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8.徵調令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賽琳娜側身躺在床上,甚至不敢將眼睛睜開,她擔心蘇爾達克窺視到瞳孔里的秘密。

  席琳女神好像對這裡的一切都充滿了求知慾,她只要想了解這個世界,就會用『女神降臨』傳過來一絲神念鑽進她的身體,也不會爭奪對身體的控制權,更像是第二人格共享同一具身體。

  不過這樣,偶爾就會讓賽琳娜有些有人在身邊窺視的羞恥感。

  賽琳娜已經將自己這一生獻給了席琳女神,自然不會對女神有任何的牴觸。

  蘇爾達克從後面輕輕擁著,他的呼吸平緩而均勻,應該是睡熟了。

  有時候賽琳娜甚偷偷借著黑暗女神的力量,進入蘇爾達克的夢境裡,不過她基本上只敢接觸那些有她一些影子的夢,那樣可以幫他恢復一些精神力,不過這次她沒有進入他的夢裡。

  賽琳娜睜開眼睛,窗簾將月光擋在窗外……

  神念頻頻降臨對賽琳娜來說,最大的好處就是她對黑暗元素親和在最近這半個月提高了不少,身體幾乎達到了黑暗之體的狀態。

  蘇爾達克在睡夢中翻個身,毯子滑到一邊兒,精赤的上半身布滿了傷疤,只要看一眼就會覺得有些觸目驚心。

  女神一絲神念還在附在身體裡,讓她沒有一丁點兒的睡意,裹著一條毯子從床上坐起來,赤著腳走到窗口,仰頭看著夜空里那輪血紅的新月。

  柔和的夜風輕撫她柔順的栗色長髮,讓她後背有些癢。

  其實賽琳娜知道,女神降臨的時候,神念落在希格娜身上最好,因為希格娜的身體與心靈都比較純淨,能夠與神念更好的融合,希格娜的體質也比較特殊,接納神念的時候沒有任何損失。

  但最近席琳女,好像特別喜歡直接降臨在她的身上,甚至還消耗了一些神力,在她胸口打下一個道標。

  伸出白膩如蓮藕一樣的手臂,拉開一點窗簾,感覺身體有些汗津津的。

  走進主臥獨立的洗漱室,浴缸裡面還有半缸水。

  在沃爾村的艱苦生活讓她早就習慣了洗澡的時候使用涼水,胸口的紋飾有些發燙,她感覺到那絲神念在坐進浴缸的時候,就開始從身體裡慢慢抽離。

  就像一團無形的輕霧一樣飄在頭頂。

  隨後一道純淨至極的黑暗光束透過屋脊上的瓦礫、房梁,木質天花板,照射進房間裡。

  那道神念就順著這束黑暗之光迅速升入天空。

  而她在這束純黑的光束下,身體就像是進入一種滋養的狀態,她覺得皮膚充滿了活力,每個細微的汗毛孔都在呼吸,黑暗下身體皮膚白得就像是一根光潔的象牙,前些天出現的淡淡眼帶和法令紋都在消除了。

  有種沿著時間逆流而上的感覺。

  她身體在汲取這黑暗元素同時,身後天井與女神的虛影再次浮現而出。

  她就那樣靜靜地靠在浴缸里,身邊無數黑暗氣息形成一道旋渦,灌注進身體裡。

  天快亮的時候賽琳娜才重新躺回床上,枕著那個令人沉醉的強壯臂彎,閉上眼睛貼著他的胸口,安靜的聆聽著強有力的心跳。

  早上要先去市場上巡視一圈交易價格,那些沒有清點完畢的鬼紋兵蟻硬皮甲,還要繼續清點核對打包入庫,最近這幾天,騎兵營里的騎兵們功績值增長得有些快,已經有戰士嘗試兌換了一些金幣。

  每天都有很多人圍著功績兌換榜,期待新一輪獎勵能早點更新出來。

  她也希望蘇爾達克訂購的那些魔法武器和單件魔紋構裝能快點到,將大家的功績值都降下來。

  下午才能向那些原住民宣講黑暗教義,這些原住民對於目前的生活可以說是盲目而無序的。

  她覺得要藉助女神之手,讓他們對生活的態度變得更積極一些。

  小鎮上的絕大多數原住民都是沒有任何資產,住在鎮上原住民聚集地的貧民區,大家的生活都是悠閒而簡單。

  都多當地的原住民生活清貧而困苦,這裡面當然有很多原因,當然也並不只是帝國商人們的壓榨盤剝,也有原住民們自身的懶惰,他們喜歡得過且過,總是吃了這頓,才會考慮籌措下頓飯的飯錢。

  他們空有雙手雙腳,卻性格懶散,賺到的錢立刻就會花出去,又不喜歡存錢。

  好些原住民甚至沒有家庭觀念,兩個人情投意合就要住在一起,可又不願一起面對未來。

  他們需要有人來引導,才能接觸到更多姿多彩的生活。

  諸民們,信仰黑暗的榮光,成為黑暗的信眾!

  賽琳娜閉上眼睛,慢慢地進入夢鄉……

  ……

  早晨,蘇爾達克剛回到軍營駐地,就聽見安德魯的匯報,說是小鎮的林場附近出現了一些零散的鬼紋紅蟻,一支商團狩獵隊已經趕過去,處理這些鬼紋紅蟻。

  他在軍營里巡視一圈,看了看軍營駐地擴建進度,讓工匠們將幾處不合理的地方拆掉重建。

  還沒來得及坐下來喝杯水,就聽到鎮上的通信員趕過來,向他匯報說小鎮南部的一座牧場也發現了一些鬼紋紅蟻。

  明明多丹峽谷里的鬼紋紅蟻都已經被騎兵營趕到了最北段,現在多丹鎮外圍地區卻是頻頻出現鬼紋紅蟻,這讓蘇爾達克有些不好的預感。

  原本上午安德魯要率領騎兵營再次去峽谷北段清理那邊的蟻群,但這次清剿紅蟻的行動卻被蘇爾達克取消了。

  他要求騎兵營里的所有騎兵們,都要在營地里休整兩天,調整一下目前的狀態。

  為兩隻雷霆犀量身定製的木屋已經徹底完成了,上午就要在平台上安裝床弩。

  薩彌拉早早就帶著幾名熟悉床弩結構的城防守衛跑到被城牆上面,拆下來四台床弩,用吊塔將笨重的床弩上部分,連帶俯仰架一起吊到平台上,隨後將床弩連在平台中央的基座上,這兩隻雷霆犀就有了一點戰爭巨獸的模樣。

  雷霆犀所負載的木平台兩側原本是一些簡單的貨架,為了能夠承載跟多的貨物,這些貨架做得非常簡單。

  現在蘇爾達克對這些載貨的貨架也做了一些改造,貨架上增加了射手位,整個雷霆犀除了前後兩台床弩之外,身體兩側的貨架上還能各搭乘六名弓手。

  等到蘇爾達克下午查看兩隻雷霆犀的時候,他的預感終於得到了應驗……

  普蘭托斯鎮的求援信函送到蘇爾達克的手中,上面幾乎沒有多餘的文字,只是潦草地寫著:盧瑟軍團第十三騎兵團,第十九重甲步兵團全體戰士全部陣亡,特令多丹鎮駐軍獨立騎兵營即刻趕赴普蘭托斯鎮,務必要在四月二十三號晚抵達峽谷口,阻止蟻群進入北部占領區。

  除了這句話之外,只有軍部猩紅色的印章蓋在上面。

  蘇爾達克沒想到普蘭托斯鎮的事態居然已經嚴重到這種地步。

  他初到盧瑟軍團,對軍團里其他軍隊並不熟,基本上也沒有和周圍的駐軍指揮官私底下聯絡,對周圍小鎮駐軍情況更不了解。

  蘇爾達克並沒有在上面看到切斯特大劍士的親筆簽名,看來這張調令不是切斯特大劍士發出來的。

  這種徵調令少了切斯特大劍士的簽名,只能說明事情緊急到這張調令沒時間一級一級傳遞。

  這種情況下,蘇爾達克選擇餘地就大了很多。

  他完全可以按兵不動,等待盧瑟軍團在白林位面最高指揮官盧瑟副軍團長的親筆簽名徵調令,到時候軍部也不可能問責到他頭上來。

  也可以即刻出兵,帶著這張徵調令進入普蘭托斯鎮,不會被人指控擅離職守,隨意離開駐地。

  大量鬼紋紅蟻攻入普蘭托斯鎮,而多丹峽谷這邊的局勢又比較穩定,蘇爾達克當即決定出兵普蘭托斯鎮,不過多丹峽谷的北城牆也需要有兵力駐守,切斯特大劍士帶過來增援多丹鎮的五百重甲步兵和兩百名弓箭手,城防守衛大隊,要留在多丹鎮守衛北城牆。

  亞當斯和食人魔留守多丹鎮,蘇爾達克帶領安德魯、薩彌拉、加勒庭三位大隊長連同八百名騎兵在黃昏前出發。

  這次正好還可以帶上這兩頭剛剛武裝好的雷霆犀。

  召集騎兵隊伍的時候,才發現作為增援隊伍來到多丹鎮的三百名騎兵,居然有一大半兒借著輪休的機會私自跑出北城牆,到多丹峽谷裡面狩獵鬼紋紅蟻賺取功績。

  亞當斯接到就騎兵集合的命令之後有些傻眼,立刻派出親信去多丹峽谷裡面召回騎兵們。

  西側山樑將山谷里的陽光全部遮住,蘇爾達克舉起手裡的聖光火炬,燃燒的火焰

  雖然只等到了不足七百騎兵,但蘇爾達克依舊決定按照既定時間出發。

  一鎮之隔的北城牆通道,一些騎兵小隊死命朝小鎮南部的聚集點狂奔,但在小鎮南部出口這邊啟程的號角已經吹響。

  鎮上的居民一臉不解地從各處聚集過來,有些傻眼地看著一列列騎兵們離開。

  所有騎兵都是進入急行軍狀態,剛出發就將兩隻雷霆犀甩在後面。

  這兩頭雷霆犀上面不僅攜帶了四架床弩,還有二十四名最優秀的弓手,以及滿載的箭矢口糧等物資。

  短短小半天時間,多丹鎮周邊出現更多的鬼紋紅蟻,一些傭兵團和商團狩獵隊聽見消息之後,紛紛從峽谷裡面撤出來,加入到清理小鎮周圍鬼紋紅蟻的大軍中。

  七百騎兵根本就不理會那些沿途遇見的鬼紋紅蟻,在蘇爾達克的帶領下,一路向東趕往普蘭托斯鎮。

  蘇爾達克有些頭痛的就是,目前根本就不知道有幾隻蟻后闖了進來。

  看起來蟻后的數量應該是不足的,否則應該不會出現這麼多分散出來的鬼紋紅蟻,這些蟻后需要約束它的王國裡面所有臣民,繼續向南尋找可以建立紅蟻帝國的合適土地。

  剛到過了凌晨,周圍出現的鬼紋紅蟻就已經讓騎兵們無法繼續急行,一些鬼紋紅蟻成群結隊的出現,它們擁有著十分旺盛的攻擊意識,只要發現哪裡有響聲就會聚集而來,

  甚至都不需要從多丹鎮帶過來的嚮導,蘇爾達克就已經知道這應該是進入普蘭托斯鎮領土了。

  甩不掉這些迎面而來的鬼紋紅蟻,騎兵們就只能擺出鋒銳的矢型陣,迎著一小股一小股鬼紋紅蟻向裡面殺。

  植入生命魔紋的戰馬沖在最前面,這群戰馬體力充沛,騎士們也有一半兒達到一轉實力的老兵。

  一直殺到了黎明時分,後面的兩隻雷霆犀都已經跟了上來。

  騎兵們找的這條山嶺長滿闊葉林,蘇爾達克讓兩頭雷霆犀堵在山腳下,七百騎兵在半山腰紮下營地。

  由於騎兵一整夜都在急行軍,雖然在前面開路的是一群魔紋戰馬,但是所有戰馬經過一整夜的行軍,基本上都已經精疲力盡了。

  營地都來不及紮下來,先是給這些馬匹飲水餵豆料,在騎兵營里,野外休息的時候戰馬一向是排在第一位,等所有馬匹都餵好了,騎兵們才拿出小鐵鍋,在空地燒起來的大鐵鍋旁邊打了一點黏糊糊的行軍口糧。

  這種行軍口糧的味道十分單一,偶爾吃一次的話還不錯,連續吃幾頓的話,就要往裡面摻入一些野菜才行。

  初升的朝陽照耀到眼前這片土地,晨霧散盡,山嶺下面大片草地出現在視野中。

  鬼紋紅蟻一波又一波地出現在草地上,順著這些紅蟻湧出的方向望去,遠處山巒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豁口,但是這處豁口和多丹峽谷有很大不同,這裡不是峽谷裂隙,而是兩座高山之間的隘口。

  普蘭托斯鎮就建在半山腰間的這處隘口上。

  不過現在望過去,這處隘口和小鎮還飄散著陣陣硝煙,遠遠望去儘是一片暗紅小點在不斷移動著。

  蘇爾達克在山嶺下面的草地上,甚至看不到任何逃亡的鎮民。

  實在是鬼紋紅蟻的數量太大了,而且普蘭托斯鎮在前天就被衝破了,這麼長時間,小鎮居民們除非能找到一些避難所,否則很難在蟻潮的衝擊中活下來。

  安德魯站在蘇爾達克身邊,一臉凝重地望著遠處山脈上那座破破爛爛地城鎮廢墟,狠狠地朝著旁邊樹樁吐了一口吐沫……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