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211:古色愁緒,霸刀之大寫意(為月票9/1000加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古色異人去買橘子的時候,內心非常矛盾。

  他知道,寨主已經來了。

  霸刀肯定也已經察覺了。

  自一個月前,寨主吩咐他來洛陽潛伏在霸刀身旁取信霸刀的時候,他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

  而他也的確憑藉八面玲瓏的本事做到了,不負寨主所託。

  霸刀終究曾是一個江湖人。

  而他卻是玩家,而且很會來事兒。

  所以,當他來幫助霸刀打理生意的時候,確實讓霸刀省心了許多。

  這也導致這一個月以來,霸刀愈發器重他,待他很好。

  而這一個月的時間裡,也讓古色異人在江湖之中,找到了另一種平淡而快樂的市井生活。

  儘管這種生活,完全沒有當初在山寨帶領兄弟們一起打勢力戰時那麼熱血,有的只是平淡和每日在生活中的一些瑣碎事情。

  但他現在竟感覺非常享受。

  他尤其喜歡在霸刀的水果攤待著。

  因為那裡有情衣。

  情衣每天都會在水果攤賣水果。

  時常會用好看如青蔥般的手指偷偷挑揀出一些爛水果給他吃。

  而這一幕每當被霸刀發現時,這個老邁的江湖刀客往往就會刻意繃起臉,顯得很肉痛卻又礙於面子不太想說的模樣,導致原本不想吃的古色異人又莫名吃下,並感到很爽。

  霸刀每晚還會喝些小酒,孤獨了會喊上古色異人去陪著一起喝。

  下酒菜往往可能就是一碟花生米或者一碟蠶豆,再無其他。

  古色異人問過,「為什麼不多幾個菜?」

  霸刀不答,神色往往會充滿愁緒,仿佛臉上寫滿了「窮」這一個字。

  而除了愁緒,霸刀喝酒從不說話,只是悶頭喝,悶頭吃,當下酒菜吃完,酒也就喝完了。

  霸刀喝酒,仿佛喝的並不是酒,而是人生。

  沉默並不是不說話,一切話語盡在酒杯中。

  古色異人漸漸有些明白,曾經不清楚的那句話了一個人若不懂享受沉默,他就不能算是個真正會說話的人。因為真正令人歡愉的言語,只有那些能領悟沉默的人,才能說出來。

  他原本認為,這些人終究不過是個NP罷了。

  而他只是玩家。

  他來找霸刀,也只是為了完成寨主交代的任務,然後獲得寨主所說的豐厚回報。

  當任務完成時,這一段平淡特殊的任務旅程,也就結束了。

  然而現在,他卻竟有些不舍。

  就像有時?他爬到牆上偷看情衣在房間屏風後洗澡的影子?尿憋得慌卻也捨不得下線。

  現在,任務已經要完成了?馬上就能回去恢復風光無限的山匪身份了?古色異人突然發覺他竟很不舍,甚至?不想回去。

  前方已經看到水果攤,看到了樹下正賣水果的情衣。

  古色異人卻連接近也感到畏懼。

  白天他幻想著有朝一日成為最強的山匪王。

  晚上?藏在被窩裡想的是情衣。

  山匪王?是天下無雙的山匪王。

  卻也可能,是孤獨的山匪王。

  「小古,有時候我也想成為一個女俠,仗劍江湖?不再賣橘子了。」

  「成為女俠有什麼好?不如咱們上山做山匪?等我當了山大王,你就是我的壓寨夫人。」

  「山大王?山大王聽說都凶神惡煞的呢。難道也是好人嗎?但小古你既然想成為那樣的山大王,我也支持你。」

  情衣含含糊糊地說。

  「謝謝你的支持,我可以的!真的可以!」

  唧

  一聲嘹亮鷹啼打破了古色異人的回憶,他心臟猛的一抖?仰頭看向天空,通體冰涼。

  寨主來了。

  回憶更如潮水般襲來?曾在情衣身旁的快樂,那麼平淡?卻那麼真實,那麼快樂。

  有時候?他甚至都分不清現實與遊戲的差別。

  甚至遊戲比現實要更真實?更令人幸福。

  「小古?杵在那兒幹甚麼?」

  情衣的聲音遠遠傳來。

  古色異人雙手顫動?身軀也在顫動,突然大吼一聲猛地朝回奔去。

  霸刀已不是曾經的霸刀。

  寨主也不是曾經還弱小時的寨主。

  這一個月他都無法在霸刀這裡找到昔日的絕情斬刀譜,但他卻清楚霸刀並非真正如江湖所說的那般成為了廢人。

  只是一個多年不曾握刀的人即使再爆發實力,又會有多少實力呢?又豈會是日益強大的寨主的對手呢?

  龐大的魔鷹出現在霸刀眼中。

  霸刀原本就恐懼的內心更為恐懼,甚至震驚。

  騎著如此異獸的人來找他,必定來頭不小。

  而當看到鷹背上的兩人時,霸刀一顆心已沉入谷底,呼吸進肺里的仿佛都是涼氣。

  但他的手在這一刻卻突然不顫了。

  他現在,突然很想喝酒,很想有一把刀。

  砰!

  一道宛如鐵塔般的壯漢身影背著刀從天而降,狠狠砸在地面。

  仿佛要試試是地面的青磚夠硬,還是他的身體夠硬。

  結果「啪」地一下,青磚碎裂一大塊。

  另一道人影紅衣一閃,落在了院牆之上,遺世獨立,仿佛置身事外。

  霸刀目光凝重,首先落在當前壯漢背後的那把刀上。

  只看刀把,聽到那叮叮噹噹的聲響,他便知道這是什麼刀。

  金背大環。

  江湖籍籍無名之刀。

  面前之人。

  他退出江湖多年,也是不識。

  故而,也可算是江湖籍籍無名之人。

  「你是誰?」

  「江大力!」

  江大力環顧四周,沒看到小弟古色異人,目光旋即又落在老邁甚至有些駝背的霸刀身上,略感失望。

  「你真的是霸刀?昔日絕情山莊的莊主?」

  霸刀眼神恍惚,但漸漸卻開始變得凌厲,聲音平緩,「沒錯。」

  江大力頷首,「我聽說,絕情山莊是個不尊重生命的地方,霸刀教徒弟的方法就是絕情絕義、絕憐絕愛、絕親絕友。

  一個人,必須要在七年內連續殺死自己的七個好朋友,才是霸刀的親傳弟子,才能學他的絕情斬。

  不知道,現在可還有這個規矩?」

  霸刀搖頭,「絕情山莊已經不復存在,絕情莊主也不再絕情,絕情斬這世上也只有一個人還會,卻不是我。」

  「哦?」

  江大力一笑,「果然,我聽說你現在有妻兒,女兒也都不小了。一個有情有愛有家庭的人,肯定是不會絕情斬的,甚至連刀都不會去碰。

  既然你無需霸刀絕情斬,就將刀譜交給我吧。」

  霸刀臉緊繃著,就像看到有人偷吃他的水果時那般警惕,「絕情斬不應該再出現於江湖,而且我這裡,也並無刀譜。你這樣的人,也不需學這種絕情絕義,絕憐絕愛,絕親絕友的刀法。」

  江大力雙手環胸點頭,「我是不需要,但我想感受一下,究竟什麼才是絕情斬,什麼才是霸刀。

  我之武道,無論拳腳功夫還是刀法內功,也是追求霸之一字,大力出奇蹟。

  而霸之一字,並不需要斷絕一切才可發揮出,但這尚且需要親身印證。」

  「大力出奇蹟?並不需要斷絕一切才可發揮出」

  霸刀語氣喃喃,仿佛有所共鳴一般,心神震動雙眼綻放奇光緊緊盯著江大力,「你想以身試刀?」

  江大力眼神露出笑容,「當然!」

  霸刀語氣蕭索中透著一股奇異的熱度,「我已經很多年都沒有再握刀了,我的身體也已經老邁了。

  這些年,我看著院子裡的橘樹開花,看著橘樹結果,卻又感覺我的心仿佛也像那些果子一樣,被注入滿了生機和熱度。

  但可惜我的身體,終究是老邁了啊,心不老,身不老,或許也只是一個笑話。」

  霸刀越說,眼睛越是明亮,即使身軀駝背佝僂,卻也釋放出一股愈發可怕的刀勢刀意。

  那刀意隨著其雙眼明亮而越發濃郁,卻並不凌厲,仿佛剖開秋冬的一縷春光,看似平平無奇,實則不可抵擋,隨後而發的蓬勃生機,浩浩蕩蕩。

  「這刀意!!」

  江大力眼神一縮,背後的金光刀也隨之九環震顫嗡鳴。

  只見庭院內的一些蕭索枯草竟在此時輕輕顫動,尚且滿是綠葉的橘樹卻似釋放更強的生機,那橘樹上一顆顆黃橙橙的橘子,仿佛隨時會爆開。

  「年輕人,你求道而來,可惜我霸刀身已老,唯意存,我只出一刀,你若能有所領會,只需答應我一件事,找到歸海一刀幫我」

  霸刀雙眼充滿精芒緊緊盯著江大力,那眼神中的光與刀意竟令江大力都感覺驚心動魄,有種雙眼被刀片抵著非常刺痛的感覺,甚至想要低頭避開。

  但他知道。

  這個時候,絕對絕對不能避開。

  一旦避開,他首先就將心神受創、意志受創。

  這些天實力增強連敗強敵後所帶來的強大自信和對未來的大力暢想,都將受創。

  而那樣一來,他的大力之道,也將崩塌。

  即使活著,武道之路也將受阻。

  弱者傷身,強者斷魂!

  說得便是如此。

  然而就在此時,院牆之上,東方不敗清冷威儀的眸光突然落下,罩定場內二人身上。

  這眸光宛若兩根針逼視而來,雖未徹底破壞霸刀所營造的刀意領域,卻也頓時令氛圍變了一變。

  江大力略微放鬆,感覺面板在此時突然傳來了訊息。

  「觸發復仇任務《霸刀的榮光》

  任務內容:霸刀昔日為求一傳人,花費七年時間放在培養弟子身上。他挑選一百名弟子一起培養,要求一百人一起練刀互相廝殺,最終活著的只能有一人。而那一人,就將繼承他的衣缽。最終歸海一刀成功繼承其衣缽,並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擊敗了霸刀,迫使霸刀退隱江湖。

  然而霸刀退隱江湖多年,意外巧合之下,自絕情刀中悟出有情刀,自滅絕一切的刀意悟出生生不息的蓬勃刀意。此乃小寫意之於大寫意,霸刀身雖老,心不老,仍有一夙願

  任務要求:在霸刀的刀意攻勢下,堅持到最後明悟其刀意之理,並找到歸海一刀,以此刀意領略其絕情斬。

  任務獎勵:霸刀的刀意、刀法灌輸。」

  「這任務若是接不下的話,縱然不死,恐怕信心和刀道也將嚴重受挫吧!」

  江大力心中閃爍此念,眼神卻漸漸灼熱,渾身血液仿佛都在沸騰。

  大力一道,焉能弱於人?

  即便此時拒絕,恐怕都將對自身心靈造成影響,從此是個芥蒂。

  江大力低吼一聲,嗆喨背後金背九環大刀出鞘,璀璨金芒爆閃中,虎煞金環刀意伴隨刀氣同樣是暴漲。

  「來吧,我江大力,接下你的請求,今天就要領略你霸刀的大寫意!」

  「好!!接我大寫意一刀!」

  霸刀大喝一聲,駝背佝僂的身軀猛然伴隨其單臂抬起的剎那陡然挺直,他手掌一動,手刀,一刀出!

  嗤

  一股並不算凌厲但卻有股磅礴大勢般的刀氣伴隨刀意,狠狠襲來,令人鼻息皆窒,心神撼動。

  地面無數枯草在這一刻仿佛都受刀意影響,顫動著掙扎著竟是撐破地面泥土。

  砰砰砰

  橘子樹上,橘子炸開,果醬四射,滿院都是酸甜氣息。

  大寫意生機勃勃的一刀。

  雖不凌厲,卻竟仿佛季節更迭得大勢一般,春潮來臨之時,秋冬盡去,無可抵擋,無法閃避,大氣滂沱。

  江大力手中刀才出,卻瞬間只覺仿佛突然從秋冬置身在了春季,而他,就像是冬天尾巴里還死纏在河岸邊的一塊浮冰。

  突然間四周都是一片烘烘燃燒的烈火,又像黃昏升起的紅艷艷的晚霞

  風如酥,花似火,雪罷冰復開,春潭千丈綠,他這一塊小小浮冰,渾身難受,縱有千萬斤的巨力,也將要在溫暖的春水中融化

  (求月票推薦票!)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