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6:暗算,陰險千毒谷(保底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槳聲燈影連十里,歌女花船戲濁波。

  畫船簫鼓,晝夜不絕

  藝館畫舫,常少不了酒氣和女人香氣,每日每晚都會張燈結彩,琴姬花女穿梭其間。

  這幾天的簪花樓自是更為熱鬧,大批外地江湖人到來光顧生意,致使客流量遠超平常時期的四五倍。

  江大力帶著一干玩家和東方不敗、王語嫣進入樓中之後,用搜刮自左冷禪等死鬼的錢財,豪擲千金,一人便包下了簪花樓二層的一整條廊道。

  如此豪橫之舉,自也是引得簪花樓內還未得到消息的一些江湖客,全都投注來關注的目光。

  在認出江大力和東方不敗的身份後,又是有不少目光如被毒蛇咬了一口般,快速縮了回去。

  接著便是各個角落傳出的竊竊私語之聲。

  「沒想到黑風寨主和東方不敗也來了?這下可就熱鬧了,看來南海奇書當真是了不得的。」

  …

  「現在不少人都已經往碧羅山莊趕去,聽說快打起來了。我們這邊瀟灑完後,也都去碧羅山莊看熱鬧,若是能一睹南海奇叟之女那傳聞中的閉月羞花之貌,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

  「據說處處留香的楚留香就是為此女而來的。」

  …

  「嘿嘿嘿,南海奇叟之女是個寶貝,這黑風寨主一直帶在身旁的王語嫣未必就不是個寶貝啊,可惜有東方不敗在其身旁,這骨頭可就難啃了。」

  「」

  「碧羅山莊!」

  江大力坐在雅間內吃吃喝喝,運足耳力聽著周遭傳來的各種議論聲音。

  對於九陽嫁衣神功大成的他而言,現在唯一的弊端,可能就是嫁衣神功大成後每日越發強烈的痛苦感。

  除此之外,神功大成後簡直無往不利,各種武學的威力都有所增幅不說,耳力眼力也已遠超常人,耳聞蟻斗都不在話下,聽一聽周圍人的議論聲,自是也不難。

  這也是他要來簪花樓消遣的緣故。

  藝館這種地方,絕對是江湖中比酒樓還要消息靈通的地方。

  甚至天魔門陰癸派就在不少地方開設藝館收集情報。

  因為藝館裡有酒還有女人。

  酒能令人酒後吐真言。

  女人更是能讓好面子的男人輕易就能開口說出秘密的利器。

  此刻稍微聽了一聽,江大力雙手也沒閒著。

  風捲殘雲般抓來龜公送來的各種糕點小吃塞進嘴裡,補充先前大戰後消耗的體力,看得周圍陪坐的姑娘藝人都暗暗咂舌偷笑。

  坐了三桌的玩家們也都沒閒著,吃吃喝喝,甚至有老練的乾脆就已和藝館內的姑娘們展開了風俗互動,划拳喝酒,玩得不亦樂乎。

  如此歡愉的一幕,有玩家當場就拍下來發了論壇上,霎時便引起了不小的反響。

  大量玩家尤其是少林寺的玩家,均看得是羨慕嫉妒恨,不少黑風寨的山匪玩家們則是羨慕的同時,更為身在黑風寨而感到自豪。

  誰說做山匪沒前途?

  你有黑風寨主大力哥這樣豪氣干雲的老大嗎?

  你們老大會親自帶著自家小弟去逛藝館包場嗎?

  整個江湖,獨此一份大力哥。

  因這次的噱頭,導致江湖論壇上黑風寨的熱度還在持續提高。

  那些洛陽城附近縣城的玩家,得知黑風寨主江大力有意在洛陽建立分舵,正是缺人投靠舉大事之際,都立即迅速往洛陽城趕,大有「一支黑風箭,千萬小弟來相見」的大勢力氣派。

  哧溜!

  江大力正是吃著喝著,突然便聽到對桌一個玩家小弟慘叫一聲,驟然化作了白光消失了。

  緊接著,又是接連有好幾個玩家齊齊慘叫著化作白光消失,其他玩家也有一些氣血開始持續跌落,神色驚恐紛紛站起了身,打翻了鍋碗盤碟落地,一片狼藉。

  「不好,飯菜里有毒!」

  有玩家叫道。

  如此驚人的一幕,頓時令所有場內陪坐或是跳舞的歌姬藝人花容失色驚叫了起來,叫聲霎時就撕裂了原本還歡快的氣氛,驚恐悽厲。

  「嗯?都給老子住口!!」

  江大力一瞪目,猛地將手中一塊醬豬蹄直接拍進了桌子裡,暴喝一聲,聲如雷霆震得周圍人耳鼓嗡嗡作響,立即震懾得所有歌姬藝人都不敢叫了。

  「寨主!我們這他娘的是中毒了,被人下毒了啊!我感覺我要死了!」

  一名血條在持續掉落的玩家哭喪著臉。

  「寨主您沒事吧?只要您沒事,我們就算全死了也沒關係。正好我死回去後,就收拾好東西再回洛陽城。」

  另一名血條幾乎要跌空的玩家關切詢問。

  話才說完,他就血條清空化作白光消失,原地留下一地雜衣物。

  頓時,周圍其他玩家更是驚恐,目光紛紛兇狠,看向周遭同樣驚慌的藝館女人。

  「肯定是她們,她們怎麼都沒事?」

  「她們剛剛就只有幾個人喝了酒,飯菜是一口都沒吃,毒肯定下在了飯菜里。」

  話說到這裡。

  所有玩家才想起剛剛飯菜吃得最多的就是江大力,立即全都緊張看向江大力。

  咕咕咕——

  江大力在此時也察覺到了一些不適,胃部絞痛發出蠕動聲音,頭上緩緩冒出一個接一個「-1」的數字,除此之外,倒是沒有更多的不適感。

  這時面板傳來異動。

  「您已身中五味蛇毒,九陽嫁衣神功自行運轉排毒,您體內的毒素已煉化得七七八八,並無危害。」

  在一眾眼巴巴看來的玩家眼中,江大量只是剛開始頭上還顯現出了一個超級長的血條,稍稍波動了一下,不痛不癢的減少了幾點血,結果就很快血條就恢復並且消失。

  似乎剛剛江大力吃得再多,那下進飯菜中的毒素分量也根本威脅不到他。

  「我感覺還好,這毒似乎不怎麼樣啊?倒是挺下飯的。你們怎麼樣?」

  江到來看向東方不敗和王語嫣。

  「我,我沒事,我沒吃也沒喝。」

  一直因為屁股痛生悶氣站在旁邊的王語嫣忙道,說完後一陣慶幸和後怕。

  還好她因為屁股被拍痛生江大力的悶氣,所以強忍著餓肚子也沒去吃酒菜,這樣算起來倒是因禍得福了。

  「毒在飯菜里,我只喝了酒水。吃得最多的是你。」東方不敗轉動手中杯子,眸光冷冷看向周圍嚇得噤若寒蟬的一群歌姬藝人。

  江大力神色陰沉冰冷,也看向嚇得不輕卻身上沒有半點紅光的歌姬藝人,「我沒事,下毒的也不是這些女人,真是有意思,我才出現在洛陽,竟然就有人敢用用毒素對付我?」

  話語說到最後,江大力已是怒極反笑,笑聲震得整個簪花樓都開始隆隆開應的震動。

  所有酒樓內的人頓時都色變,被驚動。

  一些江湖受到刺激騰地站起來,神色各異紛紛看向二樓,不明白黑風寨主是發得什麼瘋。

  就在這時,東方不敗清冷眸光一閃,隨手抖出手中的酒杯。

  嗖——

  酒杯滴溜溜旋轉,直奔二層對面東側的一個雅間內。

  「東方不敗果然是好眼力!」

  那雅間內突然傳出一道男人聲音,一股氣勁瞬間掠出震碎旋轉襲來的酒杯。

  然而就在那剎那,東方不敗手指連彈,兩根銀針快如驚鴻閃電,無聲無息,自震碎的酒杯中一閃即逝。

  雅間內,霎時就傳來一道男人的驚怒悶哼以及另一個男人短促的慘叫。

  嘩啦叮叮噹噹——

  簪花樓在這同時也響起一片盤子不慎落地打碎的聲音。

  一道道歌姬藝人的驚恐視線都投遞在二層之間,一些江湖人則是立即捏緊了兵刃看向二層,觀察事態。

  「該死!快去看看,又有人動手了。」

  簪花樓外,一些人幾乎聞訊而動,迅速趕來。

  「小生!!」

  砰地一聲。

  東側雅間內,衝出了一道身穿黑衣氣質陰冷神色悲憤的男子身影,懷裡此時還抱著另一個較年輕的青年,

  看到這人出現的剎那。

  不少江湖人都倒吸一口氣,喊出了此人的名號。

  「千毒谷冷公宵!」

  「是他?他剛剛對黑風寨主一伙人下毒了?難道是為了拿下王語嫣?」

  「王語嫣熟知天下各門派的武學,即使知道的絕學少,單單是上乘武學就難能可貴。這冷公宵本就是為南海奇書而來,打王語嫣的主意也是可以理解,但現在他被發現,卻就危險了。」

  一些江湖人議論之時,冷公宵無比忌憚又怨毒地看了一眼東方不敗和江大力,毫不猶豫抱著手中屍體身形一動就要破窗而去。

  「悄悄對老子下毒了還想走?」

  江大力冷哼身形一動,轟然間直接撞翻桌椅,撞破護欄,宛如猛虎下山,神龍出水,一爪就向著要自窗口逃離的冷公宵狠狠抓去。

  昂吼!!

  這一抓之間,無比凝聚的一個氣浪旋渦咆哮在掌心出現,快比電掣罩定冷公宵。

  霎時一個龍首吞吐吸攝而出,爆發出恐怖吸攝巨力扯斷窗戶和牆壁大片木塊。

  「東方不敗都不敢留我,你還敢強出頭!!」

  冷公宵發出一聲沙啞厲喝,一手突然抓在窗沿穩固身形,一手突然將手中屍體猛地向後拋擲,眼神閃過冰冷狠辣。

  江大力心中一警之時,那屍體已是臨近貼到手旁。

  屍體皮膚表面竟已是詭異龜裂,滲透青色毒血,隨著磅礴吸力大量毒血噴涌而出散發惡臭,狂卷吸向了他。

  「好個陰險毒功!」

  江大力狂嘯一聲,一股無比剛烈兇猛的九陽氣罩自身上轟然爆發,擒龍手配合吸星大法創出的大力吸掌更是突然變招,成金剛拜佛一式融入大摔碑手以及迅雷閃電掌而成的大力隔空掌。

  轟!——

  狂沛的吸攝力突變一股更為可怕的掌勁衝擊力陡然爆發,威勢如山。

  衝來的青色毒血直接被轟飛,如篩子般將那屍體打成了篩子。

  隨後,屍體一震,直接被狂沛的掌力轟擊打爆。

  砰!——

  一些毒血濺射到周圍牆壁地面上,竟是發出嗤嗤腐蝕之聲。

  少數幾個龜公閃避不及被澆淋了一身,當場就慘叫著皮肉脫落倒地,成了一灘青黑膿水,看地周圍人全都嚇得尖叫面無人色。

  「呃啊!——」

  冷公宵大叫險之又險扭身避開毒水,一個鷂子翻身快速躍出窗戶。

  昂吼!!

  一聲龍吟虎嘯般的聲音半空炸響,江大力體外九陽護體真氣庇護衝過毒氣。

  「給老子留下!!」

  轟隆!!

  牆面窗戶巨顫破碎成無數尖銳碎渣爆開。

  一個彪形身影狂霸冷酷氣沖霄漢而來,一隻粗壯強悍的手掌當空捲住狂龍蓋下,空氣爆顫成氣浪旋渦,宛如巨大磨盤,狠狠撞向臉色大變的冷公宵。

  「住手!」

  「黑風寨主手下留人!!」

  幾道身影高喝著快速起落靠近。

  砰!!!

  一聲夾雜著骨頭碎裂得爆響,在道道驚駭目光下陡然爆發。

  冷公宵的身軀幾乎應聲消失,直接被狠狠砸進了下方地面,砸得青磚爆裂炸碎,一道彪形身影幾乎同時落下,渾身護體真氣成罩,狠狠碾壓而過。

  轟!!

  地面一震,無數青磚被碾碎成齏粉。

  血水如爛漫櫻花般,從碎裂的道道青磚縫隙中陡然綻放盛開。

  嘶——

  道道直抽冷氣的聲音,自四周一些角落響起。

  一道道驚顫的目光皆落在那雙臂環胸如鐵塔般穩噹噹立在地面的彪形壯漢身上,觸及到其眼神中的警告和冷冽野性,立時有不少都迅速閃躲著挪開了目光

  …

  …

  (白天再加更,現在睡覺了!求月票!現在加更只有月票了,打賞還完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