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蜂巢的奇妙之旅(中)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十分鐘後,易松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錯怪了托爾,這傢伙所說的「門兒清」是真的。當托爾見到某異人族帝王后,這位老哥就像逮雞崽子一樣二話不說拎起蜂巢就往外邊走。

  就那副獰笑的模樣,易松絲毫不懷疑托爾會把近期在海拉身上受的氣轉嫁到蜂巢身上,或者超級加倍。

  對於這種藐視人權的舉動,易松只想表示請加大力度,畢竟他記得電視劇里提到過蜂巢的最高理想是把人類當牲畜養。儘管大家分屬不同種族談不上對錯與否,不過至少從立場上講,易松肯定是站在自己「人」這邊的。

  然而達成了此行主要目的並沒有讓易松輕鬆多少,因為他眼前的海拉老小姐正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這位號稱死亡女聲的阿斯加德王女,她如今的臉上,看不出哪怕一絲一毫與死亡相關的死寂氣息,反而從周身散發出一陣陣熱情似火的……

  ……戰意!

  我只想打死二位,

  或者被二位打死。

  易松腦海中適時浮現出火雲邪神的經典台詞。在看到海拉的架勢後,易松便確信自己今天這一遭是跑不掉了,心底不由得朝某錘的背影豎了個中指。

  「我的榮幸,殿下。」易松一鍵換裝掩蓋住表情,並順勢抽出了皮膚自帶的合金長刀。

  啊(男)——

  啊(女)——

  噗呲(金屬入肉)——

  啊(女)——

  噗呲——

  噗呲——

  ……

  隨著時間推移,彩虹橋基座大廳內的刀劍相擊之聲漸漸平息,取而代之的則是愈發沉重且愈演愈烈的男女喘息聲——喘的主要是海拉,易松只是為了照顧對方心態配合著間歇性喘一會兒。

  彩虹橋守護者海姆達爾早已因為沒眼看而背過了身去(雖然從能力上講只是走個形式),只敢在心底腹誹王女海拉拿自己辦公室幹這種事的行徑。海姆達爾很有自知之明,他明白不止身份上沒法反抗,就算反抗自己也干不過這位戰爭狂王女。

  至於渾身鮮血淋漓的海拉,此時她臉上倒是帶著和傷勢完全迥異的酣暢表情,易松確信哪怕便秘了一周的人怒吃華萊士,其後能露出的模樣也不過如此。

  「你又贏了,易。」

  於紅與黑相間的長裙中款款起身,海拉舔舐嘴角鮮血的動作險些令易松產生了人生三大錯覺之一。不過此時的海拉只想在易松面前時刻保持優雅,同時期盼自己在關鍵時刻不要掉鏈子

  「是我占據了地利。」易松稍稍欠身,心中也確實覺著自己這回贏得有些僥倖。

  因為海拉太過心急的關係,易松二人直接在彩虹橋大廳打了起來。這也導致深知彩虹橋重要性(或者是為了以後征伐其他世界的野心)的海拉沒有使出無限劍制那種賴皮手段,僅僅是與易松貼身肉搏。

  然而一旦和掛上了十二神裝的亞索分身模板站擼……

  「你揮刀的速度明明不快,為什麼我幾乎躲不開?」

  「而且你甚至沒有受傷!」

  「算了,每個人都有秘密,你不需要回答。期待下次戰鬥。」

  言畢,海拉悠然轉身騰空而起,隨後踩著從地面上升起的石質黑色長劍嗖的一聲化作流光而去

  ——至少在易松眼裡是這樣,就是彩虹橋的前置走廊上那一連串斑駁血跡有些扎眼,王女殿下的飛行速度也有點離譜。

  「易,恭喜你多了一個忠誠的戰士!」

  洪亮的聲音自入口處響起。

  正在感慨阿薩神族奇妙出血量的易松聞聲回頭,果然見到聲音主人如自己猜測的一樣是托爾,以及對方身後低頭唯唯諾諾的蜂巢。

  在短短不到一個小時之內,蜂巢可謂是開了眼了。

  當然,開的是上面那一對眼.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