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9:強雕所難!無雙城毀約!(求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稍安勿躁,待忙完這次,咱們就離開這裡,裡面還有好東西留著你。」

  面對魔龍的催促,江大力含笑給出了安撫。

  嘭嘭嘭——

  魔龍地上打了個滾兒,強健有力的尾巴甩飛幾尊心影石雕,尾巴抽打著石壁,目光迫不及待瞅向內陵的方向,帶有毒液的哈喇子滴答了一地,腐蝕得地面「嗤嗤」冒煙,一副已經忍不住的猴急模樣。

  作為食物鏈頂端的野獸,它的嗅覺和對同類生物的察覺力當然是非常強的,早就察覺到來自內陵的強烈吸引,若非江大力命令,早就躥入了內陵,此時一聽說好處,更是無法按捺。

  江大力皺眉舉起砂鍋大的拳頭,伸到魔龍慘碧大眼前捏得骨節「嘎吱」響,青筋凸顯,冷道,「你是龍,不是狗!別給老子丟人現眼在地上打滾兒!能幹就干,不能幹就滾,能不能冷靜?」

  魔龍斜著眼小心翼翼盯著江大力的拳頭,倔強得想要「嗷嗚」一聲表示反抗,最後還是覺得好龍不吃眼前虧,喉頭聳動了幾下,「唔」了一聲垂下頭老實幹活。

  江大力滿意一笑,拳頭化成大巴掌拍了拍魔龍的腦袋,「好好幹活才有好處,否則屁都沒有。」

  話罷,江大力看向被魔龍堵在後方的大批心影石雕,哈哈一笑,當即大步沖入進去,雙臂張開揚起,吸功大法全力施為,驚人的紫氣霎時自丹田部位凝聚而後擴散席捲,將周遭九丈範圍內的心影石雕全都蠻橫吸扯到身旁。

  「嗖嗖嗖!——!」

  道道來自心影傀儡密密麻麻的恐怖攻勢登時布滿當空,將江大力整個人完全覆蓋在內。

  「喝!」

  江大力雙臂畫圓,屈伸之間紫氣登時在《玄功要訣》的輔助下,轉化為刺目的金剛真勁,體外的金黃色微芒突然間劇烈膨脹!

  鐺!!!!

  金黃色光芒與道道來自心影石雕手中刀劍的鋒芒正面碰撞到一起,爆出陣陣洪亮的震撼人心的鐘鳴之音,所有的攻勢都仿佛砸在一尊厚實的金鐘之上,根本無法撼動。

  甚至反倒是諸多心影石雕手中的石刀石劍被反震開道道裂紋。

  「您成功抵抗了泉生野菊·罡氣境心影石雕的攻勢,您的《吸功大法》熟練度增加0.01%,《金鐘不壞身》熟練度增加0.01%。」

  「您成功抵抗了野比村夫·罡氣境心影石雕的攻勢,您的《吸功大法》熟練度增加0.01%,《金鐘不壞身》熟練度增加0.01%。」

  「您成功抵抗了......」

  一連串的提示自面板中傳出,《吸功大法》和《金鐘不壞身》這兩門功法的熟練度迅速跳動起來,幅度雖然不大,卻遠超平日裡慢慢練習。

  江大力身影巍然不動,臉不紅心不跳,感覺護體根本就沒有爆開的跡象,大為不滿,長嘯一聲,身後披風「嘩」地震開當空飄蕩,體內元氣更為澎湃的轉化成紫色吸力擴散席捲,成兩個巨大的渦流氣旋將周遭更多心影石雕齊齊吸扯而來,甚至一些石雕直接離地而起,在他箕抓的雙掌遙控之下飛盪著掠近!

  轟轟轟——

  這一方被魔龍堵住的空曠陵墓中,登時出現了壯闊驚人的一幕,只看到大量心影石雕宛如陷入紫色海潮中掙扎的泅渡者,被瘋狂卷向紫色海潮的中心地帶。

  在那裡,一道雄壯至極的魁梧猛漢時而身上便爆發璀璨金芒,硬扛著大量心影石雕的攻勢,密密麻麻的「-1」、「-1」等細微傷害,從那猛漢頭頂冒出,其長長的血條時而波動顯現,時而又恢復滿消失不見。

  如此震撼人心的一幕,根本沒有任何玩家目睹看見,否則必將再次於江湖論壇上掀起一番波瀾。

  江大力充分發揮了什麼叫「強雕所難」的本事,死死拘束住這一片範圍的心影石雕,充當為他練功的陪練。

  吸功大法以及金鐘不壞身這兩門都已臻至9境返璞歸真狀態的絕學,在大量的心影石雕輔助下,熟練度快速提升著,向著10境震古爍今的層次邁進。

  而江大力的強悍體魄,也在這般密集的擊打中,宛如一塊置於火爐上錘鍊的鋼鐵,反覆錘鍊,愈來愈強。

  魔龍又是敬畏又是哀怨盯著那邊在眼中純屬「吃飽了撐得」主人挨揍,一邊強行推搡更多壓根不想靠近過去的心影石雕進入江大力的吸功範圍。

  另一邊,第一批進入聖陵的玩家們也紛紛結束了第一波戰鬥,死傷小半,收穫卻是巨豐,各個都是看著面板中熟練度提升了不少的武學神色驚喜,感覺此行不虛。

  而在這時,魔龍也盡忠職守,再次扒拉分出了三十多頭心影石雕出去送給諸多玩家。

  根據江大力的安排,這種「甜頭」,最多只給玩家們嘗三次。

  而後這一批玩家便要被驅逐出去,再帶其他的玩家進入聖陵,依次嘗甜頭,如此才能讓玩家們知曉聖陵這個地方的好處,促使玩家們熱衷於開發其他的聖陵,幫他探路。

  但最終最大頭的好處,當然還是被他一個人包攬的,助他一身武學的境界都提升到巔峰。

  此刻,聖陵內的情況,已是開始在江湖論壇上冒出。

  發布帖子的玩家闡明了聖陵內的心影石雕難對付,但只要效仿高手兄的戰略,充分發揮鐵布衫功法的特效,自然便可解決心影石雕。

  至於高手兄是誰,現在又在哪兒,很多人雖是疑惑,暫時卻也無人去過問,所有人全都被解決了心影石雕後會獲得不少武學熟練度提升的好處所吸引。

  聖陵外之前觀望等候的諸多玩家全都坐不住了,不少都懊惱先前太過謹慎,以至於錯過第一批進入聖陵吃螃蟹肉的機會。

  現在也不知道聖陵內究竟還有多少心影石雕,夠不夠分的,黑風寨主又還會不會出來再帶人進去。

  「怪我之前太年輕,早知道就進去吃點兒好處,慫個什麼勁兒!」

  「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下次黑風寨主再出來帶人,我一定第一個報名。」

  「我是八荒弟子,黑風寨友誼點和黑風寨主的好感度都挺高,寨主下次出來肯定第一個選我。」

  「喝不了就去狗那一桌。大家誰不是八荒弟子?你可做過什麼人神共憤的大事?排資論輩也輪不到你第一個。」

  ...

  江大力在瀛國正刷聖陵刷得火熱。

  然而此時此刻,神武國方面正與獨孤一方進行談判的冰皇與神母等一行談判團,卻都遭遇了巨大麻煩。

  無雙城內。

  氣氛凝肅。

  來自黑風寨的一方人馬已被獨孤一方所召集的大批無雙城人馬包圍,雙方如磐石對峙,緊張欲裂。

  此種情況,令帶頭負責談判的文丑丑花容色變,緊張環顧一圈四周氣勢洶洶的無雙城人馬,搖晃羽扇,強顏歡笑對獨孤一方道。

  「獨孤城主,你這是何意?莫非當真是要毀去與我們寨主當日的約定,強行決裂無雙城和黑風寨的盟友關係?」

  獨孤一方坐在雕龍刻鳳的大椅上,哈哈一笑,淡淡道,「文丑丑!你這昔日跟隨雄霸身旁的喪家之犬,現在跟了江寨主後,居然就被派來跟本城主談判,江寨主也委實是太小覷我獨孤一方了,本來你只要出現在我面前,我都可以殺了你。

  但現在我沒有出手,這就已經是給了江寨主的面子,我無雙城和黑風寨的盟友之誼從始至終都沒有改變,至於毀約一說,就純屬無稽之談。

  當初本城主與你們江寨主約定,攻下的天下會地盤中,有三成歸我無雙城所有。現在我無雙城也確實只拿了三成,怎麼能說我獨孤一方毀約?」

  獨孤一方鬍鬚微翹,冷笑一聲,挺腰危坐,凝視文丑丑道,「我獨孤一方,還是比較重視信譽的,這其中,只怕是江寨主有所誤會。」

  文丑醜聞言臉色也是變了。

  士可殺不可辱,他雖也是個讒言媚語之人,但那也是對效忠之人卑躬屈膝,卻不意味著對外人也一定要卑躬屈膝。

  昔日在天下會,那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諸多天下會幫眾乃至壇主哪怕有誰心裡瞧不起他,誰又敢在他面前放個屁?甚至要對他卑躬屈膝。

  「獨孤城主!」

  文丑丑面上諂笑消失,言辭厲色哼道,「我們寨主敬重你無雙城的歷代先輩,才肯給你面子,特派我前來與你方談判,你卻如此侮辱我等!我們寨主與你約定的三成,乃是你無雙城打下的所有地盤中的三成,卻不是天下會三百多個分壇中的三成,你混淆概念,莫不是執意要與我們黑風寨為敵?」

  「放肆!」

  獨孤一方仿佛換了個人,雙目精光暴射,宛如神龍睜目,氣勢極度懾人罩定文丑丑身上,在其身旁拱衛的諸多手下亦是紛紛標前進步,乘勢以雷霆萬鈞的姿態施壓。

  登時間劍拔弩張,一股可怕的精神氣勢登時衝擊向文丑丑,令其全身肌膚都像是給千萬枚利針不斷椎刺般的難受,面色煞白。

  「哼!」

  一道冰冷身影倏爾站出,擋在文丑丑身前,身上擴散開一股冷凍萬物般的凜寒氣勢,非但抵擋了獨孤一方的氣勢,更是迫使得諸多無雙城人眾齊齊打了個寒顫,如被寒流鑽進了脖頸,身軀僵直,腳下居然不知何時「咔咔」凝結了一層冰霜。

  獨孤一方眸中神光一閃,早就注意到冰皇與神母二人,此時雖驚不亂冷喝道,「你是何人?」

  冰皇佇立淡淡道,「黑風寨主麾下,冰神!」

  全場之人聽到冰神二字,俱是目瞪口呆,旋即又是一陣茫然。

  敢以神掛名稱謂的人,必然是實力強橫至極,此人此時所表現出的實力,也的確非常可怕,但為何江湖中從未聽過其聲名?

  「哈哈哈哈哈,冰神!冰神!不過是本王手下敗將罷了!又何資格稱冰神!?」

  就在雙方緊張欲裂地對峙之際,一陣猖狂霸道令人心膽俱裂的大笑聲,突自對面無雙城的建築頂端呼嘯傳來,震得四周城牆都在轟鳴回應,地面似都在輕輕顫動,建築下的一層層窗戶紙齊齊「扎」的震開。

  好深厚的內力!

  好強的高手!

  可怕的氣勢伴隨殺氣如狂風席捲至,一道雙目猩紅的紫衣身影,翟地現身在無數人仰望過去的建築頂端,神色詭異,雙手合什,倒誦魔經!

  ...

  ...

  ...

  (下午七點左右加更!求月票!)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