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0:玉璧重遊,童姥震怒討伐!(保底更求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您霸占了無量山,驅走了無量劍派辛雙清以及左子穆,無量劍派被迫離開無量山,然而無量劍派實則早就暗中投靠靈鷲宮麾下,您的舉動極有可能引來靈鷲宮【天山童姥】的敵意,遭到靈鷲宮的攻打。」

  無量劍派內,當江大力在眾目睽睽下走進門派大殿時,頓時便得到了一條這樣的面板提示。

  看到如此訊息,江大力卻是嘴角勾勒一絲輕笑,並沒有太放在心上。

  早在派遣徐子陵來攻打無量劍派時,他就已經想到打下無量劍派後可能會遭遇的事情。

  這其中,自是也包括得罪靈鷲宮的那位天山童姥。

  天山童姥曾為查明無量玉璧之事,向神農幫下達號令,命司空玄領命率眾攻占劍湖宮,卻因段譽等人的緣故而使行動失敗。

  故而,對於無量劍派,天山童姥可以說是早已視作自家碗裡的肥肉。

  在江大力的上一世記憶中,左子穆後來率無量劍東、西二宗投入天山靈鷲宮麾下,無量宮改稱無量洞。

  只不過,現在看來,左子穆是早在這一陣子就已經暗中投靠了靈鷲宮。

  然而,恐怕左子穆也沒想到,才解決了靈鷲宮天山童姥的威脅,卻又遭遇他黑風寨的攻打。

  此時,空曠大殿內,江大力坐在首座上,手指敲擊著座椅扶手,聽著一側徐子陵匯報打下無量劍派的詳細情況。

  「這麼說,你並沒有留下辛雙清和左子穆,不是你的錯,是他們實力太強了?」

  江大力冷著臉打斷徐子陵的話,眼神帶著幾分譏誚。

  徐子陵心中一跳,頓知招惹了江大力的不滿,忙整理語言,便要解釋。

  江大力冷哼一聲,抬手作罷道,「我不想聽任何解釋的話。你的實力,我很清楚,你也很清楚,你有什麼心思,想必你自己知道,這種類似的事情,我不想再看到下一次發生。」

  徐子陵心中暗暗凜然,抱拳低頭代表知曉,心裡卻充滿無奈和鬱悶,唯有轉移話題道。

  「辛雙清和左子穆二人逃走後,不少無量劍派的異人卻是並沒有逃走,反倒留了下來主動投降,他們竟然表示想要加入山寨,行為一如既往的怪異反常。

  我感覺蹊蹺,暫時還在觀察這些人。」

  說到這裡,徐子陵也是感到頗為奇異。

  若說大量沒有門派的異人前來投靠,他倒是能理解。

  但無量劍派內的這些異人,非但不憤恨令他們無家可歸的黑風寨主,反倒是在門派駐地被搶後,想要主動加入黑風寨,簡直毫無節操和骨氣可言。

  對此,江大力微微頷首,並不感到有什麼意外,淡淡道。

  「先都收入山寨,我會再抽空見見他們。」

  黑風寨曾經在一統會州時早就有過規矩,降者不殺。

  甚至投降之人也可以投靠山寨,為山寨效力,學習山寨內的武功。

  這也就導致如今黑風寨20個分舵中,大部分人馬其實都是通過攻打招降得來的。

  加入了無量劍派的玩家們,顯然也早就知道這一情況,在掌門左子穆等人不敵逃走後,他們順勢歸降加入黑風寨,可能還會沾沾自喜認為是棄暗投明了。

  畢竟在玩家們心目中,無論從哪一個方面來看,擁有多種獨門絕學的黑風寨,都比死鬼前勢力無量劍派有前途。

  只不過,大多數人因為距離和地區的緣故,曾經沒有機會選擇黑風寨。

  現在機會擺在面前,無量劍派的玩家們能作出叛派這種騷操作的舉動,也就顯得很正常了。

  從前他們沒得選擇,現在可以梅開二度,誰還要什麼節操?

  「以後這無量山,會作為我黑風寨在雲州最重要的橋頭堡,你就代我坐鎮在這裡,為黑風寨招攬人手發展。

  我答應過你,若你能為我拿下一州之地,便放了你和寇仲,這雲州,也就是你的機會!」

  江大力目光平淡看著徐子陵,再次開始畫大餅蠱惑對方,同時言語上敲打警告,奉勸對方不要耍什麼花招和小聰明。

  如此又交談了片刻,江大力便吩咐對方去將山下投奔而來的玩家都招收進來,隨後擺擺手遣退了徐子陵,雙手交叉拖著下巴思索。

  「徐子陵能學到不死印法,顯然是曾得到了邪王石之軒的器重。

  我現在如此控制他,就算他顧忌寇仲的安危不敢貿然向邪王求助,以後江湖上消息傳出去,我黑風寨主江大力馭使雙龍打下無量劍派,這消息傳到邪王的耳朵里,恐怕石之軒也是有概率會來拜訪的。」

  想到這裡,江大力心裡起了一層提防。

  邪王石之軒的實力可是不差。

  不過想要奈何威脅到現在的他,也是很難。

  但若是對方一心想要救走徐子陵,那也是個麻煩,不得不防。

  「手裡的可用之人還是太少了。

  天山童姥若是來找我的麻煩,也許對我而言,反倒是一件好事。生死符和那些被生死符所控制的人,呵呵呵呵」

  帶著這樣的感慨和玩味想法,江大力走出大殿。

  故地重遊,向著無量劍派的後山行去。

  一路上看到他那魁梧高大如魔似神般的身影,雙龍幫的土著嘍囉們莫不是緊張得點頭哈腰。

  一些玩家們則是激動興奮喊著「寨主」,目送他那渾身繚繞危險黑芒的如山背影遠去,為剛剛偷偷地拍下來的視頻片段竊喜不已,紛紛在江湖論壇的黑風寨版塊發帖炫耀。

  江大力徑直來到了無量山後山的大瀑布前,聽著下方水聲隆隆,看著下方雲霧瀰漫仿佛不見底的絕壁深處,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

  時隔將近兩個月,他再次來到這裡。

  不知曾經處於外氣境時無法擊敗的同境界無崖子。

  現在他處於罡氣境自創了多門神功之後,可是能夠戰勝?

  有心試試如今吃了鳳金果後的身法造詣,江大力一聲長嘯,音如龍吟,蓋過瀑布隆隆之聲,爾後氣勁爆發,身體冉冉升起。

  他雙腿微微擺動,如游龍般在天空任意巡弋,一個折向便電射向下方山壁。

  霎時間,在近乎是直來直往的山壁上。

  江大力身影如游龍下躥,偶爾需要換氣緩衝落腳之時,便施展壁虎游牆的功夫配合雲龍探爪的手段,剛硬的手爪強行插入山壁間穩固身形。

  而後又如壁虎般快速攀爬而下,又一縱躍,又是十數丈。

  如此一炷香過後,曾經對於江大力而言幾乎是唯有駕鷹才可飛上飛下的絕壁,現在卻已被輕易征服。

  江大力腳掌落在絕壁下水潭中的水面上,砰砰踩出水浪炸起一米多高的浪花,以八步趕蟬的簡單技巧,藉助水面凹陷下去產生的衝擊力,快速抵達岸邊站穩。

  再回首,一望頭頂雲霧繚繞的絕壁,他不由感到一陣提升後的喜悅和成就。

  回味剛剛的體驗,每次當他感覺在半空身法無法折向或者難以為繼時,體內爆發出的真氣便會令他的身軀像是莫名變得輕靈。

  又或是原本一口氣提不上來的感覺,突然因真氣運轉加速而直接提了上去,導致完美銜接,保持有更長的滯空時間,或是有能力爆發真氣再縱躍出一段距離。

  這種體驗,是曾經根本不曾有過的。

  很顯然,這就是鳳金果對他的身體以及真氣凝練後,所產生的特殊奇異效果。

  江大力收斂心緒,看向對面的無量玉璧,又抬頭看了看天色。

  現在已快到黃昏,西天隱見灰暗。

  冬日天會黑得會很快,想必再過一兩個時辰,濃稠的月光也就會透過雲影照射而來。

  江大力不急於一時,盤膝坐在湖邊,鼻子嗅著不遠處的茶花芬芳,感受著飛瀑砸落下來的撲面水氣,靜靜等候月色到來時無量玉璧發生奇異變化,浮現出李秋水以及無崖子等人的心影。

  與此同時。

  靈鷲宮內,一封加急密信也已通過九天九部婢女,傳到了深宮中一位看上去只有八九歲年齡的女童手中。

  女童圓臉紅撲撲像是個蘋果,明明甚是可愛,卻又偏生神色嚴肅充滿威嚴,頗為怪異,令人感到滑稽。

  然而在場所有伺候之人,莫不是將心提起,任誰也不敢對面前這女童有任何怠慢嘲笑的心思。

  「念!」

  女童接過密信後,便隨手扔給一旁伺候的女婢,冷淡命令。

  那女婢忙拆開信件,一看之下,臉色頓變,卻也唯有硬著頭皮將內容念出。

  「哼!左子穆那個廢物!!」

  女童聽完內容,猛地眉梢倒豎,怒喝一聲手掌狠狠拍在梳妝檯上。

  砰地一聲梳妝檯的台面直接轟然炸碎,裝有胭脂的瓶瓶罐罐更是爆碎開來,頓時一片脂粉氣味兒盪滿室內。

  一旁伺候之人全都嚇得跪俯在地,一個勁兒的不停磕頭。

  「姥姥息怒!」

  「姥姥息怒!!」

  「哼!」

  天山童姥身影唰地站起,明明不過一米三左右的嬌小身軀,卻渾身透露出一種霸道獨尊的恐怖氣勢,壓得整個房屋都充滿壓抑感。

  「本尊倒是要看看,那黑風寨主渾身能打幾根釘,敢動本尊看中的地方。」

  話音方落,天山童姥突然目光一動,看向其中一名伺候在宮外的女子。

  「風影,你進來,姥姥好像記得,你曾經率人攻打過這個黑風寨,怎的沒有拿下?」

  伺候在宮外的女子立即款款走進來,赫然正是未曾戴面紗的風影。

  風影欠身行禮,如實恭敬道,「姥姥,風影曾經的確是帶領一批人攻打過黑風寨,就是因早就得知那黑風寨主行事古怪,許是不同尋常,想要將之招降。

  但結果卻是功敗垂成,風影以及身邊諸多同伴摯友,還曾死在那黑風寨主手中。

  自那以後,這黑風寨主實力日益精進,我們就算想要報仇,也根本不是對手了。」

  在靈鷲宮待了這麼久,風影心知在童姥這樣的前輩眼裡,什麼機巧都只是小聰明,班門弄斧罷了。

  對方問什麼,便唯有如實答什麼,才能不吃苦頭,否則絕對沒好下場。

  「哦?這麼說,這個黑風寨主也是非一般的怪人,實力精進速度如此快,想必是有什麼奇遇。」

  天山童姥微微訝然,卻也並沒有太放在心上。

  在她看來,一個強盜頭子,再怎麼強,對她而言,也只是小輩,單憑功力就會被她死死壓制,翻不起什麼浪花。

  「吩咐三十六洞洞主七十二島島主,就近召集人手聽候本尊調遣,即日出發前往無量山!奪回無量山,拿下那黑風寨主!」

  …

  …

  (睡覺了!來億波推薦票和月票吧!)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