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青衣樓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大力啊,這次的任務可不簡單,所以雖說是儘量要捉拿,卻允許幹掉目標。」

  在黑風寨寬敞的議事大廳內,腰圓背闊的熊罷坐在一張鋪有虎皮的梨木大椅上,抽著旱菸,眼神讚許看著健碩精壯如猛虎獵豹般江大力道。

  他已四十有六,已有幾年未曾和人動手拼殺,身材也已發福走樣,近兩年更是納了兩房小妾都需照料,早已沒了當初一人一斧就敢一人攔道劫鏢的熱血。

  正巧這幾年江大力的出現,就仿佛是天賜福將般成為了他手中最快最利的刀,幫著處理了不少的棘手事,每陣子的鏢都能不費吹灰之力就劫到,令他完全不需要去打生打死就能名利雙收。

  於是,他也愈發看江大力順眼,視作己出。

  如果不是近來納的小妾很合他心意,甚至都想賜給這個老三犒勞犒勞。

  「黑風寨大當家熊罷轉交給您一個緝捕任務。任務內容:緝拿或幹掉古墓派疾風鞭邱雪媚。

  任務難度:丙品乙級

  邱雪媚:初入內氣境實力,古墓棄徒,擅使長鞭,行蹤見密函。

  緝捕獎勵:修為點50、潛能點50、江湖聲望50。

  緝殺獎勵:修為點30、潛能點30、江湖聲望30。

  是否接取?」

  「只是丙級任務,接了!」

  江大力猶豫了不到一息,中氣十足道。

  如果是一個已跨入內氣境很久的老江湖,他會毫不猶豫的拒絕。

  雖然在這個世界,他也不會真正的死去。

  但主動作死並且真正死後,也會損失很大,沒必要冒險。

  但只是一個初入內氣境的高手,他自忖還是可以嘗試一下的。

  「老三,你可考慮清楚了?這可不是什麼簡單人物......也算是在原州闖出過名頭的。」

  坐在左側的二當家奪命書生喝著茶笑著說道,「雖然只是初入內氣境,還無法做到內氣外放,卻也非同小可,你真要遭遇,我建議還是玩點下三濫的手段,就用我教你的那些,別太莽。」

  「我省得。」

  江大力說著,拿走任務密函,提起熊罷放在桌上的一壺老酒,轉身背刀大步離去道。

  「我這一去,不論任務是否完成,一個月內必定返回。」

  「哈哈,好,到時我必會提前為兄弟你擺宴洗風。」熊罷大笑起身目送江大力離去。

  奪命書生慢悠悠放下茶杯,白淨面龐仍是噙著笑,「這次老三若是真能完成任務,想必積攢下的功勞,是會要被上幫瞧上提前調過去了吧?」

  熊罷抽口煙一嘆,「老三真他娘的是個人才,可惜了,我們黑風寨廟太小。」

  奪命書生眼一翻,「大哥,若是我也要隨老三去上幫,你認為如何?」

  熊罷一瞪眼,「胡想些什麼,能去上幫的,也只有老三一人。他若是飛黃騰達了,你我兄弟倆自是能跟著吃香喝辣的。」

  「大哥啊大哥......」

  奪命書生眼帘微嚲,內心輕嘆,「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這就是你這麼多年都始終只能留在黑風寨當個山賊頭頭的原因啊,太過心慈了。我就不一樣......只能對不住三弟了。只是可惜了這麼好一個打手。」

  ...

  這個江湖上,有很多神秘的組織。

  其中一個組織,很多江湖人談之變色。

  沒人知道這個組織的神秘主人是誰。

  他可能你身邊最普通無聊的朋友,可能是你門口天天賣菜的大媽,也可能是個茶藝絕倫的茶鋪老闆,又或者號稱有花堪折直須折的採花賊......

  所有人都不知道這個組織的主人到底是誰,長什麼樣?

  江湖中人只知道絕對有這麼一個人。

  就像他們知道小李飛刀很準,至於有多准,也只有死人知道。

  江大力的另一個身份,便是這個組織內的人——青衣樓殺手。

  這將近快兩年的時間裡,江大力在重生到這個世界後花了一年從一名山賊小頭目成長為山寨三當家,又花了一年成為青衣樓的殺手。

  於是明里暗裡的身份,他都有了。

  明里暗裡道上的消息,他也全都占了。

  有消息靈通的青衣樓殺手的身份,行走江湖做很多事情都便利太多了。

  ...

  兩天後,通往原州的偏僻道路上。

  一隻信鴿振翅划過蔚藍天空飛來,落在了江大力伸出的滿是老繭的手上。

  拿出信筒內的字條一看,江大力眼神微閃,流露笑意。

  「去!」

  他一把放飛信鴿,翻身上馬。

  「駕!」

  快馬一匹,金刀一把,已經戴了張奇物人皮面具換了容貌打扮的江大力策馬揚鞭疾馳。

  他此時一襲青衣上身,斗笠垂下黑紗遮面,儼然一副青衣樓殺手的模樣裝扮。

  這兩天時間,他已通過青衣樓的渠道探查到了一個連山寨上頭都沒調查到的消息,關於疾風鞭邱雪媚的消息。

  邱雪媚在兩天前就走水道又悄悄從會州折返了原州。

  如今就落腳在原州青楊縣的一家隱棧,躲避朝廷的追捕。

  所謂隱棧,便是未曾在官方登記過的客棧,是並不被允許開的客棧。

  一般開這種客棧的,也都是道上的人,主要為一些並不願太拋頭露面的人服務。

  黑風山寨的上頭作為白道勢力,自然是很難調查到這種隱棧入住的客人情況的。

  但青衣樓作為一個殺手機構,可不是什麼白道勢力,自是能輕而易舉調查到消息。

  江大力非但查到邱雪媚的下落,更調查清楚了對方所學的所有武功路數,性格喜好等等。

  要說這天下江湖宗門無數,古怪的也有不少。

  例如西湘趕屍派,派內之人終日與屍為伴。

  又例如整天搗鼓和朝廷作對的白蓮教、整日要和五大劍派互掐的日月神教、每天研究蟲子雜交的星宿派和五毒教等等,各個都是行事詭異無端,充滿邪氣。

  可對比門派中人終日閉門不出,禁閉幽關,幾乎從不在江湖中出現的古墓派,這些門派就要顯得開放許多了。

  自林朝英創建古墓派後,這麼多年來,走出過古墓的弟子門人,也就只有反出古墓的赤練仙子李莫愁以及主動走出古墓的楊過和小龍女,邱雪媚可能算是第四個走出古墓的弟子。

  自當年走出古墓那一刻起,邱雪媚也就成了古墓棄徒,在江湖上沒做什麼好事,反倒造了不少無端殺孽,走上了與昔日赤練仙子李莫愁那般充滿扭曲的道路,也就招致朝廷通緝。

  然而,邱雪媚卻又不如李莫愁那般武藝高強,三腳貓的功夫還沒什麼後台,被朝廷通緝這才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就已是東躲西藏,無比狼狽。

  對此,江大力除了感嘆「這是一個被關出了抑鬱症的不知外界法律的可憐女人」,多餘的話,也是無法可說了。

  他甚至都可以想像。

  當一個在與世隔絕的古墓內生存了多年只知道武功,完全不懂什麼禮義廉恥、什麼世俗倫理、什麼朝廷法律的女人,在走入江湖紅塵的那一刻,該會受到多麼大的衝擊和影響。

  可能隨便一個懂得一些花言巧語的男人,就能將涉世不深的邱雪媚把到手。

  然後再來個始亂終棄的戲碼。

  那麼之後,邱雪媚黑化報復社會的劇情,也就是可想而知了。

  完全就是與同門師祖李莫愁一個模板的辛酸江湖史。

  甚至當初小龍女如果不是有深愛的楊過,而楊過又沒拋棄小籠包子,恐怕最後小龍女也是得黑化,依舊是走李莫愁的同樣道路。

  所以說,古墓派由林朝英這個祖師爺創造的狗屁古舊制度,江大力是一百個瞧不起,完全就是扭曲一個人的正常世界觀和價值觀。

  但這並不妨礙江大力依舊要幹掉邱雪媚。

  情緒上的同情,並不等於物理方面的手軟。

  「邱雪媚最喜聽曲兒,在青楊縣落腳後,便於昨天去聽了一位走江湖的小伶唱曲兒。

  這邱雪媚也不愧是古墓派出來的傻憨憨,江湖裡闖蕩了幾年,還是這麼沒江湖經驗,朝廷通緝期間還去聽曲兒。

  而且......一個走江湖的伶人,剛好就這麼巧路過青楊縣?」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