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170:戰任我行,罡氣爆氣(為盟主御風加更5)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啊呀呀出來!」

  任我行一聲狂喝宛如晴天霹靂當空炸開,整個房屋都似在劇烈兇猛的抖動,無比狂猛的吸攝氣勁從掌心勃發而出。

  江大力驟然色變。

  轟隆一聲

  堅實的牆面門戶竟是直接被撕扯塌陷、脫落。

  一股無形而有狂猛的氣勁頓時籠罩了他。

  江大力只覺渾身一緊,體內流轉的內氣竟都有種要倒涌而出的感覺,身軀甚至在這股強風中要前傾撲出。

  「好個吸星大法!」

  一聲狂喝,江大力毫不猶豫狠狠一掌金剛拜佛的劈空掌打出。

  轟隆

  九陽嫁衣神功構成的強悍氣勁凝聚成氣牆般的劈空一掌,轟碎前方牆面,直奔牆後大吼著殺來的老者身影。

  江大力使了個千斤墜,砰地一下腳下地面龜裂爆開,他身形就此在狂風勁浪中站穩,腳尖再一點地面,便借力向後暴退。

  「哇哈哈哈,在老夫面前你還想逃走?」

  任我行狂嘯一聲身法如電衝殺而來,花白頭髮亂舞,一掌向著江大力暴退身影,遙遙按去。

  轟

  又一股吸力狂猛爆發。

  江大力暴退中的身形陡然一滯,體內的內氣都一時紊亂,身形在狂風中經不住想要飛往任我行,不由心中駭然,立即毫不猶豫全力催發九陽嫁衣神功。

  洶!

  霎時一股無比凶狂的氣勢自其身上升騰而起。

  他狂吼一聲,全身肌肉筋骨噼里啪啦一陣爆響,如鞭炮似的,體型陡然伴隨肌肉皮膜充盈而暴漲三尺,身子猛然一動,筋骨爆發出雷鳴,宛如一張拉滿的弓弦,如虎似躍主動隨著這股吸力沖向任我行。

  金背九環刀在手!

  江大力狂喝一聲,一刀斬出!

  「殺!!」

  霎時璀璨刀光宛如划過弧線般的金色長鞭,裹挾秦強烈凝聚的刀意,狠狠襲向任我行。

  虎煞金環刀奧義猛虎一聲山月高!

  「好刀意!」

  後方令狐沖詫異低呼一聲,卻也並不驚慌。

  果見任我行冷哼突然變吸掌為拍擊,厲喝一聲挾畢生功力而發,勢若萬鈞雷霆,掌勢才發,罡氣已迫人鼻息皆窒。

  「隆!」然一聲巨響,刀氣盡被掌勁轟潰。

  那兇猛掌力反倒是余勢不減,更為狂猛襲來。

  江大力立即橫刀防禦。

  砰地一聲爆響。

  手中金刀狂震,所迸發的巨力甚至令處於毀滅狀態的他都感到驚人,身軀隨著衝擊踉蹌出七八步,每一步都踩踏得地面石磚崩裂,口角甚至沁出了兩縷鮮血。

  「好一條橫練漢子,你這橫練功夫,倒是還勝過我神教的薛香主很多啊,再接老夫一掌!」

  任我行見江大力竟然硬受一掌不倒,哈哈大笑身影如鬼魅般再度前衝殺來,又是狠狠一掌宛如螺旋般從下至上突然打出。

  轟隆隆

  狂猛掌勁伴隨氣浪之聲四下開應,捲動地面飛沙走石一片。

  勁氣撕空暴卷,如裂岸狂濤,漩壓向江大力,比之當初阿二施展的掌力威勢強了不止數籌。

  江大力心知不能與任我行直接對掌,否則今天就是再多條命也得丟在這裡。

  當下再度出刀的同時,以一陽指力對敵,同時身形快速向懸崖邊上後撤。

  二人再度來回幾招。

  江大力依仗金光刀之利以及一陽指的出其不意勉強周旋,就是不與任我行對掌。

  「好你個小子,今天老夫非得拿下你!」

  任我行眼見都快十招了竟還沒拿下此人,不由冷哼一聲爆出一聲震耳的厲喝。

  在那同時,任我行罡氣席捲。

  強達罡氣境的實力境界也是驟然爆發,一股張狂霸道的氣場瞬間擴散。

  江大力只覺渾身一沉,心頭駭然,外氣境的實力境界對比罡氣境,遭遇了無比恐怖的雙重境界壓制。

  就在這剎那,任我行「啊呀」狂叫,狀若瘋魔,雙掌兇猛連抓。

  轟隆隆

  兩塊巨石竟直接就被他兩掌吸攝抓來,宛如碾壓磨盤般伴隨強猛掌力狠狠一揮,夾擊向江大力。

  頓時奇強無比的勁氣夾著郁雷之聲撞來,勢道足可碎碑裂石。

  「殺不得東方不敗,卻也就只能跟我這小輩計較。」

  江大力強自穩定心神高喝,後退之中不再遲疑,身上的境界驟然拔升了一個檔次。

  爆氣境!

  在修為點徹底消耗一空的瞬間,他的實力境界也提升了一個高度。

  江大力單腿突然後引,繃直,前腿微曲,作出一個弓馬之勢,雙臂一環,立掌合什,式如金剛拜佛兩掌齊出。

  昂吼

  一道龍吟虎嘯之聲驟然伴隨他雙掌出的剎那爆法。

  氣浪宣洩爆開。

  兩塊夾擊而來的巨石,都被他立在胸前打出的兩計劈空掌劈開,如偈江浪碰上了中流砥石,朝兩旁滑涌開去,隆隆落地,砸得地面木折草堰,石走沙飛。

  然而那股狂暴掌勁的衝擊,卻也是沖入江大力體內。

  江大力面色一白,身形借力而起,一個倒縱,已射飛到五丈之外,向著懸崖下直墜而去。

  「哪裡走!」

  天王老子向問天早就一直防範,見此立即狂嘯一聲驟然打出一記飛來鐵爪。

  然而江大力何嘗不是有所防備,幾乎在同時也是古拙無奇的一指點出,命中鐵爪,打得叮噹一聲爆響,身形借力飛得更快,轉眼就墜入懸崖下方消失不見。

  「好個凶烈的漢子!」

  眾人齊齊色變。

  隨任我行都到了崖邊去看,卻只見下方雲霧渺渺,如何看得清?

  「此人橫練武功如此強悍,身法內力俱是不弱,所學武功頗為駁雜,尤其竟會大理段氏的一陽指,還在最後關頭居然憑空實力暴增,讓我對他的力量有所錯估,未必會死,哼。」

  任我行一雙虎眼閃爍凌厲凶芒轉動著,突然滿是花白鬍鬚的嘴角微翹冷笑起來。

  「老夫眼下要去找東方小兒的麻煩,否則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此人,賞他一粒三屍腦神丹,好叫他知道老夫的手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說到最後,任我行更是狂笑起來,笑得一頭蓬鬆頭髮狂舞,笑聲越來越大,震得四野八方聲聲開應,雲霧翻滾,當真是有幾分魔焰滔天的魔頭氣勢。

  而在這笑聲中,突然有聲鷹啼微弱傳來,卻是無人在意了。

  「金刀這來人莫不是黑風寨主?竟是他」

  崖頂一處無人注意的角落。

  一道人影靜靜佇立在樹影之後,皺眉凝望著那邊的情形,目露思索和驚異之色。

  今日這一場黑木崖大戰,完全是「他們」順應一些事件的脈絡引爆導火索提前促成的,希冀達到想要的結果。

  這一切本都在算計之中……

  這個世界雖是紛亂無比,強者如雲,但最大的變數就是玩家。

  而玩家目前又都還未成長起來,即使帶著變數,也難以影響到今日這一戰。

  可在這個時候,竟然冒出另一個「變數」黑風寨主。

  一個本不應該在這個時刻出現在這裡的人。

  「這個黑風寨主,一直以來的種種表現都是如此奇怪,還真的像是一個變數存在,真是棘手啊,希望他已被任我行重創」

  「不對。他有魔鷹,還在剛剛就突破到了爆氣境的實力,不會墜崖死去。而且他擒了聽水那傢伙,現在又出現在這裡,莫非是雲家的某些指示影響了黑風寨主?」

  人影思忖許久,見任我行等人都已在楊威帶領下去往密谷,當即也不再去想,正事要緊。

  他身影一閃,直奔日月神教寶庫而去

  懸崖下,魔鷹背上,江大力摘下面具,露出硬朗而冷冽的面孔,抹去嘴角溢出的兩縷血跡,再看向頭上黑木崖頂時,冷冷輕笑。

  「任我行,不愧是昔日的日月神教教主啊,這個老邦子真是夠有勁兒的,若是能將其抓去黑牢關著作為練功對象,定也是一樁美事吧呵呵呵呵」

  笑著笑著,江大力牽動內傷,不由乾咳一聲,又是一口鮮血吐出,氣血跌落到了6300點左右浮動。

  他立即掏出一瓶精品玉露丸,搓去丹藥蠟衣服用,運轉九陽嫁衣神功緩緩療傷。

  半柱香過後。

  氣血穩定在了七千出頭。

  內傷也在九陽嫁衣神功的運轉之下恢復痊癒,江大力這才長吐出一口濁氣,雙目熠熠再次看向黑木崖。

  他可是沒忘記,先前藏在暗處放冷箭的卑鄙小人。

  想必那人應當就是另一個世家中的絕頂高手了。

  若是所料沒錯,對方可能還是上一世就知道的熟人。

  到此時,他自然也已是清楚了這另一個世家的謀算,不禁為其野心感到心驚。

  恐怕這世家也是通過古籍瞧出了日月神教這種狀況所存在的機會。

  東方不敗孤獨繡花,每日只醉心研究葵花寶典,無日去理會日月神教之事,任由楊蓮亭這個小白臉主持神教大事。

  在這樣的情況下,若是能取締楊蓮亭,就等同於是間接控制了整個日月神教,並且還能扯東方不敗的虎皮。

  而想要做到這個程度,就只需解決任盈盈、任我行、向問天等幾個麻煩就可以。

  如此格局,如此大好時機,世家若是不知把握起來,才是純屬白痴。

  「上一世曾有修煉葵花寶典的高手出世即表現出了非常可怕的實力,以一根銀針硬撼一神後全身而退,此後每次在江湖中出手,都有知名NPC殞命其手中,但始終無人知曉其去處下落。

  此人被封號為七魔中的針魔,與小刀這個刀魔並列,恐怕我剛剛遭遇的就是此人了

  以此人剛剛表現出的實力,卻是比現在的小刀要強不少啊,堪比聽水

  有意思,現在想必他也猜出了我的身份。」

  江大力眸光閃動,查看了一眼現在的面板。

  方才消耗15000修為點突破到爆氣境的實力後,面板內所剩的修為點也就只剩下四千多,卻還在以不慢的速度增長著。

  潛能點則是已經達到了驚人的23112點。

  江大力沉吟片刻,雙眼微閃,當即直接就消耗了4000修為點和3240潛能點。

  將達到5境的《金身功》以及4境的《十三太保橫練功》分別提升到了6境和5境的程度。

  其中因為這兩門功法他都早在實戰和自我修煉中,修煉出了一些進度。

  故而在消耗潛能點時,要少消耗一些,唯獨修為點是少不得半分的。

  這兩門功法境界提升的剎那。

  江大力只覺對兩門功法的感悟理解更深。

  許多有關身體磨鍊技巧以及發力、運力的技巧湧上腦海,令他對自己的身體更為了解把握,對橫練武學的理解更為透徹。

  這種武學上的感悟,曾經上一世在身為玩家時,他是完全沒體會的。

  因為在身為玩家時,武學提升了也就提升了。

  最多出現一些訊息在腦海,表明當時提升的感受。

  例如「您領悟了鐵布衫功,鐵布衫功的練習法為:先用軟布環束胸背數周,然後用手著力搓摩,並經常將肘、臂曲伸,使胸部作翕之狀。夜間宜用堅硬木板為床,使骨骼常與堅硬物體接觸,日久漸至堅實。初習頗苦,日久則筋肉骨骼堅韌」等等訊息。

  這等訊息,在腦海最多徘徊一陣子就自行消除了。

  玩家們初時覺得有趣,可能還會記下來,練一練。

  時間長了見沒什麼成效,自然也就不會練了。

  況且武學功法,口訣是口訣,練法是練法,打起來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故而,上一世江大力雖是華山弟子,但因也只是玩家,並未真正浸/淫到武學當中,再次重生,也並未繼承學會什麼武學。

  但現在這一世,他再深度鑽研到其中,才發現似乎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至少現在每次各種武學提升時,他都能認真去鑽研理解其中的招式、要訣、奧義。

  而後想辦法將其轉化為己用,更加深對武學的印象。

  這也就導致,他現在都可以將降龍廿八掌中的一些技巧,融入到巨靈神掌之中發揮出來,打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此刻,隨著新的領悟出現,武功境界提升,江大力只覺身體也在調整中有所裨益。

  氣血再度增強了200,氣血上限達到了8300點之多。

  而體現在面板上的隱性防禦,也達到了20以上,單憑身體的恐怖防禦力,就已超越了一品防具,若是施展內功加持,將會更強。

  江大力不再遲疑,估摸著此時任我行等人應該也已去往密谷,他按了一下鷹頭,驅使魔鷹再度飛往黑木崖頂。

  …

  半晌過後。

  一頭黑鷹橫空掠過黑木崖頂。

  早已觀察清楚了情況的江大力身影凌空一個翻轉,穩噹噹落在之前爆發大戰的內堂院中。

  此刻這院內橫屍遍野,大量日月神教的弟子屍體倒了一地,血腥味撲鼻,無比慘烈。

  江大力微眯眼睛看了眼內堂深處。

  一展披風,大步如龍走向內部。

  左折右轉。

  穿過內堂後,終是到了一處內院的假山池榭前。

  江大力眼神眯起,目光落在了假山中的一處人為鑿出的門洞上。

  「啪~啪~啪」

  就在此時,那假山後卻是傳出了一陣悠然掌聲。

  一道眉清目秀的年輕男子身影自假山後走出,他身穿紫色勁裝,神態從容溫和,乍看之下仿佛一名飽讀詩書的秀才,沒有半點赳赳武夫的氣質,目光清澈明亮看著江大力笑道。

  「黑風寨主,我已在此恭候大駕多時了。」

  江大力面具下的冷冽嘴角也是微笑,「就憑你?」

  「哼!」

  就在此時,一道冷哼聲如驚雷在院內響起,唰地一道身影突然出現落地,立在那青年身旁。

  「若是再加上我秦偉邦,對付你區區一個強盜頭子,如何?」

  江大力一看其身穿黑衣系黃帶先是一驚,但再一聽其名字叫秦偉邦,不由又是嘴角一笑冰冷冷譏諷。

  「我道是誰,身穿著日月神教長老服飾,原來是你這個忠犬秦偉邦。

  不知你是實力比童百熊強,還是巴結人的功夫比童百熊強?人家都只是個風雷堂堂主,你卻能當個長老?」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