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人人得而誅之【求置頂】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啊啊啊———」

  不過數十息的時間。

  一群熱血公會的玩家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全都被朱長齡點了穴道當場制伏。

  玩家們全都震驚了。

  在被點穴的狀態下,他們全都無法動彈。

  強行掙扎動彈就感覺一種劇痛自穴道處傳遍全身,令人根本無法抵抗。

  這種生死都不由人的感覺,還是玩家們的第一次,不禁都感到了恐懼,全都立即進入江湖論壇,在自家公會加鎖的論壇帖子下激烈討論。

  「不好,我們這是被點穴了,現在怎麼辦?lsp們,我感覺我小老弟都動不了了。」

  …

  「少說騷話,得想辦法激怒這個朱家的BOSS然後自殺,為了任務死一次沒什麼大不了的。」

  …

  「他問我們是不是魔門中人,是不是腦子秀逗了?好像是有什麼誤會?」

  …

  「我系一隻小鴨子,咿呀咿呀喲!反正現在不能反抗,大不了一死,怕什麼?」

  …

  「我們要加入崑崙派,不能被誤認成魔門中人,就實話告訴他,也沒什麼不能說的。」

  …

  「快說,你們是不是魔門中人,領頭的在哪?」

  山谷中,朱長齡仍在追問。

  一名熱血公會高層勉力喝道,「我們不是魔門中人,我們是附近山村出生的村民,想要加入崑崙派,來這裡是要幫助一位大俠尋找一味草藥!」

  「附近的村民?幫一位大俠尋找草藥?」

  朱長齡眼珠一轉,警惕環視四周,雨幕如牆,黑夜沉沉,周遭哪裡還有什麼人藏匿。

  「那人在哪裡?方才有隻大鷹飛了下來,是不是那人的?」

  一名玩家立即點頭道,「是的,應該是那位大俠的,那大俠就在峭壁上面的山洞裡,你朝上看。」

  「嗯?」

  朱長齡抬頭向上一看,借著時而閃掠而過的閃電,依稀看清了峭壁上方確實是有一道山縫,不由眉頭緊皺心中狐疑。

  「那人若真是魔門中人,來我山莊這山峰是要作甚?我這山上雖是有些草藥,卻也不過是尋常山藥罷了,哪有什麼稀奇草藥?」

  思慮至此,朱長齡也不和一群實力低微的異人小輩計較,身形一展便踩踏峭壁飛掠向上,幾個起縱便到了山縫口。

  一看明顯被利器開鑿開了許多痕跡的山縫,朱長齡神色更為狐疑,帶著警戒之心團身鑽入山縫之內。

  ...

  山縫中,江大力偉岸身軀靜坐在冰魄玉石上,渾身衣物無風自動,宛如有股氣浪在體內激盪至體外,循環往復。

  他還處在對《九陽神功》的參悟當中,沒有徹底退出。

  這種突然頓悟的時機非常難得。

  江大力感覺自己現在對《九陽神功》領悟速度成倍遞增,熟練度噌噌噌不斷上漲,很快就要滿足初學條件。

  正是因這機會難得,江大力即便先前就聽到了山洞外之前傳來的一聲長嘯,卻也還是耐著性子並未脫離修煉狀態。

  不過此時,他也已有一半心神保持著對外界的警惕,耳朵隱約聽到了似有人進入到山洞隧道內的細微聲響。

  「看來,來的人必定是朱長齡無疑了!」

  瞅著面板中已只差最後百分之十進度就可初步學會的《九陽神功》,江大力心中沉凝,繼續修行,目光卻看向了前方地面已停止進食,銳利陰冷眸子機警瞟向了隧道口的魔鷹。

  吧嗒——

  在這時,突然一道人影已出現在了洞口處。

  「唧——」

  魔鷹在瞬間也立即雙翅展開作勢欲撲,發出警告的叫聲護持在江大力身前,翅膀掀起的塵土狂風蜂擁向洞口。

  「好個畜生,果然是劍門關魔鷹。」

  出現在洞口的朱長齡半眯起眼睛掃了眼魔鷹,又神色驚悸奇異的盯著地上那猶若成人的白猿屍體半晌,最後目光才落在仍舊咖趺盤坐的江大力身上,打量其戴著人皮面具的陌生臉孔。

  「擁有劍門關魔鷹,帶著一幫異人莫名深夜造訪我朱武連環莊附近,不知閣下是何方高人?」

  朱長齡半眯起的眼睛,顯示出追根究底的神情,冷冷道。

  江大力瞅著已攀升到百分之九十五的進度條,雙眼眼皮擠成一條縫兒,就像射手瞄準目標似的盯著朱長齡似笑非笑並不言語,繼續拖延時間。

  「不說?」

  朱長齡目光落在江大力手中經書上,神色狐疑,眼神突然一冷猛地身形前沖提袖一指點出。

  「不說話你以為就能矇混過關?魔門賊子受死!」

  嗖——

  一指出,一股含於指尖的內力便隔空化作尖銳氣浪激發而出。

  然而就在此時,一團黑影長啼一聲陡然撲面飛向朱長齡,利爪一抓便是重重爪影,無匹凌厲。

  「畜生找死!」

  朱長齡狂喝一聲一指快如疾電落下,犀利氣勁瞬間先一步點在魔鷹身上。

  魔鷹慘鳴一聲身上頓時多了個血洞,卻仍悍不畏死抖擻羽毛撲殺向朱長齡。

  「滾!」

  朱長齡猛一拂袖,袖子便如鋼棍般啪地一下抽在魔鷹利爪上,氣勁爆涌。

  鏗鏘——

  魔鷹被一股巨力抽飛而出,重重砸在崖壁上跌落在地,羽毛紛飛灑落。

  下一刻,朱長齡身形便如電閃般突然掠到江大力身旁,氣勁極其凝聚的食指驟然點向江大力心口厲喝。

  「魔門賊子,人人得而誅之!」

  「憑你?」

  就在那瞬間,江大力突然暴喝,渾身爆發出一股無比熾熱陽剛的霸道氣勢,雙手閃電般在地上一撐,身子凌空拔起,借著身勢落下的剎那,一拳打出!

  嗡!——

  瞬間空氣宛如擠壓爆炸。

  無比陽剛狂猛的氣勁構成濃稠拳印。

  沛然雄渾的拳風如同利劍般切開前方的空氣襲向臉色猛變的朱長齡頭部。

  這分明是完全不顧朱長齡點來的一陽指,要以傷換傷。

  「此人好剛猛的內力!」

  朱長齡身體一縮,一陽指上點江大力的拳頭,指力驟然爆發。

  砰!

  如同響起一陣驚雷般的聲響,強大的氣浪波動立刻將周遭樹木枝葉撕碎。

  二人身影一閃擦肩而過。

  朱長齡陡然長嘯,渾身氣勢再度暴漲,狂暴的氣勁隨著其手臂揮舞。

  「殺!——」

  他十指如彈琵琶一般,指甲錚錚,狠辣無比反劃向江大力的脖子,手腕,脖子大動脈等血管要害部位......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