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零章動與靜,驚與變(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那無色的宇宙規則落到了徐長安身上,若是他人此時處在徐長安的位置上,恐怕早就化作了宇宙中的一絲塵埃了。

  可徐長安卻如同遇到了水的魚兒,在這宇宙規則中自由徜徉。

  對於他而言,這不是他進入中境逐日的雷劫,而是天地穹蒼和宇宙的饋贈,相比之前那些雷劫,這雷劫看起來更溫和,但殺傷力更大。

  不管之前落在李義山身上的五彩雷劫,還是徐長安引發的七彩雷劫,說到底還都是雷電的力量,所以《萬民玄功》能夠將其化為己用,但現在的雷劫,已經是規則層面的壓制,若是徐長安方才沒有領悟就遇到這雷劫,恐怕此時早就倒在了天劫之下。

  《萬民玄功》此時已經生不起任何作用了,徐長安能夠舒服的在這規則所化的天劫之中感悟天地,全靠他方才的領悟。

  可以說,以前的他或許是靠姬軒轅自創的《萬民玄功》才能走到這一步,可今日之後,他有了自己的領悟,已經不必再依靠他人之法,他同樣能夠走出屬於自己的修行大道!

  徐長安伸開了雙臂,被這股無形的宇宙規則給拖了起來,他如同躺在了一張大床上,臉上出現了舒服的神情。

  而小夫子等人則是緊張得握起了拳頭,此時他們不知道徐長安發生了什麼,對於袁先生猜測的「輪迴」更不知道是什麼。哪怕他們這一群人中有學究天人、見多識廣的袁先生;有感悟劍法、劍道質樸的劍山老人;也有性情怪異、肆意自我的魔老頭,可即便是這三人,也不清楚徐長安如今的狀態。

  雖然知道自家小師弟應該是得到了好處,但小夫子還是緊張得咬著自己的嘴唇。

  「他應該沒事,不用擔心他。」李義山也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嘴上說著「不用擔心」,可說話聲音都有些顫抖了,那本就穿了很久的珍惜至極的衣服,此時的衣角都恨不得被他給捏壞了。

  「沒錯,他不僅突破了,恐怕還有大造化。你們注意到了沒,此時他的身後那桃樹的身影若隱若現。我在其中,似乎感受到了時間和空間的力量。空間的力量倒是不稀奇,就是搖星境就能領悟的無距;但這時間的力量,卻著實讓人琢磨不透,就算是我們這樣的老東西,都只能定住人一瞬,而且實力差得不太多的情況下,這唯我壓根起不了作用。」袁先生皺起了眉頭,立馬寬慰眾人。

  倒不是他說假話,只不過徐長安現在的情況太過於離奇,他也只能大概率確定是好事。

  「擔心個屁!」魔老頭那蒼老且嘶啞的聲音再度響起,每一次他出聲,都能透過現象抓到本質。「徐長安這小子,他又不是蠢蛋,心智也夠堅定,意志力也夠強大,若是他真有危險,現在那臉估計都扭成麻花了,怎麼現在可能還一臉微笑的模樣。」

  眾人聞言看去,頓時面露笑意。正如魔老頭所說,徐長安能夠走到這一步,自然不是等閒之輩,若是他遇到了危險,自然能夠表現出來。

  緊接著,只見徐長安緩緩起身,他的身影似有似無,如同風中幻影一般,一吹就散。

  就算是方才頗有自信的魔老頭,看到了這一幕,都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突然,徐長安睜開了眼睛,他雙眸平靜如水,看向了四周。若不是劍山老人他們都有雙眸,恐怕會真的以為徐長安出事了。除了眼睛能看到徐長安之外,其它感官完全察覺不到徐長安的存在,他仿佛融入了這片天地。不,可以換一種說法,他就是這片天地!

  徐長安此時看向了四周,天地在他的眼中變得不一樣了,變得更清楚了。一粒沙中,他能看到一方世界;若是讓李知一師傅知道這事兒,恐怕會感嘆一句「萬法皆通」,畢竟此時徐長安的狀態像極了佛門中的「一葉一菩提,一花一世界」。

  隨即,

  徐長安慢慢轉身,看向了封鎖住他們的上古天庭大陣,原本看不出任何破綻的大陣,此時卻被徐長安找到不少得到瑕疵。那些瑕疵之上都泛著各色的光芒,但這些光芒還會不停的融合變化,它們唯一不變的,就是變。

  徐長安知道,這是屬於道祖口中無上之境的力量。現在的他,還沒有那個能力打破甚至用混沌之力溶解這種力量。

  隨即,他深吸了一口氣,便緩緩落在地上。之前的他,除非進入「道法自然」的狀態,才會給人一種融入天地的感覺。而現在的他,舉手投足,不去刻意控制,都有一種融入天地的感覺。

  徐長安一揮手,方才自宇宙中而來的規則便直接融入了他的體內。

  天地恢復了平靜,他緩步朝著自己師兄和劍山老人他們而來。

  「師兄,諸位前輩。」

  徐長安雖然有了新的領悟,實力也有了極大的提升,但面對這幾位,依舊如同之前一般。畢竟,若沒有面前這幾位長輩護著他,他徐長安無法達到今天的高度。

  「突破了?輪迴之力?」還沒等其它人說話,袁先生一臉興奮地站了出來,拉著徐長安的雙手問道。

  見得徐長安沒事,眾人自然也好奇這個問題,紛紛看向了徐長安。

  「嗯,可以這麼說。」徐長安想了想說道。隨即不等眾人發問,他直接給眾人帶來了一個好消息。

  「諸位前輩,或許只要等我進入登神境,我們就能夠出去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臉上都出現了笑容。

  ……

  聖朝,通州。

  如今風還有些冷,湛胥來到了一座破廟裡,這廟裡的神像還算不錯,不過一看就是才捏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像眼睛。不過,別細看的話,還看得出來是個人樣,帝俊的樣子。

  湛胥雙手攏在了袖子裡,如同小老頭一般,看著這醜陋發光的神像。

  「行了,克制混沌之力的法子和你說了,你也研究了一段時間了,怎麼樣?」

  帝俊這個人,最大的優點便是聽話。只要是天才的任何話,他都願意去聽,畢竟他那斬三屍的法子,都是從道祖那兒「聽」來的。

  「不錯,我有了新感悟,十有八九能破了混沌之力。」帝俊對於湛胥也寬容了不少,畢竟誰不喜歡有能力的人呢?而且,只要你有能力,囂張一點又怎麼樣?

  「陰謀詭計,只是在實力相當的時候有用。若是有把握戰勝對手,不如直接出來。」湛胥淡淡地說道。

  帝俊沒有說話,說實話,雖然他和時萬里都受了傷,但向來穩重的他,還是有些忌憚時叔。

  「而且,不能拖太久。我們必須尊重我們的對手,我能想出破解之法,徐長安也能想出。要是給他太多的時間,恐怕會再有變故。」

  湛胥話音落,這神像上立馬傳出聲音。

  「好!你做主,必須給徐長安,給長安城一點壓力了!對了,那軒轅仁德你想怎麼辦?」帝俊突然問道,本來他不想問的,但畢竟軒轅仁德身上有熒惑之力,或許可以用這力量找到他那失蹤的兒子。

  對於他來說,裂天自然比湛胥可信。大不了,他跪下勸說裂天,裂天是他兒子,總會念及血脈和種族之情的。

  「留著,讓他拉扯軒轅平安。並且,他也是軒轅家的血脈。」湛胥猜到了帝俊的想法,這也是他不動軒轅仁德和趙居崇的原因。

  「隨你,要是想讓他死,和我說一聲。」帝俊招呼了一句,那神像上的光便消散了,他要繼續去研究破解之法了。

  而湛胥則是冷笑一聲,這才踏出了破廟,頂著小雨離開了這兒。

  ……

  欲知後事如何,

  且看下章分解。

  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M..COM-到進行查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