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2:溫室花朵,我幫你掌滅!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笑滄海怒,一喝雲霄散。

  江大力這一笑之間所散發出的威勢,當真是震懾全場。

  尤其是那一句「你有什麼資格給本寨主面子!」,更是說得擲地有聲,霸氣側漏。

  單玉如俏面也是笑不出來了,非但笑不出,也已是陰沉如水。

  能叫她這種整日臉上掛著魅惑人的微笑的魔女都笑不出,實已是內心憤怒到了極致。

  畢竟她也是天命教地位最高的一人,天命教分為五個階層,法後、軍師、艷女、媚男和散士,她乃符瑤紅嫡傳徒孫,法後一級,一身武功更是驚世駭俗,昔日與黒榜榜首浪翻雲也有交手。

  江大力這番嘲笑,確實深深刺傷她的自尊,如非深知江大力的厲害,此際已想衝上去拼命,然其心中又實在不願就此離去,一時遲疑糾結。

  那在其身旁的魅劍公子卻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緊緊盯著江大力低喝,「黑風寨主,單教主已是給你三分薄面,江湖中都講究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莫要逼人太甚。

  今日你可以帶走婠婠,但陰癸派是我魅影劍派和天命教是必須拿下。」

  陰癸派一眾女玩家聞言都要感動哭了。

  這魅劍公子真是為她們陰癸派考慮,居然自己主動要送死,這不是自己往槍口上撞,打算羊入虎口嗎。

  「呵呵呵......有意思。」

  江大力笑聲漸止,雙目帶著憐憫和玩味看向了魅劍公子,淡淡道,「未請教?」

  魅劍公子冷傲道,「我便是三大窟之魅影劍派這一代的傳人——刁辟情!」

  「原來是魅影劍派的高足!」

  江大力微微頷首,緩緩自座位上起身,與此同時魔鷹也知趣開始降落。

  他負手而立,背後披風隨著起身而飄展,猶若魔王降世般雙目睥睨下方所有人,對著刁辟情語氣平緩道。

  「魅影劍派,有些名氣,但看來這些年閉門造車培養你這等溫室花朵也已是耗盡了氣數。

  你在江湖上闖蕩,一些前輩願給你門派長輩面子不肯毒打你,一些小輩又的確沒出息不是你的對手,所以你就不尷不尬的活到了現在,不知天高地厚,實是不容易。」

  「你說什麼?!」

  刁辟情蒼白的臉變成鐵青,一對眼凶光畢露,沒人可拿他來開玩笑。

  嘩——

  江大力自空中十餘丈處躍下,砰地一下砸落在地面,雙臂一展,黑色披風轟然散開,直接撞飛掀翻周遭七八人,昂首闊步是走向刁辟情冷冷道。

  「本寨主曾經說話聲音大,所有人都聽得見!現在本寨主不用說話太大聲音,所有人也必須用心去聽,聽不懂,就死!!」

  江大力眼中陡現駭人煞光罩定刁辟情,「你想死?」

  「你!!」

  刁辟情渾身氣勢一滯,宛如被洪荒猛獸盯上全身汗毛聳立心臟收縮,幾乎直撅撅僵立原地。

  然而聽到身旁單玉如的一聲失望嘆息,他仿佛瞬間被點燃所有勇氣和怒火,所有的血氣方剛都化作眼中射出深刻的憤恨,狠狠盯著江大力道:「我聽聞你曾與覆雨劍浪翻雲都打成平手,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厲害!」

  話尚未完,鞘中魅劍已是來到手裡。

  森森劍寒倏爾一動,人影由一個變成幾個,似欲同時飄往不同的方向,循著好幾條弧線,一丈天地之力霎時爆發出驚人的劍意和劍氣,隱帶風雷之聲,兇猛絕倫地劃向江大力周身要害,意圖先發制人。

  「哎,魅影劍派也不知道培養第二個傳人沒有......」

  婠婠一見刁辟情動手,心裡便是一嘆。

  「花里胡哨挺好看。」

  江大力淡笑一聲,隨手一彈,直接鑽入道道劍弧中,彈中一道刺來的劍尖。

  鏗鏘爆響!!

  長劍宛如被一發炮彈擊中,彎曲出驚心動魄的弧度。

  江大力順手一指往刁辟情穴道點去。

  刁辟情大駭怒喝後撤,突然又殺出一記回馬劍,千百道劍光好似孔雀開屏般爆炸開來,道道猶若幻影的森寒劍氣撲面而至。

  魅影劍法!!

  江大力冷笑提氣,單臂掄處,低叱一聲,疾若閃電一掌打出。

  鐺!!

  他手臂之上霎時浮現出一圈金鐘氣罩,宛如環繞的金色螺旋渦流般,奇烈勁道,告涌而出。

  鏗鏗鏗——!

  道道劍光擊中又崩潰。

  刁辟情悶哼色變只覺手臂中的劍都要把持不住,便要暴退,隨即就見一個如虛影的手掌猛地撕碎劍幕,在眼前迅速放大。

  「啊!!——」

  他驚恐大叫。

  這時單玉如輕嘆一聲,身影一動,雙臂飛出兩環。

  奇異的呼嘯聲頓時飛向江大力,致使他兩耳皆貫滿勾魂攝魄的呼嘯聲,赫然是奇異的魔音攻勢所採取的圍魏救趙之法。

  然而江大力整日聽得慕容青青以天魔琴彈奏曲子,對於這等音律攻勢早已免疫,充耳不聞般人已如蠻龍切近到刁辟情面前……

  單手一抓!!

  刁辟情警兆升起,手中魅影劍嗡地一下曲卷如蛇般捲住自身。

  蛇纏身!

  任何敵人的攻勢要落在他身上之前,都必要被魅影劍的劍鋒所傷。

  然而江大力粗大的手掌霎時變作無堅不摧的金色,一層厚實氣罩在外籠罩。

  鐺地一聲爆響!

  魅影長劍哀鳴爆顫,直接被震飛。

  粗厚的金色手掌霸道地一把抓在刁辟情的脖頸之上!

  一個「不」字剛卡在喉嚨里,滿是腱子肉的有力手掌已是狠狠一捏!!

  咔嚓!!

  刁辟情雙目暴凸,眼珠子都像是要被一把從眼眶捏出來,目露不敢置信和絕望之色看著江大力那冷漠無情沒有絲毫動容的硬朗臉龐,眼神很快失去色彩。

  唰——!

  一對玉環幾乎是在眨眼間從江大力頭頂後方有縮了回去。

  單玉如廣袖闊袍的身影迅速連閃,眨眼到了另一側盈盈俏立。

  她撩動發梢,烏黑的秀髮襯著雪膚白衣,好似剛剛根本沒有出手一般。

  周遭諸多天命教的教眾以及陰癸派之人卻莫不是倒吸一口冷氣,看著那雄壯至極的寸頭大漢將魅劍公子的屍體如拋垃圾一般隨手拋在地上,不少人眼皮都在抽搐,腿肚子顫抖。

  尤其是一群玩家們,此刻差點兒「臥槽」出了聲,又都紛紛捂住嘴巴強行止住。

  她們看得是非常真切的。

  黑風寨主赤手空拳一把捏死魅劍公子,全程連血條都沒被打出來。

  倒是魅劍公子從一開始觸碰就血條掉了一截,隨後乾脆就被一把捏死了,血條清零。

  這說明天1境界的魅劍公子對黑風寨主所造成的傷害,幾乎為零。

  同是天人境的強者。

  這差距也太大了。

  或者說,黑風寨主的防禦也太高了。

  婠婠和陰後見狀也不由都是深吸一口氣,既為江大力這可怕的實力感到驚悚,又迅速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現在江湖上一些小輩心比天高,命比紙薄,白費了師門長輩的寄予的厚望。

  可惜本寨主不慣著你,你家長輩來了也打死!」

  江大力看著刁辟情的屍體搖搖頭。

  周圍陰癸派的玩家俱是神色古怪,感覺這完全就是鱷魚的眼淚,太可怕了。

  「單玉如!」

  江大力轉首看向已有退意的單玉如。

  後者頓時渾身一緊,心中警惕,面上卻是露出迷人微笑。

  她秀眸就像深黑夜空中掛著兩顆璀琰的明星般,涌動著水氣和深邃,凝望江大力,輕聲道。

  「江寨主您果然是好本事,玉如自嘆弗如,陰癸派有您這等英豪坐鎮,必是能再昌盛數百年,玉如此次卻是過於魯莽了,不知寨主您現在想如何責罰奴家?奴家都是甘願接受責罰。」

  她笑語盈盈,廣袖闊袍,玉帶生風,最難得是長相端莊,看不出有一絲一毫的浪蕩妖冶。

  但最動人處,是她從艷麗的輪廓和由骨子裡透出來惹人愛憐、楚楚動人的氣質。

  此際只是盈盈俏立,淺笑而語,不用施展任何誘惑手段,卻竟就散發出足可迷倒眾生的魅力,使人生出纏綿不盡,婉轉依依的銷魂感覺。

  便是此刻在魔鷹背上的王語嫣和慕容青青二女都看得一呆,只覺天下間怎有如此佳人,寨主這等鐵石心腸的硬漢怕是都得心軟憐憫......

  ...

  ...

  (求月票推薦票!求月票哇!保住排名!稍後凌晨還有更新!拼了!求月票!)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