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8章 我跪下來讓你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下總得死吧!」

  遠處,湖畔別墅的頂樓,有三道人影正在眺望著門口這邊的情況。

  其中有個肥碩的中年男子看著遠處的爆炸,不由得拍手叫了起來。

  他正是白萬邦的大兒子白千雄,之前因為麗麗婭那個女人,跟夏天有過衝突,結果不但失去了一個十分珍惜的野人保鏢,還被白萬邦勒令回家閉門思過。

  既然這人出現在這裡,顯然是直接無視了白萬邦的話。

  「死了也好,沒死也罷。」站在白千雄身後的一個青袍男子不屑地說道:「白老弟,只要有我在,此子就不足為慮。」

  白千雄聽著這話,不由得寬心說道:「那是當然,馬兄可是天山派黃掌門的大弟子,身份何等尊崇,實力也無比強勁,豈是那種野路子的賊種可比的。」

  「那小子確實也有些本事。」青袍男子擺了擺手,並沒有因此自傲,「我的師弟黃鐵蟬很可能是死在他手上,這件事必須找這小子問個清楚。」

  白千雄感覺十分疑惑,隨口說道:「鐵蟬我也見過,修為雖然稍遜你一疇,但應該也不至於被夏天殺了吧。」雖然他已經領教過夏天的厲害,但是潛意識裡仍舊沒有把夏天當回事,主要是夏天的言行並沒有太大的逼格,總給懶洋洋的,讓人有一種,好像只要再認真一點

  點,再提升一點點……就能夠反殺的感覺。

  這時候,立在兩人身後的紅裙女人忍不住了:「喂,你們兩個難道一點也不關心白千明的安危嗎?」「有什麼好擔心的,那小子早就懷有二心,還以為我不知道。」白千雄冷哼一聲,語氣十分不屑:「我若不算計他,他便遲早會算計我。現在讓他跟夏天同歸於盡

  ,其實還算是抬舉了他!」

  紅裙女人搖了搖頭,忍不住感概道:「果然世家大族中人都跟畜牲一般,別說人情了,甚至連半點人性都沒有。」

  「說得好像你不是世族大族中人一樣。」白千雄不屑地瞥了這女人一眼,「於仙姑,我找花重金請你過來,可不是聽你來罵我的。」

  紅裙女人輕笑道:「哎,說得也是,收錢辦事,其他的也跟我沒什麼關係。」

  「果然沒死。」青袍男子驀地瞳孔一縮,看向遠處,「不過,那條大漢是什麼人?」

  「大漢?」白千雄聽到這話,不由得心生疑惑,然後移目過去,看到的情形卻差點沒讓他吐血:「那本是我的保鏢達羅茶!極少見的雪山野人!」

  不遠處,夏天和楊珊仍舊安然無羔,不但沒有死,身上甚至沒有半點損傷。

  這回倒不是夏天出手了,而是有人忽然出現,護住了他和楊珊。

  「咦,鐵金剛,你、你沒事吧?」楊珊看了一眼擋在她和夏天跟前的巨漢,赫然是夏天之前收的小弟,以前叫達羅茶,現在改名鐵金剛,小名叫小黃。

  鐵金剛悶哼一聲,沒有說話。

  夏天笑嘻嘻地說道:「小小羊老婆,你放心,小黃他皮糙肉厚,這點程度的爆炸傷不了他的。」

  「哼!」鐵金剛沉喝一聲,驀地猛力揮了一下雙臂,瞬間把周圍的熱力與殘焰給揮走了。

  至於白千明,已經殘了大半邊身子,倒在地上,眼睛瞪得極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但是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拿人命當兒戲,那些人真是毫無人性!」楊珊看到白千明的慘狀,即便她也很鄙夷這個人,但是也萬萬想不到有人竟然能做出如此喪心病狂的事情。

  夏天撇了撇嘴:「白痴是沒有人性的,就他們那點腦容量也就只能裝點廢物了。」

  「老公,絕對不能放過藏在他背後的人!」楊珊恨聲說道。

  夏天隨口說道:「當然不能放過,而且要讓這些白痴知道惹怒我的下場。」

  楊珊點點頭:「走,我們先找出那些人的藏身之處!」

  「不用找了,他們就在那兒。」夏天隨手指了一個方向。

  楊珊順著夏天指著的方向看了過去,果然看到遠處的一棟湖畔別墅上,立著三道人影。

  其中一個人相當眼熟,楊珊冷聲道:「居然是他,之前白老不是讓他閉門思過去了嗎?」

  「他沒去。」沉默良久的鐵金剛忽然開口說道:「而且他還去找了幫手,那一男一女不好惹。」

  楊珊有些意外地看了看鐵金剛,又問道:「你知道那對男女的來歷嗎?」

  「知道一點點。」鐵金剛悶聲悶氣地回答:「男的是天山派的人,女的是蜀中深山裡的仙姑。」

  「天山派?」夏天倒是稍稍有點印象,不過也並沒有放在心上:「看來是要挑個時間,去天山一趟,把那些老是想找我麻煩的白痴幹掉了。」

  楊珊卻是對那個所謂蜀中山裡的仙姑起了疑心,問道:「這仙姑是幹什麼的,是修仙者嗎?」

  「不是,也是吧。」鐵金剛搖了搖頭,他下山沒多久,所知的詞彙不多,一時不知道怎麼表達。

  夏天漫不經心地說道:「無非就是裝神弄鬼的人,小小羊老婆不必在意的。」「既然能被白千雄請過來,肯定是有些本事的,還是小心為上。」楊珊知道夏天很厲害,但是她也不能隨時隨地都靠夏天,需要儘快學會跟別人戰鬥,這樣才有可

  能在未來某個時刻幫得上夏天。

  那三人顯然也發現了夏天和楊珊的目光,青袍男子驀地伸手出去,點起食中指了指夏天,微微一勾,輕蔑之意不言自明。

  於仙姑頗有些不解地說道:「馬鐵河,你這是做什麼,要是惹怒了他,你未必能討到什麼好處。」

  「要的就是惹怒他。」青袍男子臉上掛著冷笑,隨手指了指近前一個小水潭:「他如果因此被激怒,然後直接衝過來,那就最好不過了。」

  白千雄瞬間明白了青袍男子話里的意思:「馬兄,你是說讓他嘗嘗潭中無色重水的滋味?」

  「這個水潭裡的水有什麼特別的?」於仙姑有些不解。白千雄隨口說道:「這個小石潭是引沁月湖的水,那裡的水可是古怪的很,既有靈氣,但也詭異,如果不懂其法,直接從水上過去……呵呵,那就有意思了。我們

  白家也是死了十幾個人,才弄明白其中規律。這個夏天,如此莽撞。 」

  「試試唄,反正又不損失什麼?」青袍男子笑了起來,「要是奏效了,那豈不是省了我們一大半的麻煩。」「好主意。」白千雄胖眼微眯,也笑了起來,大聲沖夏天喝罵道:「夏天,今天你死定了,誰也救不了你。如果你現在過來,跪下向我救饒,也許我可以考慮饒你

  一命。」

  楊珊氣得直咬牙:「這個人真是奇葩,之前放了他一馬,現在不但不感恩,竟然還說出這種話來!」

  「小小羊老婆,不用跟死人生氣。」夏天搖了搖頭,頗有些不大理解:「小小羊老婆,這個世界那麼美好,你說為什麼總有人趕著找死呢?」

  「可能他們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的主人吧。」楊珊一臉淡然地回答。

  鐵金剛伸手指了指橫在不遠處的水潭:「這水有……古怪,過、過不去。」

  「過不去?」楊珊愣了一下,不明白什麼意思。

  鐵金剛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只是重複那三個字:「有古怪。」

  「老公,我過去看看?」楊珊沖夏天說了一聲,隨即上前幾步走到那個石潭邊上。

  剛一靠近,立時有裊裊水汽撲面而至,模糊了她的視線。

  這些水汽好像是活的一樣,粘上之後,就凝成了水珠,這些水珠又很快就連成了一片。

  不到半分鐘,楊珊整個人就被一道水幕給包圍了起來。

  接著,楊珊就感覺到了不對勁,那些水汽竟然開始往她的身體裡滲,每一次呼吸都變得沉緩起來。

  「嗯?」

  這時候,楊珊想撤退已經晚了。

  水幕已經將她徹底圈了起來,而水潭裡的水汽仍舊源源不斷地粘上來。「哈哈,那個女人真夠蠢的。」白千雄在遠處看著這場景,不由得拍手笑了起來:「竟然敢以身犯險,還是未知的危險,真是活該。死了好,直接這麼溺死在水汽

  里最好。」

  青袍男子倒是不無憐惜地說道:「那女子倒是長得極美,可惜了。」

  「確實可惜,這女人美是美,可惜卻死心踏地地跟著夏天。」白千雄恨恨地啐了一口濃痰,「還是死了好。」

  啐完之後,仍舊不解氣,朗聲沖夏天拱火道:「夏天,你的女人快死了,你卻毫無辦法,你還稱什麼天下第一,不過是狗屁。」「夏天,你也不過如此。你若有種,那就現在過來,你敢過來嗎?還是說你不敢過來,或者說你過不來?你要是能過得來,老子當場給你跪下讓你殺,哈哈哈哈哈

  哈!」

  下一秒,夏天身形一閃,瞬間破開水幕,摟著楊珊出現在了白千雄的身側。

  「你剛說什麼?」夏天笑嘻嘻地問道。

  白千雄的笑聲瞬間戛然而止,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扭頭看向夏天:「你、你……」夏天懶洋洋地說道:「你剛才說要跪下讓我殺是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