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3章 無視攻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4223章 無視攻擊

  「他想幹什麼?」

  所有人都慌了,方毅竟然無視了這一劍,這簡直讓人難以置信。

  沒有人否認方毅的強大。

  尤其是見識過方毅和冥河老祖那一戰之後。

  但即便再強大,也不能如此托大啊,竟然無視東華帝君的一擊,這簡直……

  望海神君都是一臉愕然。

  完全不明白方毅究竟想幹什麼,這是找死嗎?

  如此磅礴的一切,換成任何人只怕都無法承受吧!開玩笑,東華帝君可也是和七大神君同樣的存在,實力強大無匹。

  無視他的一擊,絕對不是一個明智之選。

  「呵!」

  東華帝君此刻也努了,被方毅的輕視激怒了,身為崑崙九大仙境的帝君之一,還從來沒有人敢如此輕視他。

  這讓他感覺仿佛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體內的神力澎湃而出。

  璀璨的劍光也變得越發駭然,越發恐怖,凌厲的氣息仿佛能夠摧毀一切。

  不好!

  滄海無數人群,這一刻,一顆心都沉到了谷底。

  此時此刻的方毅,代表的可不僅僅是自己,而是滄海,一旦方毅有什麼不測,那……

  可想而知,他的內心。

  「小心!」

  有人已經忍不住大聲提醒。

  然而遺憾的是,那道白髮藍袍的身影,就仿佛沒有聽見一般,對他來說,那無比璀璨的一劍,就仿佛不存在的。

  是真的仿佛不存在,不像是真的。

  因為自始至終,他都沒有看那道劍影,以及東華帝君一眼,赤果果的無視。

  「瘋子!」

  望海神君心中此刻只有這兩個字。

  他不否認方毅的強大,能夠擊敗冥河老祖,不管是出於何種原因,都足以說明他的強大,可即便再強大,也不能如此無視東華帝君啊。

  而且,如此恐怖的一擊,怎麼接?

  憑血肉之軀硬接?

  望海神君難以置信,內心深處又隱隱有些期待,期待方毅如何面對這一切。

  他當然不相信方毅故意找事。

  哪怕那只是一具分身,也不可能沒有任何回擊的手段,就這樣……

  然而事實往往出乎人的預料,那身影真的沒有任何反應,他仿佛看不到那一劍一般,只知道無盡的殺戮。

  屠戮!

  無數崑崙大軍倒在他的陷仙劍下,血流成河。

  而對於那一劍,他充耳不聞。

  「不!」

  眼看著那一劍即將落下,有人驚呼出聲,甚至有不少人都不忍的閉上的雙眼,因為他們能夠想像的到接下來的畫面,那必然是無比血腥的。

  開玩笑,那可東華帝君的一擊,試問誰能夠憑肉身之軀硬接?

  這絕對不可能。

  然而,四周一片平靜,整個世界仿佛瞬間失去了所有的聲音。

  想像中慘烈的驚呼沒有傳來,有的只是死一般的寂靜。

  怎麼回事?

  那些膽小閉上雙眼的人群,內心滿是不解,而後慢慢的睜開了雙眼,只見那道白髮藍袍的身影,依舊立於原地,肆意殺戮著。

  而那道無比璀璨的七色劍光,卻憑空消失了,什麼也沒有留下。

  只留下眾人驚愕,如同見鬼了般的神情。

  以及東華帝君,同樣驚愕的臉。

  「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幻海神君絲毫無恙?」

  人群懵了,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其它人也仿佛從驚愕中驚醒過來,一個個,臉上滿是不可思議的神情。

  「為什麼會這樣?那一劍直接穿過了幻海神君?我是不是眼花了?」

  「該死!見鬼了,這是什麼情況,那一劍對幻海神君無效?幻海神君不是本體?只是能量凝聚的能量體?」

  「就算是能量分身也會直接崩裂,這簡直……」

  人群徹底炸開了。

  所有人都驚呆了,因為他們看到了什麼?

  當那一劍落下的時候,所有人都想像到接下來的畫面,甚至在他們的腦海中,出現了無數種可能。

  方毅直接被斬成兩半。

  又或許方毅突然還擊,來個反殺,等等,各種可能。

  可無論如何,他們都沒有想到是這樣的可能。

  那一劍直接從方毅的身上穿透了過去,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一切依舊。

  方毅沒有受到半點影響,依舊在肆意屠戮著。

  而那猜測的七色劍光,在穿透過方毅的身軀之後,像是撲了個空,徹底消散在天地之間。

  一切顯得是那麼的詭異。

  不可思議。

  「怎麼會這樣?」

  望海神君身後,一眾望海高層也傻眼了,滿眼驚愕,看向望海神君像是在詢問一般。

  然而,望海神君的神情並不比他們好多少,同樣的驚愕。

  臉上透著震撼之色。

  顯然,他也沒有想明白為什麼會這樣。

  分身的種類有很多種,最普通的分身同樣是血肉之軀,能量分身則是能量所化,同樣可以被擊潰,還有神念分身,乃神念所化,都是一樣的道理,都可以被擊潰。

  因為他們都是能量的一種。

  可此刻,那道白髮藍袍的身影,竟然沒有受到那恐怖一劍的半點影響,就仿佛它根本不存在一般。

  然而,那些死去的崑崙大軍絕對的不會這麼認為。

  那是真正存在的。

  斬殺了無數崑崙大軍,且依舊在屠戮著。

  這一幕太過匪夷所思。

  饒是望海神君,此刻內心也如同掀起了驚濤駭浪,因為東華帝君那一劍,不說已經達到了他的巔峰,但已經相差不遠。

  然而如此一擊,對方毅卻沒有造成任何影響,可想而知。

  這是否已經意味著,對方和自己等人,已經完全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了?

  儘管這有些難以置信,但……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此刻,要說最無法接受的,無疑還是東華帝君本人。

  身為崑崙九大仙境的帝君之一,他一向自信不弱於任何人,偌大的三界,沒有多少人能夠讓他忌憚。

  可此刻,就有那一道身影,站在他的面前,讓他攻擊,他卻撲了個空,這讓他如何敢相信。

  牙齒都咯咯作響。

  「絕不可能,雕蟲小技,也想在本座面前賣弄,給我破!」

  只聽他怒斥一聲,滂湃的規則之力噴涌而出。

  很顯然,他被徹底激怒了。

  也難怪,任何人面對這樣的情況,只怕都會被激怒,堂堂東華帝君,竟然對對手束手無策,可想而知。

  轟隆隆!!

  恐怖的規則之力如同山崩。

  四周的空間瞬間崩塌,巨大的隕石帶中無數隕石墜落,如同漫天的流星雨。

  毫不誇張的說,這一擊足以驚天動地,山河未必崩塌。

  任何類似七大神君之下的強者面對如此恐怖的一擊,只怕都只有等死的份,由此可見,東華帝君心中的怒意。

  然而,那道白髮藍袍的身影,仿佛依舊沒有看到這一切,他已然在做著自己的事,肆意屠殺,不放過任何一個崑崙大軍。

  一劍出,便是大片的崑崙大軍覆滅。

  現場一片血海屍山,慘不忍睹。

  而對於東華帝君的恐怖攻擊,他卻置之不理。

  四周的人群,一顆心再次提了起來,不過相比之前,明顯淡定了一些,因為有了之前的經驗。

  只是,這一擊方毅還能輕易接下馬?

  人群有些擔心,但有些期待。

  望海神君也一樣,他眸光灼灼,直勾勾的看著那道身影,生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然而,他沒有在那道身影身上,看到一絲異樣。

  那道身影仿佛真的沒有看到這一擊般。

  似乎又準備無視那一劍。

  為什麼?

  望海神君在心中問自己,對方為什麼像是看不見,為什麼對方會選擇這樣的方式應對?

  他是真的不明白。

  然而,他又怎麼會知道,方毅一開始自己都沒有想到。

  是上了戰場之後,他才發現,自己的分身,似乎可以無數一切攻擊。

  為了驗證是不是這樣,所以他才沒有急著回擊,而是任憑對方攻擊,之前那些普通崑崙大軍,根本說明不了什麼。

  故而此刻,面對東華帝君時,他依舊選擇了如此。

  「鏡像分身,難道說,自己的分身就是一名鏡面的影子,根本不受任何能量的影響?無視任何攻擊?」

  「想要擊敗自己,只有兩個辦法,一是擊敗自己的本體,本體一敗,鏡像分身自然也就敗了。」

  「二就是打破鏡子,鏡子破碎,鏡面分身自然也就沒有了?」

  方毅如此推測。

  但,自己的本體依舊在滄海深處,而四大銅鏡,也環繞在自己周身,在自己的規則領域之中。

  如此一來,這些人想要擊敗自己,豈不是……

  想到這種可能。

  方毅內心壓抑不住振奮。

  他早就知道崑崙神鏡了得,乃六大法則之一空間法則的象徵,可卻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竟然還有如此妙用。

  不!這或許並非附加的妙用,同樣也是空間之道的一部分。

  鏡像空間不也是空間嗎。

  那鏡像分身不過是自己在鏡像空間的一道投影罷了。

  方毅大概弄明白了其中的關鍵,出手之間,也變得更加肆無忌憚。

  但是人群並不知道。

  東華帝君同樣也不知道,此刻他此刻滿懷自信,殺意滔天,如一尊怒目金剛般,澎湃的規則之力直接朝著方毅鎮壓而去。

  然而詭異的一幕的再次出現了。

  恐怖的規則之力再次穿過方毅的身軀,仿佛他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任憑那規則之力如何澎湃,卻始終沒能對他造成半點影響。

  「不!這絕不可能!!」

  這一刻,東華帝君再也無法淡定了。

  他拼命的搖頭,仿佛見鬼了一般。

  滄海人群也是一樣,但不同的是,很快他們便爆發出一陣如同山崩地裂般的歡呼聲。

  歡呼聲充斥空間,淹沒了一切。

  與之相對應的是,崑崙大軍中,那無盡絕望的聲音。

  兩者形成了兩個極端。

  「為什麼會這樣?」

  望海神君雖然內心也有些悸動,但同樣充滿了疑惑,他感覺自己的三觀都有些被顛覆了。

  和冥河老祖的一戰,他已經知道,方毅的強大超乎想像。

  曾經名不經傳的幻海,一夕之間,已經強大到了一種不可想像的地步。

  可即便如此,他依舊不絕對方毅的實力能強大到如此地步。

  而且,這是傳說中的始魔也不類似啊。

  傳說中,始魔可沒有這樣的本領。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眼前那道身影,究竟是本體,還是某種分身?

  望海神君徹底凌亂了。

  然而,讓他凌亂的還在後,因為很快,其它三個戰場上的消息也先後傳來,三個戰場都出現了超級強者。

  可情況和這裡一樣,他們對那道身影同樣無可奈何。

  那仿佛就是一道不可戰勝的絕世戰神。

  此時此刻,不光是現場的這些人,還有很多深處億萬里之遙的無數強者。

  他們的目光投向這個方向,看到這一幕,一個個全都呆住了。

  孽海神君也是其中之一。

  她明亮的瞳孔之中滿是不可思議的光芒。

  「為什麼會這樣?這是空間投影?可即便是空間投影,如此恐怖的攻擊也足以粉碎承載這投影的空間。」

  「難道說,承載這投影的空間,並不在現場?」

  孽海神君滿是驚愕,璀璨的眸光不禁投向了滄海深處。

  那一戰過後,所有人都知道方毅的強大,但是她能夠察覺到,方毅之所以如此強大,是因為一股恐怖的世界之力。

  那世界之力明顯有著始魔的氣息。

  所有眾人都將方毅當成始魔的轉世,這個說法暫時不知真假。

  但是孽海神君卻很肯定,那股世界之力和方毅的契合程度,遠沒有達到那樣的地步,只是暫時借用而已。

  方毅的真正實力,根本沒有想像的那麼恐怖。

  也就和七大神君差不多。

  或許藉助那詭異的空間領域,能夠稍稍勝出其它人,但比之自己和滄海神君,應該還有一點差距。

  然而此刻,這詭異的空間投影,讓她都不禁出生了一絲忌憚的感覺。

  看不穿猜不透。

  這才多久?

  當初那麼弱小的後起之秀,那麼弱小的幻海,短短時間,竟然成長到了如此地步。

  孽海神君內心無比複雜,不知應該高興還是難過。

  高興是因為,在幻海的成長過程中,孽海起到了一定的幫助作用,兩大勢力的關係一直保持的很好。

  難過的是,這個人太妖孽了,妖孽的讓人有些害怕。

  不知不覺,自己都已經被對方甩在了身後。

  ……

  (本章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