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263:力的美學,打爆一切!(月票28/2900加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噗」

  「啊噗!」

  三道人影狠狠砸落在地。

  封不平和成不憂當場就口噴鮮血氣絕當場。

  一個胸口塌陷了下去,五臟六腑震碎。

  一個頸椎骨包括脊椎骨全都散架向後凸起,死得時候很不安詳,像是一隻蜷縮的大蝦。

  如此驚人恐怖的一幕,頓時嚇得一些地鼠門門人見勢不妙便要逃走。

  江大力冷哼腳掌突然戳出,狠狠扎破地面,爆發出一股狂猛冰寒的氣勁。

  咔咔咔

  霎時間,仿佛一股針刺人肌膚的寒流掠過。

  幾個地底隆起的土包內,頓時傳出悶哼慘叫。

  噗噗噗

  一個個土包中接二連三像是鑽地鼠般,鑽出了幾個瘦皮猴子般的地鼠門人,全都瑟瑟發抖面色發青。

  「一群鼠輩,全都給老子過來!」

  江大力狂喝前沖,雙手五指箕張狠狠一抓。

  空氣如有無形的力量凝聚。

  江大力兩條手臂的手掌頓時有兩道龍形虛影一閃而過,龍首吞吐爆發龍吟之聲。

  昂吼!!

  兩股超越先前的狂沛吸攝力瞬間爆發。

  嗤啦

  三尺來厚的地面地皮竟都直接被這股兇猛吸力猛地掀起,氣流如刀,地面被深深的挖出了五指溝壑。

  伴隨著江大力體內的真氣狂瀉。

  幾個地鼠門門人驚叫著連同被掀起的地皮,倒飛向江大力的手中。

  砰!!

  地皮轟然被吸得爆開。

  沙塵漫天狂卷。

  幾個地鼠門門人全都被江大力一把抓住一頓狂吸,內氣倒涌而出,披頭散髮發出呼天喊地的慘叫。

  才衝到藏經閣的李青蘿等曼陀山莊之人看地都是心驚膽戰,李青蘿一咬牙帶頭沖向藏經閣,卻被寧肅等親衛隊玩家攔住,頓時爆發一場大戰。

  「快阻止他!他的內力在快速恢復!」

  鶴筆翁盯著江大力臉色變幻,厲喝一聲,搶先猛衝而去。

  唰唰唰幾筆如標槍般筆直,貫滿真氣呼嘯刺來,其中有幾筆非但籠罩了江大力周身大穴,更籠罩了地鼠門門人。

  「殺!!「

  鹿杖客同時狂喝殺來,鐵杖劈舞出令人鼻息皆窒的猛力,捲起凶狂氣勁。

  不遠處,方要有所動作的方證宣了一聲佛號,突然駐足,沒有參與圍攻,似這般圍攻並不符合他出家人的原則。

  「哈哈哈,你們兩個老小子,來得正好!」

  江大力哈哈一笑。猛地主動將兩個地鼠門人拋出,一掌如迅雷閃電般快逾火花落下,正中那兩名地鼠門人身軀。

  砰!!

  兩人身軀巨顫旋轉著,飛向鶴筆翁點來畫筆。

  「隔山打牛!?

  鶴筆翁心中一凜,撮指成掌,筆平畫出?剛書了個半圓時?筆尖掃在兩人身上。

  頓時,一股熾烈如雷霆的氣勁自兩名地鼠門人身體透體而出。

  鶴筆翁即使早有準備?也只覺手中鐵筆一燙?險些脫手飛出,悶哼著被震得氣血翻騰倒退。

  兩名地鼠門門人更是直接慘叫?身軀在熾烈氣勁中爆出血箭落地,當場氣絕。

  砰!!

  就在此時?鹿杖客剛猛無鑄的一杖?也與江大力爆發龍形旋渦氣勁的一掌交接,打出無比沉悶的聲響。

  江大力掌中,另一個地鼠門人直接就被轟飛了出去。

  鹿杖客悶哼一聲,神色駭然被震退一步?腳掌深深踩入地面?只覺手中鐵杖嗡鳴震顫,被衝擊震得險些拿捏不住脫手,頓時牽動傷勢,嗓子眼又是一陣甜意。

  「這一杖夠勁兒!」

  江大力也只覺手掌酸麻難當,竟難得感受到了痛苦。

  縱然他現在是橫練大成兼之修煉神功。

  但以一隻肉掌硬抗鹿杖客鐵杖?也是感到有一點點的難受。

  不過這一點點的難受,很快就被融合神功中達摩易筋經以及九陽神功的超強恢復力恢復。

  「哈哈哈?玄冥二老不愧是玄冥二老,有兩把刷子?再接老子一掌!!」

  江大力狂喝,突然一提丹田內僅存三分之一的氣勁。

  身形在一陣龍吟中竄出?右掌突然向前一探?上下左右?各劈一掌,勢道之快,直叫人無法看清。

  霎時,仿佛有道四爪金龍的龍影一閃在其掌前浮現,張狂霸道猛擊臉色微變的鹿杖客。

  降龍廿八掌之見龍在田配合天龍七式之潛龍升天!

  「啊呀啊!!」

  鹿杖客發出歇斯底里地厲喝,突然棄杖雙掌平推,大袖紛飛鼓脹之間,立即有兩股寒霜氣勁自其雙掌爆發,沖向江大力襲來的狂霸掌力。

  這竟赫然就是其乃以成名的玄冥神掌。

  嘭咔!!

  昂!!

  兩掌交實的剎那。

  土地狂震猛地塌陷,兩股熾烈與冰寒的恐怖氣勁頓時衝撞在一起。

  「呃!!」

  鹿杖客雙眼暴凸充斥血絲,面色陡然漲紅,一口鮮血到了嘴巴死死憋住,從口角瘋狂溢出,全身衣袍獵獵作響雙眼發黑。

  「呵呵呵呵!」

  江大力則是嘴角獰笑,兩條宛如鋼條金柱般的手臂肌肉塊頭紛紛隆起驚心動魄的弧度。

  壓得鹿杖客雙臂漸漸彎曲,骨頭髮出不堪重負般的咔咔聲響,面部漲紅得幾乎要滴出血來。

  「師哥!!」

  鶴筆翁大叫一聲衝來,猛地衝來雙掌閃電般落在鹿杖客背上,頓時爆發出一股強猛內氣形成助力。

  「不!!不要啊啊!」

  鹿杖客內心狂叫,卻根本無法阻止,體內始終警惕收束的內氣,被鶴筆翁這股內氣狠狠一撞,頓時引動,如狂猛洪水般衝擊向江大力。

  轟!!

  他的兩條手臂瞬間繃直,無比冰寒狂猛的掌力侵向江大力。

  霎時,江大力雙臂都覆蓋了一層冰寒雪霜,汗毛都被凍僵在手上。

  「好!來得好啊!!」

  江大力卻是大笑一聲,全力爆發《北冥神功》以及《吸星大法》的吸功特性,對狂涌而來的內氣瘋狂吞噬吸收。

  頓時冰寒內氣湧入他的體內,撐得經脈都是隱隱作痛,全身一片冰寒,衣物都沾染了冰霜。

  但在這同時,江大力下丹田內宛如一片冰洋的真氣湧出,引動這股冰寒內氣轉化為己有。

  中丹田的熾烈真氣則席捲而出,散發如火爐般熾烈陽剛的氣息,驅散了他全身冰寒。

  「呃啊!啊!」

  「不!!不啊!」

  鹿杖客和鶴筆翁全都被吸得魂飛魄散,雙眼甚至都在流淚,痛苦不堪,只能眼睜睜看著體內多年苦修的內氣迅速狂涌而出。

  「阿彌陀佛!!」

  就在此時,方證突然大喝一聲,面露金剛忿相,剛正不阿,持金剛杵陡然殺來。

  一杖如巨蟒翻打向雙方手掌交接處。

  「哼!」

  江大力眼神一冷,突然抽搐一掌,單掌一伸一縮,猛地擊出,狠狠打在擊來一杵的三寸處。

  一股異常掌風的奇烈勁道,告涌而出,勁勢之強,無法比擬。

  砰!!

  方證金剛杵被震得彈開,卻順勢中途一變勢,立即改為橫掃打江大力下盤,重兵器,在其手中卻活如靈蛇。

  「好個和尚!」

  江大力突然下盤一沉,雙腿直接扎出一個馬步。

  大腿小腿肌肉霎時隆起撐得褲腳撐爆,筋骨之間爆發龍吟虎嘯之聲。

  砰!!

  金剛杵擊在江大力後腿之上,卻竟發出沉悶巨響反被彈開。

  但在那一剎那,江大力也是身軀一顫,只覺後腿一陣沉悶劇痛。

  「啊!!」

  就在此時,玄冥二老狂叫一聲,趁著江大力氣息有所鬆動之際,不惜內傷重創強行截斷真氣,震開手掌。

  噗噗

  二人齊齊狂噴鮮血,身軀踉蹌倒退十幾步滾成了一團。

  嗡!

  方證袖袍烈烈,手中金剛杵回劈,在變勢之間,沒有半絲間隙,仿佛如影隨形,一氣呵成,直打江大力前胸。

  「你成功激怒老子了!」

  江大力陡然狂喝一聲,剛剛吸攝而來的雄厚內力徹底利用起來。

  下丹田真氣與中丹田真氣突然齊齊對沖交融在一起。

  冰寒兩重天!

  一股毀滅性的可怕氣勢頓時自他身上升騰而起,霎時腳下地面一面焦黃乾枯、一面冰霜遍地。

  江大力狂吼一聲,背後披風陡然飄展拉直,渾身真氣噼里啪啦的響動,圍繞身軀旋轉,內勁到處,周身骨骼噼里啪啦連串爆響,整個人霎時拔高三尺成丈高巨漢,肌肉暴突,猶如金剛降世。

  砰砰砰!

  戴在手上的鐵釘護腕直接爆開,一根根鐵釘炸飛出去。

  鐺地一聲爆響!

  金剛杵狠狠落在其高高鼓起像是座小山般鐵板一塊的胸膛上,發出一聲恐怖的金屬顫音,卻根本無法撼動分毫。

  頓時,一片驚呼譁然和抽冷氣的聲音,從四面八方紛紛傳來。

  暗處一道道暗中觀察的視線更是震驚,一些小念頭紛紛消散。

  手持金剛杵神色忿相的方證亦是雙目驚駭,心臟宛如被電擊般受懾,不敢置信般仰頭,看向面前渾身散發熾烈氣息的高大恐怖身影。

  江大力渾身氣息狂暴冷酷,低頭。

  冷凝如實質的目光穿透刀光,筆直地刺到方證臉上,令方證只覺肌膚生出灼燒般的疼痛。

  他咧嘴,手掌突然抓出金剛杵。

  方證頓時面色漲紅雙臂發力。

  但下一刻,江大力手臂發力,隆起的肌肉一顫,金剛杵一動,方證大叫一聲整個人都被直接抬起。

  「力!!!」

  江大力狂喝,左拳驟然捏緊。

  狂霸的能量爆發了出來,震得全身都噼里啪啦的狂響,衣服寸寸破裂,顯現出來了裡面的精壯偉岸的身軀,這身軀仿佛鋼筋鐵打,如亘古不動的石像,牢不可摧的氣息猛烈而生。

  轟!

  他猛地一拳打出!

  咻

  空氣擠壓爆炸,發出尖銳刺耳的尖嘯。

  「啊!!」

  方證雙眉爆顫,大喝鬆手,揮掌疾迎,雙手立掌當胸,掌心略向外翻,在剎那之間變成了玄玉之色,似乎有一層淡淡的白氣在掌指間繚繞,面目凝得仿佛一尊古佛。

  砰!!

  拳掌交接。

  空氣爆發宛如水紋般的漣漪。

  「噗」

  方證慘叫吐血,仿佛被一頭大象猛然橫向撞到,雙掌掌骨挪位斷折,手肘凹陷扭曲,虎口崩裂飆血,如斷線風箏般倒飛出去。

  所有圍觀之人只覺眼前一花。

  方證就如死魚般重重跌落砸在地面,砸得地面都發出沉悶爆響,臉色灰白,狂吐鮮血,雪白鬍鬚都沾染得滿是鮮血和灰塵,當場雙目瞪著,氣絕而亡。

  「方證大師!!」

  從不棄仿佛是喉嚨里發出的恐懼之聲,像被打斷了脊梁骨,立時癱軟了,難以置信盯著命運當場的少林寺分寺方丈。

  這可是方證!

  曾經與任我行都能打得平分秋色的大師,精研達摩易筋經,一身功力之雄厚,連任我行的吸星大法都吸不動。

  但現在,卻死於非命。

  「大師!」

  藏經閣內,段譽和王語嫣也全都色變,驚駭看著那戰場中宛如金磚倒玉柱般倒地不起的方證,心中掀起軒然大波。

  才打趴下一群玩家,闖入藏經閣內的李青蘿也是闖不動了,俏面色變,扭頭盯著那邊傲立當場的彪形身影。

  山道上,陰暗林間,無數道震驚目光瞧著那闊步挺胸的彪形身影,無不倒抽一口冷氣,好強悍霸道的氣勢!

  但見那身影,長發狂散,頸粗肩厚,雙臂上肌肉虬結,仿佛是一根根鐵條鑄成,蘊藏著驚人的力量,肩後一把金刀,顧盼間如無敵的雄獅,渾然不把世人放眼裡。

  儘管此時對方全身衣物襤褸,可無人敢覺得這很可笑,只覺得非常可怕。

  江大力享受著體內兩股真氣交融後的毀滅狀態,只覺鼻息間呼吸進來的氣流都仿佛有力了很多。

  力量!

  這種渾身充滿爆炸性的力量的感覺,令他沉醉、享受!

  「呵呵呵我就喜歡這樣的力的美學啊!」

  江大力咧嘴,走向神色驚懼的玄冥而來。

  走起路來都仿佛有雷鳴之聲,筋骨深處,似乎蘊含著狂暴無匹的神雷。

  隨意一動,就能令人感覺到彪悍,勇猛,如鬼如魔般的恐怖氣息。

  「不!不要殺我們。」

  玄冥二老心像是要從喉嚨口蹦出來,嚇得臉像窗戶紙似的煞白,只覺無比懊悔,怎會在今天來尋這等煞星的麻煩,怎麼就能相信江湖傳言的所謂對方功力全失的無稽之談。

  這他媽是功力全失的樣子嗎?

  這分明是能一拳打死一頭大象的恐怖魔王啊!

  江大力手掌一抓,從幾乎撐碎得口袋中拿出裝有三屍腦神丹的藥瓶,倒出兩顆蠟衣包裹的丹藥,咧嘴遞向玄冥二老,冷冽嘴角微翹。

  「兩個選擇,吃下去!或者死!」

  玄冥二老全都瞪圓了眼睛,胸腔像是風箱般在劇烈起伏抽動,很想說我他娘的不想做任何狗屁選擇。

  但這樣瀟灑的話,他們也就心裡想想,根本沒骨氣和勇氣說出,只得巍巍顫顫伸出了手

  (求月票推薦票!月票最後兩天,一定要保證在前百,下個月才有粉絲稱號!)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