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2:除魔衛道,靈覺感知天地(為月票加更求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西湖,西湖里面到底有著什麼力量?初祖何以不明示?」

  一位鬚眉皆花白,年在六十許的老和尚雙手合什,詢問船上畫卷內的老僧。

  他自是淨念禪宗四大護法金剛之首的不嗔。

  如今淨念禪宗四大護法金剛不嗔、不痴、不貪、不懼,其中不懼早已是死於三國戰場的城牆上,不貪則是與了空一同死於正道聯盟一戰當中,僅剩下如今的不嗔、不痴兩大護法尚存。

  至此,淨念禪宗一批高手,過半已因慈航靜齋而折於江大力之手,佛陀亦有震怒,更遑論還未成佛的凡人。

  不嗔與不痴兩個和尚便是協助天僧以及慈航靜齋一眾人除魔而來,早已做好了捨身取義的決心。

  而在不嗔詢問的同時,其他人也俱是神色帶著疑惑與徵詢恭敬凝望畫像中的天僧,不解西湖之秘。

  天僧的元神傳出訊息道,「要說這西湖之秘,實則老僧也是不甚清楚,這事當真也是說來話長,你們應當知曉,昔年在我們那個時代之時,有一名絕世魔頭,名為謝眺」

  聽到「謝眺」這兩個字,眾人俱是心中一跳。

  昔年魔門第一代「邪帝」謝眺之名,縱然如今隔了數百年的時間,依舊稱得上是一個傳奇,昔日的風頭,比之如今的黑風寨主也是不差,更是之後邪極宗創造出邪帝舍利的謝泊的師父。

  並且,在場眾人都是隱隱知曉,昔年慈航靜齋初祖地尼,曾於白馬寺邂逅謝眺之後,二人便有過一段戀情。

  但據傳,最後二人因為佛教理念的分歧而分道揚鑣。

  天僧繼續道,「昔年地尼與老僧聯手欲在西湖滅除為禍蒼生的謝眺,但此人當時的《道心種魔大法》已大成,老僧與地尼當時也都不過是天人境界的實力,謝眺此魔卻是凝了三花。

  我們當初亦是打算殊死一戰,不成功便成仁」

  眾人肅然起敬,對自天僧口中說出的這種版本的傳說才漸漸感到真實。

  慈航靜齋初祖地尼,又豈會對一個魔頭動情?哪怕之後分道揚鑣都不可能,與天僧聯手共同抗衡魔頭謝眺才是最真實的狀況。

  沒有人注意到,眾人中唯有戴著面紗明眸如皓月的師妃暄眼神閃過一絲飄忽與掙扎。

  在其心靈深處,仿佛在與某種可怕的力量抗爭,致使精神上的異樣波動也為畫卷中的天僧元神感應到。

  然而天僧元神也並未太在意,因為此時所有人都已沉浸在了這個故事中,情緒為這個故事打動,「當時我們的戰鬥並未如傳聞中那般大戰三天三夜,其實我們在謝眺手中甚至還沒能支撐半盞茶的時間就要落敗,尤其老僧的實力當初還要遜色地尼不少,險些身死。

  但就在最危急的關頭,我們大義赴死的禪心念誦大羅法咒,卻意外驚動了這西湖底下與我們佛門有聯繫的某種神兵佛器,藉助那神兵佛器逸散出的力量,我們非但反敗為勝,還重創了謝眺。」

  「未曾想初祖您昔日竟有此等緣法。西湖中居然有我們佛門的至寶神兵?那該是我們佛門的哪位高僧所留?」

  不痴語氣帶著唏噓驚奇道。

  天僧道,「此疑問老僧後來與地尼也曾親自赴往少林與天龍寺等諸多寺廟調查詢問過,最終卻只得出一個匪夷所思也萬萬不可能的結果,這種結論有誤人之嫌,老僧便按下不表。

  老僧囑咐你們才將除魔地址選在這西湖之畔,希望能再次藉助那件神兵佛器的力量,只是沒想到黑風寨主竟然恰好也在此時來到西湖,這當真就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阿彌陀佛!」

  不嗔作一種金剛忿相道,「涅盤經佛語有言,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三世因果,循環不失。這黑風寨主作惡多端,當有此一報。」

  慈航靜齋中一女尼道,「我等原想巧借那些自稱八荒弟子的異人之力,以自身作餌,吸引黑風寨主來到杭州城,沒想到我等計劃方才實施,他便已是來了,這確也是天意。

  但如今唯一需要思索的,便是如何才能將他吸引來西湖。」

  「黑風寨主對異人極其信任,或許我們還需從異人身上下功夫,目前異人也根本不知曉我們的目的,還以為我們並未發現他們。」

  眾人相視,正要確定這個方法。

  一陣低笑聲卻在此時突然傳來,畫卷中的天僧登時如活物般眼珠轉動,元神鎖定了數十丈外的堤岸旁樹蔭處一道人影。

  那人影笑聲一僵發出悶哼,似吃了點兒小虧,立即道,「堂堂兩大所謂江湖聖地的得道高人卻也鬼鬼祟祟聚集於此不覺可笑嗎?」

  「哼!」

  不嗔將巨大的禪杖往地面一跺,低沉喝到,「除魔之事便是光明,行善之事便是正道,這位施主行蹤鬼祟偷偷竊聽,莫非與那黑風寨主乃是熟識之人?」

  那陰影下之人心頭一跳,暗道你個老禿驢不愧是淨念禪宗四大護法之首席,這隨手就能扣人一頂大帽子的能力堪稱冠絕。

  當即立時嘿然笑道,「諸位莫慌莫慌,我等與你們是友非敵,也是瞧不慣那黑風寨主囂張跋扈之人,眼下卻是有一計能將那黑風寨主引來西湖之畔。」

  「阿彌陀佛!」

  不痴宣一聲佛號步出,雙手合什眼帘微垂道,「施主來歷不明,如今既已聽了我等除魔計劃,想要憑一言而去,便萬萬沒有這個可能。」

  「哼!好大的口氣,我倒是要看看,你們要如何留下我們?便是天僧你法身親臨,也需付出代價,況且不過只是請了一件佛器!」

  又一道人影如鬼魅般閃掠而來,落在堤岸。

  不嗔不痴二人看到此人面容,登時齊齊一驚。

  「是你!」

  「不錯。是我。」

  霎時間,慈航靜齋以及淨念禪宗眾人俱是神色凝重。

  「嘿嘿嘿,不必緊張,我說過,我們是友非敵,如今黑風寨主既已被雄霸重傷,這就是我們的大好機會!既然你們也又妙計,我們也有實力,不若便合作一次?」

  「我們去引黑風寨主來這裡,他若是不來,我們便會在迎春樓直接動手,你們聽到動靜,便可決定是來除你們的魔,還是袖手旁觀!」

  不嗔不痴等人臉上的神色俱已是緩和了下來,這自然是表明同意的態度。

  在這種時候竟然這麼「巧」的出現了如此強勁的友軍,看來黑風寨主今日要死,的確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迎春樓的雅間之內。

  另有一閘小小的密室,布置素雅,四角置有令人心曠神怡的檀香,正是最好的隱秘閉關之所。

  江大力此時與婠婠便在這密室當中。

  二人俱是坦誠以待的雙掌相接對坐,互相真氣遊走間在彼此經脈中躥涌流動,藉助二人身前地面上擺放的散發一波波異能的和氏璧,迅速治癒經脈上的傷害,同時凝練真氣。

  而二人的陰陽二神,卻已是匯聚到了此刻被蓬勃真氣吸引漂浮身前的斷刀刀柄破境珠內,經歷一番番與吸收進破境珠內的雄霸元神的酣戰,快速吸收元神力量恢復彼此的精神創傷。

  可憐雄霸與江大力一戰過後身受重傷還不得具體療養之法,江大力卻已開始藉助破境珠吞噬走的其元神之力開始療傷。

  沒多時破境珠內所有的元神力量,已為二人吞噬吸收。

  江大力只覺陰陽二神的創傷果然已是恢復痊癒。

  甚至此刻與婠婠在元神技狀態下修行,更感到精神強大了許多,不一刻便進入天人交匯的境界當中。

  他心內不由輕笑。

  若是雄霸知曉身他利用其元神力量這麼快就恢復了精神創傷,不知是否會吐血三升?

  這種好玩的事情,倒是可以抽空發布任務給不怕死的玩家,去給雄霸送個信兒告知情況。

  心裡如此想著,婠婠已是大有所獲有些嗜睡,告了江大力一聲後,便陽神退出了破境珠,隨後神態舒暢的掠到密室內的床上,擁被作其海棠,陷入酣睡。

  江大力這一刻卻並無睡意。

  只覺如此修行一番後,便像是睡了一天好覺,精神與天地渾然化合,渾身精力充沛,力竭精疲,一掃而空。

  靈台感應中,周遭天地重歸寂靜。

  密室外正護法的東方不敗微不可察的呼吸聲,迎春樓內的賓客每一下步聲、談話聲。

  甚至一些賓客在床身體轉動的聲音,也給接收到他此時高超的聽覺里去。

  萬般雜念,均驅逐出他思域之外。

  夜裡街上稀疏的行人以及走販吆喝,仿佛像是在遙遠之處響起,又似近在耳旁。

  江大力很快收攝心神。

  思想意識變得愈來愈凝聚,漸漸將所有的聲音俱置諸腦後,所有聲音從他的靈智淡出。

  仿佛無思無想,意識上升到了一個更高空,不再是內視自己的階段,而是外視廣袤天地。

  就在此時,一段輕微的對話突然吸引了他的精神。

  令他注意的並非是普通的說話,而是說話之人口中隱含的絲絲殺氣

  (月底最後一天啦!繼續為月票加更了!大家雙倍期間多投票啊!謝謝!)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