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 翻臉無情(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年後。

  也不能說學術界針對灰豆文明的研究沒有進展。

  至少對於普通的熔星者而言,實在沒有想到,這些學者們竟然真的發現了地底深處灰豆豆兵蟄伏地點的方法,這對於原本只能日復一日絕望等待的熔星者們而言,的確是一個驚人的喜訊。

  對於這些絕望的生物們而言,比起即將來臨的末日,讓它們更絕望的則是末日來臨前根本無從抗爭的默默等待,甚至無法尋找到敵人的蹤跡,只能被動等待,這才是最令人絕望的。

  而現在,它們至少已經能夠對地底深處的灰豆豆兵開始反擊了。

  每一次挖掘,都會聚集數以百計熔星者,將那些山川大地靈脈下的竊取法則元氣的灰豆挖掘出來後,便是雨點般的攻擊,將這些貪婪的吸血鬼徹底殺死。

  但這樣的擊殺速度,實在是太慢了。

  相對於蟄伏在超煉文明大地下正在不斷成熟的灰豆豆兵數量,實在太微不足道了,想要依靠這種方式獲得戰爭勝利,除非超煉文明的高等熔星者和社會分工效率再提升一百倍。

  換而言之,若是百年前封印母豆大帝的那一刻起,學術界便來到了這裡,即使是這種笨方法,倒也不是不能對這個可怕的遷徙植物文明造成威脅。

  這天。

  星源聖山上。

  此刻雷洛正在和柯里昂一同,專心研究著這隻由月亮眼月蓮安娜發現的奇異生物。

  這是一隻長度米許的肉蟲般生物,身體十分肥胖,體表呈灰豆般的青灰色,長滿了短足,看起來十分可愛,幾乎沒有什麼威脅性,卻竟然擁有啃食曲率空間蟲洞的能力,在現實世界和淺層率空間自由行動,當初捕捉它的時候,乃是柯里昂親自以古歐洛拉寶物空中樓閣將之禁錮才帶了回來。

  而它似乎能夠通過吸收灰豆散發出的龐大能量,在淺層曲率空間活動。

  這倒是和廢土之地的壁影魔頗為相似!

  只是學術界與壁影魔的接觸已經上百年了,至今仍然處於相當陌生階段,只知道這些生活在淺層曲率空間的生物分為了幾十個不同的勢力,還有叛軍之類的存在,總而言之一團亂麻,學術界也只是勉強和其中一些壁影魔達成了合作,將現實世界能量作為交換物資,獲得這些詭異生物的支持,在各處曲率暗礁駐守。

  如今雷洛、柯里昂又發現了這種類全新的曲率時空生物,甚至很可能將關係到此次對灰豆文明戰爭的成敗,怎能不讓這兩位學術界巨擘廢寢忘食的發奮研究起來。

  可惜。

  雷洛和柯里昂雖然在生物進化學術領域上,都擁有著難以撼動的崇高地位,但在曲率時空技術研究上,相比於那些超時空學術研究者而言,卻還是相去甚遠。

  如今一年多時間過去。

  兩人對於這個生物的研究,仍然處於相當表層的階段,無法揭露這個生物與灰豆文明之間的真正關係。

  「我有種感覺,如果這次戰爭勝利,不論是這些灰豆,還是……桀桀桀,學術界實力都將因此獲得巨大提升飛越。」

  說話的是柯里昂。

  話語中間的一部分雖然沒有明確,但雷洛當然知道對方所指,自然是這裡的超煉文明了。

  這一年多來,這個老怪物幾乎每天都在對往來的熔星者們垂涎著。

  「相較於這裡的熔星者,學術界對付這些灰豆確實更有利,但這並不代表我們真的有把握獲得勝利,根據月蓮安娜的情報,各地成熟的灰豆越來越多了,那些傢伙們已經漸漸開始來不及清繳了,消息傳到星源聖山也只是時間的事,我們的時間也不多了。」

  雷洛陰沉回應後,恰巧看到柯里昂的雙眸。

  那雙宛如深邃星空的雙眸中,似乎夾雜著許些譏笑。

  雷洛試探道:「怎麼?」

  「在我面前還裝什麼。」

  柯里昂像是早已看透雷洛的心思,理所當然道:「難道你會看著那些東西真的成熟?既然已經摸透了這些熔星者的底蘊,那個老東西已經不足為慮,時空技術也還只是紙上談兵階段,根本無法對學術界造成威脅,難道你還要眼睜睜看著那些地底豆兵逐漸成熟,成為大敵?」

  老怪物陰森森道:「也差不多是時候撕破臉了,裝了這麼長時間好人,我都快以為自己是個救世主了!既然短短時間內找不到這些東西的弱點,那就趁它們還沒有成熟前,斷了它們的生存環境。」

  像是一個魔鬼,老怪物笑容有些猙獰,冷笑看向實驗室保存的灰豆標本。

  「不用你們破壞這片大地了,我們親自來,桀桀桀桀桀!」

  內心想法被別人當面戳穿,雷洛確實有些尷尬。

  就像柯里昂所說的,做了這麼長時間的好人,突然要揭開掩蓋暴露殘酷邪惡面目的遮羞布,一時間竟還真讓雷洛感覺有點尷尬。

  當然。

  也只是那麼一點尷尬罷了。

  先是沉默片刻,隨後雷洛略微搖頭輕笑,看向柯里昂道:「您可真是一個魔鬼,我這就召集外面的學者們回來。」

  不到半個沙漏時間,月亮眼月蓮安娜便報告了二十餘位學者的匯報。

  由於處在風眼內部,再加上之前曾經多次暗示外初學者要保證離開距離,因此召集過程相當順利,即使距離最遠的學者也表示能在十天內回歸,雷洛的三十天期限綽綽有餘。

  雷洛雖然沒有明確表示聚集的原因,但此次帶來超煉文明的都算得上學術界精英學者,想必心裡多少該有點猜測。

  房間內陷入短暫的寂靜。

  「餵。」

  柯里昂突然叫了一聲雷洛,雷洛向對方看去。

  「如果你之前對那個傢伙狀態判斷沒錯的話,任何風吹草動都足以打破它的最後平衡,也許根本不需要我們動手了,你說呢?」

  雷洛聞言,眺望向這座巨山。

  以這座星源聖山所蘊藏的磅礴浩瀚法則之力,不但可以作為鎮壓封印媒介,若是用得好的話,以那位天星聖者的玄妙狀態,幾乎可以實現理論上的永生,但也只是理論上而已。

  若真的在這個風眼內引爆一顆聚變級輻射武器,以其計算數據理論上那般恐怖法則力量,就算是有這座星源聖山作為屏障,恐怕也根本無法徹底隔絕外來影響,讓那位天星聖者始終保持在那種將死不死的玄妙狀態了。

  「拘星術,一定要得到!甚至於……像那些血衍一樣,學術界也不是不可以再飼養一批熔星者作為工人,一說呢?」

  雷洛也不再掩飾內心的貪婪和**了。

  伴隨著柯里昂的桀桀笑聲,房間內開始不加掩飾探討著熔星者們的鍊金技術優勢,以及拘星術短暫打破天幕封鎖的奧秘。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