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5:歸真之上!不可理解的範疇!(求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這世上的諸多武學,多是武學名稱便也就意味著武學之精要所在,一個名稱便可隱約流露該招在使用時的某些特徵。

  例如江大力所創的大力神拳、大力神功,俱是強調以力為基礎,重力不重技,大力出奇蹟。

  如獨孤九劍的要訣在於無招勝有招、隨心所欲、信手拈來,正襯了獨孤傲視之意。

  如黯然銷魂掌的要訣,在於黯然銷魂,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

  又如七傷拳所對應之七傷......百花錯拳所對應的一個錯字,正是一錯再錯,滿盤皆錯。

  而無雙城除了舉世無雙的劍聖之外,亦有著諸多神功秘籍,如降龍神腿、無敵霸拳、情傾七世、無雙神指等等,但要說最具傳說性以及代表性的絕學,還要數那頗具神話色彩的《傾城之戀》。

  傾城之戀......這武學的名字就充滿一種夢幻神話的色彩,不像是形容一門武學,而更像是情侶之間互訴衷腸的許諾,許諾一場海誓山盟教無數人羨慕的愛戀。

  正因猜不透,所以無論人們怎樣去想,也無法從其名字中領略這武學的竅門,但實則,這門武學,關乎的並非一場愛戀,而是關乎一個不為不知的故事,一座城傾倒的故事。

  「相傳,在曾經百國大戰的戰亂年間,有三個國家極其強大,被後世之人稱為三國鼎立。

  這三個國家中俱是名將雲集,但要說最璀璨矚目的一位將軍,便是現在受世人所膜拜的武聖關公。

  相傳,傾城之戀這一招可怕的絕學,便是關羽所創,他曾憑這一招,一刀毀了一座城,故此將這股力量,稱為傾城之戀。

  關公之所以被後來世人膜拜,非但是因其忠義的品行,更是因其舉世無雙一刀傾城絕戀的力量,而無雙城之所以舉世無雙,傳承下偌大基業,便是因無雙城乃是昔日關公的後人所創。

  所以江湖中始終流傳有無雙城擁有絕學《傾城之戀》的傳聞。

  在歷史多次戰亂中,無雙城之所以屹立不倒,也是與這一干係相關,所以我懷疑,人面使之所以一直留在無雙城內冒充獨孤一方,未必就不是想獲得傾城之戀這一門絕學。」

  雷峰塔下,前來帶走火麒麟的江大力,亦是再度見到了白素貞,聽著其講出有關無雙城「傾城之戀」這門絕學的秘辛。

  就在今日他抵達雷峰塔時,便也注意到了江湖論壇上鬧得沸沸揚揚的無雙城廣場四個大字「傾城之戀」。

  而相關的情報,更是通過在無雙城的黑風寨精銳玩家以快報的方式,迅速傳訊回了山寨,被他第一時間就通過獨自開闢的情報渠道知曉,自也是大為震驚。

  此時聽到白素貞這般講解,江大力神色凝重道,「這麼說,這傾城之戀的武學,很可能是一門超越歸真境的武學?是一門絕世刀法?」

  白素貞一雙亮晶晶的明眸閃過笑意,將飄落額前的一縷青絲捋開,轉首看向江大力搖頭道,「不知道!」

  江大力意外,「不知道?」

  「是,我不知道。」

  白素貞坦誠以縹緲的語氣道,「其實本來人們對實力境界,武學境界,從來沒有細緻的劃分。只不過後來修煉得人漸漸多了,道家便提出了煉精化氣、鍊氣化神、煉神返虛三個大境界的說法,後來更演變為如今的更細緻的實力境界劃分。

  武學的境界也是如此,但人的智慧終究有極限,在沒有接觸到另一個超越所有人前知的範疇內,目前所知的所有境界,再強也是屬於人的智慧範疇內。」

  江大力揣摩這句話的含義,隆起眉峰道,「你的意思是說,傾城之戀還未超出人的智慧所能理解的範疇,所以應該不算超越了現有武學境界劃分中屬于歸真境的武學範疇?」

  白素貞頷首,「是這個意思。一刀毀滅一座城固然是很難,悠悠千古以來,能做到之人可能都鳳毛麟角,卻也並非就絕對沒有第二者。所以還處於人的智慧所能理解的範疇,就還是歸真境所能概括的範疇。」

  江大力心頭一震,「也就是說,人的智慧所不能理解的範疇,就是超越了歸真境的範疇?如今這世上,諸侯國肯定是沒有那樣的存在,不知道聖朝的那位聖皇以及當今攝政王,是否是處於不能理解的範疇?」

  「呵呵呵......」

  白素貞眸子微彎,猶如一對美麗的月牙兒般突然笑了起來,繼續搖頭道,「不知道!因為我還是沒有接觸過,也許聖皇已處於不能理解的範疇,也許攝政王還處於可被理解的範疇,誰知道呢?

  但據我所知,昔日的少林尊者達摩,便是接觸到了不能被理解的範疇,接觸到了歸真境之上的境界,所以他瘋了,也死了。」

  「什麼!?」

  江大力凝目。

  白素貞伸出白皙嬌嫩的手掌,舉手掠了掠額邊的髮絲,黛眉一抬,平淡道,「你身上不就有一枚事關達摩的寶物?難道還不知道達摩曾經圓寂之前的遭遇?他面壁九年最終突破,開五大神通,其一天眼通,卻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事物,無法理解,無法接受,於那一刻本就在突破後瀕臨極限的精氣神崩潰,徹底死亡。

  所以說......有時候人要學會知足,超越了歸真境,也並非就一定是好事......你若是日後想要接觸到那個層次,不如就打開達摩留下寶物,看一看?」

  白素貞的話語到最後已是略帶了幾分蠱惑揶揄的意味。

  江大力幾乎是忍不住就要掏出達摩之心查看,但卻感覺詭異強忍住,冷哼道,「達摩之心乃是少林之物,雖然我不知道這些禿驢怎麼沒人來找我索要回去,但我也不會隨意去碰別人的寶貝,這件事還是日後再說吧。

  現在繼續說傾城之戀,既然無雙城出現了這四個字,說明無雙城的確有人繼承了昔日的關公絕學。

  這麼說,前幾日一刀破開紫衣經王和朱無視的吸力氣場的,很可能便是無雙城的那位後人?他的刀氣殘留於城內,直到天下大雪,才顯露而出。」

  白素貞嗤笑一聲,對江大力所說的「不會隨意去碰別人的寶貝」這種說辭嗤之以鼻,卻也懶得與其辯論,神色變得嚴肅道,「傾城之戀未必就是一門刀法,可能只是一種運轉內息的心法。但這門絕學的確非常可怕,我雖是也能憑藉摩訶無量的力量,在地上留下氣息,卻也很難在不傷及地面留下痕跡的情況下,令這股氣息幾天都不散去,而且還能繼續傷人。」

  「你的意思是說這個無雙城強者比你還強?」江大力皺眉。

  儘管不知道白素貞的實力究竟有多強,但他隱約也能猜到,對方至少是歸真8境的強者,兼之身具移天神訣、摩訶無量、滅世魔身等絕學,戰鬥力絕對要超過他不少,連對方都不能辦到......

  白素貞搖頭否認,「每個人的強項都有所不同,僅是這種手段,未必就說明對方比我更強,但也絕對不會弱,所以你若是要去一趟無雙城,還是需要小心謹慎。」

  「這個你不說,我也知道。」

  江大力吐口氣,而後突然想到什麼,道,「你說,無雙城乃是武聖關羽的後人建立,不知武聖此人,當年是否也具備某種命格?」

  他提出這疑問時,腦海里想到的,是當初在看到步驚雲的個人屬性命格後,所看到的另外兩個與雲之命格親和的命格:風之命格以及武之命格。

  風之命格必然便是指的聶風,而武之命格,當初他始終想不出究竟有誰具備。

  但現在聽到白素貞提起當年的武聖,腦海便不由閃過這道靈光,展開了聯想。

  白素貞對江大力這突然的提問也略感詫異,沉吟半晌後道,「凡命貴有大氣運之人,明自身命理,都會凝聚出屬於自己的命格,武聖當年,肯定也已凝聚出了自己的命格,只不過究竟是何種命格,我當然不知曉,料想武聖其人勇武蓋世,所凝聚的命格,當是與武有關吧。」

  聽著這模稜兩可的回答,江大力若有所思頷首,豁地自石椅上起身,道,「該問的我也問完了,是時候走了,你真的不打算現在跟我出去?長生不死神既然如此急迫地對付我,也許現在,正是我們共同對付長生不死神的大好時機。」

  白素貞兩顆又黑又亮的眸子裡閃爍起光亮,含笑搖頭,「我說過,你現在的實力還不夠和我聯手殺上搜神宮,等時機成熟,我們自可動手。」

  江大力冷峻而充滿野心與侵略性的虎目與白素貞雙眼對視,自信道,「我也說過,你不會等太久!而且你也不要忘了,只要我助你脫困,你就給我滅世魔身的功法,而在毀滅搜神宮後,你還要給我移天神訣。」

  在曾經他接到的《魔的詛咒》這項甲級任務中,就提示過只要幫助魔主白素貞脫困,便可得到滅世魔身這門武學,而若是幫助魔主毀滅搜神宮,便可得到移天神訣。(921章)

  而在正式接觸到白素貞後所接到的《神魔之怨》這項任務中,則提示只要幫助白素貞殺上搜神宮,覆滅搜神宮,即可獲得滅世魔身這門武學作為獎勵。(1055章)

  這兩種任務,前者乃是被動觸發的隱藏劇情任務,後者則是與白素貞接觸後主動觸發的支線劇情任務,其中任務獎勵也有所重疊。

  根據江大力的理解,兩種任務都透露出一個意思——滅世魔身這種武學對魔主白素貞而言是可有可無的,所以才會屢次作為獎勵發出。

  他只需完成其中一項任務條件,甚至憑藉現在與白素貞處於友善層次的好感度,直接向對方開口索要,也有機會拿到這門武學。

  如今,他正是需要一些頂尖煉體武學作為它山之石,輔助他再度提升強化體魄,滅世魔身便是一門非常不錯的可借鑑的武學。

  面對江大力直接開口索要武學,白素貞清雅淡淡地一笑,「人的貪念總是這麼強烈,不過你貪得很直白,也好,我便將滅世魔身傳你也無妨,你準備接受傳功吧!」

  話罷,白素貞倏爾身影一動,衣袂飄飛,雙掌朔向江大力那鋼鐵般強健的胸膛。

  江大力詫異,強忍住出手給對方一拳的衝動,低喝,「還要像上次那樣傳功?你不怕又虛脫了?」

  「看這次誰虛脫!」

  白素貞輕笑,十根青蔥般的手指,白色指甲一閃就貼近了江大力衣內。

  這一剎速度極快,江大力只覺白素貞那張粉光緻緻、光潔嫵媚的臉蛋兒已到了跟前,柔媚的彎眉之下,一雙亮晶晶的明眸凝視而來,膩如玉脂的鼻子和紅潤的櫻唇眨眼已是近在咫尺,一股天然體香撲面......

  ...

  ...

  ...

  (晚上加更!)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