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1章 多半成了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看到這兩人的樣子,范宇不由露出笑意來。

  只是這笑意卻被許當看在了眼中,他急忙對范宇拱手道:「侯爺想來已經有了主意,便莫要再戲耍我們兩人了。」

  范宇搖了搖頭道:「真是沒有意思,原本我覺得,你們兩人也有辦法的。沒想到,到頭來還是要問我。」

  尤二郎也拱手道:「侯爺乃是能者多勞,若非侯爺,造作院哪裡會有今日。更不要提我這個工匠,竟然也能做了朝廷命官。我等聽侯爺一席話,往往便是茅塞頓開,還望侯爺不吝賜教才是。」

  看著兩人期盼的目光,范宇也是沒什麼好隱瞞的。

  這些事情雖然是自己與官家出錢,但是工坊的建立,也還是要由他們兩個接手的。

  「是這樣,我與官家已經說過,各出一百萬貫,共同出資共計兩百萬貫,幫助科技學院建立一座工坊。當然,這工坊實際是用不了多少錢的,多出來的錢,便是建立大宋科技學院所用。但是這工坊,我與官家要各占四成份子,科技學院占兩成。」范宇對兩人伸出兩根指頭,「這個提議,你們可有什麼不同的想法。」

  「沒有沒有,侯爺與官家肯出這筆錢,已經是極大的幫助,我們如何還會挑剔。」許當急忙不停擺手道。

  「大宋科技學院的建立,皆由官家與侯爺出錢,最後還分給科技學院兩成份子,這已是仁至義盡了。」尤二郎也忙不迭的點頭,轉而又有些疑惑的道:「卻不知侯爺所說的這座工坊,應該做些什麼才好?若是賺了錢財,自然是好事。但若最後賠個精光,卻是如何對得起官家和侯爺。此事,能否賺回錢財,尚是未知之數啊。侯爺,您與官家,便這麼放心的拿出來兩百萬貫嗎。」

  「莫不是,侯爺有什麼必然賺錢的辦法不成?」許當也頗為疑惑道。

  范宇看看兩人,點頭道:「必然賺錢,或許也算吧,但是肯定是賠不了。」

  許錄挑起眉頭道:「侯爺可願告知於我等?」

  「這些事本就是要你們兩個去做的,自然是要告知你們兩人。」范宇不由笑道:「尤二郎,我聽說你近來精研化學,卻是自己私下裡也做了不少的試驗。你可還記得,有一個試驗叫做皂化反應。」

  尤二郎身為火器博士,整日裡與火藥打交道,卻是對於化學一道頗為痴迷。

  自從在百工技院接觸到了化學這門學問,尤二郎便沉迷其中。

  此時聽到范宇提起皂化反應,尤二郎點頭道:「不錯,侯爺所說的這個試驗我記得。這皂化反應,可用鹼與油脂相融,便會反應變化為其他的東西。只是侯爺所說的這個試驗,與我們要建立的工坊有什麼關係。」

  范宇笑道:「世人漿洗衣物,尤難去掉的便是油污……」

  尤二郎眉頭一挑,兩眼都有些放光,「侯爺是是說,這皂化反應便可去除油污!」

  「那倒不是,而是皂化反應之後的生成物,可以用來漿洗衣物,清洗沐浴之用。不但可以去院油污,還可支除其他的污漬。這個東西,我便稱之為肥皂。」范宇笑看著兩人道:「若是在這肥皂之中加入香料精油,用過之後,還會產生清香。想來若被富貴人家所知,定會趨之若鶩。如此一來,這肥皂定然不會賠錢就是。」

  許當早已見怪不怪,安樂侯能有這樣的東西拿出來,許當雖然驚訝,但是已經習慣了。

  尤二郎卻是抓耳撓腮,有些坐不住的感覺。

  他自己很是喜歡化學這門學問,因此得知皂化反應竟然能造出肥皂,便讓他格外的興奮。

  這試驗他自己便做過,說明他也能做出這所謂的肥皂來。

  只不過,讓尤二郎尤為自責的,卻是自己為何沒能發現肥皂這種東西。

  如此看來,做學問來不得半點馬虎,這使得尤二郎更是對自己提高了要求,並以此警示自己。

  范宇卻沒想到,自己只不過是提出個皂化反應而已,卻在尤二郎的心中引起如此多的想法。

  三人又談了一些科技學院如何建立,而後如何使得從科技學院出來的生員學有所用。

  對於這些人的去向,范宇其實是有些想法,但是暫時不提便是。

  許當忽然道:「侯爺,這科技學院是不能建在汴梁的,官家已經下令明歲遷都。我們應該提前於洛陽購置一塊地皮,如此才不會使得這科技學院遠離京城啊。」

  「這倒沒什麼,過兩日讓周奉去辦便是。」范宇甚是輕鬆的道。

  許當知道洛陽如今地價上漲,便急忙道:「侯爺莫要小看此事,自官家表示遷都洛陽之後,那洛陽便地價上漲的厲害。若是不仔細挑選,怕是最後這兩百萬貫錢,連塊地皮都買不起。」

  范宇哈哈一笑,這事還真不好解釋。洛陽的地皮有三分之一都在周奉的掌握之中,到時低價轉讓一塊便是。

  但是這種事,卻是不能給眼前的兩人解釋的。

  范宇一擺手道:「此事不必擔心,周奉定然會找到低價的地皮,不足為慮。」

  大宋這邊因為攻占了西夏,雖然手頭緊了些,但是各方面卻都處於一種欣欣向榮的狀態。

  而在高麗,遼軍仍舊與高麗隔著禮成江南北對峙。

  就在天氣轉冷,禮成江水將上凍還未上凍的時候,出使大宋的使節崔齊顏乘船歸國了。

  此時的高麗君臣,都已經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旦禮成江水結冰,只須數日冰面便會變的十分結實,可以使遼軍徒步過江。

  那時節,高麗卻不知如何才能抵擋住遼軍。

  但是崔齊顏的回歸,卻是使得高麗君臣如同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期望是極高的。

  因為得知崔齊顏回國,高麗王王亨特意召集了重臣等候崔齊顏。

  與王亨一同等候的,還有參知政事皇甫俞義、中樞院使李作忠、內史門下平章事劉征弼、同內史門下平章事黃周亮等重臣。

  崔齊顏見到王亨也是曲折,原本回到開京,卻得知王上已經於羅州避險。他這才又由陸路,一路趕了過來。

  「臣崔齊顏,見過王上,見過諸位同僚。」崔齊顏一進殿中,便氣度沉凝的見禮道。

  皇甫俞義微微挑眉,只看崔齊顏的神情,此次求援多半成了。

  而坐在最上面的高麗王王亨,想法也與皇甫俞義相似。看出來崔齊顏的神情,早沒有了出使之時的忐忑。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