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560:你黑風寨主自比張真人如何?(為月票加更14)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邊悄悄關注著鐵膽神侯朱無視那邊的狀況。

  一邊駕鷹趕路。

  海的上空風急且冷。

  所幸眾人均是有武藝在身,縱然最弱的天下第一鐵匠余承安可盤膝運功抵禦寒氣。

  故而一路疾行,眾人未曾有任何耽擱。

  如此披星戴月趕路,過了一宿,到了清晨初升之日從海平面上升起之時,已能看到遠處海面竟是出現了一片晶瑩的反光。

  那反光分明就是一片廣袤的冰川。

  冰川之內赫然就有著一座島嶼。

  太陽冉冉升起時,就像是自那座島嶼的背後升起,令雲彩似都被火焰燃燒。

  山上背陰的坡面上沉睡的植物開始甦醒。一些樹木的枝幹頂像是熔化的黃金般的陽光,倒映著滾入水中,海水也仿佛燃燒起來。

  一陣風吹來,風中帶著陽光和海水的腥咸氣味兒,卻並不令人感覺溫暖,反倒透著冰寒。

  王語嫣搓了搓手,呵出一口白氣,鼻子紅通通的雙眼笑成了月牙道。

  「好美啊,那就是冰火島嗎?真的,真的有種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啊。」

  「哈哈,王姑娘你若是在這裡再待上幾天,可能也就不會喜歡這裡了,因為這裡白天的太陽委實毒辣,你這姑娘家細皮嫩肉的,很快就會曬得皮膚黝黑粗糙。」

  早便來過冰火島的火王祖金殿哈哈笑道,講出自己的經驗。

  「啊!?」

  王語嫣驚訝,下意識用衣袖擋住白皙紅潤的臉頰,引來火王一陣大笑。

  「是到地頭了。祖金殿,你離開冰火島時,金毛獅王謝遜是何反應?」

  江大力自座椅上站起身活動了一下筋骨,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道。

  火王面容一肅道,「謝遜這個人非常謹慎小心,並不願有人打攪他隱居的生活。曾經我和藥王以及鬼王還與他起過衝突。

  不過他也知道不會是我們三人對手,故而始終按捺並未發作。

  我和玄冥二老他們悄悄離開海島時,他並不知曉,有藥王和鬼王掩護,他應當以為我還在島上。」

  「嗯!我們下去吧。」

  江大力背負雙手,看向遠處波光粼粼的海面。

  陽光像千萬顆金針在海水中穿梭,仿佛要為大海織上一條輕紗。

  這等景象,搭配著沁人心脾的海水氣息和入眼滿滿的浩瀚汪洋,莫名就令人感到整個心胸都在擴大,無限感慨。

  「唧!——」

  魔鷹長鳴一聲,振翅俯衝向遠處冰川後的島嶼,鐵片一般的羽毛在急速掠過的空氣中發出「嗤嗤嗤」怪響,震動得微微輕顫。

  ...

  「快看,好大一頭鷹!」

  「你是眼瞎了?那是寨主的座駕魔鷹大尊來了!快快準備好迎接寨主!」

  「哈哈,我在黑風觀察上看到寨主出現在海邊港口,就知道寨主要來冰火島了。」

  「快去喊小無忌和張五俠他們出來,小無忌的師父到了。」

  冰火島上,一隊皮膚曬得發黑的玩家均仰頭看著高空俯衝而來的巨鷹,興高采烈議論著,奔走相呼。

  島上的三個木屋之內,藥王莫非冤、鬼王陰功二人均被驚動走出屋,仰頭看著空中俯衝而來的巨大魔鷹,均是神色一肅,立即施展身法前往迎接。

  另一處山洞之中,金毛獅王謝遜以及張翠山、殷素素、張無忌也全都被趕來通知的玩家驚動,紛紛走出山洞,在玩家所指下看向天空。

  「爹、娘、義父,是我師父來了,是我師父黑風寨主來了。」

  小張無忌歡呼雀躍指著天空叫道,稚氣未脫的仰望天空,眼神中滿是好奇、怯弱、濡慕敬仰。

  張翠山和殷素素卻互相對視一眼,均看出了各自眼神中的警惕和憂慮。

  張無忌還小,不諳世事,容易被人欺騙。

  但他們二人卻都是老江湖了,早就已是在一群不速之客突然上島之後察覺不對。

  畢竟先是有兩個老頭突然闖入島上,與他們交手過程中以寒冰神掌重傷了他兒子。

  緊接著就有自稱是捉拿叛徒玄冥二老的另一伙人趕到,出手救了他們兒子,又傳他們兒子神功,收下張無忌成聽都沒聽說過的黑風寨主的弟子。

  這種種突然發生的事情,委實奇怪。

  如非當時情況危急不容選擇,張翠山和殷素素也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同意張無忌隨便拜人師門的。

  「沒想到這黑風寨主竟是如此快就來島上了,而且竟能驅使如此神異的雄鷹。」

  張翠山看著已經俯衝下來體型龐大到如一座小山般的魔鷹,神色無比凝肅。

  殷素素深吸口氣無比凝重道,「連那昔日權力幫大名鼎鼎的藥王和鬼王、火王三人都尊他為主,此人之神通廣大,恐怕不是我們能抵抗的。」

  「哼!」

  謝遜冷哼低喝,一雙瞎了的眼睛翻著白道,「無論這黑風寨主有多強,又有多厲害,想叫我謝遜低頭那就是痴心妄想。

  稍後此人若是真有歹心,翠山你和素素就立即帶著無忌孩兒逃,逃得越遠越好。

  我拼了這把老骨頭也要護得你們安全!」

  「大哥!」

  張翠山感動又無奈。

  暗道這黑風寨主驅使如此神異雄鷹在天上飛,他們就算能逃,又豈能逃得過空中飛的巨鷹?

  況且對方此來冰火島,說不準便是為了屠龍寶刀而來。

  「爹娘,還有義父,你們在說什麼啊?我師父是壞人嗎?為什麼你們要抵......抵抗他?」

  張無忌天真仰頭看著父母詢問。

  殷素素感慨又動容伸手摸著張無忌的腦袋,道,「孩子,你難道忘了母親曾經跟你說的?」

  張無忌天真道,「娘,無忌記得,娘你說過,越漂亮的女人越會騙人,但娘你不就是最漂亮的女人?」

  殷素素無奈笑道,「無忌,不是這句,娘說過另一句你忘了?

  娘說,江湖險惡,凡是給你好處的人,你要先想想對方為什麼給你,你又憑什麼拿?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如果你覺得你不應該拿這好處,那你就千萬不要拿。」

  「娘,無忌知道了。」

  張無忌稚嫩小臉滿是乖巧,點頭。

  這時,遠處魔鷹已是落下。

  張無忌立即又興高采烈拉著殷素素和張翠山的手道,「走啊走啊,爹娘,義父,我師父已經下來了,走啊,我們去歡迎他。」

  張翠山和殷素素無奈對視一眼,謝遜冷哼,抱著屠龍刀,一眾而去。

  ...

  「寨主!」

  藥王莫非冤和鬼王陰功齊齊單膝跪地,對著自魔鷹背上躍下的江大力行大禮。

  「嗯!起來吧!你們都辛苦了。」

  江大力眸光湛湛道,感覺有些悶熱,隨手扯下黑色披風,顯露出散發懾人氣息的身軀,一身黑色勁裝看上去簡直像是要被隆起的如鋼鐵般的肌肉撐爆。

  周遭站了兩排的玩家均是頗感緊張,喉結聳動了一下,盯著江大力那虎背熊腰的魁偉身軀,眼巴巴等候新的任務和獎勵。

  「謝寨主!」

  藥王和鬼王齊齊起身,轉身看向已向著這邊趕來的謝遜等人,指向那被謝遜等人護在身旁的小不點張無忌道。

  「寨主,那就是您讓我們代您收下的弟子張無忌,這孩子確實有著非常不錯的武學天賦,您讓我們傳授的九陽神功,這孩子已經修煉入門了,並且精進速度非常快。」

  「嗯!如此甚好。」

  江大力臉上露出微笑,看到走來的張無忌,他仿佛隱隱感受到了一種氣運襲來的感覺,當即昂首闊步,帶頭走向了謝遜等人。

  「那就是我師父?」

  「好一條生猛雄壯的漢子!」

  「這大漢,如此體型,當真是舉世罕見。」

  張無忌張翠山和殷素素三人看到迎面走來的江大力,莫不是心驚色變。

  只覺在朝陽下,一道雄壯之極頭髮蓬亂粗獷的大漢昂首走來。

  他的眼神冷峻從容,透露出強大的自信和睥睨天下的自傲,其眉粗嘴闊,臉型方正,脖頸粗壯,單薄的黑色勁裝下,滿是鼓凸強健的肌肉,就仿佛是一座隨時會爆發的火山,充滿著極端強烈力量感。

  這樣一條猛漢向他們走來,撲面而來的強烈壓力,簡直如山如海一般狂壓而來。

  即使眼睛瞎了的謝遜都感覺撲面而來令心臟發緊的壓力。

  似乎黑暗中有一頭龐然荒狂的洪荒猛獸緩緩邁著粗大腳掌走來,看似悠閒,卻有種碾壓掌控之感。

  頭一次,謝遜突然感覺縱手裡抱著屠龍寶刀,也感覺到強烈的不安,仿佛屠龍刀劈砍在對方身上都要斷裂。

  「你們好!」

  江大力走到張翠山幾人面前,咧嘴露出一個人畜無害自認陽光的笑容,打了聲招呼。

  「師......你就是我師父?黑風寨主?」

  張無忌緊緊抓住殷素素的手,緊張忐忑又地仰頭盯著江大力,皂白分明的靈動眼眸中滿是好奇和期待。

  張翠山忙笑著抱拳對江大力正色道,「江寨主,翠山久仰您的大名,我這無忌孩兒不懂事,胡亂稱人師父,還請寨主莫要見怪。」

  「嗯?」

  江大力眸光一閃,眼睛像是閃電般打在張翠山的臉上。

  張翠山只覺麵皮都仿佛被刀子颳了一下,頭皮發麻心臟收縮,但卻仍舊咬牙堅定看著江大力,面帶微笑。

  「好個武當張翠山!難怪被張真人格外看重。」

  江大力微微頷首。

  張翠山一聽張真人三個字渾身一震,頓時面露愧疚和複雜之色,忙問,「江寨主,您認識家師?您可知道家師現在如何?武當現在又如何?」

  江大力搖頭,「很遺憾,本寨主雖對張真人神交已久,卻從未見過真人,不過本寨主倒是知道武當發展一直都很好,甚至......」

  江大力話語一頓,嘴角微翹道,「甚至武當派可以說是跟我黑風寨聯繫合作非常緊密的,不少武當派弟子行走江湖時,都與我黑風寨之人有過多番合作。

  所以,武當派如今是發展得相當不錯的。令師張真人,應當也是聽過本寨主的名號的。」

  此言一出,跟在江大力身後的一眾玩家頓時傻眼,同時忍俊不禁,暗道寨主這個大BOSS竟然都會一本正經的開玩笑了,不過這玩笑還真的是如此。

  「哦?竟是如此?」

  張翠山神色詫異狐疑,當面卻又不好質疑,唯有虛與委蛇的頷首客套兩句。

  江大力卻正色淡淡看向張無忌道,「本寨主收下令子張無忌為徒,其實也是在知道我那山寨叛徒玄冥二老這二人,竟以玄冥神掌傷了令子後作出的決定。

  此事畢竟因我山寨而起,本寨主自然負責到底。

  那玄冥二老心術不正胡作非為,敗壞我黑風寨名聲,將來我定當清理門戶。

  至於這無忌徒兒,本寨主也定當好好栽培,二位伉儷大可放心。」

  張翠山和殷素素怎麼聽怎麼怪。

  你黑風寨一聽就不是什麼名門正派,什麼叫玄冥二老敗壞黑風寨的名聲?

  黑風寨就如此正派的嗎?

  「江寨主。」殷素素勉強一笑,「我這無忌孩兒還太小不懂事,這拜師併入黑風寨一事,不如還是等他長大之後再.......」

  「嗯?」

  江大力眼中精芒一閃,皺眉打斷殷素素話語,一字一頓緩緩道,「江湖中,很少有人敢拒絕本寨主。更沒有人敢小覷我黑風寨。莫非殷姑娘你覺得,你父親的天鷹教更適合張無忌?」

  江大力這一發怒,霎時一股無形威懾便遍布覆蓋全場。

  頓時在場中的氣氛都宛如要凝固,海風吹來都悄悄繞道。

  火王、藥王、鬼王三人的目光更是俱都齊齊落在了殷素素等人的身上。

  璀璨的陽光之下,殷素素和張翠山都只覺壓力驟臨,背後不禁都冒出一層冷汗,謝遜也陡然面容凝重。

  只有並未被波及的張無忌尚無感覺,來回仰頭看向父母又看向江大力,不明白為什麼這些大人為自己拜師之事起爭執。

  「哼!」

  就在此時,謝遜抱著屠龍刀移步站出,眼睛翻動著看著天穹粗聲冷道,「黑風寨主,我金毛獅王闖蕩江湖之時,都尚且未曾聽過你的名號。

  你要收下我無忌孩兒為徒這也是出於好心,我謝某人先行謝過。

  不過我無忌孩兒的師公可是江湖中大名鼎鼎的張真人。

  不知你黑風寨主自比張真人如何?

  你若想要收無忌孩兒為徒,首先得顯露顯露你的本事。」

  「哦?」

  江大力目光一閃,負手淡淡道,「你們久居海外,不知道現在江湖上早有黑風之名,也屬正常!

  既然獅王說要本寨主顯露本事,你說吧,要本寨主如何顯露?

  若是與你們三人交手,呵呵呵,不是本寨主自負,你們三人一起上,本寨主一隻手也就能全都按在地上!」

  ...

  ...

  (防盜,正版讀者忽略)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