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1章 ???變故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陸小天與沐夏兩人一路疾飛,未待他們趕到申屠戰風幾人捕捉獄河魂鯨的地方,申屠戰風,白如雪,聶天侯三人便面帶驚慌之色地往這邊逃來。

  「快走!」聶天侯向陸小天與沐夏兩人連忙叫道。

  「還走得了嗎?」遠遠地一道梟叫聲響起,只見虛空中一個渾身裹在黑袍內,面部冒著黑色煙氣的人信步閒庭,如同從另外一方黑暗的深淵之內緩步而來。

  聶天侯一行人的已經極快了,可那臉上冒著黑色煙氣的黑衣人卻是輕輕的幾步便攔截在了眾人的前面。

  陸小天看著那神秘的黑衣人不由有些狐疑,他從這黑衣人身上確實感應到了天仙級強者的氣息,可似乎又不如其他天仙強者來得那般強大。

  那黑衣人的伸手一揮,遠遠的虛空中黑氣翻湧,那翻湧的黑氣中出現一大片蜈首,生有赤須的魔物。高達近丈的身體裡面似乎有一道影子在晃動。

  那神秘的黑衣人虛空搗步,一掌向陸小天遙遙擊來。陸小天翻掌間朝對方迎擊而去,掌心間佛光湧現。嗡!陸小天身周所處的空間,以及對面那黑衣人的地方盪起層層波紋。

  陸小天身體向後飄退,同時那神秘的黑衣人也是身體一晃,陸小天心中稍定,雖然手段不俗,卻還沒有達到真正天仙的層次。

  不過此時陸小天也依舊不輕鬆,對面大量蜈首赤須的魔物朝這邊洶湧而來。

  沐夏,聶天侯,申屠戰風,白如雪等人此時面對結成大陣的蜈首赤須魔物亦是節節敗退。沐夏暗自有些懊惱,早知如此便該將那雲屠九極傘轉交陸小天,否則也不至於落得眼前這般被動,此時她顧然有自保之力,可如果讓她來動用此寶,自己確實是安全了,可陸小天幾人面對如此多魔物的圍攻下卻是沒有脫身的可能。此時雙方已經動起手來,沐夏便算是想將雲屠九極傘交給陸小天也沒那麼方便了。

  陸小天感覺自己周身的空間都被其意境包裹進去,有些類似於自己的空間封鎖,卻又還差點意思,憑藉陸小天現在的眼界,倒是知道破解之法,只是只動用仙元的情況下,想要完全突破出去卻又沒那麼容易,在以他在空間之力上的造詣,就算一時間破禁而出,估計很快又會被對方再次圍困起來。

  陸小天正要通過空間之力與沐夏溝通,如果沐夏那寶物確實管用,倒也不失為一條脫身之策。此時陡然間一道刀影也不知從何而來,陸小天鄂然偏過頭看去,隱約可以看到幽深的石室之內,一名神態威嚴的男子身前懸浮著一柄漆黑長刀。

  「呂師兄!」白如雪應付眼前的魔物也頗為困難,此時看到是呂頌出手解救她們的,不由驚喜地叫了一聲。

  「該死,你在幹什麼!」那神秘的黑衣人此時亦是被呂頌一刀逼退,看到不知相隔多少里外的呂頌,這神秘的黑衣人忍不住暴怒地喝道。

  這神秘黑衣人的暴怒讓沐夏,聶天侯,申屠戰風三人也忍不住驚詫當場。呂頌不是九央城派到羅央獄的仙軍守衛嗎,怎麼聽這神秘黑衣人的語氣,竟像是呂頌與黑衣人還有這些魔物早就一起勾結好的?

  「我無法看著白師妹她們隕落於此。你若是不想與我動手,便自行退去吧。」呂頌伸手將那漆黑長刀招入手中,深情地輕撫著黑色長刀。

  「滄雲心刀,我很早就想見識一番了。原以為這麼多年下來,你應該變成了軟骨頭,沒想到竟還有些血性。如此也好,我便見見識一下你滄雲心刀的厲害。」神秘黑衣人長笑一聲,伸手一托,一方紫青四方大印朝前飄飛而出,上面狻影掠動,「且看看我這天方狻王印!」

  「我唯有一刀。」呂頌似乎身在那石室之內,隔著寥遠的距離,只是手持那黑色長刀遙遙一斬。

  修長而帶著無盡美感的刀影飄乎而來,那刀影既出,透著一股沉重無比的悲愴,期待,深情等揉雜了諸多情緒的一刀直指神秘黑衣人而去。

  轟轟....那天方狻王印上的狻影不停地衝撞在刀影上,整片虛空都在震盪,陸小天入眼的卻是呂頌的心境變遷,似乎將其生平所遇都已經揉合進刀意中去。

  「呂師兄。」白如雪看到呂頌那刀意中的心境轉化不由鼻子發酸。雖然呂頌眼下看起來可能有些不為她們所知的事,不過呂頌卻終歸沒有對她們出手。

  嗡....斗到後面,呂頌已經站起身來,似乎將那石室內的空間還有自身都融入那修長的刀影之內。似乎是一道長刀,又似乎是一道細小的空間向神秘黑衣人而來。

  一道道狻影衝擊在刀身上無不被刀光震碎。那修長的刀影破開了天方狻王印,直接沒入神秘黑衣人胸口。

  那神秘黑衣人慘叫一聲,身體向後飛跌而出,之前那些魔物咆哮著擋在神秘黑衣人身前,被刀影的餘波斬滅。陸小天定神看去,此前那神秘黑衣人此時已經消失不見。

  「你們跟我來吧。」那刀影此時化開,又變成一道洞天般的空間將陸小天一行五人包裹進去。

  未過多久,陸小天一行五人便到了石室之內。

  「呂師兄你!」白如雪看著呂頌欲言又止,很多問題都想問,一時間卻又不知道如何問起。

  「這位東方道友早就看出問題來了吧?」呂頌卻是並沒有暴露的尷尬,而是一臉微笑地看著陸小天。

  頓時白如雪,沐夏幾人也都看向陸小天,一路上陸小天可沒有什麼異常的表現,他們絲毫都沒有察覺,陸小天竟然早就看出問題來了?

  「東方你是之前在石室的時候就察覺到不對了?」沐夏陡然間反應過來。

  「也不算發現吧,只是覺得那幾個玄仙態度似乎有點問題,其他倒還沒看出什麼。」陸小天打了個哈哈,看向呂頌道,「不知呂道友打算如何處置我們?」

  「還能如何處置你們?怕是我真想有個歹意,你們多半也是能脫身的。」呂頌搖了搖頭。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