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4章 對賭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幾乎還沒等守山者的聲音落下,便有許多身影沖向了青天神山。

  密密麻麻。

  絕大多數是造極境中位神。

  因為要闖青天神山,必須凝練出大道神通!

  故而,中位神之下,根本不夠資格參與進來。

  其中,也不乏一些上位神出現,沖向青天神山。

  轟!

  青天神山無比巍峨雄渾,當這些神明從山腳處開始登山時,一股厚重的青色道光也是從山上瀰漫而出。

  那是青天神山的本源力量,專門針對神明所凝結的大道神通之力。

  大道神通品相越高,威能越強,就能一步步走向更高處。

  反之,註定將被淘汰出局。

  不過,即便如此,也能獲得一部分太始道運。

  簡單而言,只要參與,就有好處。

  無非是獲得的太始道運多少的問題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若自身大道神通,能夠躋身「道運神碑」中,獲得的大道氣運將無比豐厚。

  並且,排名越高,道運越豐厚!

  若能抵達青天神山之巔,在道運神碑的排名中躋身前十之列,將獲得最為特殊的「天降祥瑞」。

  所謂天降祥瑞,實則就是最頂級的原始大道氣運!

  很快,場中響起一陣驚呼聲。

  因為闖青天神山的行動才剛開始而已,就有許多中位神僅僅在山腳處的位置,就寸步難進,被淘汰出局了。

  這也讓人們深刻意識到,登山絕非什麼容易的事情。

  饒是如此,這些被淘汰的神明,都陸續獲得到了太始道運。

  那是一股色澤剔透晶瑩的青色瑞霞,由太始道運所化,縹緲空靈,分別出現在那些被淘汰者身上。

  不過,雖然陸續有人被淘汰,也陸續有人加入進去。

  場面極為熱鬧。

  「浮游兄,你打算何時動身?」

  萬紫天傳音問道。

  「不著急。」

  蘇奕道,「我若現在過去,只要發生搶奪道運的廝殺,根本搶不到多少道運。」

  萬紫天不禁啞然。

  的確,現在去闖關的人,只有寥寥數人以驚人的速度在靠近半山腰的位置。

  其他大多數人,都在半山腰之下徘徊。

  短時間內,根本不會出現登臨山巔之人。

  這時候蘇奕若動身前往,明顯時機不合適。

  時間點滴流逝。

  陸續有神明抵達半山腰,朝山巔處行去。

  可大多數神明還未抵達半山腰,就已被淘汰出局。

  一時間,有人歡喜有人愁。

  終於,有不可知之地的逆天人物出動了,一出場就引發全場側目。

  因為在登山時,這些逆天人物顯得很輕鬆,後來居上,飛快來到了半山腰處,朝那山巔處行去!

  那卓絕耀眼的表現,引發場中不知多少驚嘆聲。

  蘇奕注意到,清風觀傳人司命,紫霞洞天傳人煙水暝也都陸續行動。

  連麒麟神族族長之女綺薇也動了。

  蘇奕這才意識到,原來綺薇也從不曾闖過青天神山。

  「浮游兄你看,那些老傢伙也動了!」

  忽地,萬紫天傳音提醒。

  蘇奕目光挪移,果然就看到,場中一些踏足不朽境的神主級人物,也都開始動身,朝青天神山上衝去!

  有一煉神主,也有其他層次的神主。

  其中最強的赫然有九煉層次!

  並且還不止一個!!

  這等一幕,讓全場轟動,無不譁然。

  「什麼情況?那些神主前輩在以前,都不曾闖過青天神山?」

  有人目瞪口呆。

  神明一生,只有一次闖青天神山的機會。

  可誰能想像,那些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傢伙,竟然是第一次來闖關?

  這簡直匪夷所思。

  「這一下,神通金榜的排名註定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有人做出預判。

  誠然,青天神山考驗的是大道神通的品相和威能,和自身道行的高低關係並不大。

  可凡能證道為神主的存在,哪個不是神域天下頂天立地的大人物?

  他們當初所凝練的大道神通,註定非同小可!

  「這絕對是史無前例的一場盛會,將改寫神通金榜的記錄,舉世矚目,震古爍今!」

  「我早說了,這是黑暗神話時代來臨前最後一次闖青天神山的機會,只要有資格參與的,就絕不會錯過!」

  ……場中轟動,人們議論紛紛。

  接下來的時間中,越來越多的絕世人物出場,展現曠世風采,在登山時幾乎一路扶搖而上。

  但相比而言,被淘汰出局的人數則更多。

  幾乎絕大多數闖關者,都止步在半山腰的位置。

  真正能衝擊山巔位置的,百里挑一。

  而在衝擊山巔的途中,也有不少絕世人物撐不住,遺憾止步。

  不少人雖然沒有被淘汰,可也已放棄前行,選擇停留原地,開始收取和煉化太始道運。

  即便如此,人們都已注意到,那三千尺高的道運神碑上,各種大道神通的排名在不斷發生變化!!

  甚至,前一百名的位置都陸續出現變動,被新的大道神通取代。

  而自始至終,軀體肥胖如小山似的守山者一直坐在那,面容慈和地看著這一切。

  沒有說什麼。

  忽地,一道淡漠威嚴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

  「蘇奕,都已到了此時,你還不打算顯露蹤跡嗎?」

  聲傳全場,也將所有議論聲壓下去,氣氛都變得寂靜下來。

  蘇奕!?

  那位宛如傳奇般的曠世劍修,真的來了嗎?

  人們注意到,說話的是三清道庭的雲河神主!

  一個容貌如少年,背負一把木劍的九煉巔峰恐怖存在。

  這一刻,蘇奕眉頭微皺,淡然道:「我何時出手,用不著你來提醒。」

  說話時,他也不再掩飾,顯露出真容。

  反正待會去闖青天神山時,一切偽裝都會暴露,倒也無須再遮掩。

  當看到他果然早已在場中時,頓時,全場轟動,無不震驚。

  在當今天下,誰還能不清楚,蘇奕便是易道玄、李浮游的轉世之身?

  誰又能不知道,過往那短短不到一年時間裡,所發生的明空山一戰、雲際寺一戰、青吾神庭一戰、絕天魔庭一戰,都和蘇奕有關?

  這些大戰,在最近這段時間鬧得神域天下沸沸揚揚,掀起不知多少波瀾。

  而今,眼見蘇奕這位始作俑者出現,可想而知在場那些神明何等震撼。

  一如目睹當世神話駕臨!!

  甚至,就連那些正在登山的強者,都把目光投射過來。

  「在闖青天神山這件事上,本座的確無法插手。」

  雲河神主神色淡漠,「可本座敢說,只要你去闖關,必會遭遇道運之爭!」

  「到那時,你怕是將空手而歸!!」

  一番話,在場中眾人心中掀起一陣驚濤駭浪,都明白了雲河神主的意思。

  那就是只要蘇奕去闖關,就會遭受來自他人的阻截和打壓,搶奪他能夠獲得的太始道運!

  「這可不見得。」

  蘇奕拿出酒壺喝了一口。

  「不見得?」

  雲河神主一聲冷笑,「在青天神山上,只能憑自身實力去奪氣運,而無法動用外力!」

  「而無法動用外力,你拿什麼去和那些神主斗?就憑你那造極境修為?呵,可笑!」

  言辭間,儘是輕蔑。

  人們驚疑,大都不敢吭聲。

  雲河神主是神域天下最頂級的巨頭之一,而蘇奕,更不是隨便誰敢招惹。

  面對這等針鋒相對的局勢,誰敢說什麼?

  不過,雲河神主那番話,倒是得到不少人認可。

  世人皆知,明空山一戰,蘇奕之所以獲勝,是請了外援,動用了諸般禁忌可怕的外物。

  而雲際寺一戰中,他雖然顯露出鎮殺六煉神主的逆天戰力,可人們根本就不信。

  都認為他當時能做到這一步,同樣是動用了某種神秘禁忌的外力。

  僅憑他自身那造極境道行,根本不可能擊殺六煉神主。

  因為這太離譜!!

  也只有在蘇奕和煙水暝一戰中,讓人們將信將疑地認為,蘇奕的戰力再厲害,也就和一煉、二煉地步的神主相當。

  不會再強到哪裡了。

  因為再強的話,完全違反了常識!

  而現在,闖青天神山時,可註定無法動用任何外力和外物。

  這等情況下,蘇奕僅憑自身實力,能和那些神主對抗嗎?

  「可笑?」

  蘇奕斜睨了雲河神主一眼,「要不要打個賭,若我最終登頂,你雲河老兒當著所有人的面給我跪下,老老實實磕三個響頭?」

  嘶!

  場中頓時響起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

  雲河神主神色一滯,眉頭皺起,冷笑道:「都什麼年代了,還玩弄打賭這等小把戲,何其幼稚!」

  「就問你敢不敢?」

  蘇奕直接道。

  氣氛沉悶,眾人都看著雲河神主。

  就連一直坐在道運神碑前的「守山者」,都笑呵呵將目光看向雲河神主。

  雲河神主神色一陣明滅不定,冷哼道:「你是否能登頂,和本座有何關係?本座也不屑陪你玩弄這種小把戲!」

  「少扯淡,不敢就是不敢,趕緊閉嘴吧!」

  萬紫天再忍不住大笑譏諷起來,「什麼玩意,簡直給你們三清道庭丟臉!」

  眾人都認出了萬紫天的身份,都不禁騷動。

  而雲河神主的臉色則一下子陰沉下來。

  「本座和你賭!」

  驀地,一道蒼老聲音響起,頓時引發全場目光關注。

  那開口的,赫然是古族柳相氏老古董「柳相痕」!

  ——ps:嗯……沒羞沒臊地再跟大家求一下免費的保底月票(捂臉)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