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1:悲痛莫名!天神般的人物到來!(求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咻咻咻

  三團氣勁自雄霸手中電射掠出的剎那,瞬間擊中三條衝殺到步驚雲身前的身影身上。

  連絲毫反抗的力量都沒有,三道人影瞬間化作白光消失。

  然而就在這同時,更多身影厲喝著自樹林各個角落撲出,卻不再是殺向步驚雲,而是悉數撲殺向雄霸,手中刀、劍、短槍等等,盡皆發出,從各個角度直襲雄霸,顯然都是早擬下策略,在此時伺隙出手。

  山搖地動和眾里尋他搶其雄霸左右後側,風影以及小刀封其上空,迅雷小賤和飛鳥游魚作正面攻擊,務求一舉擊中雄霸,另還有詭異笛聲突然自樹林中傳出,在場內響起,無差別的音律攻勢直接將步驚雲也囊括在攻勢範圍之內。

  桃花島碧海潮生曲!

  如此多且密集的攻勢,便是李家與雲家兩大世家想要營造出的以多欺少的優勢,以步驚雲作為對雄霸形成掣肘的法寶,令雄霸不得不分心照顧步驚雲的周全,從而無法完全發揮實力應付諸人。

  這個圍攻的計劃,不得不說算是可圈可點。

  但可惜,玩家們對于歸真境的強者還是太過小覷無知了。

  在碧海潮生曲的詭異笛音方才響起之時,諸多天下會成員俱是痛苦得就要抱起腦袋,便是由始至終都顯得很平靜仿佛置身事外的步驚雲都皺起眉頭。

  然而雄霸卻在此時發出一聲宛如九霄龍吟的低沉冷哼,聲音蘊含極其強橫猛烈的精神威壓,頓時蓋過碧海潮生曲的詭異笛音,令在場所有天下會成員包括步驚雲全都只覺壓力一輕。

  首當其衝的撲殺向雄霸的山搖地動、傷心小刀等玩家更是只覺腦海嗡鳴,心神仿佛遭遇重錘狠狠轟擊了一下,撲殺而去的動作都不由一僵,宛如折翅鳥兒般紛紛向地面跌落。

  在此時,唯有傷心小刀厲喝一聲,雙目剎那陷入迷茫純粹的漆黑之色,在忘我狀態下強行擺脫心神震懾,手中彎刀唰地一下宛如一輪寒月般飛掠而出,劃出一個寒亮的圓弧,直奔雄霸的脖頸。

  呼呼呼

  刀一出,強勁得令人呼吸立止、皮膚割痛的千百個刀氣氣旋隨著彎刀旋轉誕生,迎頭撲至雄霸面前。

  雄霸背負在背後的雙手動也不動,渾身卻爆發出一股沛然兇悍的氣勁,衣袍沸沸振動之間氣勁碰撞在彎刀之上。

  鏗噗噗!!

  道道氣旋崩潰,彎刀更是鏗鏘一聲居然直接當空炸成了數截爆散開,洞穿山搖地洞、風影、眾里尋他等人的身軀,霎時又是道道白光消失。

  雄霸龍驤虎步,一步踏出標前,寬大手掌倏爾一掌落下。

  在所有人的視線中只看到其身影一晃變得模糊。

  殺氣忽起。

  傷心小刀立時生出感應,但已來不及反應。

  「啪!」

  手掌拍在腦袋的聲音響起,瘮人的頭骨爆裂的聲音頓時炸開,傷心小刀的身影眨眼化成白光消失。

  快!

  委實太快了!

  從一群玩家顯現出身影刺殺而來,到所有人全在雄霸手下毫無反抗之力的被掃清滅殺,快得就好像是秋風掃落葉般乾脆利落。

  甚至由始至終,沒有一人的攻勢挨到過雄霸的衣角,更別提傷到雄霸。

  巨大的差距,讓此時在場的一些天下會內的玩家都看得心臟狂跳。

  然而就在傷心小刀的身影剛剛化作一道白光消失的剎那,一堆雜物伴隨七八顆黑黢黢的物什突然跌落在地。

  「霹靂火!」

  雄霸眼瞳驟然一縮,發出一聲滿含深厚內力的怒喝,震得砂石飛揚,突然一拳對著地面打出。

  轟!

  登時無比冰寒的冰霜氣勁猶若暴風雪般狂涌紛飛,凍結向剛剛落地的一堆雜物,好似怒放著累累銀花。

  天霜拳傲雪凌霜!

  咔咔咔

  無數玲瓏剔透的冰粒霎時堆積,閃閃發光,刺得人眼直發痛。

  然而「轟隆」一聲,震得周遭所有人心臟仿佛要爆開的炸響兇猛爆發,毀滅性的火焰居然從冰塊中誕生,炸得冰渣子宛如暗器般爆散八方。

  地面瞬間出現了一個冒著裊裊寒氣與熱煙的焦黑大坑。

  雄霸身影已如旋風般掀開慌亂的人群。

  手掌五指箕張,直接抓向人群中一動不動的步驚雲。

  但就在此刻,始終未動的步驚雲突然動了,他小小的身影只是往慌亂人群中一縮,瞬間就藉助他人高大的身軀消失在了雄霸的眼前。

  「混帳!全都給老夫站住別動!」

  雄霸心中一緊怒喝。

  就在這時,一條人影突然自混亂人群中暴躥而出,渾身散發著驚人的威懾力,手中長劍更是如道道怪蛇般倏爾化作道道似緩實快的妖異劍光,罩定雄霸周身。

  奪命十三劍!!

  充滿死寂絕望的一劍!

  這一劍所爆發出的死寂劍意,甚至已達到能撼動天人境的地步。

  出劍之人便是嫁衣神功已散功九次後功力大成的聽水!

  「找死!」

  雄霸雙目散發無比凜然光芒,右手一抖,衣袖筆挺飛起,刺繡有金龍的飛袖勁力灌注之下,袖管啪地一下仿佛扯滿了風的大帆,呼呼作響,堅逾鋼鐵,精準無誤將道道怪蛇般的劍氣掃清,擋住長劍一卷。

  刺啦咔嚓!!

  登時,聽水悶哼一聲,持劍的手臂伴隨手中不肯放鬆的長劍一起被扭成了麻花狀,鮮血自皮脂下迅速浮現冒出。

  一股氣勁更是兇狠躥入體內,狂猛的螺旋勁道,吹得他衣衫卷拂,黑髮飛揚。

  蓬!!

  聽水只覺體內經脈脹痛,氣血如瀑布般瘋狂跌落,在玩家中足可稱得上前三的厚實血條剎那見底。

  「嗯?」

  雄霸眼神意外瞧了眼這承受他一記真氣居然還未死的異人,衣袖下的右手突成鳳頭之形,便要點出。

  就在此時,一股莫名悲傷的劍意伴隨微不可察的內勁自一顆小小石子電射而來,瞬間擊在聽水背後大穴,透體脈而入,直傳上左手。

  「呀!」

  聽水雙眼漆黑,進入純粹的唯我心境,大叫一聲,左手駢指成劍突然點出,強烈的悲慟之意霎時隨著體內爆發而出的劍氣,與雄霸微微色變的右手手指對擊一起。

  嘭!!

  氣勁暴開。

  雄霸體外的護體真氣微微蕩漾,頭頂冒出了一個小小的「-1」傷害,長得令人驚悚的血條顯現而出,卻是僅有七成五左右。

  「他受了傷,很輕的傷剛剛那是」

  聽水目光牢牢鎖定雄霸頭頂冒出的血條,身影唰地化作一道白光消失不見。

  「是誰!?」

  雄霸冷喝,雄偉如山的身影衣衫霍霍,忽地放緩下來,似要定在半空般轉身俯首看向一個方位,而後皺眉思索,在道道動也不敢動的人群中,雙足緩緩著地。

  到了他這個這個級數的高手,都已自然生出護體真氣,一群螻蟻般的異人想要傷到他,可謂痴人說夢。

  然而就在剛剛,明顯有高人暗中助異人,才令他氣血翻騰,三花被撼動。

  對方能撼動他的三花,必然也是同境界的高手,完全可以做得更好,卻顯然有所留手,不願暴露出全部實力和特徵。

  即使如此,在隔空傳功勁力大打折扣的情況下,竟依然撼動他體內三花實力非同凡響。

  雄霸生性多疑,此時內心已生出深深忌憚與猜疑,目光如電般迅速鎖定另一側已跑到玉濃身旁的步驚雲。

  見其尚且還在附近,心裡鬆了口氣,但臉上繃緊的肌肉依舊沒肯鬆懈下來,那股不容侵犯的幫主威嚴也依舊如虎威般震懾八方。

  他明白,那神秘強者並不願與他正面衝突,出手可能是試探,可能也是警告。

  「藏頭藏尾的鼠輩,不足掛齒!稍後老夫便要去看看此人到底是誰?」

  雄霸冷哼,風輕雲淡瞥了眼地面處處散落的異人雜物裝備,平淡道,「三日內查出這些異人的來歷和身份!」

  文丑丑趕忙上前仆跪地上,一邊俯首,一邊領命

  「師父!」

  劍晨被黑衣漢子夾在腋下風馳電掣般離去,只覺四周風景飛速向後方逝去,不由仰頭看向師父那有著稀疏鬍鬚的面龐喚了聲。

  黑衣漢子沒有出聲,依舊施展極其高絕的身法快速疾馳離去。

  他除了懷裡夾著劍晨,也就背上還背著一把二胡,除此之外,再無他物。

  「師父!」

  劍晨又喚了一聲,心中很是失望,口中喃喃道,「您曾說過,希望晨兒劍道中的修為如晨曦,光而不烈,柔而不弱。而且當中那個晨字,也是希望晨兒有磊落胸懷,俠骨仁風而取,既如此,師父您為何不願救驚覺呢?」

  雖然他知道師父並不想管閒事,說什麼人各有其命,但方才看到師父暗中出手的場景,顯然師父內心也是充滿糾結與掙扎的。

  這必然是心結,他此刻所想的已不是救霍驚覺,而是如何解開師父心中的心結。

  見師父不開口,劍晨還要再說時,突然只覺身影一陣強烈失重,隨著師父騰雲駕霧般飛起,到了一處較高的樹冠上,身影隱於樹木茂盛的枝葉之間。

  在這個位置,正好可以看到不遠處的半個馬寺鎮,以及馬寺鎮外空曠場地上的天下會等人眾。

  劍晨心中疑惑之時,師父的聲音自他耳旁響起。

  「驚覺這孩子並不簡單,雄霸似極看重他,而且還有其他人也想帶走驚覺。」

  「啊?」

  劍晨驚訝,「師父,是誰還要帶走驚覺?」

  「他已經來了。」

  黑衣漢子威嚴中常常帶著淡淡憂鬱的眸子看向遠處天際。

  劍晨順著其視線方位看去,突然眼睛一眨巴,還以為自己看花了,天上怎麼會有兩個太陽?

  只見此時東方天際曜日高懸,而北方天際此時卻也詭異的出現了一輪太陽,一個仿佛在移動的太陽,從最初龍眼大小,漸漸變成拳頭大小。

  劍晨終于震驚地看清,那散發著金光的太陽上,居然似乎有一道雄壯魁梧的人影。

  「老天那是是神仙嗎?」

  劍晨滿心震撼,徹底呆滯住。

  「鳳鳳凰?」

  「那是鳳凰?」

  「鳳凰背上還有人!」

  空曠場地中,天下會一群幫眾更是因為距離近看得最清楚,各個目瞪口呆看著天空出現的宛如小太陽般通體散發強烈沛然烈焰的鳳凰,還有那鳳凰背上金光燦燦、魁梧雄壯,雙手環胸冰冷冷俯瞰下來的人。

  不!

  那根本不像是一個人。

  而是天神!

  否則誰又能駕馭這宛如鳳凰般的神鳥?誰又能在如此烈焰中還能巋然不動站得穩噹噹?

  只有神!

  人群掃歐東,雄霸同樣是神色變得凝重而冰冷,他背負雙手矗立,威勢無雙冷冷看向空中出現的人,對先前出手的那批異人也就不意外了。

  來人,他當然認識,甚至也早已交過手,名聲赫赫如雷貫耳。

  但他曾也並未放在眼裡,然而現在,對方身上所散發的那種氣勢和強悍感覺,似乎是三花已凝。

  這種進步速度,超乎他的想像。

  「黑風寨主。」

  雄霸唇角黑色鬍鬚掀動,虎目牢牢鎖定江大力,面帶冷笑道,「你還敢出現在老夫面前?」

  (求月票!晚上月票多點兒還有加更!月底月票清空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