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5:江河茫茫人茫茫,天地俱倉惶(求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世上每天都會有天災人禍發生在天地間的每個角落。

  也會有不少人在天下的各個角落想著法子消除災禍。

  只不過,很少有災禍能上升到稱為一場天地浩劫的地步。

  如今新的浩劫已經到來。

  江大力這個想著法子為消除災禍的人很清楚,留給他的時間已不多。

  但他的計劃仍未變,此時他已在趕往樂山凌雲窟的途中,照計劃以舊的浩劫化解新的浩劫。

  何謂舊的浩劫?

  凌雲窟內的火麒麟,便是舊的浩劫。

  在很多年前,原本一直平靜未曾有過大災的諸侯國內,不知何故,竟突然躥出一頭渾身散發熊熊烈焰的麒麟!

  古老的神話傳說中,麒麟本是與「龍、鳳、龜」共稱為瑞獸的存在,它的出現本該是一件祥瑞之事。

  然而這頭突兀出現的火麒麟,卻是兇惡瘋狂,所過之處,非但多個諸侯國被其身上所散發的火勁焚至寸草不生,甚至殃及無數百姓流離失所,為之喪命,飽受烈火摧殘!

  那時,實力最強的神武國也是殃及最嚴重的國家。

  神武國為對抗火麒麟,先有十大江湖門派聯手遣人前往遊說已歸隱田園的大梵天重出江湖,以天一神氣配合九天梵箭重創火麒麟。

  後有神武國人皇率軍征討,擊落火麒麟逆鱗,自此算是徹底令這頭墮落火麒麟遭受難以恢復的打擊,實力大跌,躲回凌雲窟內,再不敢肆虐世間,一場天地浩劫就此化解。

  江湖悠悠,歲月一晃已過去了這麼多年。

  舊的浩劫依舊存世,一場新的浩劫卻即將爆發,江大力打算以舊的浩劫化解新浩劫的想法,已徹底得到了少林、武當兩派的認可與支持。

  此刻,非但是他正在趕往樂山凌雲窟的途中,少林、武當的高手亦是已在趕去的途中。

  黑風寨駐樂山分舵的諸多玩家,也已俱是得到了待命的消息,摩拳擦掌激動等候寨主到來展開行動。

  ...

  嘩啦——

  一道巨浪遽從江中沖天而起,洶湧澎湃,衝擊在佛足之下,爆成萬千水花散落。

  有道人影在水花散落之時,猶如踏波而行般踩踏在散開的水花上,迅速穿過掠至佛膝站定,卻竟赫然像是達摩一葦渡江的高絕輕功。

  這來人,便是一位頭頂光禿禿有著的九道宛如黑白棋子般奇怪戒疤的和尚,身穿黃色僧衣,外披紅色袈裟,一手提著戒刀,一手則抓著一塊棋盤,瘦削筆挺,面白無須,神色淡然出塵嘴角掛笑。

  他出現在佛膝之後,看下方江水滔滔,驚濤駭浪,此起彼伏,不由微微一嘆,「江河茫茫人茫茫,天地俱倉惶。和尚我感覺才閉關沒多久,這昔日風波才消停,風波又起啊。」

  話罷,這和尚縱身一躍,又在江岸旁不少玩家驚呼聲中縱躍到了凌雲窟的入口處,打量為火毒所籠罩的異常傾斜,深不見底的入口,旋即便在入口處盤膝而坐,手捏個法印似在等人。

  沒多久,對岸堤上人群越聚越多,譁然生漸起,顯露出了一行武當道士的身影,赫然便是武當來人。

  這一眾武當道士遠遠看到凌雲窟口盤膝打坐的和尚,均是面露笑容,當即紛紛施展武當梯雲縱,身法高妙的在江面上幾個起落之間,踏水到了佛膝之上。

  只此一手踏波而行橫渡百丈江面的梯雲縱身法,便足以彰顯此行所來的武當道士俱是高手中的高手,武當七俠中能橫渡百丈江面的,都不會超過二人,眼下所來七人卻俱是有此能耐,完全彰顯了武當之底蘊。

  堤岸上的玩家與一些聞訊趕來看熱鬧的江湖土著,指指點點,大多數玩家根本就認不全這武當來的七人身份,唯有少數江湖人勉強認出。

  「武當來的這七位都不簡單啊,那白髮白眉的是無相真人,功力醇厚,早已閉關多年了,還有他身旁那位背劍的,乃是武當無色長老,武當劍法精湛至極,還有那是木道人,曾經在明國江湖稱雄一時。」

  「另外幾個也不簡單吶,是武當派除了武當七俠外最負盛名之輩,而且實力都要在武當七俠之上,那長髯者是紫陽真人,弟子卓一航在江湖上也頗有聲名,還有那大風道長,乃是「三正四奇」三正中之一人,燕沖天與何其武這二人雖是年輕一輩,但一手七十二手連環奪命劍法堪稱精湛至極。」

  「看這架勢,少林、武當齊聚於此,黑風寨又蠢蠢欲動,莫非所謂的天下浩劫,是與火麒麟有關?他們來這裡,難道是要除去火麒麟?」

  「那少林的和尚有些看不透,陌生得緊,但這武當的七位,除了無相無色真人以及木道人、紫陽真人,其他三人只怕實力還都不足以與火麒麟交鋒吧,怎麼也都來了?」

  「這你就不懂了吧,武當張真人曾經觀真武神像座前的蛇山、龜山,從大氣磅礴的龜、蛇二山山勢中領悟出絕世武功,那一門絕世武功絕非一人所能施展,張真人便將之創為真武七截陣傳下。

  此陣法的厲害之處,就在於每人所施各有精微奧妙之處,若二人合力,則攻守兼備,威力大增,若是七人出手,則相當於六十四位當世一流高手同時出手,威力更盛。」

  「所以說,眼下這七位武當高手儘管實力高低不一,一旦聯手也將形成一個整體,實力大增?」

  「不錯,試想武當七俠俱是沒有達到天人境的實力,但因七人俱是擅長真武七截陣,共同聯手之下,卻足以抗衡天人境界的高手。況且眼下這七人中,四人乃是天人高手,那木道人和紫陽道長很可能還是天人3境的高手,共同聯手之下,也未必不能與火麒麟周旋片刻。」

  諸多江湖人在堤岸處議論紛紛,玩家們則機靈旁聽著記錄下訊息,迅速發布到江湖論壇上,一時間引得不少得到消息的玩家紛紛從附近地區火速趕來。

  「看來救世聯盟的任務很可能就是跟凌雲窟內的火麒麟有關了,大傢伙快衝啊,趕緊去湊熱鬧領好處了。」

  「現在少林、武當的人都已經在凌雲窟門口了,目測黑風寨主要不了多久也會來,大戲馬上上演了。」

  「真是小刀刺屁股,給我開了眼。沒想到武當的高手還不少,平時行走江湖都很少看到這些高手冒出頭,低調得很。」

  論壇上得到消息的玩家們群情激涌。

  樂山大佛對岸旁,早已排陣等候於此的黑風寨樂山分舵玩家則都各個神情肅穆靜候著,一排排亮出的綠色黑風寨頭銜頗為扎眼,與周遭吵吵嚷嚷的玩家們形成鮮明對比,吸引來一道道敬畏又羨慕猜忌的目光。

  「慧棋大師!沒想到這次少林來的人竟然是大師您,真是讓我感到吃驚啊。」

  凌雲窟入口處,武當七人與那手持戒刀與棋盤的和尚相會,紫陽真人神色驚異感慨抱拳道,所行之禮竟是晚輩禮節,令一旁何其武與燕沖天這等年輕一輩大感吃驚,但只聽到這和尚是慧字輩,便也俱是瞭然,忙是紛紛見禮。

  「阿彌陀佛!紫陽施主,你我也有將近二十餘年未見了,此次再見也是一場緣分。」

  被稱為慧棋的和尚起身,笑眯眯雙手合什與武當眾人見禮道。

  紫陽真人自是聽出慧棋這話語內的含義。

  慧字輩的高僧,活到今日,最年輕的也已超過了一百歲,各個都是與當初的張三丰同輩之人。

  眼前這慧棋便是昔日達摩親傳弟子慧可的師弟,時至今日,若非是因天下浩劫,幾乎根本不可能再出山。

  因為慧字輩的高僧為追求至高佛理,絕大多數都是處於隱世狀態。

  最終若無法突破,這些神僧都會選擇在大限來臨時圓寂捨身成為舍利,為少林留下底蘊,所以說此次能再見這樣的神僧,的確算是一場緣分了。

  紫陽真人感慨道,「當年火麒麟為禍諸多國江湖時,紫陽還只是一個小道士,卻就已聽聞大師您曾率少林高僧抗擊火麒麟的事跡,憾實力卑微,無法參戰,沒想到時至今日,紫陽還有機會彌補當年遺憾。」

  「呵呵呵......」

  慧棋和尚淺笑看向背後凌雲窟,神色追憶道,「當年這窟內的火麒麟乃是實力全盛時期,身上的烈焰,也並非一般人間煙火,簡直就如來自九幽地獄之火,絕大多數人近其千步之內,便被其烈焰焚為灰燼!貧僧當時也險些葬身火海。

  後來還是神武國十大門派請動那大梵天居士,其絕技「九天梵箭」,勁可萬步穿楊,再加上她那獨門內家功夫「天一神氣」,如此才重創了火麒麟,為我等贏得生機。

  可惜可惜......」

  慧棋神色變得悲憤郁懣,「後來發生之事,委實令貧僧感到羞憤慚愧,於是貧僧便率少林眾僧返回山門,宣布閉關不出,不再去攙和江湖上的蠅營狗苟之事。」

  眾人原是聽得曾經江湖事感到心馳神往,聽到最後不由又神色驚疑,不明所以。

  木道人方想發問,慧棋卻已轉移了話題道,「再後來神武國人皇再度重創了火麒麟,這頭凶獸實力便已是徹底跌落,無法再為禍江湖。否則我等雖受那黑風寨主之邀前來擒此異獸,也是根本沒有任何取勝的可能。」

  眾人聞言,心中俱是放鬆了些許。

  就在此時,一聲如滾滾悶雷般的龍嘯之聲,驟自遠方天邊傳來,宛如晨鐘暮鼓,攝人心神,立時令遠近堤岸上的嘈雜喧譁聲紛紛停歇消斂,眾人心中一跳,俱是抬頭看向西方天邊。

  便見得幾片魚鱗似的浮雲之下,一條體態虬勁中透著尊貴與霸道的黑影,穿雲破霧而來,低沉吼聲便是自其鬚髮舞動的大口中傳出,攝人心魄。

  四道人影此刻便正或立或坐的處於那龐然大物的背脊之上,迅速向下俯衝靠近而來,吸引了下方無數人仰望的目光。

  下方玩家們在靜默片刻後,登時喧譁起來,不少人尚且是首次近距離看到黑風寨主換了新坐騎乘龍而來的震撼場面,紛紛激動起來。

  「giaogiaogiao!天空一聲巨響,咱寨主閃亮登場了,兄弟們,準備幹活了!」

  「不行了,龍騎士太有派頭了,我也想騎個龍龍!」

  「黑風寨主新稱號,套龍的漢子,魔龍山賊王!」

  俯衝而下的魔龍宛如一座翻騰有勁的過山車,捲起陣陣狂風,傳來強烈的失重感。

  滿是密集鱗甲與一排尖刺的龍背脊之上,江大力黑髮飛舞,雙手分別握住兩根尖利背刺,穩立如山,平淡目視下方激盪的江水,鼻翼歙動,只覺水汽清爽。

  縱目四望,再來這樂山之地,已是耳目一新。

  此前幾次三番來凌雲窟與火麒麟較量,都是乘興而來,敗興而歸。

  但今次卻已然不同,他已有充足的信心和實力,將火麒麟降服扛回去......

  ...

  ...

  (還有一更在下午六點!)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