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0~711:歸真元神技,我不看好太子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您的陽神與陰癸派派主婠婠的陰神完成了一次精神上的深層次的交流,你們的陰陽二神曾不分彼此的融為一體,契合陰陽共濟歸一元神的部分條件,你們領悟了共同的元神技——心神相通!」

  「您與陰癸派派主婠婠聯手共同擊殺了魔帝向雨田的元神,您獲得是了10000江湖聲望,您獲得2000修為點、2000潛能點,您在魔門兩道六派的聲望提升5000。」

  「您擊殺了邪王石之軒後又擊殺了魔帝向雨田,您獲得稱號【魔道克星】,氣血增強500,對魔門之人形成強烈震懾,絕大部分魔門之人都不敢在您面前造次!」

  ...

  「元神技——心神相通......?這元神技我還是首次接觸,上一世別說都沒接觸到這種高度,便是連聽都沒聽說過。而且這元神技的名字取得也太普通了,應該叫大力精神功!」

  江大力心裡一陣吐槽,趁著舟船還未靠岸,打開面板查看新出現的元神技屬性訊息。

  「元神技——【心靈相通】

  品階:歸真

  效果:與對應目標共同施展時,若雙方還未修煉出元神,則可彼此陰陽二神合一升華為元神力量,精神力量與威力劇增,若雙方其中一方已修煉出元神或雙雙修煉出元神,合一後亦會極大程度增幅精神力量威力。

  說明:1、黑風寨主江大力與陰癸派派主婠婠在陰陽二神相融之時,藉助破境珠對元神的精粹提升之效所領悟出的元神技。

  2、當二人的陰陽二神合一之時,便可發揮出堪比元神力量的精神殺傷,具體持續時間和殺傷效果視雙方精神力量強弱和當時狀態而定。

  3、當對應目標並不在身旁或者並不配合之時,元神技無法順利施展。」

  「歸真級別的武學,元神技......」

  江大力輕吸一口氣,「沒想到我江大力的首個歸真級別的武學,竟然是元神技,而且還是和一個女人一起心神相通才創出的,並且......這還並不是我最擅長的......」

  心裡如是感嘆,江大力卻對元神技的威力還是感到很滿意的。

  這玩意兒簡直就是不用不知道,一用嚇一跳。

  如果說他目前5境陽神的威力還只是重弩的話,元神技的威力簡直就是炮。

  在使用元神技之前他與向雨田的元神力量碰撞幾十次,險些陽神都被撞散,那還是以三元殞命刀吸收了大部分傷害的情況下。

  而使用元神技再與向雨田碰撞,便已可勢均力敵,兩個打一個再發殺招,直接把魔帝打成死狗,兩種力量上質的差距是顯而易見的。

  唯一可惜的是,這元神技必須得和婠婠在一起的時候才能發揮。

  婠婠身為陰癸派派主,縱然偶爾有時間涉足江湖,卻也不可能整日跟著他到處跑。

  而他也不可能把婠婠綁在背上隨身攜帶。

  所以這元神技目前而言,也顯得有些雞肋,只能等日後需要用到的時候再找婠婠說,「借你一用!」

  返回派內時,已是深夜。

  王語嫣以及慕容青青都未入睡。

  見得江大力回返王語嫣先是一喜,旋即看到其嘴角眼角殘留的未完全擦淨的血跡又一驚,立即上前詢問。

  「放心,我對寨主的愛可不比你少哩,寨主剛服了藥,沒什麼事。」

  婠婠眸光閃亮瞥著王語嫣笑道。

  「啊!?」

  王語嫣漲紅了臉。

  她還是頭一次面對婠婠這般把情愛直接放在口邊說出來的人,想要說「我沒有」,話到嘴邊,卻又擔心這一不承認就等同於讓出寨主給對方,只能道,「好,好的,沒事就好。」

  「現在看來婠婠姑娘你是已經突破了死關,實力更進一步,真是可喜可賀。」

  慕容青青款步上前恭賀,算是打圓場。

  婠婠欣然而驕傲看向江大力,「這次是多虧了寨主,否則我可能也已蒙遭了不幸。」

  「好了,你們別在這兒客氣了,我最煩這一套!」

  江大力大馬金刀坐下,端起一杯涼茶就一口而盡。

  又覺不盡興,直接提起茶壺便往口裡灌,邊道,「單玉如呢?」

  王語嫣正備添熱茶,聞言立時嘆道,「那位單教主已是出氣多進氣少,眼看就要撐不過今晚了。」

  江大力不為所動揉著還在隱隱作痛的眉心道,「把她抬過來見我。你們誰來給我按按腦袋,頭要炸了。」

  王語嫣和慕容青青面面相覷。

  「還是我來吧。」

  婠婠嬌笑一聲上前。

  一對纖纖玉手放在江大力疲倦的雙肩上,緩緩按摩,直到後頸以及後腦的神經。

  她的技巧甚高。

  江大力閉上雙目,面露鬆弛舒適的神情。

  「其實.......其實我,我也會的啊......」

  王語嫣兩隻手手指絞在一起,神色無比糾結,下意識仔細多看幾眼偷師,惹得一旁瞧出其心思的慕容青青掩嘴偷笑,又不由想到了自己那還未找到的青衣樓小殺手,笑轉悵然。

  「青衣樓都倒了這麼久了,他......也應該是早便退隱江湖了吧。

  或許是回鄉去娶了昔日青梅竹馬的村里姑娘?希望是這樣的吧......最好是這樣......」

  這自然是最好的結果,因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僅僅是生不由己,連死都不由己。

  尤其還是殺手,可能在退出江湖的那一天便被仇家找到砍死屍骨無存。

  想到那樣的結果,慕容青青鼻子發酸,卻又勉強笑了起來,因為只有笑聲,才是對付困難和不幸的最好武器。

  ...

  這天夜裡,有兩個曾經在江湖上鼎鼎大名的人都死了。

  一個是魔帝向雨田,一個便是天命教教主單玉如。

  江大力見到單玉如時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她已經死了。

  即使這個人還有一口氣,可這口氣其實也就是留著向他吐出的。

  單玉如只說了八個字,「你會死在神候手裡。」

  說完這八個字,她那一口氣也便散了,徹底氣絕。

  江大力錯愕。

  他本是有很多話想說,都是有關天命教的。

  因為他知道這個教派並不簡單。

  畢竟曾經就與陰癸派牽連頗深,在地下活動摻和扶龍之事,在一些諸侯國內都安插有厲害的臥底。

  若是能控制單玉如,便可間接控制天命派,從而利用天命派在一些諸侯國內的能量,幫他達成爭霸之事。

  相較於爭霸所帶來的利益而言,二人之間才見面的一些小恩怨,都可以暫且擱置。

  豈料單玉如竟如此剛烈。

  或許也不能說是剛烈,而是自知必死,於是徹底放棄。

  但單玉如又豈知他江大力手中就有千年黃參汁這等救命聖藥,只要人還有一口氣,都能從鬼門關拉回來。

  「她死得倒是乾脆,不過畢竟活了七八十歲了,現在死了也並不虧。」

  婠婠一面為江大力按摩,一面輕嘆道。

  江大力皺眉道,「聽她話里的意思,看來天命教竟然是和鐵膽神侯朱無視有合作聯繫?

  難怪朱無視居然能策反十大將軍中的六個,有天命教的一眾妖女媚男相助,的確是一大助力。」

  「您是現在才知道?我還以為寨主您是早就知道了,看來黑風寨的情報力量還是有些落後。」

  婠婠以近似耳語的輕柔聲音道。

  「相較於你經營了數百年的陰癸派,底蘊方面自然是要差些。這次我來找你,除了助你突破死關之外,也是有事要用到你。」

  江大力說道,他自己都沒察覺,和婠婠說話似變得比以前更隨意了許多,不像是來找人幫忙辦事的,倒像是以主人的口吻下達命令吩咐。

  一旁的王語嫣和慕容青青二女倒是敏銳覺察到了這一微妙變化,紛紛心裡各有猜測。

  「寨主您想要婠婠做什麼?只要是您吩咐的事情,婠婠必定做到,就算讓婠婠把整個陰癸派送給您都沒問題。」

  婠婠清音不含絲毫雜質笑道,話語中的內容更是驚人。

  王語嫣和慕容青青齊刷刷看向了表情無動於衷的江大力,心裡狐疑這二人之前莫不是發生了什麼?

  江大力神色淡然悠悠道,「本寨主自己偌大的勢力都管不過來,對對掌管你陰癸派可沒什麼興趣,我知道你陰癸派在唐國發展的勢力是極為龐大,甚至可以插手影響唐國未來皇位的更迭。

  你告訴本寨主,可有辦法幫本寨主在唐國獲得極大的聲望......」

  婠婠手中動作一頓,驚詫,「寨主您居然對唐國也感興趣?不知您所說的極大的聲望,是有多大?」

  江大力嘴角逸出笑容,目露野心光芒緩緩道,「不說堪比本寨主在宋國的聲威,卻至少也得相差無多。」

  婠婠聞言不由輕吸一口冷氣,神色凝重道,「唐國勢力可並不小,當今皇上和三個皇子也各個都不簡單,更兼之唐國如今也並無戰事,只是和周邊諸侯國以及國內的門閥有一些小摩擦,正常人並無立功機會。

  寨主您想在唐國闖出巨大聲名,非常困難,除非......親手扶持真龍上位,獲從龍之功......」

  「這也是我的意思。」

  江大力深吸一口氣,目光明潤,抬手制止婠婠的動作,淡淡道,「我與唐國公主李香舫關係還不錯,李香舫似乎挺支持他二哥李世民,但現在李世民羽翼已豐,與那太子都有極強的皇位競爭力。

  我便算是想要助他,也不過錦上添花,可得不到什麼巨大的從龍之功。」

  婠婠眼神一閃,看了眼聽得目瞪口呆的慕容青青和王語嫣,又看向江大力道,「李世民深受慈航靜齋的擁戴支持,為人又的確有不小的能力,寨主您若是早些助他還好,現在的確已是遲了。

  不過我們陰癸派一直支持的是太子,太子身為嫡長子,在朝廷中的關係和能量也不小,若是太子登基,我陰癸派再將功勞讓於寨主您,或許的確是可達成寨主您的要求。」

  「太子不行!」

  江大力搖搖頭,淡淡道,「太子儘管目前看來,的確是厲害,但我並不看好他真能坐上皇位。」

  開玩笑。

  上一世在第三年時李世民就成功坐上了皇位,這是明擺著的事實,而且古籍中都有記載。

  江大力縱然有心想要逆轉歷史進程,卻也不願費精力又冒險。

  與其折騰,倒不如事安心選個順風車搭上,坐到站就下車拍拍屁股走人。

  「那......」

  婠婠烏黑的眼珠微轉,甜美柔聲笑道,「寨主您究竟有什麼打算?便說出來聽聽吧。若您真的有想法而又不看好太子,那我們就換人便是。」

  這一句話出,登時有將旁聽的王語嫣和慕容青青都驚住了。

  這種陰癸派內部的大事,甚至可能是陰後當初就定下的事情,一直以來努力經營的事情,現在居然能因江大力一句話就改變。

  這......婠婠還是不是太草率任性了?

  若是換了旁人,婠婠當然懶得搭理。

  但說不看好太子的是江大力,她便無比重視,說出的話也不是開玩笑。

  這非但是因為她對江大力的情感,更是因江大力一路走來從未在這種大的決策上做錯過,且對江湖格局和諸侯國的國情國勢有著獨到見解,完全不似一個尋常的山匪頭子,這才能在短短時間內擁有今天的實力和地位。

  故而,婠婠願意賭一把,輸了也無怨無悔。

  「很好!」

  江大力嘴角微翹,對婠婠的態度感到很滿意。

  當下便遣退王語嫣和慕容青青,獨留婠婠在房間內,將自己的一些想法和布局悉數告知。

  如此做法,也非是不信任王語嫣和慕容青青。

  只是這種事關皇位之爭的大事,越少人知道得越好。

  且其中有些內容也過於暗黑,江大力並不願兩個心地善良的女子為之難以釋懷。

  與婠婠商議交代完唐國方面的一些事情後,時間也幾乎到了黎明天亮。

  江大力與婠婠分別洗漱過後,用了些藥膳,小寐了片刻,隨後在王語嫣侍奉下換了身乾淨清潔的衣物,才打算去見大限將至的陰後祝玉妍一面,便要正式結束此次行程離去。

  宋、金、遼大戰的爆發所帶來的主線任務,江大力看過後,自覺暫時沒必要去參戰,準備先讓手下嘍囉和一眾高手在初步的摩擦和局部戰中磨鍊磨鍊,刷刷經驗。

  到了戰爭中尾期需要他的時候,宋國皇上自然會乖乖來請他去,而不是現在就眼巴巴趕去給人當槍使,還找不到什麼刺激。

  而在這中間的一段時間,他也有其他的事情要忙碌。

  無論是元國至尊盟那邊的會晤秀肌肉,還是拿到鑄好的神刀解決鐵膽神侯朱無視,都已是迫在眉睫需要立即去辦的事情......

  ...

  ...

  (求月票推薦票!今晚繼續月票從現在到80,晚上加更一章。嗚嗚,累也求票!)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