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1:大力火麟刀——融神一擊!(求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怪笑聲中,逍遙王右手撮指成刀,循著玄異的路線宛如靈蛇竄動般穿來,直取江大力眉心。

  在這極短暫的距離內,逍遙王的手法變化萬千,每一剎那都無不在做著精妙微奇的變化,充滿迷惑人心的魔幻力量。

  然而江大力卻在那瞬間閉上依舊灼痛的雙目,不驚反喜的梟笑一聲,雙臂一展,背後披風嘩地一下爆起宛如烏雲般的黑影。

  黑影當中,他的雙掌霎時幻化出漫天指影,突然一指勁力灌注食指,橫在眉心之前,另一掌則似海底撈月般滑出,當空虛按一掌。

  這電光火石間的應對,並未超出逍遙王的預料。

  蓬!

  指風交接,空氣炸開。

  逍遙王非但沒給震退,反被一股詭異力道拉扯得向前跨躍一步。

  原來是江大力指尖那股看似強猛的勁氣,在閃電般交接時忽然又化成陰柔之勁的拉扯勁道。

  如此詭異的變化,赫然是憑藉不死印法將逍遙王的力量『借去』部分,由生化死,又由死轉生,兩次轉換過後,返還給對方。

  這種與張三丰的太極拳頗有些異曲同工之妙的詭異借力打力招式,頓時又令逍遙王的節奏被打亂。

  然而其身形卻是鬼魅般往前一鑽,竟把江力展開的黑色披風悉數震碎,往四方八面激射。

  逍遙王一聲厲叱,撞入屑布碎片中,閃電般避開江大力左手掌勁,一掌快逾電花火石印在江大力的肋下。

  「鎖!!」

  鐺!!!

  江大力身軀一震,便只覺體內那原先入侵的十道羅網再度收束一緊。

  與此同時眉心祖竅一震,逍遙王那鬼神莫測的陰陽二神侵入而來,爆發出一股令他處於強神狀態下都心神顫慄的神意壓制。

  攝心羅網徹底爆發,逍遙王雙目刺出銳利光華大笑,「三花鎖命!」

  江大力滿布金色的臉色驟然一暗,渾身使不完的力氣居然都在此刻宛如落到了空處,渾身空蕩蕩使不上力,仿佛一塊鋼鐵被扔進了層層棉花當中,百鍊鋼也要化作繞指柔。

  顯現在外界諸多黑風寨玩家的眼前,便是高速移動交戰當中的雙方,突然隨著逍遙王一掌蓋在江大力身上的剎那陷入靜止狀態,三人身上詭異地冒出了兩道光華仿佛兩根繩索般纏繞在一起。

  江大力身上散發金光閃爍,逍遙王身上則散發出淡紫色的光華閃爍。

  那淡紫色的光華宛如一道匹練繩索般纏繞在江大力身上,便是連其眉心位置,也有一道淡紫色如繩索般的神意力量,深入江大力眉心祖竅當中,形成精、氣、神三個方面的束縛封鎖。

  一時間二人便如此僵持住,江大力頭頂血條開始以緩慢卻極其穩定心驚的速度,開始削減,而逍遙王頭頂的血條卻詭異的開始上升,迅速恢復。

  如此一幕,看得諸多黑風寨玩家大驚失色,均是焦急驚恐起來。

  「哈哈哈哈——黑風寨主!你將成為我逍遙王座下最強的戰俘!!」

  逍遙王猖狂大笑,白髮飛舞間渾身衣袍如風帆鼓脹而起,雙目刺出更銳目的光華探出更強的神意,直逼向江大力眉心。

  然而就在此時,江大力體內丹田驟然爆發出一股吸力。

  這股吸力在逍遙王如羅網般的逍遙真勁束縛壓制下極其微弱,卻格外堅定的壯大,驟然爆發出紫光,自江大力雄壯至極的周身毛孔散發,宛如一個個細小的吸口般,首當其衝吸向逍遙王貼在其肋下的手掌。

  嗖嗖嗖!——

  漫天飛雨連同地上水窪中的泥水都被吸得翻騰斜飛而起,卷向江大力。

  「唔!!!」

  逍遙王雙目怒瞪,麵皮肌肉抽搐,渾身衣物也被吸攝力吸得開始有違常理的衣角向江大力傾斜,然而其體內真氣卻穩固如磐石在經脈中緩緩運轉,毛孔緊閉,難以溢出一絲一毫。

  ...

  此時此刻,江大力祖竅之內的心靈世界中,已呈現另一幅光景。

  逍遙王那由陰陽二神凝聚所化的力量宛如一片滾滾不盡的濃密烏雲,像從那無底深淵裡湧出來的黑霧,充斥覆蓋在他的祖竅之內,將他的陰陽二神封鎖壓制。

  江大力的陰陽二神力量,此時就好似烏雲覆蓋中的一輪明月,被濃黑堅韌的雲切斷大部分光線,僅在邊端及罅隙中僅存的幾分月華般的光彩,不斷與對方愈發強盛的陰陽二神力量抗衡交鋒,碰撞出兇猛的精神衝擊波。

  這種精神層面的交鋒,尤為兇險,比之任何招式的比拼和身體的碰撞更為激烈,外人觀察也根本難以知曉其中厲害。

  若非江大力的陰陽二神乃是渡過了天地劫難所形成的天雷地火陰陽二神,此時此刻已是被逍遙王更為強橫的陰陽二神乾脆利落的擊敗。

  天人境兩個小境界上的差距,往往可能就是壓倒性的優勢。

  然而正因為天雷地火陰陽二神的堅韌以及強悍,致使江大力支撐到了此時。

  可若是當他那宛如月華般的陰陽二神徹底被逍遙王宛如烏雲般的陰陽二神所壓制,到根本看不見任何一點光亮之時,便是他落敗的時刻,屆時精神受創所造成的一系列連鎖反應,將使得身體內的戰場更為迅猛的落敗,成為如四名轎夫一般被逍遙王所控制的傀儡。

  「呵呵呵——黑風寨主,我早就說過,你的吸功對我是沒用的!你就認命吧!」

  逍遙王雙目瞳孔一會兒放大一會兒收縮,強行收束穩住體內的真氣放置外泄造成三花失衡,眼神閃動以強悍的神意播散心跡,面帶連連冷笑,陰陽二神以更強勢的姿態,化作精神風暴沖襲在江大力祖竅之內。

  江大力彷如尤若未覺,任由逍遙王如跗骨之蛆般黏在身上,突然嘴角勾勒出一抹冷酷弧度。

  逍遙王目光一凝,陡然察覺不妙。

  然而更強猛的精神力量已毫無保留的沖入了江大力的眉心祖竅之內,登時間在江大力的祖竅心靈世界中,逍遙王的陰陽二神力量所化烏雲像爆炸似的迅猛擴展,重重疊疊擠擠撞撞地上下翻滾著,好似一個猙獰的魔鬼,要把一切都吞掉。

  剎時間,只見江大力的心靈世界中天地色變,代表陰陽二神的月華光亮一片黯淡,使得他的身軀也瞬間退出了金鐘不壞身的狀態,周身金芒在諸多山寨玩家的驚呼聲中驟然黯淡下來。

  逍遙王還來不及驚疑欣喜,猛地,江大力的心靈世界當中,不知從哪裡閃出了一道耀眼的赤芒,像把尖刀似地將密密麻麻的烏雲劈開了,直向其烏雲籠蓋中的陰陽二神扎去。

  咔嚓!!

  一聲震天撼地的巨響,在空中炸開,幻化成一頭火麒麟般氣焰滔天的模樣,又在瞬間構成一把暗紅色刀鋒張揚霸道的火紅大刀影子,飛馳而來!

  大力火麟刀特效——1級融神!

  「什麼!!」

  逍遙王大驚失色幾乎魂飛魄散。

  嗡!!!

  雨幕被赤紅炙熱刀氣破開,驚人凌厲的刀意突然逍遙王身後的雨幕中爆發,江大力唰地一下睜開雙眼,目如電炬,熠熠厲芒,似要洞徹人的肺腑。

  逍遙王周身紫芒劇閃,方想強行掙脫後撤,然而此時他的三花鎖住江大力的身軀,便如深入翁中,想要脫身也不是閃瞬間就能辦到之事。

  便是如此一個耽擱之間。

  「嗤!!!」

  逍遙王雙目圓瞪、身軀巨顫,一抹如岩漿般赤紅冒著滾滾熱氣的刀鋒陡然自其前胸透出,直接嗤地一下狠狠扎在江大力的胸上,剖開江大力堪比岩石般堅硬的肌肉,直接咔地一下頂在胸骨之上,灼痛感瞬間伴隨無比強烈的邪惡刀意傾襲而來。

  頓時間,二人齊齊遭受刀意衝擊渾身如置身岩漿般炙熱,心神更是有种放置在火焰上炙烤的痛苦。

  「哇!!」

  逍遙王吐出一口帶著熱氣的鮮血,頭頂冒出一個「-31788!」的傷害,血條霎時跌落一大截,到了四成以下。

  江大力厲喝一聲,突然一把抓住赤紅高溫的刀鋒猛然拔開向下一壓。

  咔!!

  逍遙王慘叫,刀鋒自胸口幾乎剖到腹部,他立即雙手化爪怒抓在刀鋒之上,陰陽二神驟然掠出毫無保留衝擊向江大力。

  「死!!」

  江大力怒喝,祖竅內的陰陽二神同時衝出,絲毫不懼撞向逍遙王的陰陽二神。

  二人齊齊腦海轟鳴巨震,七竅流血。

  但在瞬間江大力強行憑藉戰意振奮精神,雄壯身軀猛衝而出,硬撞入逍遙王懷裡,雙掌交互拍出,倏忽間便在逍遙王身上拍出十多掌,每一掌都爆發出沛然驚人的巨力。

  嘭嘭嘭嘭——

  逍遙王身軀如糟糠般瘋狂巨顫,卻在大力火麟刀的通靈刀氣下竟不遠跌,只是不住跳動,眼耳口鼻胸口腹部鮮血激濺,頭頂血條宛如暴血般瘋狂下跌。

  呼!!

  最後一記碩大充滿青筋的拳頭狠狠打出。

  「蓬!!!!」

  逍遙王胸口上的大力火麟刀直接震飛,身軀如炮彈般轟地飛出,撞破雨幕狠狠撞在山體岩壁上,咔地一下爆炸開大片血霧,頭頂血條瞬間清零,全身骨骼盡碎,仰天滑到委頓在地。

  呼隆隆!呼隆隆!雷聲伴和著雨聲,天地在唰唰唰落下的暴雨中混混沌沌一片。

  烏雲在江大力頭頂激盪地翻湧著,沉悶的雷聲在遠處天邊滾動,犀利的閃電撕裂著蒼穹灰黑色的胸膛,暴雨泄憤般地傾瀉而下,澆淋在江大力的臉上、身上,沖刷在逍遙王的臉上、身上,衝擊在周遭所有觀戰之人震驚的臉上、身上......久久不曾平息.......

  逍遙王!

  閃電般出山!

  閃電般落敗!

  閃電般死亡!

  整個山寨,除了風雨雷聲,除了江大力漸漸恢復平穩的喘息聲,似都已再無其他聲音。

  連逍遙王都無法殺死的黑風寨主還站著,連風雨雷都無法壓過的喘息聲,猶如是一個巨人站在山巔上呼吸著。

  嗒——

  嗒——

  江大力踩踏著破破爛爛的鞋子,縱身飛躍上山岩,低頭看了眼不敢置信般怒瞪著雙目仰望天穹的逍遙王,又看了看胸口為大力火麟刀撕裂的猙獰傷口,劇痛之感,讓他咧嘴哈哈一笑,這種久違的酣戰與受傷,才是江湖男兒舍酒之外,該享受的痛快過程。

  他昂起粗壯的頸項,抬頭極目遠眺。

  但見雨幕籠罩中的黑風寨宛如淹沒在了水中,雨水滔滔,山寨下的河流水漲潮高,滾滾浪花宛如一條地龍般洶湧騰動,巨龍騰飛之勢,試問何人能阻?

  ...

  ...

  ...

  (求月票!晚上還有加更!)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