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5章 規則之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4225章 規則之變

  「好一尊規則之主,規則神體,幻海神君也不知……」

  無盡的虛空之上,一道道強大的神念帶著好奇。

  方毅的強大即便之前這些人還不是很清楚,但經過這一戰之後,必然都有一定的了解。

  可即便如此,方毅自始至終也沒有表露出規則之主的實力。

  換言之,方毅還不是規則之主。

  事實上,方毅也確實沒有成就規則之主,雖然他有那個機會,只要他願意,隨時都可以成就水神。

  但是他沒有。

  因為他不想受制於天道,不想成為天道的傀儡,雖然始終沒有踏出那一步。

  然而,那一步在其它人看來,卻是天差地別。

  只要踏出那一步才是真正的遠古天神,否則,再強大的半神終究只是半神。

  在真正的遠古天神面前,半神根本就不值一提。

  然而此刻,站在方毅面前的就師尊真正的遠古天神,難怪這些人有所懷疑,懷疑方毅是否真的能夠抵禦得了。

  無數滄海強者也不禁面露擔憂之色。

  因為這一戰關係到了不光是幻海,以及幻海神君,還關係到整個滄海關係到他們每一個人,關係到他們所有人的顏面。

  故而這一刻,他一個個神情緊繃著,仿佛此刻面對這無數神祗的是他們一般。

  額頭上汗水如雨。

  「真的可以嗎?」

  很多人心中都有同一個疑問。

  儘管他們知道方毅強大,甚至擊退了冥河老祖。

  但面對規則之主,那卻很難說。

  畢竟,這裡不是始源之地,規則之主能夠調動整個三界的規則之力,威能蓋世。

  沒有任何凡人能夠和遠古天神抗衡,只要遠古天神能夠抗衡遠古天神,只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鐵律。

  方毅雖然強大,但終究不是遠古天神,所有……

  偌大的戰場,氣氛顯得極為壓抑。

  所有人都在目不轉睛著,神情緊繃,生怕錯過任何一個微小的細節。

  轟隆隆!!

  與此同時,無形道人周身,恐怖的氣息也越來越盛,那龐大的虛影也越來越高漲,瞬間也仿若一尊天地巨人。

  且那虛影還在以飛快的速度凝實。

  僅僅片刻間,便仿佛化為了實體,無上的神威瀰漫而出,讓他不禁膽寒。

  「太強大了!」

  看著這虛影,有人忍不住渾身顫抖。

  在真正的遠古天神面前,人類卑微如塵,那種渺小的感覺發自靈魂,讓人根本生不出半點反抗之意。

  那是來自於靈魂的壓制。

  即便方毅,都有著一種極為不舒服的感覺。

  這雖然不是他第一次面對規則之主,但在始源之地外,卻還是第一次,那種感覺,就仿佛與整個天地為敵一般。

  規則之主便是這世界一種規則的主宰,雖然無法代表真正天道,但亦是天道的一部分。

  對規則之主以下的武者來說,他們就是整個的主宰。

  主宰這一規則,代表著天道的化身。

  與他們為敵,就和與整個三界為敵一般無二。

  方毅此刻就有這種感覺,仿佛被整個三界遺棄了一般,格格不入,偌大的三界皆對他充滿了敵意。

  站在他對面的仿佛根本不是五行道人一個,而是整個三界。

  好在,他的背後也站著另一個世界,否則還真不一定怎麼樣。

  當然了,方毅本身也就差一步成就水神。

  藉助水神殿的話,即便不如真正的規則之主,只怕也差不了多少。

  而且水之道在三千大道中都是極為了得的一種,根本不是一些普通的規則之道能比,所以方毅即便不藉助其它的能量,單以水之道和水神殿,也足以應付五行道人。

  但,與他勾連的那方世界,九州所在的那方世界,像是感應到了這方世界的惡意,竟然隱隱成為了他的後盾。

  讓他有著和這整個三界抗衡的底氣。

  無形的威能以他體內瀰漫而出。

  所有人都看到,並非規則之主的方毅,其恐怖的威能,竟然絲毫也不弱於五行道人。

  「這是?」

  五行道人瞳孔猛縮,明顯有些不明所以。

  當日與冥河老祖一戰,那恐怖是世界之力,外人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

  即便知道,多半也不知道來自何處。

  只有冥河老祖清楚,所以他最後敗退了,他敗退並非完全以為方毅的實力,更因為那方世界,以及這背後可能牽連到的人。

  所以冥河老祖才暫時避退。

  那可是一方完整的世界,連他都不敢貿然硬抗,由此可想而知。

  然而,五行道人卻並不知道,他只是感應到方毅周身有著一股說不清的強大威能在攀升。

  攀升的速度和強度,讓他極為不爽。

  好歹是規則之主,遠古天神般的存在,竟然被一個普通武者壓制,這是他無法忍受的。

  「滄海本源之力嗎?」

  「想藉助壓制本座?痴人說夢。」

  只聽他怒喝一聲,那龐大的虛影巨掌猛然一抬,一隻擎天巨掌便轟然砸落。

  轟隆!!

  偌大的天地瞬間崩裂而開,整個世界如同末日來臨一般。

  很顯然,他將方毅周身那詭異的力量誤以為是滄海本源之力,在他看來,也只有滄海本源之力才有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威能。

  對方身為滄海七大神君之一,能夠藉助滄海本源之力似乎也合情合理。

  不過,他並不擔心。

  滄海本源之力即便再強大,但對方藉助的越多,滄海也就會變得越脆弱。

  如此一來,對崑崙來說絕對是好事,到那時,崑崙必然傾巢而動。

  那麼這一戰必然勝券在握。

  他嘴角勾起猙獰的神色,仿佛已經預見了方毅的下場一般,滿是殘忍的笑意。

  「死吧!」

  巨掌落下,天塌地陷。

  遠處圍觀的人群,無不嚇得臉色發白,額頭冷汗。

  有不少人被恐怖的勁風掀飛,殘肢斷骸漫天飛舞,場面極度血腥,各種絕望的聲音不絕於耳。

  天神之怒!

  不得不說,五行道人這一擊著實強大無比。

  方毅能夠清晰的感應到,偌大的三界,某種規則之主都被牽動著,一齊向他壓了過來。

  在這種偉力之前,只怕任何凡人都生不出半點反抗之力、反抗之心。

  這不光是力量上的碾壓,更是心靈上的壓制。

  連方毅都不得不讚嘆。

  然而可惜的是,方毅的心靈無比強大,靈魂同樣無比強大,十二品功德金蓮早就讓他的靈魂的心靈無比堅韌,固若金湯,沒有任何事物能夠左右得了。

  莫說他本身就有著抗衡五行道人的實力。

  即便沒有,也不會受到半點影響。

  更別說,縈繞在他周身恐怖的世界之力。

  那世界之力仿佛是自發而來,以方毅為中心,將方毅與那方世界連為一體,而眼前的世界仿佛徹底脫鉤,再也沒有半點關聯。

  「能擋得住嗎?」

  無數觀望著,此刻都變得無比緊張。

  如此恐怖的一掌,也難怪他們如此,一個個神情緊綁,仿佛面臨這一掌的是他們一般。

  然而正處於這一掌之下的方毅,臉上卻看不到半點緊張之色。

  有的只是濃濃的好奇。

  是的!

  對於這調用三界規則之力的一擊,方毅確實有些好奇,這就是真正的天神,三界主宰。

  當然,是一項規則的主宰。

  但也絕對算得上是主宰,主宰某一項規則,無人能敵。

  最起碼普通的武者根本不可能抗衡,天神之下皆螻蟻,這絕對不是一句空話。

  不過今天,面臨著方毅,這註定將成為一句空話。

  轟隆隆!!

  眼看著那一掌即將落下,恐怖的威能粉碎一切,天塌地陷,咆哮的氣浪向著方毅碾壓而來,四周的一切都被吞噬在其中。

  連同方毅的身影。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煞白無比。

  望海神君等人也不例外,眼神複雜,甚至想要出手,但終究還是忍住了。

  畢竟,那可是能夠擊敗冥河老祖的人,這樣的人,面對規則之主真的沒有辦法嗎?

  不!

  答案是否定。

  因為七大神君中,有不少都成就了規則之主,但他們在面對冥河老祖時都毫無辦法。

  方毅卻可以。

  這足以說明,方毅能夠輕易應付規則之主,只是方毅一動未動,什麼表示都沒有,讓他們感到很好奇。

  望海神君也一樣,他期待奇蹟。

  當然,只是對他來說的奇蹟,相對方毅來說,更或者根本不算奇蹟,只是很平常的一件事。

  事實正如他預料中的一般。

  那恐怖的威能將方毅徹底吞沒,正當所有人都以為方毅要慘遭不測的時候,虛空之上,五行道人那龐大的虛影,臉上卻露出了驚恐的神情。

  在眾人看不到的恐怖氣浪之中,一個詭異的區域,任憑他的衝擊力多麼強大,卻始終動搖不得半分。

  那區域,就仿佛不屬於這個世界,他根本沒有半點辦法。

  「怎麼會這樣?」

  「不!這不可能!!」

  他拼命的搖頭,瞳孔瞪的渾圓,如同見鬼了一般。

  人群看不清裡面的情況,但卻能看到他的反應,一個個,臉上皆露出了疑惑之色。

  也難怪,他們又豈會知道,那詭異的空間,根本就是九州所在世界與這方世界的投影,或者說重疊的一部分。

  這個世界的規則之力即便在強大,卻也無法左右那個世界。

  故而,絲毫不得寸進。

  任憑四周如何狂暴,那片區域卻平靜的詭異,讓人心生恐懼。

  五行道人便是如此。

  眼前詭異的一幕,完全顛覆了他的認知,讓他無法接受,身為規則之主,整個三界的某一規則都在他的調動之中,都在他的調動之下,偌大的三界,他可以任意穿梭,任意調用,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然而眼前的事實又擺在眼前,也難怪他如此。

  「這絕不可能,給我破!!」

  他嘶吼一聲,齜牙咧嘴的同時,手中一柄利劍猛然斬去,明顯想要撕裂哪片區域。

  方毅瞳孔一縮,一隻腳踏了出去,正準備回擊。

  然而下一刻,之見他眸光一動,卻又收回了腳步,那詭異的區域之中,一陣漣漪盪起,直接迎向了那璀璨的一劍。

  劍影劃破一切,連那片區域仿佛也被劃破了一般。

  直落而下。

  「哈哈哈!!」

  五行道人見此,頓時狂喜不已,自信心也隨之爆棚。

  「小兒,真以為有點本事就你能夠與本座抗衡了嗎?本座今天就告訴你,天神之下皆螻蟻,這個萬古不變的真理。」

  五行道人聲如驚雷,迴蕩在天地之間,宛如真正的神祗。

  隨著他的話,他龐大的身軀也直接殺入了詭異區域。

  然而他並不知道,就在他殺入詭異區域的剎那,那原本被利劍劃破的縫隙,一瞬間便恢復如初,重新彌合。

  當然,也許並非他不知道,而是他根本沒有在意。

  他對自己有著絕對的信心。

  更何況這詭異的區域之前曾被他擊穿過,他又豈會在意?

  而且,他是規則之主,偌大的三界,只要有那一規則的地方,他都可以遁著規則細線任意穿梭,又豈會在意這些?

  「哈哈哈!!!拿命來吧!!」

  他狂笑著,手中利劍再次斬向了方毅。

  這一次他懷著必殺的信心。

  沒有什麼都能阻擋得了他,嘴角勾起了一抹猙獰的笑意,如同地獄的惡鬼。

  只是很快,這麼猙獰便變成了驚愕、不可思議、到最後甚至是恐懼。

  因為他突然感覺,一切仿佛都失控了一般。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不聽使喚了。

  那些原本熟悉的規則之道,這一刻仿佛都已經離他遠去,尤其是他最賴以為傲的規則,他憑此成就了規則之主,可此刻,他竟然絲毫感應不到,仿佛有著某種不知名的東西,隔絕了他與那些規則之間的感應。

  只是,這怎麼可能?

  自己的規則之主。

  誰能夠隔絕規則之主對規則的感應?這絕對不可能,一定是……

  這一刻,五行道人慌了,眼神中湧現慌亂之色,因為他找不到任何解釋,未知的事物才最可怕,就像他此刻。

  「這絕不可能,你到底做了什麼?」

  他臉色煞白,直勾勾的看著方毅,臉上第一次浮現出恐懼之色。

  而四周人群則是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前一刻明明對方還霸道無匹,一幅吃定了方毅的樣子,下一刻卻……

  難怪他們如此。

  只是,究竟發生了什麼?

  ……

  (本章完)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