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5:先天罡氣,一劍隔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官御天一開口。

  霎時舞曲鼓樂聲也開始變小,一群舞女識趣退場。

  江大力停箸放下酒杯,目光淡淡轉向官御天,又看向劍尊,心裡知道這一群人恐怕也是早就私底下有所商議。

  否則同為元國霸主,就算百里去惡是個出家人不爭、邀月獨善其身不管。

  心機重重野心不小的蒼鷹堡堡主了如神以及同樣野心勃勃的劍尊,也絕對不會任由海鯊宮這麼一塊肥肉輕易落入官御天的口裡。

  他沉聲道,「既然官盟主現在開口了,本寨主也就不拐彎抹角,今日這麼多人在場,你官御天想要拿到海鯊宮,又能付出什麼?」

  官御天洒然一笑,目光熠熠而堅定,「那就要看江寨主你想要什麼了。」

  江大力目光微眯,不答反問道,「我聽聞官盟主的祖先應順天便是護國大將軍,曾於鏡映湖底打造王者棋城,並設下生死棋局,聲稱贏得生死棋局者,必可一統元國武林。」

  官御天神色一凝,奇道,「莫非江寨主你對生死棋局也感興趣?」

  「也......?」

  江大力眼角含笑,瞥了一眼一旁神色平靜的劍尊,看向官御天冷冷搖頭,「我對生死棋局並不感興趣,對你們元國武林也沒興趣,但我卻希望在元國朝廷擁有極大的聲望。

  既然官盟主昔日的祖先是護國大將軍,想必其本人當時所擁有的免死金牌以及不世功勳的證明物都是藏在那王者棋城內的。

  若是官盟主能承諾將你祖先昔日所得的功勳之物皆贈予給我,再送出神功《先天罡氣》以及《不死神功》、《威龍神掌》等諸多神功武學,本寨主讓出海鯊宮又有何妨?」

  江大力此言一出,頓時在場諸多人俱是輕吸一口冷氣,暗道這委實是太獅子大開口了。

  官御天更是眉峰隆起,神色冷了下來道,「江寨主,看你這意思,是完全沒有誠心想談的意思了?

  海鯊宮雖是珍貴,卻也還沒有資格用以交換官某一身神功。

  或者說,江湖上任何人只要能得到本盟主一身神功,將來都完全有能力一統江湖,奪得一個海鯊宮又算得了什麼?」

  官御天話語說到最後,言語中已充滿冷傲與霸氣。

  在場諸如了如神、邀月、甚至劍尊等霸主卻也都無人反駁。

  縱然有人心裡覺得不然,此時也無人表面上去反駁官御天。

  因為這麼多年來,官御天所率領的至尊盟,的確已有一統元國江湖成為武林盟主的氣勢和實力。

  便是了如神也只敢在私底下小動作,面上屈服官御天。

  如果說劍尊的強,是建立在神兵利器之鋒上。

  那麼官御天的強大,便完全是其自身的一身神功,無論是《不死神功》還是《威龍神掌》,都是名震天下的武學。

  尤其《不死神功》,堪稱練就成了一具不死之身。

  《威龍神掌》更是可打出金龍盤身的驚人掌力。

  至於《先天罡氣》.......在場眾人都是完全聽都沒聽過。

  故此聽到江大力開口這麼一提,眾人之所以也無人反駁,心裡也是都在猜忌這門《先天罡氣》又是什麼厲害的武學,官御天到底還隱藏得有多深?

  官御天此刻故作佯怒,心裡也是暗驚,疑惑這黑風寨主為什麼竟然知道他手裡居然有《先天罡氣》。

  這部天人神功,他可是從未跟人說起過這極其珍貴的底牌。

  「官盟主又何必動怒,既然是你讓本寨主開價,本寨主自然是往多了說。你不同意,倒是可以說說,究竟該如何交易?」

  江大力語氣平靜低沉笑道。

  對官御天這反應,他也早就有所預料。

  天人境的武學可不是大白菜,每一門學成後都足以稱霸江湖。

  他一開口就索要《不死神功》以及《先天罡氣》兩門天人境武學,再加上對方先祖之物,官御天當然不肯答應。

  官御天神色略緩,眸光銳利盯著江大力道,「若江寨主真有誠意,我先祖那些功勳之物,待王者棋城開啟之後就可以給你,便是《威龍神掌》這門絕學,都可以贈予寨主,寨主你覺得如何?」

  周遭人聞言,俱是感覺這交易也差不多了。

  一門天階絕學外加一些功勳之物,換取來海鯊宮在海上的勢力,這買賣,也勉強可以說算是對等。

  畢竟天階武學也是足以鎮派的武學,江湖中為數不多。

  不少跟隨而來的至尊盟玩家此時更是心情極為鬱悶。

  他們幾乎所有人都沒學過《威龍神掌》。

  即使平日裡都將之戲稱為五毛一包的「衛龍神掌」,但對天階絕學的渴望卻都是非常強烈的。

  結果現在這自家天階絕學他們都還沒學呢,盟主就要拿出來交易給黑風寨。

  從今以後,黑風寨就又多一門天階絕學。

  以黑風寨主的大氣,怕是其中一些核心成員都會有機會接觸學到,江湖上流傳的「天下武學出山寨」也愈發變得名副其實。

  日後行走江湖,至尊盟的玩家和黑風寨玩家起衝突,黑風寨玩家便打出威龍神掌教訓至尊盟玩家,那種痛苦鬱悶的感覺,想一想就很臉綠。

  唯有胖子是心裡暗喜,暗道若是寨主得到了《威龍神掌》,那他作為黑風寨駐至尊盟頭號間諜,肯定是有機會和資格學到這門天階絕學的,這可比從吝嗇的官御天這裡學到絕學的機會要大多了。

  但就在這時,江大力卻是伸出兩根指頭擺了擺,直接拒絕。

  「不夠!區區一部《威龍神掌》,完全不夠!」

  官御天臉色一沉,已是徹底不悅。

  江大力又淡淡笑道,「既然官盟主不願拿出《不死神功》以及《先天罡氣》作為交易,那麼本寨主也可退一步,聽聞你至尊盟內,還有一門傳自劍祖的武學,盟主你可願拿出?」

  「臥槽!還有?」

  「這群臭大佬,天階和天人絕學在他們手裡到底囤積了多少?」

  「至尊盟的底蘊可真是雄厚啊。黑風寨主幹脆搶了至尊盟,我立馬去加入黑風寨!」

  不少就在附近的玩家聞言都驚呆了,均道這些大佬NPC的底蘊也太強了,隨便拿出一本都是絕學神功。

  「至尊盟還有傳自劍祖的武學?」劍尊等人都是悚然一驚。

  官御天同樣瞳孔一縮,驚疑盯著江大力道,「你是說那門......你怎麼知道那門劍法的存在?」

  他說著,不由目光直接就看向了身後佇立的任千行。

  此時便是任千行都極為吃驚,沒想到這黑風寨主居然還清楚一劍隔世這門劍法的存在。

  這門劍法連他也是才剛學會沒多久,根本就沒有在江湖上正式施展過。

  「盟主,我並不知情!」

  任千行盯著官御天,緩緩搖頭,同時補充道,「但無論如何,一劍隔世不能交給他。」

  「嗯。我自有定奪。」

  官御天沉聲頷首,收回視線。

  對於任千行他當然是信任的。

  因為任千行就是他的私生子,儘管對方並不知情,剛剛他也不過是下意識的問詢反應,畢竟一劍隔世,現在也只有任千行修煉了。

  只是這門劍法他早就說過,存在極大的缺陷。

  現在江大力竟突然要這門劍法,這倒是令官御天心思活絡起來。

  一劍隔世雖然很難得,是劍祖所傳的天人境劍法,威力極其驚人,卻畢竟存在很大的缺陷。

  若是黑風寨主對這劍法感興趣並修煉了,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官御天心下立時有了決意,看向江大力輕哼笑道,「看來,江寨主在來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功課,對我們至尊盟可真是了解甚深啊,既然如此,本盟主可以答應,將那劍祖所傳的一劍隔世作為......」

  「盟主!!」

  任千行驟然站出,目光銳利看向官御天。

  「嗯?」

  官御天皺眉冷喝,「退下!本盟主自有打算。」

  任千行目光一閃,咬牙道,「盟主,一劍隔世乃劍祖所傳,無比珍貴,萬不可作為交換物資,千行斗膽請盟主收回成命。」

  「放肆!!」

  官御天身上陡然爆發出無比強橫令人窒息的氣勢,神色一厲暴喝,「還無需你代本盟主做決定,退下!!」

  若非任千行是他兒子,此刻他早就出重手教訓。

  縱然如此,在這眾目睽睽下被連番頂撞,官御天也已是暴怒。

  江大力看著這一幕,暗道這狼子野心的任千行只怕又將對官御天懷恨在心了。

  不過這也不關他的事。

  對於劍法,他其實也並不是太感興趣。

  但《一劍隔世》畢竟乃是天人級別的劍法,傳自昔日的劍祖,便是送給王語嫣學習,也能極大發揮價值。

  而且,這也是官御天最有可能讓出的一門天人級別武學。

  因為對方對這門劍法也同樣是不感冒,除此之外,再想撈到更多的好處,便不太現實了。

  「黑風寨主!」官御天看向江大力,沉聲道,「就按你說得辦,再加一部《一劍隔世》,你徹底將海鯊宮讓給本盟主。」

  江大力嘴角微翹,「很好。沒問題。」

  「看來這劍祖所傳的一劍隔世劍法,竟然是真的,沒想到,官盟主你竟隱藏得如此之深,有這等絕世劍法秘籍,卻也從不聲張。」

  這時,劍尊眼帘微嚲,語氣平緩開口說著,饒有興趣道,「正好,本尊也對這門劍法很感興趣,官盟主既然肯割愛給黑風寨主,不如就再割愛一次,也送一份給本尊如何?作為交換條件,你我之間協議第一條就此作罷。」

  「劍尊......」

  官御天皺眉詫異看向劍尊,心裡卻又感覺是在意料之中。

  身為劍尊,自然也會對劍祖的劍法感到非常有興趣的。

  但早在和劍尊私底下建立協議之前,他就沒想過要將一劍隔世曝光出來作為交易物資送給劍尊。

  畢竟以劍尊在劍道上的理解和應用,若再得到一劍隔世這種絕頂劍法,指不定或許還能消除這門劍法的隱患,勢力大進,將來便會成為他在元國的心腹大患。

  相較而言,黑風寨主的勢力忠心並不在元國,做一些這種資源交易也非常安全。

  「你們既然全都對一劍隔世這門劍法如此感興趣,那好!!」

  就在這時,任千行冷著臉橫著眉再度站出,完全不顧官御天震怒的表情,手中持劍盯著江大力和劍尊目光銳利道,「二位前輩,千行不才,學會一劍隔世沒多久,故此斗膽請求試劍。

  若是二位前輩能以同等實力,接下千行施展出的一劍隔世,千行便不再多說一句,完全認可二位前輩有資格擁有這門傳自劍祖的劍法。」

  「千行!!你太過放肆了,黑風寨主和劍尊是何等身份?豈須你的認可?」

  官御天豁地起身,面布嚴霜盯著任千行。

  任千行宛如俯首甘為孺子牛,低頭抱劍冷道,「盟主,還請我試劍,否則我心中委實不服!」

  「呵呵呵呵......年輕人,勇氣可嘉!」

  江大力神色淡然安坐在座椅上,平淡道,「既然你有此要求,那本寨主也滿足你,不過建議你還是先找劍尊出手,否則我怕你再沒有第二次的出手機會!」

  劍尊聞言皺眉,略感不悅。

  官御天卻心中一動,看向任千行,暗忖這或許也的確是一個拒絕劍尊,讓其知難而退的好機會。

  任千行的實力,在元國青年人物中,當屬絕對的頂尖,二十之齡就已是天人2境的強橫實力,直追江湖中老一輩的強者,雖然與據傳同樣二十出頭的黑風寨主還沒得比,但也是絕對的驚才艷艷,否則縱然是他的私生子,也根本當不上至尊盟的堂主。

  再加上一劍隔世的威力的確非常驚人,同等實力下,劍尊可未必就能討得了好處。

  甚至於黑風寨主,也能稍微試探試探其實力底細......

  ...

  ...

  (求月票推薦票!白天再來加更!呼呼,睡覺了。哎)

  防已恢復,未恢復的清除緩存或重加書架即可!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