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147:鼴翎真人,忘我極端(保底更求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方才那應當是滅情道的鼴翎真人,實力在滅情道中倒是不算拔尖,唯獨其輕功和暗器獨有一絕。

  他輕功自比明教青翼蝠王韋一笑,但此人卻是出了名的謹慎,欺軟怕硬。

  剛剛應也是摸不清你的路數,又不敢在城內周旋,故此救人後便立即撤走。」

  花折枝看著地面一排透骨針,凝眉上前介紹著,又道,「魔門中人都是貌合神離,心思歹毒。

  這鼴翎真人,應當是那二女尋來做後應的幫手,卻大概沒料到你這麼厲害,出手稍遲之下,戰局已變,自是不會再和你拼命,救下一人後就撤走」

  「救走就救走吧,我也並沒有打算趕盡殺絕,你這兩個老情人不死,對我未嘗沒有好處。」

  江大力微微搖頭。

  花折枝看了眼其偽裝後比他這個採花賊還英俊美艷的容顏,嘆道,「也不知是那個俊美男子是如何得罪了你?霸絕堂這個勢力,我倒是都沒聽說過。」

  「這並不奇怪,其實鼴翎真人我也是沒聽說過的。」

  江大力笑了笑。

  縱然前世記憶中,他也沒聽過鼴翎真人這麼一號人物。

  不過這也實屬正常。

  綜武世界何其之大。

  正道人眼中的魔門更是多不可數。

  像日月神教、明教等都能歸類為魔門。

  天魔門這種正統魔門,就更別提了。

  而天魔門又分兩派六道,高手不計其數。

  滅情道中一個鼴翎真人,放眼整個天魔門乃至綜武世界,自是算不得什麼。

  不過這次竟然因為花折枝意外和天魔門滅情道產生了交際,這令江大力心裡不禁起了各種心思想法,他看向花折枝。

  「你也應該算是花間派的人吧?這兩個被你糟蹋的女人竟然會選擇加入滅情道來對付你,看來你們魔門還真的是傳聞中那樣經常內鬥啊。」

  花折枝搖動摺扇訝然,「你能問出這句話,看來你竟然是知道莊主他就是花間派的傳人。

  不過我又哪裡有什麼資格成為花間派的人?」

  花折枝苦笑,「當年要不是莊主給口飯吃,傳我武功,我可能還在沿街乞討。

  可惜,我當時血氣方剛,在莊內看了不該看的東西,被逐出了多情山莊,之後」

  花折枝嘆息一聲,沒再說話。

  「原來你還不是花間派的人,這樣也好。」

  江大力微微頷首沒再追問。

  對於花折枝的這種人生,他都是可以想像其成因的。

  一個血氣方剛正是處於對女人抱有幻想的年齡的男人,在解決了溫飽問題後,於多情山莊那種地方偷瞧到那麼多侯希白為美女作的畫。

  肯定會每晚產生不切實際的聯想,偷偷練練槍法的。

  然而這種事情被侯希白髮現後,自然就會視作是對美人的褻瀆,沒被打死只是逐出山莊,已是侯希白非常仁慈了。

  而花折枝原本在山莊內日日只能自己解決火氣,不能發泄。

  逐出山莊之後,依照花間派特有的「渣男功法」修煉,徹底放飛自我,遊走各個年輕女子之間騙色。

  這被偷了心的女子一多,其中還有些是官宦之女,自然也就聲名狼藉了,恐怕此時還有女人在對他念念不忘。

  不過其本性終是並不壞,故而才會最終找到真愛懸崖勒馬,浪子回頭。

  可惜,當初被他騙了心的那些姑娘,畢竟都是一筆筆孽債。

  這筆債,可不是花折枝單方面想放下就可以放下的。

  「過去事已過去了,未來不必預思量。

  你既已悔過,今日過後,就戴上人皮面具,在我的山寨為我效力。走吧。」

  江大力拍了拍花折枝肩膀,暫且將一些想法按捺。

  看了眼一地的屍體。

  他也懶得收拾戰場避免留下太多自身痕跡。

  帶著花折枝一同迅速離去。

  今晚劫獄突然遭遇魔門滅情道的魔徒也是好的。

  可以干擾後續趕來的六扇門高手視線,令自身處境更安全。

  而天魔門向來被朝廷乃至正道門派聯合打擊了很多年,做這種瘋狂事情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壓根不會解釋,解釋了六扇門也不會信。

  低調悄悄離開了青陽城後。

  江大力便喚來空中魔鷹,載著他們一同離去。

  魔鷹載了三人外加一塊冰魄神石,也是感覺非常吃力,飛行速度慢了很多。

  不過所幸路途並不遙遠。

  在送花折枝到之前隱居的樹林後。

  江大力便囑咐這名新收下的手下帶著妻子直奔會州黑風寨去。

  他也不擔心這花折枝會陰奉陽違直接逃走,然後找個地方隱姓埋名,因為此時面板已經接到成功招收新手下的提示。

  花折枝也是一個和武雲紅一樣的高成長性人才,甚至資質方面要更勝一籌,實力就更是不用說了。

  江大力交給花折枝的任務便是返回山寨之後,帶領一部分玩家出去打下周邊其他山寨占領下來,繼續擴張發展黑風寨的勢力,直到整個會州綠林都成為他的勢力地盤,完成【綠林王者】這個主線任務。

  這註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能還會得罪不黑白兩道不少人和勢力。

  然而,這卻是一件必須要做的事情。

  而這些事情在目前階段,也不需要他親自出手。

  只需要手底下這些人活動起來解決即可。

  真正遭遇了麻煩困難,他才會親自出面。

  否則完全心思花在攻城占地上,自身的修煉也定然會落下。

  辭別花折枝後。

  江大力駕鷹帶著霸絕堂堂主返回黑風山寨。

  途中,霸絕堂堂主偶有醒轉,江大力卻壓根不給對方說話的機會,直接打暈。

  有任何話和交易,他都只打算返回山寨後再說。

  在這兩天路途中,江大力只打算依靠冰魄玉石潛心修煉武學。

  於冰魄玉石的輔助下。

  短短兩天時間,江大力便將地階絕學殘篇的《十三太保橫練功》練到了2境初窺門徑的程度,身體防禦力和氣血再度提升了一些。

  氣血已達到了駭人的8100點之多。

  《十三太保橫練功》單獨拿出來,就可以算是一門人階上品的武學。

  若是配合《十三太保內氣功》和《十三太保爆氣功》,便是一門完整的地階絕學《十三太保橫練》。

  不過江大力施展至剛至強的九陽神功,也能發揮出十三太保橫練的七八分威力。

  這門殘篇絕學在他手裡,威力不亞於一般的地階武學。

  只是地階絕學每次提升,所需消耗的修為點和潛能點都實在太多。

  但江大力利用冰魄玉石的奇效自行領悟,卻是可以節省大量修為點和潛能點。

  若是真正的地階絕學,他可能還不是那麼好領悟。

  然而《十三太保橫練功》畢竟只是絕學的一部分。

  而且還是他最熟悉的橫練功夫,領悟修煉起來倒是沒那麼難。

  …

  兩天後,騎著鷹返回山寨的江大力,頓時便被大量留守於山寨的玩家們夾道相迎,歡呼聲一片。

  大量熱切的目光都匯集在他的身上。

  尤其在看向其身後綁著的霸絕堂堂主時,仿佛都像是看到了閃閃發光的榮耀徽章。

  「看得出來,你在這群玩家心目中的地位還是非常高的,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奇特現象。

  據我觀察中,這個世界除了極少數強者,例如喬峰、郭靖、浪翻雲等,很少有人獲得這麼多玩家的崇拜擁戴。」

  霸絕堂堂主聽水看著下方一個個玩家熱切仰望來的面孔,淡淡笑道。

  江大力剛要回話,突然心中一動,話語一頓疑惑道,「玩家?什麼是玩家?」

  聽水神色似也不意外,笑道,「沒什麼,玩家其實就是我們異人相互間的一種稱呼,意指遊戲江湖的人。」

  「這個稱呼倒是有意思,不過你們異人死不了,也的確是可以遊戲江湖了,就是實力都太弱了。」

  江大力佯作恍然笑道。

  聽水笑道,「現在實力弱,以後可未必,你覺得,若是以後有十幾萬異人實力與我相當時,是否會成為一股不容忽視的大勢力?」

  江大力佯作驚訝,「你倒是挺敢想的,武學修煉之道,哪裡會有這般輕鬆?」

  聽水呵呵搖頭,「所以說,你不懂的。你也算是一個厲害人物,應當有所奇遇。

  在我們看來,你就是一個小範圍內的主角。

  你這樣的人,註定要比普通人強很多,但再過幾年,你就會發現,異人中,會有很多人比你還強。

  不要不相信你知道我修煉到現在的實力,用了幾年?其實,只有兩年的時間而已。

  怎麼樣,是不是很吃驚?我們異人的潛力,是非常可怕的。」

  聽水轉首,似笑非笑看著江大力。

  江大力微眨眼睛,遲鈍般的露出一個吃驚的表情。

  巧了。

  他修煉到現在的實力。

  也只用了兩年時間。

  而且嚴格來說,實力的爆發提升期,其實就是在這一兩個月的時間裡。

  不過這些消息,他肯定是不會透露給對方的。

  就讓對方保持現在的這種優越心態繼續下去吧。

  再過幾年,對方就會發現一個令人很絕望的事實——黑風寨主始終是黑風寨主,你大爺永遠是你大爺!

  「吃驚就對了。所以說,只要你和我們合作,實力也是可以提升得很快的。」

  聽水淡淡笑道。

  「這個等會兒下去再談,你別忘了,你還有個兄弟也在我這裡。我帶你先去見他。」

  江大力輕笑一聲轉移話題,帶著霸絕堂堂主降落下去。

  他知道一句話:你最好能令敵人低估自己的力量,否則就最好不要有敵人。

  這霸絕堂堂主儘管實力過人,天賦絕佳,腦子非常靈活好使,眼界也不是普通玩家能比擬的。

  但終究還是受到了慣性思維的局限性,太小覷了他江大力。

  若他真的只是個土著,或許和對方合作還真的是最佳的選擇。

  可惜,他現在的身份,既不是玩家,也不是土著。

  而是重生後的掛壁。

  玩家們對於土著而言,可能都是開掛的存在。

  但他這種專門收割玩家的存在,那就是掛王之王。

  帶著聽水落在山寨中後。

  江大力便親自將這位實力已達爆氣境的高手玩家送到黑牢。

  此時的黑牢,已然重建,面積變得更大。

  處於山寨偏僻靠近懸崖的角落。

  看上去空曠而堅實。

  鋪著的是冰冷黑色的石板地面。

  每一個牢房的天窗都是開著,夜晚寒風呼嘯吹來時,冰冷如鐵。

  四周樹影搖曳,在夜深人靜,會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的感覺。

  這樣的牢房,無疑是比曾經更為冷厲折磨人的。

  而若是有人能在這樣折磨人的地方和牢房內的高手同吃同住修煉武學,無疑也會是最為鍛鍊人的。

  那樣的鍛鍊,非但是武功上的磨礪,更是心靈上的磨礪。

  當然對於長期關押在裡面的囚徒而言。

  可能就會是生不如死般的折磨了。

  江大力打算回頭就將武烈和吳常春帶來關進裡面。

  然後讓這些高手成為山寨山匪和玩家們的陪練。

  「這個地方很不錯。」

  霸絕堂堂主聽水看到這樣的黑牢,反而臉上露出了微笑。

  江大力淡淡笑道,「希望時間長了你會更滿意。」

  「寨主請進!」

  守在黑牢的山匪小弟立即機靈開門。

  其中一個善談的小弟道,「寨主,那個傷心小刀自從被關進這裡面後,每天就照常吃飯喝水,除此之外從不說話,只在牢房裡天天用腳在地上寫寫畫畫,像是瘋了一樣。」

  「哦?」

  江大力眼神一閃,帶著聽水走向關押傷心小刀的牢房。

  才靠近那個牢房,無論江大力還是聽水都臉色微變。

  齊齊察覺到了一股淡淡的卻始終縈繞不散的刀意。

  這股刀意就仿佛一名痴兒為情所傷,心口被狠狠砍了一刀,令人沒來由的也跟著悲戚、傷心。

  淡淡的刀傷、憂鬱的刀意。

  「小刀!」

  聽水雙眼都變得黑暗而純粹,進入了無我意境,身上散發著一種寧靜而特殊的氣息,仿佛在思想上和這憂傷的刀意作著交流。

  仿佛也察覺到二人的到來。

  這股刀意也開始變得濃郁、緩緩強盛,如秋風冬雨傷透人心。

  嗡——

  江大力背後金背九環刀嗡鳴震顫。

  一股磅礴威懾的刀意充滿煞氣爆發,直接衝破這股傷心刀意。

  噌噌——

  周圍地面宛如被一道道無形刀氣切割了般,犁出道道縱橫交錯的痕跡。

  在這同時,二人也已到了牢房門前,看到了牢房中披頭散髮塵頭垢面被捆綁在柱子上的傷心小刀。

  對方此時眼神也看向二人,但卻眼神中帶著迷茫之色。

  這迷茫更透著一種空洞,仿佛忘卻了一切事物。

  若說眼神中還存在什麼,那就只有一種意蘊——透著傷心的刀意。

  「忘我」

  江大力眼瞳驟縮。

  「忘我!」

  聽水也是雙眼微凝,嘴角不禁緩緩露出了一絲微笑。

  小刀,不愧是整個霸絕堂唯一一個被他看重的人,便是雲翼、風影,都要差之太多。

  現在看來,的確是如此啊。

  忘我意境,顧名思義,需忘卻自己的一切,

  如同去除心中的其他所有,沉浸於一種事物。

  勤奮的練習,只是將空手變為了木劍。

  而進入忘我意境,才是將木劍換成了鐵劍。

  忘我意境追求極致,傷心小刀追求的就是刀道的極致。

  而這種意境狀態一旦領悟並進入,副作用便是連自己都忘掉,連朋友親人都忘掉,徹底進入到那種拋卻一切的「忘我」狀態。

  這一刻,江大力心裡是又驚嘆又複雜,甚至有一點點小羨慕。

  這些前世曾經綻放過光彩的頂尖玩家們,這一世雖然被他鎮壓,卻也都仍是有著超出尋常玩家的強悍之處啊。

  武學境界之意境!

  這種綜武世界又一獨特之處,可以說對於尋常玩家而言,完全是可遇不可求的。

  即使是江大力,無論上一世還是這一世,都難以摸到門檻。

  而若是真能領悟到,那麼對於戰鬥力的提升也是毋庸置疑的。

  例如若要掌握滅情絕性的霸刀或者奪命第十五劍、神刀斬等武學,領悟無我或者忘我意境,無疑是可事半功倍的。

  而若是領悟了入魔這種意境,那更是可令這等武學威力大增。

  「這個世界雖然玩家們口中的是NPC所主宰的世界,但玩家這個群體之中,也不是沒有驚才絕艷之輩啊。

  這些武學意境,縱然是純粹的土著NPC,也很難領悟。

  玩家群體中,除非是像傷心小刀這樣對武學無比痴迷的痴人,才可能領悟啊,但這樣的人,太少了。」

  江大力心裡一番感慨後,看向那眼神迷茫中透著冷漠的傷心小刀,又看向一旁被提在手裡的霸絕堂堂主聽水,眼神也變得灼熱起來,笑容逐漸開始變態。

  無我、忘我兩大武學意境。

  他雖現在不曾領悟到。

  但抓來的這兩個囚徒,卻是已經領悟。

  日後,尋這二人日日領略之下,將來未嘗沒有機會領悟這等武學境界。

  「來人,把他關進最裡面,捆綁起來,穿了琵琶骨吊起來!」

  江大力輕笑,看向一旁雙眼平靜如死水的聽水,「據我觀察,我知道你們異人之間應該有一種很隱秘的聯繫方式。

  你大可以聯繫你的其他同伴前來送死。

  又或者,照我說的做,給我將嫁衣神功、奪命十三劍等武學秘籍帶來,我或許可以放你們離開。」

  求月票推薦票,白天還有加更!爆發!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