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在無數道目光注視下,極遠處天穹下,一道身影走來。

  一襲青袍,身影峻拔,一手負背,一手拎著酒壺,似閒庭信步般,踩著雲霧而來。

  湛然明媚的天光,灑在他那絕塵脫俗的身影上,平添一份超然氣息。

  正是蘇奕!

  以他如今的手段,要想無聲息地潛入古族雲氏的金霞神山,並非難事。

  但他沒有這麼做。

  就那般光明正大地行來!

  而當看到他出現,一群古族雲氏的強者第一時間上前,試圖阻止。

  「都退下!」

  族長雲長虹大喝。

  頓時,那些雲氏強者皆散開,只是看向蘇奕的目光,除了忌憚之外,更多的是敵視。

  今日是他們古族雲氏的大喜之日,可觀主卻不請自來,甚至還硬闖山門,擊傷族長身邊的老奴,一看就是來鬧事的!

  這讓他們焉能不敵視?

  可此時,雲長虹卻發出爽朗的笑聲,道:「觀主大駕光臨,著實讓雲某感到驚喜,有失遠迎,還望莫怪!」

  說著,他遙遙拱手。

  那份胸襟和氣度,讓眾人都驚嘆不已。

  明知道觀主來者不善,而在自家地盤之上,雲長虹卻兀自不動聲色,笑臉相迎,這份氣魄,的確非尋常可比。

  可出乎人們意料,蘇奕根本就沒有理會雲長虹。

  他在抵達金霞道場之後,就將目光看向那摔在地上的老奴,道:「來,跟我解釋解釋,什麼叫不好了?」

  老奴渾身哆嗦,目光求救似的看向族長雲長虹。

  而雲長虹的臉色,則一下子陰沉不少。

  身為雲氏族長,在自己宗族之內,當著無數人的面,卻被蘇奕這個不速之客無視,這無疑就是當面在侮辱他!

  可最終,雲長虹忍住了。

  他深呼吸一口氣,道:「我那手下愚蠢,之前有所冒犯,還望觀主莫要計較。」

  同一時間,化陽仙山的羅霄雲慢條斯理說道:「堂堂觀主,總該不會跟一個奴才一般見識吧?」

  氣氛沉悶,壓抑無比。

  原本的金霞道場,高朋滿座,喜氣洋洋,熱鬧非凡。

  可隨著蘇奕抵達,就如一場寒流來襲,天地肅殺,讓在座眾人皆噤若寒蟬。

  「惡犬擋道,豈能輕饒?」

  蘇奕抬起眼眸,看向雲長虹。

  至於那化陽仙山的羅霄雲,直接被無視了。

  雲長虹神色一陣明滅不定,沉聲道:「觀主此次若是為賀喜而來,自然是我雲氏莫大的榮幸,可若不是,不妨直言來意。」

  眾人皆點了點頭。

  他們都一頭霧水,無法想像,三天前剛歷經紫霄台一戰的觀主,怎會在今日冷不丁殺上古族雲氏。

  蘇奕飲了一口酒,想了想,輕語道:「放了老魏,這次我只殺元兇,不滅族。若不然,今日這大喜之日,或許便是你們雲氏全族的祭日。」

  此話一出,全場皆驚!

  不知多少人心顫,這才意識到,觀主此次竟是衝著滅掉古族雲氏而來!

  「老魏?這又是何人?」

  不止那些賓客皆感到驚疑,在場許多雲氏的族人皆一臉困惑,明顯不清楚狀況。

  一時間,所有目光都看向雲長虹。

  就見雲長虹皺眉道:「老魏?莫非是以前跟隨在觀主身邊的那位老僕?我知道他,可他和我古族雲氏有什麼關係?」

  眾人這才恍然。

  很久以前,觀主遊歷天下時,身邊常常伴隨著一個瘸了腿的老僕,無疑,觀主口中的老魏,便是此人!

  蘇奕深深看了雲長虹一眼,道:「你覺得,我會無緣無故就前來要人?」

  不等雲長虹開口,蘇奕已淡然道:「老裁縫早已把當年的事情告訴了我,你若猶自裝糊塗……」

  說到這,蘇奕目光一掃四周,「今日此地,必血流成河,你們古族雲氏,必從世間除名!」

  一字字,若劍鋒抵喉,所有人背脊生寒,心中冷嗖嗖的。

  雲長虹神色陰晴不定。

  而那化陽仙山的羅霄雲已忍不住冷哼道:「又是要滅族、又是要讓此地血流成河,你觀主好大的威風啊!真以為歷經紫霄台一戰,世間無人可治得了你?」

  蘇奕終於將目光看了過去,道:「你要替雲氏一族出頭?」

  羅霄雲面無表情道:「在座之人,皆是受邀前來觀禮的賓客,我相信,他們都和我一樣,斷不會眼睜睜看著你在此放肆!」

  此話一出,在場許多賓客臉都綠了,心中破口大罵,誰他媽跟你是一夥的?

  自己想和觀主硬剛,拉別人下水是幾個意思?

  可卻無人敢明說。

  因為一旦明說,不止得罪了羅霄雲,也等於把古族雲氏給得罪了!

  「道友,今天是雲氏古族的大喜之日,你這般不請自來,還這般咄咄逼人,不覺得太過分了?」

  神玄劍齋的聶雲元開口了,他神色淡然,道,「聽我一句勸,要想解決事情,就收斂一些,我雖不知道那老魏是否在古族雲氏,卻很清楚,淪為人質的角色,很容易遭遇不測!」

  話語綿里藏針,透著若有若無的威脅!

  「你又是何人?」

  蘇奕問道。

  聶雲元笑了笑,道:「鄙人聶雲元,來自神玄劍齋。」

  一般情況下,在他報出自身來歷後,便足可化解許多糾紛。

  原因很簡單,在當今天下的太古道統中,神玄劍齋絕對稱得上頂尖,可與之比肩者,屈指可數!

  卻見蘇奕只哦了一聲,道:「沒聽說過。」

  聶雲元:「……」

  他臉上笑容凝固。

  蘇奕隨口道:「不想死,就閉嘴,否則,我不介意先送你上路。」

  說著,他目光看向羅霄雲,「還有你。」

  一下子,聶雲元和羅霄雲皆震怒。

  眾目睽睽之下,被蘇奕這般威脅,讓他們的尊嚴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釁!

  可最終,他們忍住了。

  人的名樹的影。

  三天前,紫霄台一戰的影響猶在。

  當蘇奕根本不在乎他們的身份和來歷時,他們又怎敢去和蘇奕死磕?

  這一幕,讓在場眾人皆愈發噤若寒蟬,心中翻騰。

  觀主,果然還是一如從前那般強勢!

  獨自闖入古族雲氏的地盤不說,竟還無所忌憚,根本不把在場那些太古道統的大人物放在眼中!

  「該你做抉擇了。」

  蘇奕目光看向雲長虹。

  一下子,在場所有雲氏族人都感到莫大的壓力。

  哪怕觀主此刻再強勢和霸道,可面對這位曾一人滅殺上百位羽化人物的存在,任誰能不忌憚?

  「難道有人在今日前來你們雲家鬧事?呵,且讓本座看看,究竟是哪個大膽狂徒!」

  驀地,一道驚詫的聲音,在山門處響起。

  伴隨聲音,一道破空聲驟然響起,有人挪移長空而來!

  眾人的目光都被吸引過去。

  那是一個身著風火道袍的老者,頭盤道髻,仙風道骨。

  剎那間而已,他已來到金霞道場前。

  當看到此人,族長雲長虹頓時露出喜色,道:「原來是黎鍾前輩,有失遠迎,還望莫怪!」

  黎鍾,太古時期最頂尖的九大妖君之一,同樣也是莫清愁仙子身邊的一位得力屬下!

  他的到來,讓在場那些太古勢力的強者也一陣騷動。

  都不禁吃驚,沒想到,這次古族雲氏的成婚大典,竟還請動了這等舉足輕重的大人物!

  「黎鍾前輩來的正好!」

  羅霄雲精神一振,抬手一指蘇奕,道,「今日前來雲家鬧事的,正是那姓蘇的!此人實在猖獗,根本不聽我等勸阻,更揚言要滅掉雲家,讓此地血流成河!」

  可話一出口,他就察覺到不對勁。

  事實上,這一刻在場眾人都感到有些不對勁。

  黎鍾抵達後,竟似遇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直接愣在那,久久不語。

  若細看,他額頭青筋若隱若現,唇角都在微微抽搐,整個人顯得極為反常。

  氣氛,也悄然寂靜下來。

  對黎鍾而言,心情簡直是嗶了狗了。

  此次他本是奉命而來,送上點賀禮,走一個過場。

  可不曾想,在抵達之後,卻碰到了一個「熟人」!

  更沒想到,這個「熟人」分明是來者不善!

  「怎麼又是你?」

  蘇奕打破了沉默,有些皺眉。

  怎麼哪裡都能見到這老傢伙?

  就見黎鍾如夢初醒般,猛地深呼吸一口氣,笑著朝蘇奕拱手見禮道:「原來是蘇道友,黎某之前不清楚狀況,言辭間有所冒犯,還望海涵。」

  那謹小慎微,小心翼翼的模樣,讓全場錯愕,無不瞠目結舌。

  什麼情況?

  莫清愁仙子身邊的使者,一位太古時期威名赫赫的舉霞境妖君,怎會向觀主賠禮致歉?

  雲長虹眼眸驟然一縮。

  聶雲元軀體發僵,驚疑不定。

  而羅霄雲心中咯噔一聲,臉色頓變,暗叫不好。

  場中氣氛,愈發死寂沉悶。

  眾人心中如掀起驚濤駭浪。

  而黎鍾似對這一切渾然不覺,兀自保持著拱手見禮的姿態。

  他已豁出去,選擇向蘇奕表達自己的善意!

  這無疑會徹底得罪古族雲氏,可相比起來,他更不願在此時此刻,去得罪蘇奕!

  更別提,莫清愁仙子需要一個契機和蘇奕結善緣,就連紅雲仙子都曾為蘇奕撐腰!

  當然,最重要的是,趁此機會若能博一個善緣,他黎鐘身上的詛咒,以後也有希望被解除!

  想明白了這一點,黎鍾心中已不再糾結。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