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9章 九百年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3849章 九百年後

  張若塵站在無常鬼城巍峨高聳的城牆之巔,北風呼嘯,帶有絲絲涼意。

  蜿蜒而浩蕩的三途河,穿過一望無邊的蒼芒曠野,由遠而近。河面上,不斷飛出鬼火,走出腐屍和白骨,可見宇宙雖然平靜了近千年,但殺戮從未休止,死亡是萬族眾生唯一的歸宿。

  他極目遠眺東方星空,似能望穿空間。

  般若渾身命運神光,站在他身旁,也望東方星空。

  她知道張若塵在看什麼。

  幽冥地牢被殞神島主遷到昔日魂界所在的星空,那裡處在西方宇宙、南方宇宙、地獄界宇宙交匯之所,是大世界和星球的稀薄地帶,遠離繁華,但又不像北澤長城和幻滅星海那麼偏遠。

  一旦爆發神戰,既不會傷及無辜,又可迅速組織力量援救。

  唯一的缺點在於,防守起來會變得艱難,很容易被隱藏在暗處的強者闖入進去,甚至是直接攻破。

  百年前,魂界星域就已經被擴散的魔氣籠罩,牽動天地間所有頂尖神靈的神經。發生任何風吹草動,都會引起軒然大波。

  般若道:「已經百年了,昊天天尊和太上應該是打算藉此將巴爾、九死異天皇、骨閻羅引到魂界星域,以減輕天庭四方宇宙諸神的壓力。大魔神若真沒有死透,這三人,必然最為激進。」

  張若塵點頭,道:「他們三人,哪怕明知這是陷阱,也一定會去。但,不是為了救出大魔神,而是要分屍大魔神,以成自己的半祖大道,或者是始祖大道。」

  九死異天皇和骨閻羅,皆源生於大魔神,但意識獨立,野心勃勃。

  大魔神若是出世,對他們沒有任何好處,反而可能會出手抹去他們的意識,將他們收回本體,以恢復元氣。

  至於,巴爾和蓋滅這些亂古魔神,只是臣服於大魔神的始祖修為而已。若有機會,他們怎麼可能不想取而代之?

  毫無疑問,魂界星域才是當今宇宙風暴的中心,那邊的成敗,將決定未來的天地格局。

  那是三位半祖需要考慮的事,張若塵心中擔憂的,卻在別處。

  低頭向下看去,只見,黑白道人出現在城下。

  黑白道人向前邁出一步,已是到了張若塵身旁。

  「九百年了,多謝帝塵幫助鬼族解決無常鬼城的隱患,今後中三族必會還上這份人情。不知帝塵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張若塵笑道:「族長這是要趕我走了?」

  黑白道人臉色一僵,繼而嘆道:「帝塵啊,你怎麼還在記當年的仇?虛天和鳳天走後,世界樹這邊還得仰仗你幫助老夫一起守護,此事你決不能推脫。」

  虛天早已修成劍二十四,劍破天尊級之境障,隨之,高調返回命運神殿,再不懼巴爾等人,一派王者歸來之氣勢。

  鳳天得到命祖留下的喜門,又吞服用摩犁屍祖煉製的神丹,煉化大量長生不死者血液,於百年前,踏入不滅無量巔峰。隨後,她便去了地獄界在黑暗之淵的大營。

  誰都知道,如今太古生物對地獄界的威脅,遠比天庭更大,戰爭一觸即發。

  有戰爭的地方,自然也就有鳳彩翼。

  半晌後,張若塵道:「我今天就要離開。」

  般若微微側目望去,顯然有些意外。

  黑白道人大驚,連忙道:「這怎麼行?你走了,老夫獨木難支,世界樹這麼大的攤子,萬一發生什麼意外,後果不堪設想。」

  張若塵向世界樹頂端的閻羅鬼城望去,道:「天機已經提前顯露,今日就是酆都大帝回歸之日。」

  黑白道人立即推算,但沒有發現什麼天機,道:「切莫開玩笑,時空祭壇還沒完全修好呢!」

  「沒有開玩笑,大帝今日必歸。我這裡有件事,還請族長幫個忙。」

  張若塵攤開右手手掌,掌心自成一片大世界,空間力量活躍。

  修羅戰魂海懸浮在他掌心,釋放著強橫的修羅戰氣,內部四十五團道光散發璀璨光華,引得海面上浪濤不絕,空間不停顫動。

  張若塵從劫天那裡得到了大量始祖神氣和始祖規則保護玄胎,自然不再需要修羅戰魂海。

  放了他「岳父」,給了他那麼大的面子,他怎能不付出些代價?

  黑白道人喜憂參半,心情複雜。

  酆都大帝歸來後,世界樹自然可以固若金湯,但他這個族長的話語權必然直線下降。

  千年風光,一朝盡失。

  羅慟羅的聲音,在修羅戰魂海中響起:「張若塵,你這個懦夫,有本事便煉化了我的神魂!」

  黑白道人看向修羅戰魂海,好奇道:「帝塵竟還沒有將她煉殺?」

  「我一貫憐香惜玉,怎忍心呢?」張若塵道。

  黑白道人心領神會,笑道:「可惜她乃始祖神魂,性格太烈了一些,怕是不會臣服於人。而且,連肉身都沒有。」

  「誰說不是?我打算將修羅戰魂海還給修羅族,族長能否幫我走這一趟?」張若塵立即又補充一句:「我答應了石磯娘娘,得立即趕去黑暗之淵那邊。」

  黑白道人心中大動。

  這可是修羅戰魂海,張若塵還真是出了名的散財童子,這都能還回去。

  換做他得到修羅戰魂海,修羅族不拿出天量修煉資源和星空領地,他是絕對不會還。

  更讓黑白道人欣喜的是,如此針對一族的人情,張若塵居然分潤給他。

  可以想像,他攜帶修羅戰魂海前往修羅族,必將舉世矚目,哪怕大帝歸來,也將被他奪去部分光芒。

  黑白道人按捺心中的激動情緒,接過修羅戰魂海,封入神境世界,道:「帝塵高義,難怪天下修士無不敬重和仰慕。不誇張的說,只要帝塵振臂一呼,整個地獄界至少一半的修士願意追隨。」

  「追隨我做什麼?他們想追隨的是強者,是半祖,是天姥和石嘰娘娘。」張若塵道。

  黑白道人道:「黑暗之淵那邊已被戰爭陰雲籠罩,地獄界各族皆應出一份力。帝塵,你若要去,順便將老夫的兩個弟子帶上,讓他們代表鬼族征戰,有什麼事吩咐他們去做便是,多少應該能幫上些忙。」

  「千萬別,他們要去,讓他們自己去。」

  張若塵攜帶般若,立即離開無常鬼城,踏上通往黑暗之淵的古神路。

  黑白道人面露疑色,自己的兩位弟子乃是神尊,且自己姿態放得這麼低,張若塵為何要拒絕呢?

  這其中莫非有什麼隱情?

  進入古神路,般若忍不住道:「將羅慟羅交給他,萬一出事了怎麼辦?」

  她可是知道,羅慟羅的情況,連張若塵都不敢煉殺。

  張若塵道:「放心吧!黑白道人可不是尋常之輩,能夠前往黑暗之淵尋找機緣,並且破境,還能從裡面走出來的修士,從古至今都少之又少。這老傢伙精明著呢,潛藏和保命的手段,沒有幾人可比。」

  張若塵曾多次出手,想要將修羅戰魂海中羅慟羅的神魂煉化,但,一旦開始煉化,那隻黑手就爆發強烈波動,欲掙破精神意識封印。

  同時,宇宙深處出現一道危險至極的氣息,將張若塵鎖定,逼得他不得不收手。

  羅慟羅和黑暗詭異必然是有非同一般的關係,否則七十二品蓮當初不會冒著巨大風險,前往修羅星柱界救她。

  骨閻羅也曾警告,「擒拿羅慟羅,將是你做出的最錯誤的決定。」

  黑暗詭異只是被三大半祖擊退,隨時可能出世,張若塵不想主動將其招惹出來。

  張若塵分析過黑暗詭異隱藏起來的原因,其一,肯定是為了休養生息,恢復力量,不願在這個時候以一己之力挑戰整個宇宙。

  更大的原因,應該是因為,宇宙中還存在著比黑暗詭異更可怕的未知力量,令其忌憚。

  是如,一直只聽其名,不見其人的冥祖。

  又如第二儒祖提到過的時空人祖。

  還有三十萬年前,二十四諸天征戰的對象。

  與幽冥地牢中可能沒有死透的大魔神,失蹤多年的靈燕子。

  ……

  修為境界越高,接觸到的秘密越多,越是能感覺到浩瀚宇宙的恐怖,隱藏了太多未知。

  尋常神靈,只能看到冰山露在水面的那一角。

  哪怕是修為達到半祖境界的昊天、石磯娘娘、天姥等人,依舊如履薄冰,需要小心翼翼應對時局。

  古神路,是依靠三途河支流和空間脈絡建立起來,貫通宇宙,可節約跨越星域的時間。

  近些年,因為地獄界戰略收縮,將重心轉移到星空戰場、三途河流域、黑暗之淵,於是古神路再次被利用起來,許多地方都能看見修繕痕跡。

  沒走多久,前方出現一座小城般的黑色驛站,一大批不死血族的神靈聚集在外面。

  血絕戰神端著一隻熱騰騰的粗胚陶碗,從驛站中走出,看著沿三途河走來的張若塵和般若,道:「看見無常鬼城上空那輪直徑億里的太極四象圖印消散,我就猜到你今天要從這裡過,茶已經煮好了,自己過去端一碗。」

  「什麼時候不死血族開始喝茶了?」

  張若塵笑著走過去。

  「拜見帝塵!」

  「見過帝塵大人,般若神尊。」

  ……

  驛站外的不死血族修士,連連行禮,讓出一條道。

  血絕戰神依靠河邊一棵黑色的陰柳古樹喝茶,道:「這可不是普通的茶,是孟奈何種的無憂茶,喝下可以解憂。你可知孟奈何是誰?」

  「帝塵!」

  熒惑從人群中走出,將一碗暗紅色的熱茶,遞給張若塵。

  張若塵接過,嘗了一口,道:「最近五百年,除了幽冥地牢中的大魔神,最出名的就是這個孟奈何了,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宇宙浩大,世界繁多,星球無數,像孟家這樣低調的隱世古族,不知還有多少。」

  五百年前,骨閻羅和巴爾聯手襲擊閻羅族,欲營救尚未完全隕落的閻君。但他們卻沒有料到,閻寰宇早已邀請了孟奈何到閻羅族做客,將二人擊退。

  孟奈何一戰成名,向全天下宣告古族孟家未滅,重新歸來。

  張若塵道:「外公因何事而憂?」

  「埋屍人天人五衰,與世長辭。離開前,我見了他最後一面。」血絕戰神說出這話時,眼神沒有任何波動,就像這無憂茶真能解憂。

  推薦好友新書《長生圖》,以壽命來當做金手指,輕鬆幽默向的玄幻爽文,現在起點新書榜第一,大家可以過去看看。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