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灰豆豆兵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已經可以從熔星者這裡確定的是,這個不斷遷徙毀滅的植物文明,共分為兩個部分。

  其一是母豆大帝,其二是豆兵。

  其中母豆大帝在百年前,在和超煉文明的正面戰爭中,被天星聖者藉助於星源聖山鎮壓封印,而更多的豆兵則在廣袤超煉文明風眼的地底,本能吸收著大地元氣成長。

  如今的這種情況,倒是有趣。

  因為按照這位天星聖者的判斷,解決困境共有兩種方法。

  其一,是將地下蟄伏的灰豆豆兵一一毀滅,至於如何找到這些隱藏的豆兵,以及怎樣消滅,卻是個問題。

  其二,則是將鎮壓封印的母豆大帝釋放出來,在那數以萬計豆兵還沒有來得及守護前,將這個文明體系中樞神經摧毀。

  兩個方法都具有可行性,但對於超煉文明和學術界而言,卻都充滿了絕望。

  「還有多少時間?」

  雷洛突然問出了這個問題。

  天星聖者一愣,隨即低沉道:「你是在說我,還是在說那些即將成熟的豆兵?」

  雷洛也不由一愣。

  因為在他的感知中,早已判斷出對方已經油盡燈枯,不過是依靠龐大法則力量應承著而以,屏蔽著死亡,讓自己勉強沒有倒下罷了。

  從生物的角度上講,對方其實已經死了。

  現在的它,任何一點傷勢,一點法則污染,甚至是風吹草動,一點心境不穩,很可能都會隨時死去,也正是因為看透了這些,雷洛才表現出之前的肆無忌憚。

  「當然是那些豆兵。」

  得到答覆,天星聖者深思片刻後道:「事實上,現在已經有些豆兵開始成熟甦醒了,只是因為我派遣了最精銳軍團前去圍剿,封鎖了消息,才勉強沒有讓聖山的居民陷入混亂。」

  「這麼說來,這些豆兵的大規模成熟,也只是近期的時間了。」

  陳默幽幽喃喃後,平靜道:「你應該抓捕了一些吧?放一隻出來,我要親眼看看這些所謂的豆兵究竟擁有怎樣強度,否則即使揭開了它們的蟄伏方式,發現了它們的藏身特點,如何一一剿滅也是個問題。」

  「一一剿滅?」

  天星聖者對於雷洛的無知無畏冷笑,卻也不多說話。

  畢竟這些學者哪怕只是消滅了一個豆兵,對於超煉文明也是一種幫助。

  天星聖者緩緩招手,伴隨著一陣令人心悸的渾厚磅礴法則之力,空間微微顫動,一個米許的飄浮圓球,赫然出現在了雷洛面前。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學術界從未了解的全新生物。

  這是一顆直徑米許的灰色圓球,或者說巨豆,標準的球體。

  灰豆上面烙印著數以萬計密密麻麻玄妙符文,這些符文似乎是天生地長,宛如實質化法則鎖鏈般,代表著天地間的能量運轉道理,在漫長歲月的進化中不斷融入自己身體。

  而這數以億萬符文緊密排列,又組成了一個宛如巨大旋渦的圖案。

  除此之外。

  圍繞這顆灰色巨豆周圍的,則是肉眼可見的能量絲線。

  這些能量絲線宛如搖曳的光帶,更形象比喻就是如同大海中隨波飄蕩的海帶,但在雷洛洞察力細緻入微的雙眸中,卻能夠看到這些能量最本質的運動規律,相互間無比精密陣列,全部以蜂巢六邊形組合,構成了眼前的能量光帶。

  這顆灰豆豆兵,此刻似乎有些迷茫。

  雷洛能夠清晰感知道對方的精神力在這個洞窟內掃過,最終鎖定在了他和天星聖者的身上。

  甲殼表層五彩斑斕的天星聖者,跨著甲蟲般的細腿,緩緩向後退了一步,大有要藉此機會觀察雷洛手段的意思。

  這顆灰豆豆兵也似乎因此將第一目標鎖定為雷洛。

  而通過它略顯生澀雜亂的精神力,雷洛雖然沒能夠與之交流,卻不難判斷對方智慧明顯不高。

  咔嚓,咔嚓。

  四面八方石塊不斷受到灰豆豆兵能量吸引聚集過來。

  短暫片刻,無數石塊、碎屑便以這顆灰豆為中心,組成了一套人型外殼,卻又不太規則的樣子,巨物緩緩起身,大約十米左右高度。

  「哦?」

  雷洛注意到這個豆兵竟在向洞窟內的巨大熔爐招手,連熔爐內那一條條不受引力法則影響漂流交錯的金屬汁液,也似乎收到了影響,一副就要飄出熔爐的樣子,被天星聖者及時阻止了。

  「這個對我還有些用,可不能浪費了。」

  豆兵抓了抓頭,似乎有些不解,但還是猛的沖向了雷洛。

  由靜到動,豆兵幾乎在瞬息完成,狂暴力量驟然綻放,純粹的勢能卻形成了類似於空氣炮的衝擊力。

  卻見「噗」的一聲,一個透明的薄壁,驟然出現在它的面前。

  赫然是雷洛的氣泡術。

  氣泡在豆兵的拳鋒下,已然扭曲變形,卻始終沒有破裂。

  雷洛對此似乎有所預料,他再次輕輕一指,氣泡體積驟然膨脹,輕而易舉將這個石巨人包裹起來。

  對面的天星聖者沒有絲毫動作,一副饒有興致的樣子。

  雷洛舉起粒子界目之杖,稍稍轉動,宛如在攪拌空間形成了扭曲,一個人影在雷洛的召喚下,迷茫愕然不解之色的出現,隨即注意到雷洛,這才想到了什麼,放鬆下來。

  空間之力的應用,到了五級生物層次,已經可能夠初步施展一些皮毛應用了,批圖投影降臨和召喚之類,都算是此種,甚至於一些四級生物若是有所研究的話,也能夠簡單完成。

  「這就是豆兵,你去試試,看看能否獨自解決它。」

  雷洛平靜的示意著。

  而這個被雷洛召喚來的學者,則是柯里昂生物標本研究院的一位學者,被稱為【沉默者】的超凡大師,之前和熔星者使團的切磋中,他也是為數不多幾個能夠壓制黃金熔星者的學者,因此雷洛留下了較深的印象。

  黑色袍子,沉默者的面龐被一條猙獰傷疤貫穿,他沒有說話,同樣在興致勃勃的看向這個全新的生物,眼中充滿了驚奇和興奮。

  而這驚奇興奮很快便成為了帶著殘酷的理性,想要解剖了解的欲望。

  雷洛靜靜來到天星聖者的一側。

  伴隨著轟隆、轟隆的戰鬥聲,兩人默不作聲的看著,只是雷洛側重於灰豆豆兵,而天星聖者更側重於這位【沉默者】而已,似乎想要管中窺豹對學術界有更多了解。

  足足小半個沙漏時間後。

  沉默者努力平息著自己的氣息,讓自己看起來沒有那麼狼狽,但還是無法掩蓋慘白的面龐,低沉道:「幸不辱命,不知……我能否帶走?」

  而沉默者所指,正是那顆已經裂開的巨大灰豆。

  「可以。」

  得到雷洛肯定後,沉默者在一旁精心收拾起來。

  「如果沒有結界束縛的話,的確差不多擁有傳奇生物層次的力量了。」

  雷洛對灰豆豆兵做出了評價。

  天星聖者評價道:「你的戰士更強。」

  雷洛流露出怪異之色。

  「透支了如此程度生命,才面前擊敗了一個,你該不會想要讓我的戰士們都死在這裡吧?雖然不知道地下究竟又多少這樣的灰豆豆兵,但從這些天我搜集到的情報來看,恐怕沒有一萬也要有幾千吧?」

  「幾千?」

  譏諷之色,天星聖者幽幽道:「要是只有這麼少就好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