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8~909:天香豆蔻!神秘瘋癲人(求保底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江大力想破了腦袋瓜子也想不通,西湖那裡能藏有什麼佛器,讓天僧覺得可以降服他。

  好奇心促使他非常想去看看。

  但理智和智商告訴他,這樣做很危險很傻,屬於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冒險舉動,若是最終能全身而退也就罷了,萬一陰溝翻船栽了個跟頭,那就純屬笑話了。

  不過此時他也沒空暇去琢磨到底去不去,因為此時院落中已有幾個大膽的玩家竟然膽大包天準備帶走他的戰利品以及火麟劍。

  結果其中一名玩家才觸碰到火麟劍,便被自然散發出強烈邪氣與熾烈劍氣的火麟劍衝擊,當場秒殺化作白光消失。

  玩家們何曾見過這等奇異特殊的狀況,均是嚇了一跳,旋即都不驚反喜,對火麟劍更感興趣。

  然而還不待這幾個大膽的玩家爭搶,江大力便跨步而來,一巴掌直接抽死兩個,剩下一個精瘦矮小的被勁風掀飛撞在地上,七暈八素血條直接跌落成了血皮。

  這玩家直僵僵著身子在地上舉起手中的木盒,衝著江大力怨毒厲喝,「別以為你是黑風寨主我就怕了你,看我手裡是什麼?這不就是你一直要的天香豆蔻,你只要敢殺我,我就......」

  「你還敢撕票?」

  江大力直接抬手一抓,擒龍手直接就將這玩家連人帶木盒抓起,飛到半空時,玩家就已是被擒龍手氣勁震死,一堆雜物叮叮噹噹落地,唯有木盒「吧」地一下落在江大力手掌當中。

  鐵狂屠立即從一旁湊過來,盯著江大力打開的木盒道,「當初我們也是從一位神秘人手中得到這天香豆蔻,因為之前都未曾見過,當時也不敢確定是否是真。

  但那神秘人一身武功委實驚人,我們三人僅僅初步試探就確定未必是那人對手,故此覺得這樣的高手不會無的放矢,這木盒內的天香豆蔻一定是真的......」

  「高手?你們三人聯手試探都覺得未必是對手的高手?」

  江大力目光微眯,打量手中木盒內靜靜躺著的一顆宛如蠶豆般散發著異香的天香豆蔻。

  但見這天香豆蔻雖是形似蠶豆,卻通體玉白,表面氤氳著宛若淡淡煙霧般的氣息與香味兒,令人嗅一口就只覺渾身舒泰,但腦子卻開始變得略感眩暈,似喝了一口烈酒後的餘味。

  「您獲得奇珍【天香豆蔻】!」

  「【天香豆蔻】

  級別:3品奇珍

  效果:鎖三元:服用之後再重的傷勢也不會惡化,但所食之人也將會永遠陷入沉睡,處於沉睡期間會緩慢恢復傷勢,但需直到有人找到第二顆天香豆蔻並餵之服下,方可醒轉。

  說明:1:天香豆蔻是一種奇異的果實。三十年結一次果,每次只有一顆。且結出此果的天香樹每次結出果實後,便會枯萎死去,故此天香豆蔻極難尋找到第二顆。

  昔日塞外小國天香國耗盡人力物力尋找天香樹,歷經百年尋找積累下來三顆能起死回生的天香豆蔻,上貢給明國。

  明國先皇將其中一顆贈予鐵膽神侯,另一顆送予明國太后,第三顆天香豆蔻,宗卷便沒有片字只言提及。

  但明國先皇將兩顆豆蔻都送予最親密的人,那麼第三個有幸能得到先皇賞賜的,應該是先皇最寵幸的淑妃,然而淑妃已然病逝,第三顆天香豆蔻的下落就此斷絕,這一顆疑似便是第三顆天香豆蔻......

  2:天香國傳聞天香樹僅有在前一棵死去後,下一棵才會於天下間的某個角落生長出來。

  傳說這是因天香樹乃是曾經天庭上的天蓬元帥與嫦娥轉世相戀,被玉帝懲罰成為兩顆天香樹,令二者分出天涯海角生長在不同時間,其中一棵枯死後,另一棵才能在另一處位置生長而出,永遠輪迴相隔,老死不相往來。正似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而天香樹所每三十年所結出的一顆天香豆蔻,被世人臆想為天蓬與嫦娥因長久思念於精神中所誕之子,寓意海中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玲瓏骰子安紅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即便分隔兩地分隔一個輪迴,但精神上的愛戀卻是無視時空阻隔的,始終不可磨滅,不可消弭,甚至能誕生出愛情結晶。」

  江大力看完面中有關天香豆蔻的訊息,自然確定了手中這顆天香豆蔻應該是真的,很可能就是當年尋覓不到的第三顆天香豆蔻。

  不過沒想到有關天香豆蔻,居然還有這樣一種悽美的神話故事傳說。

  這種傳說,江大力自然是不會當真,不過管中窺豹也可看出天香豆蔻的難得,居然是天下間僅有兩棵,而且這兩棵是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生長出的,前一棵死了,後一棵才會在另一地點生長出。

  這樣離奇的樹木所結出的果實,難怪之前朱無視尋找了那麼多年居然都沒有找到第二顆天香豆蔻,就是不知道天香國當年為何能找到三顆天香豆蔻......

  只是很可惜,江大力早就打聽到,天香國早在當年送完天香豆蔻後沒幾年便被滅國了。

  就在這時,又一道提示出現在面板。

  「您已找到天香豆蔻,您觸發了心愿任務《救活素心》。

  任務內容:二十年前鐵膽神候朱無視與不敗頑童古三通一戰之時,一掌誤傷不敗頑童古三通的妻子素心。以素心當時的實力必然不治而亡,所幸鐵膽神候朱無視最終以一顆天香豆蔻為其續命,令其傷勢不再惡化陷入沉睡當中,並發誓一定會找到第二顆天香豆蔻將其救活。

  憾惜朱無視尋找了二十年亦未尋到第二顆天香豆蔻,直至其死前將遺願告知於您,您現在既已找到天香豆蔻,便可完成其遺願。

  任務要求:以天香豆蔻救活素心。

  任務獎勵:未知。

  (註:服用第二顆天香豆蔻甦醒後,會神魂出竅,經歷一日一夜的假死,在最親密之人以真情呼喚之下,才終會復元甦醒。)」

  江大力驚詫看著面板中出現的任務提示,「居然還觸發了朱無視的心愿任務?獎勵未知?老朱,你死了就死了,居然還給我觸發這種獎勵未知的任務,不會最後是把素心獎勵給我吧?」

  心裡暗自搖頭,江大力對這種未知獎勵也並不抱有什麼期待,反倒開始對那送出天香豆蔻給鐵狂屠等人做餌的神秘人身份頗感興趣。

  按理說,天香豆蔻乃是他為完成朱無視的遺願才下令尋找的,當時朱無視說出這個遺願時,也只有他在場聽到,再沒有第二人知道他尋找天香豆蔻的目的是什麼。

  而他發布勢力任務搜集的東西,又何止一個天香豆蔻,還有其他諸多上一世有印象的天才地寶以及洞天福地的訊息等等。

  為什麼有人會專門挑選出天香豆蔻,送給鐵狂屠等人,用以吸引他?

  這其中究竟是對方也只找到一個他感興趣的天香豆蔻造成的巧合,還是別有用意?

  江大力想不通其中的矛盾點,轉而看向鐵狂屠,問詢那神秘人的相關訊息。

  鐵狂屠目露思索恭敬道,「寨主,那神秘人說話做事都透著稀奇古怪之處,甚至看上去行為舉止有些癲狂,武功路數也非常古怪,像是武當、又像是少林,甚至像是魔門乃至朝廷。

  好像他所會的武功有很多,可能根本就沒用真本事對付我們,這才是令我們感到深不可測之處,至於他的具體年齡......此人披著頭髮,戴著斗笠,由始至終沒有顯露真容,我們只能從其嗓音判斷應當已是知命之年。」

  「身兼各派多門武學,不用真功夫就能令你們三人感到壓力,而且還是半百之人?」

  江大力皺眉思索,「此人......是誰?他將天香豆蔻給你們,還說過什麼?」

  鐵狂屠神色顯露出一絲古怪與驚悸道,「我們曾詢問他為何知道你在意天香豆蔻,他沒有解釋,只是向我們說明天香豆蔻的難得和來歷,你既然尋找天香豆蔻,知道我們手裡有這天香豆蔻肯定會來找我們。

  甚至......他還說你一定會問起他,他讓我們到時轉告你一句話:遊戲還未開始,你要加把勁兒!

  我們感覺此人神神叨叨瘋瘋癲癲,並未在意他這句話。」

  「遊戲還未開始,我要加把勁兒?什麼意思?」

  江大力目光微凝,「難道這個神秘人知道玩家的秘密,知道對於玩家而言,這個世界只是一場遊戲?又或者還是指其他什麼針對我的事情,被他當做成了一場遊戲?」

  嘎吱!

  江大力把拳頭捏得骨節爆響,心裡暗道可惡。

  他最討厭的就是這種神神叨叨裝神弄鬼的人,打定主意回頭見到了如神,就讓了如神算一算此人的來歷。

  如若算不出,就把了如神當做此人狠狠打一頓出氣。

  「去,把劍貪的屍體收拾一下,看看有什麼好東西。」

  江大力轉頭,對鐵狂屠道,隨後自己則走過去將地面上的火麟劍抓起插入背後綏帶上系好。

  鐵狂屠神色古怪,不過想到江大力的身份,又不感奇怪,當即老實去查看劍貪那已經幾乎散架的屍體上搜了搜,除了一些銀兩,什麼都沒有,唯一的戰利品,也就只是劍貪手中的一把一品名器級別的游龍寶劍。

  這種一品名器,在鐵狂屠眼裡,雖不說是垃圾那麼誇張,卻也就只配用來充當鑄造天劫戰甲的邊角料,心裡兔死狐悲般暗自感嘆。

  「無怪劍貪對劍這麼貪,一名劍客手裡拿得還是這種劍,當然眼饞其他劍客手中的神兵寶劍了。」

  見江大力在不遠處打招呼,鐵狂屠看了眼劍貪的屍體,心想杭州城的衙役應該會負責收屍,當即轉身離開這位假隊友的屍體,跟上江大力。

  他已判斷出,江大力只怕對破軍身上也留下了手腳,否則不會放棄去追破軍,好整以暇的與他交談那麼久。

  正如鐵狂屠所想,江大力的確是對破軍動了些手腳,之前戰鬥時,他的真氣已是侵入破軍的體內經脈中,以破軍的能耐狀態,想要祛除出經脈中他的真氣,至少也需半天的光景。

  而這半天還需對方立即找個僻靜地方打坐調息療傷才行,否則時間還要拖長。

  故此,除非破軍能在半天內逃出上千里外,否則根本不可能逃出他以增強後的靈覺對自身真氣感應的追蹤。

  喊上鐵狂屠後,江大力便迅速沿著先前破軍逃走的方向追蹤,同時打開江湖論壇查看是否有玩家在這期間看到破軍的身影留下痕跡。

  這時馬嘶人嚷,陣陣蹄音伴隨士兵腳步聲打破平靜,一隊姍姍來遲的杭州護城兵趕來現場。

  江大力如一陣風般跨步過去,黑色披風在背後舞動,還不待一眾護城兵喝問,便率先大喝,「來人下馬,把你的坐騎讓給老子。」

  領隊的護城兵大驚下馬嘶抬蹄仰立而起,驚怒看向江大力,一見其面容頓時大驚,忙滾落下馬參見,「小的陪戎副尉劉標拜見冠軍王!」

  後方士兵看清狀況,也俱是紛紛又驚又敬又激動的迅速跪拜了一地,齊齊高喝,「拜見冠軍王!」

  「都起來。」

  江大力雷厲風行直接踩住馬鐙翻身上馬,踩得馬蹄一屈,剛烈的馬兒迅速安靜下來。

  江大力拉起韁繩心中一動,看向一群護城兵道,「本寨......本王得知有一群和尚尼姑要行刺本王,現下一干人等俱在西湖三泉映月之處,你等速速率軍去將那裡團團圍住,等本王回來將一干刺客悉數拿下!」

  陪戎副尉劉標悚然一驚,來不及多想心中已是大怒。

  杭州城內若發生有人行刺冠軍王之事,被冠軍王上報到朝廷,那麼杭州城一干官員都吃不了兜著走,他們這群小的也沒好日子過。

  「屬下領命!必包圍刺客不讓其逃脫!」

  劉標恭敬大喝,立即領命火速帶人去辦,甚至準備立即通報上去,將此事當做護城級別的戰爭對待,想必那些早已得知冠軍王來了杭州城卻不敢貿然主動登門攀交的大人們,也絕對會贊同。

  江大力看著面板中出現的任務發布成功的提示,沒料到自己現在在城內居然也可以給這些土著發布任務了。

  相較於曾經他進入城內便遭喊打喊殺的狀況,如今真的已是風光一時無兩,待遇天差地別。

  此時有杭州大批官兵直奔西湖去圍剿淨念禪宗與慈航靜齋之人,江大力則與鐵狂屠一同騎上馬直追逃走的破軍。

  在江湖論壇之上,江大力也已發現了有關破軍逃走行跡的一些蛛絲馬跡,並且還看到一些頗有意思的小插曲......

  ...

  ...

  (求月票!新月保底月票投我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