎異獸擊殺之後,它的皮毛可以拿來做虎皮大衣。」周月說道。

  林飛聽到周月這麼說,頓時抬手撓了撓頭,然後他腦海中浮現出周月穿著虎皮大衣的樣子。

  行吧!穿虎皮大衣的周月肯定也非常的好看,畢竟顏值和身材擺在那裡,穿什麼都漂亮。

  「你早說啊,現在它們都被我燒焦成這樣子了,都不能吃了,至於你想要的皮毛做虎皮大衣,就更不可能了……」

  「誰知道你會用火焰打它們啊!我還以為你會用武器卸下它們的腦袋呢!」周月嘟囔道,她也沒想到林飛出手這麼的摧枯拉朽,一下子就將兩隻異獸擊殺。

  「沒事,等吃完午飯我們再找找,肯定還有類似的異獸。」林飛說道。

  「嗯。」周月點點頭。

  而這個時候,遠處那隻變得無比巨大的異獸身體開始縮小,顯然,它施展異能讓身體變大,死亡後,異能的效果消失了,就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一直比普通的老虎大一些,卻並不會特別誇張的體型出現在眾人的眼中。

  「呼……」三個異獸獵人看著變回了原樣的異獸之後,紛紛長呼一口氣,這次的危險算是徹底的塵埃落定了。

  天空中,遮蔽太陽的雲層的範圍又比之前擴大了一些,周圍颳起的風的頻率好像變得有些頻繁。

  林飛抬頭看著天空,嘴裡說到,「感覺這天氣是要下雨的節奏啊!」

  周月聞言也抬起頭,朝變天的天空看去,「好像是呀!不過沒關係,反正我們隨時都可以回去,如果真要下雨了,到時候我們再走就是了。」

  「嗯。」林飛點了點頭,然後又說到,「好了,你不是說肚子也餓了嗎?我們找個地方吃午飯了。」

  說完,林飛邁步向前,往前方的一條小河所在的位置走去。

  周月看到林飛往前方的小河走去,他也正要邁步跟上,這時,他想到了什麼,於是轉過身朝身後的那三個異獸,獵人說道,「剛才謝謝你們了。」

  「不客氣。」身為隊長的光頭大漢微笑著說道。

  周月快步跟上林飛,當她來到林飛身邊的時候,忽然發現林飛手上多了一個小小的麻布小口袋,大概巴掌大小,鼓鼓囊囊的。

  只見他往身後一拋,這個巴掌大小的麻布小口袋騰空飛起,朝那三個異獸獵人飛去。

  在念動力的控制下,麻布小口袋落在了三個異獸獵人的跟前,懸浮在半空中。

  「這是?」

  三個異獸獵人看著面前的東西,頓時面面相覷,他們大致能想得到這東西是對方送給自己的謝禮。

  光頭大漢伸手接過,然後打開看了一眼,只見裡面裝了許多鴿子蛋大小的靈石,足有數十顆。

  「看來那個人是覺得我們剛才使用了那件靈器損失了不少錢,所以拿這個補償我們。」光頭大漢說道。

  留著寸發的青年男子和戴著鴨舌帽的女孩子點點頭,隨後他們轉身離開這個地方。

  …………

  「林飛,你剛才在那個袋子裡裝的什麼東西呀?」周月回頭看了一眼離開的三個異獸獵人,轉過頭看向林飛,好奇的問道。

  「剛才人家出於好意幫了你,雖然不需要他們幫忙,也沒有大礙,但是人家都出手了,好歹也要送點東西。

  於是我就把我一些平時在野外收集的小東西送給了他們。」林飛笑著說道,他並沒有將靈石的事說出來。

  「哦。」周月聽了林飛說的這番話,信以為真的點點頭,然後不再想那個抹布小袋子的事情,而是抬起纖細的手臂,撩撥了一下耳邊垂落的秀髮,緊接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忙了一個上午,肚子好餓呀!」

  林飛看著她說道,「現在知道當異獸獵人不容易了吧!他們有可能忙上一整天,又累又餓,結果還沒能找到一隻獵物。」

  「異獸獵人可真不容易,冒這麼大的風險,還有可能顆粒無收。」周月思考了一下,說道。

  「顆粒無收總好過發生生命危險……」林飛說道。

  兩人邊走邊聊,來到了一處地勢較為平坦的區域,這裡有一條奔流不息的小河,河邊有一片竹林,並沒有高大的樹木。

  如果有大樹的話,還可以在樹底下做午飯。

  而竹林位置雜草叢生,不太適合待在那個地方生活煮飯,於是兩個人在河邊的草地上選了個位置。

  異獸在野外,往往是吃一些方便入口且能快速吃掉的食物,帶鍋碗瓢盆的少之又少。

  林飛選好中午吃飯的地方後,他打開次元空間,取出一大堆煮飯的工具。

  本來林飛想說可以回城裡,吃完再來,不過周月拒絕了這一提議。

  她覺的既然來到野外狩獵異獸,那麼的話,吃飯也要在野外吃,這樣才有體驗感。

  雖然她有異獸獵人資格證書,但她平時都是去活力健身館上班,可以說,異獸獵人的身份有跟沒有一樣。

  林飛和周月兩個人快速的將露營的各種東西都搭建好,然後開始烹飪午飯。

  「你把這些菜拿去河邊洗一下。」正在切肉的林飛對站在身邊認真看著的周月說道。

  「嗯。」周月點點頭,端起一盆青菜往小河邊走去。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