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3:失蹤的老朱!驚天一刀!(求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一個人鬼鬼祟祟的,究竟是要到哪裡去?」

  「若非秘密,這個人又怎會如此鬼祟,若真是秘密,這個人又怎會告訴你呢?」

  所以四當家如此詳細的告知了搜神宮的人員動向以及長生不死神與紫衣經王的合作之時,江大力就嗅到了一絲古怪詭異的意味。

  首先,這個宣化號的情報能力絕對也是非常強大的,竟然連搜神宮的諸多秘密都能清楚調查出,表明宣化號很可能安插有暗樁在搜神宮內。

  但對方居然連紫衣經王與長生不死神的合作也清楚,就意味著宣化號安插在搜神宮內的那暗樁身份地位,絕對不低,若是太低,根本就難以獲取到這等程度的情報。

  反之,若是宣化號並沒有什麼暗樁在搜神宮內身居高位,能獲得如此程度的情報,那麼事情真相就顯得有些耐人尋味了

  江大力本也是正有離開聖陵去往神武國之意,現在聽這四當家如此一說,自是更打算立即去往一趟神武國。

  不過既然對方送上門來請他走,他當然也不能表現得太爽快,否則豈非顯得很好說話,下次再來對方若繼續來勸離,平添麻煩。

  「你提供的這些情報,具體是真是假還是兩說,就憑這三言兩語便想讓我離開,呵呵呵」

  江大力搖搖頭,濃眉擰起,表示想請他離開,沒那麼容易。

  陵墓頂上的四當家暗罵一聲棘手,再也無法按捺怒意與不耐,沉聲道,「我已百般忍讓,還好心提醒閣下你有關搜神宮的訊息,閣下不領情也就罷了,現下這番表現,莫非是真的鐵了心要與我宣化號為敵?」

  江大力嗤笑一聲,淡淡道,「我江大力向來是吃軟不吃硬之人,你說我要與你宣化號為敵,先想想你們是否願與我為敵?否則你們大當家為何派你來勸離我,而非親自出手驅逐我?」

  話鋒一轉,江大力不等四當家開口,道,「好了!你的誠意我也看到了,我會離去,不過還需要半天的時間,半天之後,我自會離去。」

  「半天時間」

  四當家沉吟片刻,想到自己昨日在外面觀察到的情況,以及從異人口中得知的情況,不由面容古怪。

  「異人告訴我,這黑風寨主認為聖陵內的守陵石雕都感染了邪祟,於是要親自出手淨化,召集他們,就是為了輔助其一起淨化

  這個莽夫,難道不知道聖陵內的這些石雕之所以被稱為守陵石雕,就是因為我國諸多宗門的高手在死去後埋葬其中,日積月累之下又通過地脈以及明雲晶的影響,漸漸才會受到死去強者的殘留精神執念影響,自如行動攻擊外來者嗎?

  只因這樣,才會被稱為守陵石雕啊,否則難道真是一尊尊不會動的石雕守陵?」

  「所以,他想要多留半天,就單純只是為了毀去這些石雕?」

  四當家心內一陣鬱悶無語,感覺像是遭遇了一個神經病。

  但眼下情況,該說的他也都說了,不能勸走對方,以他的實力肯定也不能動手,否則隼人天隱就是前車之鑑。

  想到這聖陵之內最為至關重要的八岐都已遭了厄難,這些守陵石雕就算被毀去,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那些英靈安葬其中的宗門都不急著出頭,連天皇都沒出面,他出什麼頭,只要能把這煞星勸離,再忍忍也沒什麼。

  一念至此,四當家對著下方江大力一抱拳,而後兩腿用力在岩壁上一蹬一彈,身影便向著外面躥去。

  「希望黑風閣下說話算話,半天后便離去!」

  江大力目送對方身影宛如壁虎游牆般一個轉折,消失在通道,目露思索沉吟片刻,又看向周遭稀疏了不少的心影石雕,低笑一聲。

  「半天時間,也足夠將這裡清空了,魔龍應該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只說半天后離去,可沒說以後就不會再來了」

  長刀出鞘,江大力大步沖向更多心影石雕,繼續施展三元殞命斬,掃蕩整個聖陵。

  如今逆天神意刀已是處於8境出神入化的層次,只待突破到9境返璞歸真,必然可將諸多刀法領悟整合一爐,刀道境界大幅度提升,領悟出青銅刀氣,殺傷力大增。

  而魔龍在昨日便已進入內陵吞食八岐的身軀,想必吞食下這等神獸的部分身軀後,魔龍的實力也肯定會有所增強。

  半天之後,一聲凶戾的龍吟咆哮自聖陵門戶處驟然傳出,而後一條體型粗長全身鱗片近乎綠得發黑的巨龍自陵墓內躥出,散發著驚人的壓迫力,張牙舞爪直奔天穹而去。

  江大力背負大刀,傲立間身軀半蹲在龍背之上,雙手抓住魔龍背脊上延伸出的驚人骨刺作為支撐,在陣陣狂風中消失於諸多玩家以及遠遠觀望的土著江湖人的視線內。

  「這煞星,總算離去了」

  不遠處的山坳密林中,一群聚集於此的瀛國宗族高手俱是遠遠看著頭頂宛如一片烏雲般掠過的龐然大物,紛紛長鬆口氣,壓抑許久的心情得到緩解,隨後又看向聖陵的方位,不少人臉色微沉。

  「那些膽大妄為的異人還在聖陵內打擾我們先輩的英靈,實乃罪不可赦!」

  「把他們全都殺了!」

  「不!殺了他們才是最大的放過,把他們全都抓起來,帶回宗族,處以極刑,如此才能以儆效尤,令他們從此不敢再犯!」

  「不錯!」

  嗖嗖

  一條條身手敏捷的身影迅速躥出林子,殺氣騰騰向著聖陵的方位逼去。

  聖陵內諸多玩家正有不少罵罵咧咧的走出,也有少數玩家則在陵墓中繼續不死心的尋找可能遺漏的心影石雕或者珍貴陪葬物。

  「黑風寨主也太狠了,這麼多心影石雕,全都給他毀光了,我們這麼多人,才吃下不到一成吧?就這還要我們幫什麼忙嘛?」

  「哎!要說一成其實也不錯了,但可惜,賺到的都是實力強的那些高手,像我們才爆氣境,在心影石雕手中根本撐不住一個回合,更別提有效抵抗獲取武學熟練度。」

  「不錯!我怎麼感覺參加這個任務好虧,沒賺到什麼還掛了一次,而且還花費了修為點和潛能點學了門《鐵布衫》,我可不習慣用這種橫練武功。」

  「算了算了!任務嘛,重在參與,主要是祖師爺開心就好,我們這些小弟」

  話還未說完,道道暗器突然從對面林子飆出,瞬間帶走幾名玩家的性命。

  剎那間,陣陣白光伴隨慘叫開始在聖陵處爆發,玩家們盡皆大驚失色,立即作出防禦姿態。

  林子內衝出的一眾宗族高手則是互相埋怨。

  「說了要生擒他們處以極刑,怎麼殺死了讓他們逃了?!」

  「抱歉抱歉,沒收住手,我也沒想到,這些異人居然這麼脆弱。」

  「待會兒都出手輕點兒,抓活的,殺雞儆猴!」

  「殺!」

  一眾瀛國高手如狼似虎衝出,刀光劍影霎時在聖陵門口處爆發,引來玩家們一片咒罵聲。

  「龜兒子!咱們祖師爺在時不敢動手,祖師爺走了就下陰手!」

  「不好!他們抓活的!」

  「兄弟們,千萬不要讓這群禽獸得逞,趕緊自殺,通知裡面的兄弟也自殺!我們八荒弟子忠貞剛烈,寧死不從!」

  高空中駕龍疾馳飛行的江大力查看到論壇上聖陵的狀況,微微搖頭,早就已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在離開聖陵之前,他就清楚一旦他走了,候在外面的諸多瀛國宗族高手一定會驅逐還留在聖陵內的諸多玩家,下死手都算是輕的。

  這一幕,活脫脫就像一群外來野狼割韭菜,他這個主力一跑,留下的韭菜們就都遭殃了。

  故此在離開之前,他也曾提醒留在聖陵內的諸多玩家,任務已經結束,心影石雕皆已毀滅,大家都可以散去了。

  可惜人心都是貪婪的,即使他如此提醒了,還是會有玩家因聖陵內的陪葬品以及僥倖心理留下來,沒有及時撤離,這才會被宗族高手堵門口。

  只希望這群玩家不會因這次的打擊而打消對其他聖陵的興趣,繼續依循他拋下的誘餌,積極探索其他聖陵的情況。

  不過現在他暫時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在瀛國逗留,便是還埋藏在無神絕宮內的大筆財富也沒有時間去搬走。

  只因論壇上已冒出了一些有關聶人王發狂後,在江湖各地製造殺戮的帖子。

  情形至此,江大力無論如何也是要立即趕去神武國,將聶人王從徹底淪為殺戮機器的瘋狂邊緣拉扯回來的。

  並且,令他感到憂慮不解的還有朱無視此時的下落。

  自無雙城那一戰過去已有近兩日的時間,有關無雙城一戰的具體情況,也已被積極的玩家們探查清楚,論壇上都已將情況公布。

  現在無雙城幾乎小半個內城都淪為了廢墟,顏盈身死,獨孤一方則疑似死於發狂的聶人王手中,屍骨無存,朱無視以及紫衣經王卻均是下落不明。

  如今無雙城群龍無首,不少舊部在第一護法釋武尊的帶領下狼狽逃竄,躲避冰皇、神母等人的追殺。

  而具當時在無雙城外城的不少玩家透露,當日那一場大戰最後,似有一道驚天刀氣橫空而至,破滅了兩道龍捲,而後一齊消弭無形,自那之後,那場可怕的戰鬥也便宣告結束。

  「一道驚天刀氣橫空破滅了紫衣經王和老朱構成的吸力氣場,三者一同消失是誰有這麼強的實力?」

  江大力揣摩著論壇帖子中玩家留下的評論,苦於沒有人拍下當時那道刀氣的驚世狀況,他也無法更為直觀的看到那刀氣的情況。

  但以他的眼界去揣測,即便是他,全力一刀之下,亦難以說同時破開紫衣經王以及朱無視所構成的吸力氣場。

  所以那出刀之人的實力,確實驚人可怕。

  對方為何要突然出手?

  是幫助紫衣經王對付朱無視?

  還是幫助朱無視對付紫衣經王?

  又或者單純只是阻止這一場戰鬥

  這一切目前還是個謎題,需要親臨現場去調查蛛絲馬跡

  (稍後晚上加更!)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