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8:唯有極於情,故能極於刀!(為月票加更4)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在兩名刀客握住刀的剎那。

  庭院內的世界仿佛也化作了刀的世界。

  所有圍觀的人全都莫名感到心靈沉甸甸的壓力。

  如精神上感知到了兩個更為強悍偉大的精神在碰撞,氣場碾壓下,都是說不出話,只能瞪大眼睛死死盯著。

  江大力的刀重達兩百三十二斤二兩三錢,長達六尺,寬達一尺,拿在手中就宛如一堵小門板。

  常人用這樣的刀和丁鵬這樣的刀中之神戰鬥,無異於找死。

  因為刀太重。

  即使能提起來,在提起來還未揮舞出的剎那,可能就已經被丁鵬一刀劈砍了十幾次,被砍成幾十段,身首異處。

  但以現在天生神力般的江大力而言,兩百多斤重的巨刀在他手中,就與尋常刀客提著七八斤重的刀揮舞一般,如臂驅使,不會有絲毫滯澀。

  丁鵬的彎刀卻只不過重達五斤七兩。

  正正好好的五斤七兩,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常人用這麼輕又這麼短的一柄彎刀與江大力戰鬥,無異於也是找死。

  因為一寸長一寸強,重一分猛一分。

  這麼短又這麼輕的刀,可能還未落在江大力的身上,江大力的大刀就已經將人砍成了肉泥。

  但對於丁鵬而言,小巧輕盈的彎刀在其手中,被其神乎其神的刀法以及上天入地--天地交征陰陽大悲賦內力驅使過後,絕對是舉輕若重,舉重若輕,不比任何刀差。

  丁鵬的手從開始答應江大力的挑戰時,就已經握上了刀柄。

  但他始終都沒有拔刀。

  江大力的手也已握緊的刀把。

  但他也始終沒有動手的跡象。

  二人此時就隔著一張茶桌互相對視,仿佛僵愣住的植物人一般佇立不動。

  這等場景非常可笑。

  但在場卻無任何人膽敢去笑。

  因為這二人雖然仿佛是在互相對視,卻都已是全神貫注緊緊盯著對方身體的各種反應表現。

  一股可怕的刀氣瀰漫整個庭院。

  在一旁的柳若松只感到一股股勁氣,來回激盪,令他不得不運功全力抵抗,甚至想要離開。

  但他卻又不想錯過如此近距離觀察兩位大高手的決戰,難受至極。

  在丁鵬的眼中,江大力站在那裡仿佛渾身都是破綻。

  他似刻意隨意一刀就能將對方了結。

  然而他知道這都不過是錯覺。

  對方那漸漸如春水般滾滾持續的氣機和眼神中所蘊含的刀意,都已告訴他,對方已達到情意融刀的階段。

  極於情,孕養刀。

  神意相合,渾圓如一。

  看似是破綻,精氣神卻都已完美凝聚,隨時可發出石破天驚的一擊。

  這個發現讓他竟開始興奮起來,提起了更多的興趣,不禁道,「極情境界,沒想到,你已真正進入了這種境界。

  這天下間,除了怒蛟島的浪翻雲,我還未見過你這般人。」

  他手中的圓月彎刀驟然發出一聲清鳴。

  一股充滿魔性的刀意令庭院外的圍觀眾都幾乎為之窒息。

  丁鵬手中的刀雖然看起來普通,平平無奇,甚至還未出鞘。

  可刀意散發出的那種震懾感,就已令人為之震眩迷惑。

  然而,這還並不是真正的魔刀小樓一夜聽春雨!

  這把刀之所以突然變得充滿魔性,只因為握刀的人。

  「極情......極情可不是我的終點啊......」

  江大力的雙眼中也陡然迸發出奇異的光芒,他的面部平靜無波,但眼神似乎正在享受著此時的一切狀態。

  他的心靈仿佛一瞬間晉至更高的修養境界。

  唯能極於情。

  故能極於刀。

  與忘我、唯我、無我、入魔、忘情等境界一樣,極情也是綜武世界當中的一種特殊心境,代表人物自然就是浪翻雲。

  江大力原也只是寄情於刀,將婠婠當做手中之刀來培養,借刀孕養極情刀意。

  卻沒想到今日能在與丁鵬的對碰中,自然而然明悟到了極情心境的境界。

  這一剎那,他感覺仿佛四周所有的事物,都充滿了生命的氣息,充滿著極致的情感和感動,有規律和節奏地此起彼落,生機勃勃。

  心有驚雷,生似靜湖。

  最黑暗的時刻。

  就是最光明的剎那。

  他手掌一發力,大地一顫,刀光已飛起。

  名震江湖的金刀離地。

  巨大金刀宛如滾滾滔滔的一江春水驟然鎖定抑制了一方空間,以奔雷逐電般的速度,催山開海般的氣勢,狠狠碾壓而下。

  轟!!——

  方圓兩丈範圍都被一股密密麻麻如春江之水般的刀氣沖襲,擠壓,碾碎。

  地面雜草崩裂成細碎的碎片,泥土攪成了漿糊。

  恐怕就算是一塊鐵錠在這樣恐怖的刀氣衝擊下,都要成鐵粉。

  何況是人?

  大量圍觀者都只看到江大力突然拔刀,一團璀璨如小太陽板的刀光就已經將丁鵬淹沒。

  庭院內近距離觀察的柳若松更是慘叫一聲,感覺雙眼仿佛被刀子狠狠切中,心靈上更是如被無數小刀狠狠切割而過,痛苦驚恐得倒退。

  但就在此時,那如小太陽般的刀光中,突然升起了一團明月。

  一輪圓月照中天,萬里清輝共此懸。

  刀寒光滿宮闕外,影分銀漢鬥牛邊。

  圓月落,刀光起。

  何處小樓,夜聽春雨?

  彎彎的刀,彎彎的刀光,好似月星撞日星,驟然發生了日食。

  眾人只覺眼前璀璨的刀光突然又是一暗。

  一些膽小之人更是嚇得叫出了聲,被此奇景震撼得大叫。

  「日食了!」

  「日食了!!」

  在場根本沒有任何人能看得出江大力和丁鵬二人刀光之中的變化。

  【領現金紅包】看書即可領現金!關注微信.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現金/點幣等你拿!

  只覺得眼前一黑時。

  血光濺現。

  江大力帶著一蓬血光,卻是怒喝衝擊向前,一刀怒斬而出!

  嗆——

  一道粗達三丈多的恐怖巨大刀氣狠狠碾壓落下,璀璨得就像是太陽照射落下的巨大光束,充滿滂沱大勢與堅不可摧到極至的刀意。

  極於情,極於刀,唯有極於情,刀意與刀氣才能達到一個極至的程度。

  此時,江大力的有情刀已達到前所未有的極限威力。

  非但是刀意刀氣的極限,更是力量的極限。

  大力一刀之有情刀,本就是以情催發全身所有的力量、精氣神。

  故而本該是落下兩千斤的威猛一刀。

  這一刻,竟狂增到了四千斤的恐怖程度。

  力量增加了近乎一倍,速度自然也增加了一倍多。

  這一刀非但勢大力沉威猛可怕,更是速度絕倫,已令江大力都感覺正常狀態下的身體都無法負荷,手臂肌肉傳來撕裂般的痛。

  就在此時,那圓月般的刀光再起。

  一股邪意而充滿魔性的恐怖的刀意仿佛魔臨人間。

  刀光驟然化作一道直線,與那粗大的刀氣一個碰撞,切中的點正好就是這恐怖刀氣中最薄弱的一點。

  仿佛空間突然缺少了一塊。

  刀法中的變化,甚至所有的變量,在這一刀下已經盡數成了多餘。

  整個世界似都在這一瞬間停頓!

  下一刻!

  粗大的刀氣化作了兩截,驟然崩潰。

  圓月般的刀光也瞬間崩潰消失。

  兩道人影驟然分開。

  江大力悶哼退開三步,握刀的手腕上,還有肩膀、靠近心口的位置,全都滿是鮮紅的血。

  丁鵬身形如斷線風箏般飛出,落地的剎那噔噔噔連退十幾步猛地撞在了庭院內的牆上,噗地一口吐出鮮血,握刀的手臂輕顫,虎口崩裂出血,本就白的臉頰此刻更白了幾分。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全都震驚了。

  每個人幾乎全都屏住了呼吸,沒有任何人驚叫譁然,眼神全都是驚悸,額頭全都是汗,還未從剛剛那如閃電火花般幾下碰撞的刀光中回過神來。

  儘管除了江大力和丁鵬,在場所有人根本就看不出方才刀法中的更多變化。

  可即使不懂,所有人卻就是莫名感覺厲害,只覺震撼。

  這是一種說不出道不來的感覺,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就好像是生活在山裡的人突然看到了壯闊大海,生活叢林的人突然看到了繁華城市。

  不懂,卻震撼!

  庭院內的柳若松此時都已嚇趴了,身子軟塌塌的趴伏在庭院一角,額頭冰涼,背後全是冷汗。

  他已不敢再看丁鵬,不敢在看江大力。

  因為內心充滿了恐懼。

  到此時他才知道,自己想要蟄伏隱忍後在將來報復丁鵬的想法究竟有多麼可笑。

  只是剛剛那一場戰鬥,他就已經真正明白了江大力先前所說的話,對他不是諷刺,而是真正的警告。

  「有些人縱有神刀在手,仍是無法成為刀中之神的。」

  「有的劍法,在有的人手裡,那就是神劍,但在有的人手裡,卻是廢物。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柳若松慘笑,他明白了,自信和尊嚴,也徹底崩了。

  「誰贏了?」

  「好像是咱們寨主贏了?你看咱們寨主的血條,比丁鵬還要長多了。」

  「牛逼!黑風寨主牛逼!黑風寨牛逼!」

  趴在四周圍觀的玩家們,此時都已反應過來。

  有人開始低聲議論。

  黑風寨的一眾玩家們尤其興奮,感到是與有榮焉。

  魔刀丁鵬的大名,早在一個多月前圓月山莊所發生的大事件時,就已在江湖中傳播了開來。

  而四大世家中的李家也放出了有關丁鵬的古籍訊息,令玩家們對丁鵬有所了解,知道其厲害。

  現在,黑風寨主卻似乎擊敗了魔刀丁鵬,而且是在刀法上將之擊敗,這仿佛更助長了黑風寨主的威名。

  但就在此時,庭院內的江大力搖頭一笑,將金刀掄起背上,看向丁鵬道,「還是你贏了。」

  這話一出,頓時不少玩家一愣,還以為是黑風寨主過謙的說法。

  然而丁鵬卻在此時點頭又搖頭,擦去了嘴角鮮血道,「我勝得也並不輕鬆,看來我先前還是小瞧你了......以後,你若是真走向了滅情刀道,我反倒是想再和你一戰。」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