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815:劍宗之子!義父您要小心啊!(為月票加更22)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眾人移目去關注的奇偉男子。

  但見那男子貌似中年,高大健壯,面容倨傲冷酷,眉若長劍凌厲,神色含煞。

  任何人與之對視都有種被鋒銳長劍一劍刺中一般悸動難受。

  故此在場之人竟是連強如武尊畢玄都不願與之對視。

  此時見所有人目光都移來落在他的身上,男子仿似內心極其滿意般冷傲一笑,先是淡淡瞥了眼三光惡婆,旋即看向參謀官道,「你這小官所說的其實也沒錯,如今是宋、金、遼三國大戰,此乃國家大事,與之相較,個人榮辱又算得了什麼?

  況且那黑風寨主本也就不是什么正義之士,跟這種山匪頭子又有什麼江湖道義可講?

  我等縱然是手段卑劣了些拿下他的朋友要挾他,這也算不得什麼,凡事當以國事為重,大局為上,為此即便不擇手段,也是可以諒解的。」

  此人言出,頓時在場眾人俱是跟著頷首。

  那先前幾個懾於三光惡婆威勢沒有出聲的天人高手此時也紛紛出言附和。

  三光惡婆重重冷哼一聲,枯瘦手掌中杵著的紫金藤拐杖猛往地上一鐸道,「老太婆雖在江湖上聲名不好,卻也不會做欺軟怕硬欺凌婦孺之事,此事既然這位劍宗大人有不同意見,那便由你們贊同之人去做好了。」

  「嗯!?」

  被稱作劍宗大人的奇偉男子頓時眼中陡現駭人煞光,單臂一揮,頓時劍光霍霍,掌影如山,閃瞬劍氣般到了那惡婆身前。

  惡婆勃然大怒厲嘯一聲,運氣呵出一口罡氣,頓時吹在手中拐杖頂端的一塊奇特的金石之上。

  唰地一道詭異的白芒混合罡氣暴漲卷出,與那劍氣掌勁對沖一起。

  蓬!!

  一股熱浪狂風長桌上傳盪開,梨木桌面竟陡然腐蝕出一大塊凹坑,更被劍氣撕裂開道道痕跡。

  三光惡婆突然慘哼一聲,被緊隨劍氣後的一道掌勁襲中,頓時面色漲紅身軀向後仰倒,口角溢血。

  「不自量力!」

  奇偉男子冷笑一聲,眼中殺光陡熾,彈指間又電射擊出一道凌厲劍氣。

  就在此時坐於右手的一名渾身卻散發著邪異莫名懾人氣勢的中年男人微微皺眉,突然一拳打出。

  這一拳出,全不帶起半點拳風氣勁呼嘯,但瞬間四周空間卻灼熱沸騰,有如抽乾四周空氣,周遭之人頓時仿若身陷乾旱的沙漠。

  蓬!

  拳勁霎時就將那凌厲劍氣擊潰,搭救三光惡婆一命。

  「畢玄!」

  那出手的奇偉男子斷然冷哼,目光不悅冰寒掃向對面古銅色的皮膚閃爍著眩目光澤的武尊畢玄。

  但見這位聘請而來的大名鼎鼎的武尊雄偉的身軀仿佛充滿洶湧的力量,披在身上的野麻外袍此刻隨風拂揚,手掌寬厚闊大,烏黑的頭髮直往後結成髮髻。

  他俊偉古俏的容顏有如青銅鑄出來般無半點瑕疵,高挺筆直的鼻粱上嵌著一對充滿妖異魅力、冷峻而又神采飛揚的眼睛,眼神中卻不會透露絲毫情緒的變化和感受,使人感到他仿佛隨時可動手把任何人或物毀去,事後不會有絲毫內疚。

  此刻面對人人都懼的劍宗大人物,這武尊畢玄似也絲毫不懼,眼神嚴峻深遂,精芒電閃,嘴角飄出一絲冷酷的笑意,以金國語言淡淡道,「破軍兄又何必動怒?眼下我們是要共同商議對付宋國與黑風寨主之事,既是商議,自會有所分歧。

  惡婆固然言語過激了些,我們卻也不可隨意就互相攻伐,否則豈非叫敵人看了笑話?」

  「不錯。」

  一旁坐在畢玄下手的一名青衣文士附和道,「破軍兄是劍宗來的大人物,又何必跟惡婆計較?我同樣贊同破軍兄的提議方案,不若這種小事就由小弟我代勞而為?」

  說話之人碩長高瘦,表面看上去是一派文質彬彬,舉止文雅的模樣,白皙清瘦的臉上掛著微笑,不知情的人只怕會將他當作一個文弱的中年書生。

  然而只要看清他濃密的眉毛下那對眸珠帶一圈紫芒的詭異雙眼,便可發覺內中透出邪惡和殘酷的凌厲光芒。

  此人赫然正是魔門滅情道鼎鼎大名的天君席應,在眾人當中實力亦是屬於中上之流,但此時言語之間,卻也對那劍宗破軍恭謹有加。

  有這二人帶頭說話,其他諸如白駝山之主歐陽烈、無名島主吳明等人,也紛紛出口附和打圓場,緩和氣氛,並不想因一時言語之爭而失去三光惡婆這麼一個有力的助力。

  不過另一方面,眾人卻也是隱隱形成聯合之勢,抗衡過於強勢的破軍。

  「既然諸位都覺得我的提議很好,那麼這點兒小事,便交由席應你親自負責去處理吧?可還有人願意輔佐席應出手?」

  破軍冷哼一聲,目光掃了眼三光惡婆,旋即面露傲色直接吩咐道。

  這等越俎代庖之態,自是又引得在場之人不少心裡不悅。

  但這些人各個也都是老奸巨猾之輩,無人當面表現出來,那小老頭吳明更是笑呵呵主動請纓,「小老兒手裡現在就控制著一個黑風寨主的朋友陸小鳳,這等拿人之事,小老兒頗為擅長,願出手助天君拿人,只不過此事還須得有個章程計劃。

  另外,在此期間,為我等安全考慮,若是那黑風寨主有所異動,希望破軍大人,最好也要在關鍵時刻出手牽制住那黑風寨主,避免他破壞了我等好事。」

  破軍下巴微揚冷道,「這是自然,不過那黑風寨主畢竟殺了絕無神,即使他是聯合一些高手一起出手,卻的確有幾把刷子,你們這邊不是說還有幾個神武國請來的高手,都是什麼人?讓他們都出來見我。」

  說到最後一句話時,破軍眼神冷冷看向了參謀官。

  周圍眾人聞言俱是心裡冷哼,聽出了破軍話里話外的意思,這意思分明就是說在場眾人雖多,但卻還不配成為他的幫手一起對付黑風寨主。

  這等臭屁姿態,自是沒人喜歡。

  你破軍既然這麼厲害,那乾脆不要幫手去對付黑風寨主得了。

  結果這是又怕又要裝,還順帶踩眾人一腳。

  若非現在眾人是利益共同體,而破軍的實力也的確是眾人中最強的,需要利用來對付黑風寨主,此時早便有人要拂袖而去。

  破軍雖然狂妄,卻並不傻,此次之所以樂意應邀攙和到對付黑風寨主的圍剿行動中,也是懷疑黑風寨主得到了絕無神的殺拳拳譜,其中那殺破狼一式,乃是殺拳之精髓,他必得之。

  但可惜絕無神已經死了,殺拳疑似落入了黑風寨主手中。

  除此之外,黑風寨主那一身所學武學中,如金剛不壞神功等等,他也是頗有興趣,自然也就處心積慮想要拿下黑風寨主,得到諸多神功秘籍。

  然而黑風寨主的實力也的確非常驚人。

  破軍固然自傲狂妄,卻也知曉,以他的實力想要獨自拿下黑風寨主無異於痴人說夢,還是必須有幾個厲害的幫手才行。

  被破軍盯著的參謀官緊張道,「破軍大人稍安勿躁,我們請來的那兩位高手都還在趕來途中,現在他們還未至。」

  破軍登時目露不悅冷喝,「竟然還有人比我架子還大?他們兩個是誰?」

  參謀官立時戰戰兢兢回應,「破軍大人,根據保密計劃,暫時還不能透露他們的身份。您您」

  「哼!」

  破軍豁地起身,冷道,「放心吧,我不會為難你,不過那兩人既是讓我破軍久等,若是來了後我發現不是什麼厲害人物,我就要他們,還有你們,好看!」

  話罷,破軍腳步一動,身化一道無匹劍光瞬間洞穿帳篷離去。

  「咔嚓」!

  自他走後,其坐的椅子頓時被一股劍氣擊碎得四分五裂。

  眾人見狀均是面色各異,知道這破軍狂傲異常,此舉乃是告知眾人,即使他走了,也沒有人有資格再坐他的椅子。

  這等好勝心之強,為人之狂妄,簡直無人能出其右。

  不過以其天人9境的實力,縱然只是藉助金、遼兩國之龍氣渡劫晉升沒多久,卻也的確冠絕所有人,其劍宗宗主劍慧之子的身份,那就更是令人忌憚萬分。

  一天之後。

  龍幫駐地的內務堂中,江大力在此召見義子了如神,通過其蒼鷹堡的情報系統,以及其曾身為天機門弟子料事如神的本事,輔佐他分析戰時情報,進行備戰。

  儘管黑風寨如今的情報系統已經很完善,曼陀山莊在陰癸派的輔助下也早已漸漸發展起來,上有李青蘿主持大局,中有八面來風的高老大長袖善舞,下有散布江湖唐、宋、元、明、大理等五國的線人據點,可謂是構成了一個龐大的情報王國。

  但涉及到金、遼兩國此次秘密集結的諸多高手的具體名單,縱然是以黑風寨外加宋國官府的情報體系,卻也沒能調查清楚。

  甚至江大力曾親自在江湖論壇上盯了許久,卻也只得到了部分威脅並不算太大的高手名單。

  這樣的情報,他並不滿意。

  所以早便在曾經離開鑄劍堡後沒多久,便差遣精於算計收集情報的了如神去辦妥此事。

  現在時隔多日,了如神已是掌握了一些具體的消息。

  「稟義父,根據孩兒歷經千辛萬苦甚至不惜折損陽壽施展宗門秘技結合星象卦算」

  「噼啪!」

  江大力右手手掌捏成碩大的拳頭,骨節嘎嘣響,目光虎視眈眈盯著半跪在地的了如神。

  了如神面容一肅,迅速直截了當道,「現在金、遼兩國可能已經聚集有超過20位天人高手,其中屬於他們兩國本土的天人高手總計不超過15人,以那昔日五絕歐陽峰的後代歐陽烈以及百歲老人三光惡婆實力為最,應當都是天人4境乃至5境的高手。

  其次便是遼國蕭氏家族的頂尖高手。

  蕭氏乃是遼國貴族大族,族人向來天生神力,天賦異稟,義父您的兄弟,也就是孩兒的叔父蕭大俠,便是這蕭氏的後代。

  如今蕭氏一族中頂尖的高手便是其族長蕭戰,有著天人3境的實力,也許他也會為國出戰。

  最後還有超過五位從外聘請來的他國高手,其中就有突厥將軍武尊畢玄、西域滅情道天君席應、無名島島主小老頭吳明等蹬,其中有一人尤其需要注意。」

  江大力眼皮微抬,「誰?」

  了如神輕吸口氣道,「神武國劍宗宗主劍慧之子!」

  江大力眉頭微皺,「原來是他破軍。」

  了如神繼續補充,「據說金、遼兩國還從神武國請動了兩位神秘高手前來對付義父您,但至今那兩位高手都從未出現過,所以孩兒至今也難以調查到他們的訊息。」

  說著,了如神神色誠摯而動容道,「義父,如此多高手欲對付您,您可千萬要小心啊,若有用得著孩兒的地方,孩兒定當為您分憂,萬死不辭!」

  「好哇!」

  江大力咧嘴一笑,「既然如此,那你就去給我解決破軍吧。」

  了如神麵皮一僵,頓時緩緩抬頭看向江大力,勉強擠出笑容,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嘴巴子,賠笑道,「義父,我這,孩兒雖是願為義父赴湯蹈火,但這白白送死」

  「好了。」

  江大力冷哼,粗大手指敲擊著椅子扶手,眸光湛湛閃動不怒自威道,「你現在給老子算一算,他們打算怎麼對付你老子,算得准了有賞,算得不准,他們幹掉你老子之前,你這老小子肯定會死在老子前面!」

  了如神臉上勉強的笑容頓時笑得齜出牙齒,心裡全是苦水,很想學那些異人大喊一聲儘管聽不懂卻也覺得很應景的「臥槽」。

  他雖然是天機門出身不錯,是號稱料事如神也沒毛病。

  可就這樣憑空掐算出敵方的戰略計劃,這未免也太

  儘管早就通過異人弄清楚了自己這位義父的喜惡習性,知曉其最喜強人所難,可這也未免太強人所難了吧

  (求月票!今天章節寫得不短了。大家月底月票給我!謝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