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人族最大的武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是一個極其瘋狂的想法,別說是合體修士,就是換渡劫境修士,應當都沒有幾個能做到。

  因為想要在短時間內屠光魔占區,有兩大難題擺在眼前,需要克服。

  一:攻城絕不是件易事。

  城池易守難攻,魔族據守城池,藉助地利,絕對不會是根好啃的骨頭

  別說是一個人,就算是一個配置齊全的修士小隊,想要短期內打下來一座魔族城池,都是難如登天。

  再加上若是短期內不能破城,魔占區內其它城池的魔修就會馳援過來,到時別說是破城,想走都難了。

  但陸青山不同。

  因為他是獨行劍修。

  首先,僅僅是一個人攻城,會使得魔修們在發現陸青山時將是主動出擊,而不是被動守城天下就沒有一城魔修,其中七品八品都不在少數的情況下,面對一個合體修士,選擇龜縮城內的事情。

  這就引得魔族主動放棄了地利。

  其次,陸青山是劍修,而且是攻擊力與爆發力都是獨一檔的劍修,並且掌握有群攻技能。

  所以,他的殺魔速度也是獨一檔的。

  旁人根本無法與他相比,哪怕是最擅長群攻的法修都是如此。

  這讓他能以最短的時間破城。

  二:時間不夠。

  魔占區地域廣闊,從一城趕往另外一城,路上就已經是需要不少時間了,更別說是屠光全區所有的魔族城池。

  另外,攻城本就是件消耗極大且耗時不短的事情。

  照理來說,在攻下一城之後,修士都需要一定的時間來休養,恢復狀態。

  攻城+趕路+備戰,三者相加,在只有一個人,沒法兵分數路齊頭並進的情況下,看上去怎麼著也得是需要大半年的時間,才能奪回芒州。

  但對於陸青山來說,這些又都不算是事。

  一是他作為劍修,遁術的速度本就是冠絕人族所有修行流派的,更別說他還是劍修中的佼佼者。

  二是陸青山一路修行到合體境,每個階段的功法都是道級。

  而對於道級功法而言,法力回復速度增幅100%又是必備屬性之一。

  另外,大夏經(合體篇)的天賦【銀燭清韻】,在這個基礎上再次增加了100%的法力回復速度。

  這般疊加之下,陸青山的法力回復速度已經是達到一個旁人難以想像的地步,完全是足以支撐他進行連續戰鬥通俗的講,就像是身上一直掛著個藍buff。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陸青山的攻城速度極快,而且消耗遠比想像中的小。

  因為以他目前的實力,大部分七品魔修,陸青山只要最簡單的一道飛劍擊出,便能將之秒殺。

  這是諸多加成才造就的,其中包括道器之威,天賦屬性以及秘劍日見的特效加成,旁人根本無法複製。

  而飛劍的消耗對於劍修來說,其實是近乎於無的,更像是平a。

  這也是獨屬於劍修這個職業的魅力之一,是其它流派的修士很難想像的景象只要大成,就是一劍一個「小朋友」。

  所以,限制其它人族修士的兩大難題,在陸青山眼裡也就不存在了。

  其實,也不是沒有劍修想過此事。

  但是要讓他們冒著巨大的風險孤軍深入到魔占區屠城,則沒有人會這麼幹。

  因為要想完成此事,三劫境劍修都不夠看。

  畢竟,肉身孱弱,防禦手段不足,群攻手段不夠看這些弱點對於劍修來說都是真實存在的。

  這使得尋常劍修絕對無法面對數百倍乃至數千倍於自己的敵人。

  但是陸青山有劍域,有劍世界,有斗室無塵,有天心方丈,有秘劍·冬雪迎,有秘劍·秋霜凝,讓這些弱點要麼被掩蓋,要麼是直接不存在。

  若不是擁有這些能力,陸青山要去這麼幹,同樣也是會三思而後行。

  因為實在太過勉強,而且太過危險。

  而當一切條件都具備之後,要不去這麼幹,陸青山都覺得自己枉為劍修

  明明身處危機重重的魔占區中,陸青山卻有了一種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的感覺。

  沒有了九品魔修的魔占區,也就沒有了可以制裁他的人。

  他就像誤入羊圈的惡狼,徹底無法無天,肆無忌憚。

  在輕鬆解決掉最棘手的芒城之後,他只是稍微休整了一個時辰,便是開始以芒城為中心,向芒州其它城池,以繞圓的方式輻射過去

  只是一天時間,陸青山就將芒城所在的流雲府,那位於芒城周圍的二十七個城池盡數摧毀。

  城內所有魔修則是同樣全部屠戮乾淨,一個不剩。

  血流一府之域。

  然後,陸青山再次化成一道劍光,向著緊鄰流雲府的高雲府掠去。

  一路音爆聲陣陣,極其招搖

  靈海潮尾流之中。

  轟!轟!轟!

  肆虐的靈氣以及神出鬼沒的空間裂縫,阻礙了神識的穿行。

  但若是此時站在上帝視角縱觀全局,便能發現偌大的靈海潮地帶,就像是被一張用縱橫線劃分的棋盤。

  在那密密麻麻的棋格里,則是有著少則兩三個,多則七八個的「棋子」正在激烈交戰。

  其中一處「棋格」。

  地面炸開一個又一個凹凸不平、大小不一的洞坑,屍體橫陳,既有魔族的,也有人族修士的。

  鮮血滲入泥土,將之浸染成黑色。

  天空上,是如夜晚極光一樣,條條扭曲且絢麗的靈氣流。

  在靈力流周圍,懸立著零零散散的數個人族修士。

  他們身上的道袍不再鮮亮,有血跡映染其上。

  他們的臉上,更是遍布傷痕。

  他們剛剛經歷了一場艱苦的戰鬥,艱難取勝。

  換做平常,這些人族修士經歷過這樣一場戰鬥後,應當是選擇一個安全的地方,好好療傷與恢復狀態。

  但此時,人族修士們並沒有如此做。

  因為他們的腦海里閃過在大軍在化整為零前,古秋與他們交待的話:

  能多拖延魔族一刻時間,此戰人族的勝算就會多上一絲。

  為何會多上一絲,中靈修士們並不清楚。

  但他們相信古秋。

  在大廈將傾之時,劍宗願意舉半宗之力西征,此舉早已是贏得了所有的中靈修士的敬重與認可。

  於是,這些人族修士再度出發,在靈氣流的掩護下,向四周散開。

  他們要接著戰。

  若是沒力氣了,如何?

  他們心中早有答案:

  那就燃燒生命。

  龍城關之戰後,中靈真正的強者都已身隕,剩下的都是「臭魚爛蝦」。

  雖然援軍的到來,稍微強大了一下中靈人族的力量,但畢竟援軍人數與魔族相比還是太少了。

  中靈沒有了雄關龍城,修士的人數與戰力修為也無法與魔族相提並論。

  只看紙面實力,劣勢無比明顯。

  但人族有為保家衛土,豁出一切的決心。

  這便是人族最大的武器。

  也是假若他們能夠以弱勝強,將魔族驅逐出中靈的最大理由。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