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2~743:寧叫我負天下人!大力傳功(為閱享書中世界加更2/5)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嘻嘻嘻」

  「神候,我們受幫主之命前來援助於你,現在只要你一聲令下,我們就幫你出手解決黑風寨那一批異人和那位高手!把他們全都殺了。」

  兩個一蹦一跳穿著粉色童裝的女子突然出現在鐵膽神侯帳內,兩人手中都握著一個插滿鋼針的布偶以及一個撥浪鼓,笑起來天真爛漫,說出的話語卻是殺氣騰騰。

  「童皇,你們可調查清楚了,那出手之人是誰?食為仙和紙探花的實力都不弱,卻也不是那人的一合之敵,你們有自信能一舉拿下?」

  朱無視緩緩轉身,目光威嚴看向出現在帳內的兩名女子。

  「嘻嘻嘻,我們既然來了,當然便是已調查清楚了那人的具體身份。那人乃是瀛國昔日拳門正宗寺澤拳一的大徒弟拳道神,他的師弟就是之前的無神絕宮宮主絕無神。」一女道。

  「不錯,這個拳道神並不簡單,我們懷疑他已是有天人6境以上的實力,所以這次,我們天池十二煞打算一起出手。」另一女也是出言道。

  朱無視淡淡道,「你們天池十二煞自那次魔師龐斑登臨天下第一樓後,便死傷了三人,現在只餘下九人了吧。」

  童皇中的一女哼道,「即使只有九人,這江湖中也能縱橫披靡,而且當初魔師龐斑來到天下第一樓時,我們天池十二煞只有八人在樓內,被魔師宮圍攻才出現死傷。」

  另一女點頭道,「不錯,況且,江湖傳言我們天池十二煞死傷三人,但死的兩個也只是手舞足蹈兩兄弟,他們只是我們天池十二煞中實力最弱的。而傷的那人現在也已傷勢恢復。」

  幾乎在二女說完。

  唰地一下一道鬼影化作道道殘影出現在帳內,突然又隱於角落,卻是名身穿黑衣的枯瘦老者,一對眼卻細而窄,面凶光閃爍,赫然便是天池十二煞中的鬼影。

  嗖!

  又有一道紅色的巴蘭面具唰地進了帳內,一道披風身影幾乎同時進了帳內,手一抓便抓在面具上摁在臉上,披風一抖再一變,又成了另一張敖閏的藍色面具,赫然是天池十二煞中頭戴面具的戲寶。

  隨後又有陣陣衣袂破風聲依次閃身而入,分別是道士裝扮的紙探花、小二打扮的獨眼龍鐵帚仙、身受重傷不停吃肉的橫肉大漢食為仙、手搖花扇的老女人媒婆、普通夫妻摸樣的夫唱和婦隨、滿臉猙獰的大漢狗王等十人

  朱無視目露精芒一一掃過眾人,只見得這十人幾乎每一人都是身上散發出淡淡的天人氣息,各個都是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不禁暗暗心驚頷首道。

  「能得天下會雄霸器重的天池十二煞,果真是名不虛傳,即使現在只有十煞,我相信你們也能幫本王擺平黑風寨那群人。」

  「這是自然的!神候你就等我們的好消息。」

  「不!應該是神候你現在就速速三軍攻城,一舉打入明國皇城之內,也讓雄幫主放心,黑風寨這些人,就交給我們。」

  童皇二女互相對視一眼,俱是輕笑一聲,一蹦一跳搖著撥浪鼓出了營帳,其餘九煞紛紛身影一動跟上。

  「雄霸!!」

  朱無視目露沉思和忌憚。

  相較於黑風寨主,他對於雄霸的忌憚卻更強,因為黑風寨主給他的感覺只是帶來強烈威脅的勁敵,但雄霸給他的感覺卻是窒息般的強烈掌控感,這種感覺宛如一座大山壓在頭頂,並不好受,偏生目前他還只能依仗對方的勢力。

  朱無視轉身,負手緩步走出營帳,在軍營中七拐八拐,來到一處防守森嚴的封閉戰俘監牢內。

  一道陰惻惻的聲音自監牢門口低笑傳來,「神候,看來您是已經做出決定了。奴才在此已等候多時了。」

  陰暗角落裡,走出一名身材比鐵膽神侯要高大一截,兩眼大若銅鈴,臉如鐵鑄,但氣質卻異常陰柔的一名身穿紫色蟒袍的中年男人。

  男人手中抱著一把黑鞘粗長的寶劍,那寶劍縱然還未出鞘,竟就予人一種極端暴戾之感。

  朱無視寬大威嚴的面膛神色略帶感慨慚愧,道,「這次我朱無視,唯有對不起這些戰俘了,待我坐上皇位後,定會在太廟中再次祭奠他們,以告慰他們的在天之靈。」

  中年男人陰陰地笑,「能被神候您吸走所有功力,成為您爭皇登基路上的助力,這也是這些戰俘的福氣,想來他們一定不會怪神候您的。」

  朱無視虎目掃了一眼中年男人,道,「魏進忠,吸這麼多人的功力,縱然本侯一時半會兒也不好完全煉化,還是要借你手中的天怒劍一用。」

  中年男人魏進忠微微鞠躬,含笑奉上手中寶劍,道,「只希望神候事成之後,如約將《吸功大法》秘籍傳授於奴才。」

  「放心。」

  朱無視手掌接過黑鞘寶劍,虎目中陡然湧現出一股暴戾,他緩緩吐出口氣,心裡喃喃,「黑風寨主,本王此次借天怒劍逆天而行提升實力,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不是本王的人劫!」

  他眯起雙眼,邁步走向滿是戰俘的監牢內。

  頓時一聲聲憤怒咒罵、哀求的叫聲,宛如鬼哭狼嚎一般自陰暗的監牢內傳出。

  「嗬嗬嗬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若能奪得皇位,負天下人又如何?神候,你做的是對的。」魏進忠冷冷笑著聽著很快傳來的一聲聲慘叫,雙眼中也儘是貪婪。

  冰火島。

  山宛如沒有了根,浮在白雲中,火山的峰箭似變成了朦朧的深灰色。

  海闊天空之中,整個島已成了一個東面焦黑,西面冰雪的小小盆景。

  嚯

  一把斷刀破空斬風而來。

  錚錚有聲。

  迎著張無忌當頭劈來的屠龍刀。

  江大力隨手一掌打出,厚實掌緣爆發金剛氣勁,鏗鏘彈開屠龍刀,一溜火星霎時爆閃浮現又震開。

  「啊!!」

  張無忌眼見火星迎面由上而下罩至,只感受到那股氣勁便知每道火星都含有江大力威猛無儔的剛猛氣勁。

  他不敢輕進,忙提氣輕身,腳不觸地,施展《回飛術》身軀在半空一個盤旋。

  手中屠龍刀再度圈出一道弧形刀氣,強盛的九陽真氣轟地爆發,立時火星便悉數激濺開去。

  然而就在這一剎間,江大力屈指彈射,拉出長長的氣鳴,道道強橫指勁撕裂空氣而來,看到不遠處觀戰的殷素素心也跟著揪起。

  張無忌突然一聲長嘯,施展天龍七式再度借力橫飛半尺避開兩道指勁,兩腳踢擊在一株樹幹上。

  但此時另兩道指勁已快速襲來。

  張無忌忙大叫一聲,出刀橫攔。

  『鐺鐺!』

  屠龍刀被大力神指的指勁彈射得連連巨顫,險些脫手飛出。

  強烈的氣流,激盪空中。

  張無忌虎口崩裂鮮血濺開,卻是赤紅著臉悶哼一聲,踉蹌退回落地,驀地開聲吐氣,小小身軀霎時肌肉鼓脹化作一片青金之色,皮膚下鼓起如蠶豆般的肌肉,滿是腱子肉的雙臂交叉胸前。

  砰!!

  最後一道指勁襲在其交叉雙臂上,頓時將其擊得噔噔後撤,衣袖撕裂開一道孔洞,露出其中已然撕裂流血的手臂。

  「無忌!」

  早已提心弔膽的殷素素立即衝上前去,心疼看著手臂受傷流血的兒子。

  江大力卻大笑,「男子漢大丈夫,些許皮外傷勢算不得什麼,無忌徒兒,你的武學資質果然不錯,幾乎都要堪比為師的天資,除了年齡尚幼底蘊還稍顯不足,為師傳授你的這些武學你居然都已掌握得爐火純青,著實不易。」

  「多謝師父誇讚,無忌不敢與師父您的天資相提並論,無忌畢生的願望就是和師父您一樣,做一個頂天立地剛強威猛的大好男兒!」

  張無忌首先對著江大力抱拳單膝跪地大聲道,絲毫不顧手臂上流血的傷口,隨後才看向殷素素鄭重道,「娘,師父說得很對,男子漢大丈夫,這點兒皮外傷流些血都不算什麼,無忌一點都不痛!」

  「傻孩子!」殷素素又心疼又欣慰看著如此小卻就有如此豪氣堅毅性格的兒子,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本來為師還打算過一年再為你傳功助你九陽大成,但現在觀你之武學精進程度,今日便在離開之前傳功於你助你九陽大成吧。」

  江大力背負雙手踱步過去,看著臉上稚氣未脫卻神色堅毅剛強的張無忌,欣慰頷首道。

  「師父您這麼快又要走了?能帶無忌一起離開嗎?」張無忌驚道,語氣頗為不舍,一點也沒有因江大力要傳功而欣喜的意思。

  江大力搖頭,「為師在江湖中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不會久留,你的實力還太弱了,若想隨為師闖蕩江湖,還需繼續提高實力。今日,為師便決意傳功於你,這傳功有益處也有弊端,你可願接受?」

  張無忌立即道,「只要是師父您的安排,無忌都願意接受。」

  江大力目露奇芒,笑道,「好,你很好!跟我來!」

  一卷披風,江大力轉身走向後方木屋。

  殷素素看著毫不猶豫跟上去的張無忌,欲言又止,又看向張翠山,二人均內心輕嘆。

  周遭火王祖金殿等人見狀,俱是神色羨艷卻又無可奈何。

  相較於張無忌這個江大力的親傳弟子,他們這些手下就算是想接受傳功,卻也沒那等待遇資格。

  木屋內。

  江大力將傳功的利弊悉數與張無忌講述清楚,再由張無忌作詳細考慮。

  原本這等傳功之事其中利弊,他也並不打算和張無忌分說太多。

  但張無忌的武學天資的確是驚才絕艷,又對他充滿眷戀無比崇拜,令他不由動了愛財之心,這才打算詳細說清,任由張無忌作出選擇。

  利用【破境珠】內的元精強行提高一個人的功力,這對於任何江湖人而言,都是天大的好事。

  上一世的雙龍、邪王石之軒包括向雨田,莫不是因吸收了破境珠內的元精從而功力大漲。

  而江湖中許多師父將功力傳給徒弟,也是直接傳授元精進行灌頂。

  所以,其實一代邪帝謝泊研究出的利用邪帝舍利進行元精傳功之法,的確沒有毛病。

  但對於江大力這種追求完美的人而言,還是不願選擇接受他人之元精融入自身體內,最多是吸收他人的真氣功力用來煉體。

  因他隱隱一直有感覺,此舉可能會為日後晉升到更高境界留下隱患。

  魔帝向雨田後來捨棄邪帝舍利,將邪帝舍利交由給魯妙子選擇傳人,也隱隱指明了這一點。

  不過,對於此時尚且年幼的張無忌而言,這卻就是巨大的福緣好處,是能一舉從爆氣境突破到罡氣境,並可令九陽神功大成的機會。

  若沒有這次機會,張無忌也最少得修煉到十歲才可能達到那種程度,這還是身體發育足夠快的情況下。

  故此,江大力還是選擇給予機會揠苗助長一次。

  張無忌這塊璞玉,他不想浪費。

  而太久的成長時間,他也等不起。

  等到張無忌長大到十七八歲時,那還得等十幾年。

  倒不如現在就給這個徒弟一點機會搏一次。

  至於將來在更高境界可能會存在的隱患,就留待屆時再說了。

  畢竟若沒有他橫插一手培養,張無忌也不可能幼年就得到九陽神功等神功修煉,到二十多歲都未必能有這一世七八歲強。

  聽完江大力細說的利害關係,張無忌還是選擇接受傳功。

  江大力當即也不遲疑,抽出背後大力火麟刀,以吸功大法催發吸出破境珠內的元精,化作一股股無比精純的力量,打入張無忌的身體中,為其打通任督二脈,開奇經八脈。

  一直到破境珠內的元精消耗了足足三成,張無忌全身經脈已然盡開,體內發出微僅可察的異響,那是凝聚功力時真氣在經脈流動的聲音,如今他氣貫全身,使得這股沛然氣勁產生迴響在房間內。

  九陽神功自行運轉下,散發出熾烈陽剛的氣息,轉瞬匯聚成流,振盪鼓動於經脈之間,張無忌頓時面龐散發赤紅之色,豆大的汗珠自面龐額頭滾滾淌落,體內抑制不住的真氣開始外泄。

  九陽神功,已到了最後的突破關頭。

  「好!!」

  江大力雙目熠熠大喝,起身雙臂一震,金黃氣浪爆涌。

  鐺!!

  厚重肅穆的金鐘氣罩霎時爆響浮現而出,直接就將二人全都罩入了進去。

  甚至開始極速旋轉中,迅速緊緊收縮。

  鐺鐺鐺

  一道道氣勁爆震的聲響,在金鐘氣罩內部衝擊迴蕩。

  張無忌的九陽真氣外泄肆意四處沖騰,卻又被江大力構築的金鐘氣罩死死束縛在一個極小空間內,根本無法走脫,最終又形成回流躥入張無忌的體內,助力張無忌沖開最後的百竅。

  此等一幕,卻就是江大力早有奇想設計出的突破九陽神功大成之境的方式。

  古籍中記載,張無忌是依靠說不得大師那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的乾坤一氣袋之封鎖,最終才衝破九陽神功最後一重關卡。

  若沒有乾坤一氣袋,最終張無忌的下場,就是與當初的覺遠和尚一樣,九陽真氣外泄最終死亡。

  而江大力自覺自己的金鐘氣罩,可比乾坤一氣袋還要結實牢靠得多,完全足夠罩住張無忌助張無忌沖關。

  在離開冰火島去往明國之前,助張無忌突破到罡氣境,九陽神功大成,乃是他最後給張無忌的一些幫助,也算是回報當初弱小之時依靠九陽神功發跡的些許彌補。

  至於將來張無忌能否依靠自身驚艷的天資,走得更強更遠,那就完全看張無忌個人自己的發展了

  (求月票推薦票!呼,忙到現在還沒吃飯!寫出來去吃飯,求月底月票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