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2:有本座在,黑風寨便無人可欺!(為月票加更9)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江湖中,每時每刻都可能會有人倒在血泊中,每時每刻都會有人死在異域他鄉,或許今朝還鮮衣怒馬縱酒高歌,仗劍走天涯,快意恩仇誰也不怕,明日卻已看不見後天的太陽,嗅不到兒時村邊的稻香。

  昔日所闖下的偌大名頭,也漸漸被歲月沖刷得淡薄,直至無人在意,無人敬畏。

  哪怕是強如昔日的武林神話,又何曾不是如此?

  當神話死去之後,隨著時日變遷,未來愈來愈多的初生牛犢,再聽到那古老過氣的名號時,可能也會輕飄飄的來上一句:「不過如此」!

  所幸無論黑風寨主的名號,還是天下會幫主的名號,亦或魔宮魔師的名號,至少在江湖中還是有著可能長達百年的保質期的

  以至於當這些強者失蹤於天山之巔那場大戰當中已過去了整整七日,江湖中人也始終未曾淡忘,每日都掛在嘴邊議論著、猜疑著,遐想著

  有關那日驚天動地的戰鬥經過,即便沒有人能在最後關頭近距離目睹,但玩家們結合江湖論壇上的諸多遠近視頻,卻也慢慢猜測揣摩出了戰鬥最後的種種結果。

  這種種結果,於江湖上也迅速傳開。

  有人猜測,那日雷霆電閃,一如昔日雄霸在武當山發威的那一幕,召來了天譴雷劫,致使所有人都葬身天威之下,無人倖免。

  有人則結合世家對歸真境強者的描述猜測,所有人都死了,但黑風寨主江大力以及雄霸這二位歸真境強者,卻很可能元神不滅存留了下來

  而其他人中,除了已是現身出蹤跡的明國皇上以及聶人王,最後可能活下來的便是精神力量異常強大的魔師龐斑,否則明國皇上和聶人王又豈會召集來大批人力挖掘塌陷的天山,似是尋找什麼

  還有一種頗為離譜卻引起廣泛熱議的猜測那日有不乏一人在遠處目睹到天山之巔自閃電落下後,仿佛有那麼一剎的空間扭曲,出現過一個短暫的由強光構成的光洞。

  這令人不得不遐想到古籍記載中所謂的「破碎虛空」。

  也許那最終的一戰,結果便是雄霸等人皆破碎虛空而去,明國皇上和聶人王之所以還逗留挖掘,很可能是在挖掘破碎虛空的秘密。

  只不過,這種「破碎虛空」的說法,熱議雖多,真正相信之人卻是少之又少。

  反倒不少人認為當時看到那一幕的玩家,也許因雷光爆開的光亮太強,產生了視覺上欺騙性的錯覺,並非真實。

  畢竟,寥寥一些提供這類消息的玩家,均言只是看到短暫的一瞬。

  那一瞬間所目睹到的所謂破碎虛空的光洞,完全可能就是光線折射造成的不同角度的視覺錯覺,否則為何不是所有人都看到。

  這些甚囂塵上的種種議論,其實都是指向一個疑問黑風寨主與天下會幫主,是否還活著?

  這個問題非常之關鍵,很可能是影響諸侯國江湖格局的大問題。

  只因即便七日過去,黑風寨聯合無雙城攻打天下會的大戰,還在持續延續著。

  天下會失去了雄霸這個不世雄主,昔日的天池十二煞又死的死殘的殘逃得逃,在這七日之間已是被打得潰不成軍。

  天下會三百多分壇,於短短七日竟已是被攻下了百餘座。

  甚至其中還有數十分壇未等人攻來,便已自相殘殺,各自首領或是頭目卷了金銀細軟等諸多資源財物跑路,剩餘的百來座分壇也均是人心惶恐,人人自危。

  在這樣的情況下,黑風寨雖也是人心頗有彷徨。

  但在東方不敗以及琴魔慕容青青還有陰後婠婠親臨戰場之後,人心與士氣卻也迅速凝聚了起來,再加之沒心沒肺的八荒弟子們戰意依舊高昂,無雙城方面又持續推波助瀾擴大戰果,整場戰爭也便如滾雪球般沿著慣性,依舊如火如荼的進行了下去。

  不過戰鬥持續至此,無論是戰場上已聚集的數萬黑風寨玩家,還是其他並未趕赴戰場的黑風寨玩家,內心都始終在焦急等待著一個消息有關自家寨主的消息。

  黑風寨主於整個江湖所有玩家而言,可能只是一個傳奇NPC,一個褒貶不一的梟雄,一個於玩家而言,頗為利好的獎勵型NPC。

  他的死也許會令不少玩家感到遺憾,卻也並不會有多少人為之悲傷、痛惜,甚至可能還會拍手叫好。

  可對於諸多黑風寨玩家而言,黑風寨主這個NPC,卻已成為了精神上的領袖與榮耀的化身,是他帶給了所有在黑風寨內的玩家諸多江湖上的榮耀以及福利。

  也是這個大力出奇蹟的猛男,令黑風寨這麼一個小小的草根型山寨勢力逆勢崛起,成長為可與少林、武當相提並論的頂尖大勢力。

  若是寨主都死了,那麼黑風寨其實也便已名存實亡,勢力再大,昔日所招惹的那麼多仇家一一報復之下,只怕縱然在聶人王等顧念舊情的高手庇護下勉強招架下來,也不復昔日榮光了。

  而最主要的是,那麼多因為寨主而來投奔黑風寨的玩家,最終又有多少,能在風雨飄搖的山寨中繼續留下去?

  這樣的問題,曾經從沒有玩家去想過。

  因為,沒有人想過戰無不勝金剛不壞的黑風寨主,會失敗,甚至喪命。

  可如今,即便對寨主向來充滿信心的黑風寨玩家,也已不可避免的開始去思考這個具有很大可能性的嚴峻問題。

  難道,一個輝煌的江湖時代,一個江湖神話,也將隨著黑風寨主的死亡,而煙消雲散?

  難道,江湖再無黑風,再無那豪情蓋世,背刀從天而降帶來奇蹟與力量的山賊王!?

  很多遠在各地的山寨玩家,甚至已頗為悲傷的喊出了一些類似「爺青結」、「再也聽不到寨主那撓人腳板痒痒的大嗓門無黑風,不江湖」等等消極話語。

  於種種猜疑詭譎的氛圍中,這第七日,上百自無雙城支援而來的工匠,也終於在朱無視、聶人王等人的督促下,自危險重重的崩塌開裂深坑內,挖出了兩具深埋其中,已是慘不忍睹的屍體,以及一把刀,還有一堆熟悉的襤褸破碎衣物,半副鐵釘護腕。

  「屍體呢?為什麼沒有屍體!!!」

  早已抵達至此的婠婠柳眉倒豎、俏臉含煞一把掐住一名工匠的脖子厲喝。

  在其身旁,早已不知哭了幾次的王語嫣還有神色俱是驚疑凝重的慕容青青,也均是奇怪之餘,紛紛感覺又看到了些許希望。

  「陰後,稍安勿躁。」

  渾身包紮得宛如木乃伊般的朱無視上前一步,沉吟盯著地面魔師龐斑以及神將的屍體,又看向江大力的遺物,疑慮道,「江兄儘管當日施展禁術金身已破,但以他的體魄,這山石塌陷連龐斑以及神將的屍體都能遺留下這些,自是不可能令江兄粉身碎骨。

  現在既是沒看到江兄的屍體,或許未嘗不是好事。」

  「好事?」

  婠婠面龐滿是冷煞,「咔嚓」一聲直接擰斷工匠的脖頸,在上百工匠驚怒恐懼的目光中豁的轉身,威儀俏眸凝視朱無視道,「本宮只希望這的確是好事,只希望本宮的寨主還能安好無事,否則本宮要這天下永無寧日!」

  「婠婠姐!」

  慕容青青內心輕嘆,哀聲低喚了句,蹲伏下身軀伸出纖縴手掌附在黯淡無光的大力火麟刀上,道,「神兵有靈,此刀與寨主是心意相通性命相連,若寨主還活著,持此刀必然能找到他,哪怕只是元神還活著,也總歸還有希望。」

  此言一出,登時所有人心中一動,尤其是朱無視迅速轉身,目光明亮看向大力火麟刀,沉聲道,「難道,江兄弟的元神進入了這刀內?」

  聶人王沉凝的面容豁地一動,目光看向了大力火麟刀刀柄處的破境珠。

  非但他如此,婠婠、慕容青青、王語嫣等女也俱是想到了這一點。

  她們全都享受過江大力以破境珠之能為她們淬鍊三元,當然清楚破境珠的功效之一便是最佳的元神寄居地。

  一念至此,所有人都湧起了希望。

  突然,一道孤高傲絕的紅影,倏爾自另一側的高地上掠下,衣袂獵獵速度奇快。

  「教主!」

  王語嫣轉身看去時,東方不敗冷哼雙袖倏地揮舞,大量寒星似的光點瞬間自其雙袖內閃爍浮現,空氣頓時也變得宛如尖銳鋒利一般,隨著光點如雨般擴散而發出輕微的震盪。

  噗噗噗!!

  「啊!!啊!!」

  陣陣慘叫聲幾乎同時響起,又同時在一陣陣血霧爆散開時戛然而止。

  所有人神色微變。

  卻只見東方不敗紅衣飄飄,自血霧中穿梭而來,紅衣袖下的雙手拉扯著一根根紅的、黃的、藍的、綠的絲線,宛如孔雀開屏般被迅速拉長,每根絲線都牽扯著一條人命,牽扯著一串血珠。

  如此驚悚的一幕,令王語嫣這種心善之人登時不忍卒睹,忍不住驚叫道,「教主,你何至於此啊?他們都是無辜的啊。」

  東方不敗身影倏爾落在江大力的遺物旁,雙手一震,登時周旁被絲線牽扯的百名工匠屍體宛如提線木偶般,紛紛縱躍跳下了深坑內。

  「只要是無雙城的人,就都不無辜,都要陪葬。」

  東方不敗冰冷威嚴的聲音傳盪開來,其媚意渾然而威儀的眸光突地看向遠處崎嶇山道,冷哼間手指作蘭花指似緩實快輕彈兩下。

  登時驚人的陰陽二神氣息融入兩根針內,伴隨八岐毒素,一閃即逝。

  遠處傳來兩聲悶哼,兩道人影一閃,快逾飆風般迅速下山遠去。

  東方不敗卻也不追擊,負手抿嘴揚起下巴,明麗雙眸冷傲不屑以精神傳音道,「告訴你們城主獨孤一方,即便江大力失蹤,你們無雙城昔日與他作出的約定,也得如約而行,有本座在,黑風寨便無人可欺!」

  (晚安!求月票!)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