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0:一刀中分,魔教長老(為Ehemann加更5)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黑虎堂是江湖中迅速崛起的一個組織,勢力發展速度之快,儼然已與西方魔教分庭抗禮。

  黑虎堂總堂之下,又設三個分堂--黃犬、灰狼、白鴿。

  黃犬堂負責追蹤,灰狼堂負責搏殺,白鴿堂的任務是負責刺探和傳遞各路的消息。

  黑虎堂的發展壯大,與這三個分堂極高的辦事效率是分不開的。

  尤其是白鴿堂。

  武林中所有成名人物的身世、相貌、門派及其特長與嗜好,白鴿堂中均有一份記錄的資料。

  突然衝進樂山酒樓的十幾條身影,便都是灰狼堂的成員。

  他們各個身手矯健,持刀帶劍,身穿著灰撲撲的衣物,胸前還刺繡有狼頭的標誌,各個狼顧鷹視盯著楚留香和胡鐵花。

  當首一人突然咧開嘴唇露出犬牙笑道。

  「楚留香,既然金蟬玉蝶不是你的,你也不必保管得這麼好,不如就交給我們黑虎堂,你那位朋友若是要的話,就讓他們來我們黑虎堂討要。」

  楚留香還未說話,一道陰冷笑聲卻又從酒樓外傳來。

  「早聽說黑虎堂夜郎自大,沒想到卻是這麼不知所謂。就算你們堂主飛天玉虎方玉飛親自來了,也未必能讓楚留香乖乖交出金蟬玉蝶,你們又有什麼資格?」

  「誰!?」

  黑虎堂之人齊齊怒喝,突然轉頭,才看到不知何時這一層酒樓里突然多出了兩個人。

  這兩個人一個是又黑又瘦又小的老太婆,站在一個又黑又瘦又小的老頭子旁邊。

  兩個人都穿著身青灰色的粗布衣服,站在那裡,比別人坐著也高不了多少,看上去就像是一對剛從鄉下來的老夫妻,完全沒有一點特別的地方。

  可剛剛說話的就是這個又黑又瘦又小的老太婆。

  此時這老太婆還用一種勾魂奪魄,似乎會放電一般的眼睛盯著楚留香,卻是看都不看黑虎堂一眾人,仿佛要用眼神把楚留香這個美男子俘虜。

  但是楚留香卻在看到這二人後便嘆氣。

  他是在場中唯一一個看清了二人是如何進來的。

  便是胡鐵花都沒看清。

  他也是第一個就認出這二人身份的人。

  這兩個人曾經在江湖上聲名不小,身份地位更是很高。

  因此在認出這二人的瞬間,楚留香就嘆了口氣。

  仿佛要把剛剛喝進肚子裡的酒氣都吐出來。

  「你們兩個小老頭是誰?剛剛是你這個小老太婆在說話?」

  黑虎堂為首之人瞪著老太婆和老頭喝問。

  他隱隱察覺有些不對,

  這二人是什麼時候冒出的他都不知道,而且看上去口氣還不小。

  但尊嚴以及身為黑虎堂之人的自信卻令他不願怯場,只當這二人早就已經在酒樓內,既然遲遲不敢對楚留香出手,顯然也不算什麼厲害高人。

  「你為什麼嘆氣?」

  哪知小老太婆根本不理黑虎堂之人的喝問,卻看著嘆氣的楚留香道,「你是為這些馬上就要死的黑虎堂之人嘆氣?其實大可不必,他們本就是一幫跳樑小丑。」

  此話一出,頓時全場之人俱驚。

  一些還未認出這老太婆身份的江湖人都神色各異,紛紛側目猜測這二人到底是誰。

  運氣爆棚等玩家也是驚異。

  然而此時暴怒的黑虎堂眾人已是無法忍受如此被小覷,怒喝一聲,對著兩個小老頭一擁而上。

  七把劍、五把刀,交織成刀光劍影劃空而過。

  酒樓內的桌椅都被十幾條壯漢衝過的剎那撞翻。

  一些江湖人習以為常地嫻熟退避,鍋碗瓢盆落在地上摔碎了一地。

  忽然間,刀光一閃。銀白色的刀光劃空而過。

  十二個黑虎堂分堂灰狼堂的高手突然駭然大叫一聲,齊齊駐足,驚恐看向手中的兵刃。

  叮叮噹噹——

  七把劍、五把刀,突然齊齊從中間斷成兩截,跌落在地。

  快!

  太快了!

  如此驚人的一刀快到令人心悸。

  所有人都只看到銀白刀光出現,下一刻黑虎堂眾人的武器就已經成了兩截。

  但那斬斷黑虎堂眾人的刀光最終去往了何處,除了楚留香,無人看到。

  而此時,無論是老太婆,又或者那老頭子,臉上都是完全沒有表情,老太婆眼裡似乎有光芒在閃動,就像是剛才劃空而過的刀光一樣。

  然而刀呢?

  二人手裡都根本沒有刀,剛剛的刀光就好像是幻覺,並非這二人所發出的。

  酒樓內眾人驚悚。

  即使黑虎堂眾人在驚駭過後,也都神色疑神疑鬼,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唯有楚留香和慕容青青的神色還保持淡然。

  楚留香繼續嘆息了一聲,「燕子雙飛,雌雄鐵燕,一刀中分,左右再見——昔年魔教金銀銅鐵四大長老中的鐵燕夫婦二人,莫非也是為了金蟬玉蝶而來的?」

  「魔教金銀銅鐵四大長老中的鐵燕夫婦?」

  在場之人莫不是悚然動容,心裡直打鼓。

  便是張狂的黑虎堂之人一聽「魔教長老」這四個字,也全都打了個激靈,囂張氣焰頓時熄滅,下意識後退了一步。

  「不錯。」

  這次說話的是老頭子,他冷冷盯著楚留香道,「傳聞孤獨老人墓穴中的玉蝶若是長期放置在身旁,便可凝神靜思,有鍛鍊神意的效果,而金蟬則可解萬毒,是天下間不可多得的寶物。

  既然香帥不稀罕這兩樣寶物,只是幫朋友保管的,不如就借給我們夫婦二人,你那朋友若是索要,就讓他來找我們。」

  老婆子怪笑一聲,警告道,「我們夫婦已是很多年不履江湖,如今認識我們這把老骨頭的人怕是都很少了……

  但只要香帥把金蟬玉蝶給我們夫婦,這後續的麻煩,自然由我們夫婦二人一力承擔。」

  楚留香搖頭,抖開摺扇輕搖道,「你們應該也已經知道,孤獨老人的墳墓,其實只是一場進行策劃的騙局,又何必要這麼在意金蟬玉蝶呢?

  況且就算金蟬玉蝶的功效是真的,也不值得你們這般來搶,因為得罪我那位朋友,會很危險。」

  「這就不需要香帥你來操心了。我們夫婦二人肯與你說這麼多,便是尊重你的為人和實力,但不代表我們夫婦二人就是心慈手軟之輩,你又有什麼朋友,是我們魔教都需要怕的?」

  老頭子眼神一冷低喝,袖子像是動了一下。

  銀亮的刀光頓時再度出現,當空仿佛化作了十幾道絲線般,一閃又不見。

  十二個才準備撤退的黑虎堂眾人全都身軀一顫。

  在場所有人這次全都看到了,他們看見那刀光從那老頭子袖中飛出來的。

  老頭子的袖子很寬、很大、很長。

  從他袖子裡飛出來的那道銀白色的刀光,一下子仿佛煙花般化成了十幾道。

  接著,大家就都清清楚楚的看見,十二個黑虎堂成員身軀僵在了原地。

  下一刻,他們的面部全都突然浮現出一道細細的、紅紅的、觸目驚心的血線,一個個人忽然從中間分作成了兩半。

  一刀中分,左右再見,燕子雙飛。

  這一幕,無論是展現在土著NPC還是玩家們的面前,都是非常震撼的。

  十幾個剛剛還囂張的黑虎堂好手,此刻卻全都被剖成了兩半。

  得是多麼恐怖的刀速、對人體多麼強的理解認知,又得是多麼強的刀技,才能在一瞬間將十二個人劈成兩半的?

  濃郁的血腥氣伴隨垮塌下去的二十四瓣屍體,頓時在酒樓內擴散開來,瘋狂鑽入周圍人的鼻子裡。

  一些人看著那黃的白的紅的一地,胃裡一陣劇烈翻滾,剛剛吃的喝的東西「哇」地一下全都吐了出來。

  頓時間,酒樓仿佛成了屠宰場。

  嘔吐物混合著血腥氣味兒令任何人都不會再有食慾,真正認識到了什麼叫魔教手段。

  酒樓的老闆即使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此時也是面色蒼白、躲到了桌子底下去觳觫不已。

  道道驚懼的目光全都落在兩個老人身上。

  楚留香卻是耳朵微動,聽到了一聲鷹啼,不由再嘆一聲,對一旁神色凝重的慕容青青道,「這位天琴派的青青姑娘,其實金蟬玉蝶真的沒那麼重要,相較於生命,它們都是外物,不是嗎?

  所以,姑娘你不如還是放棄吧,走吧,別趟這趟渾水了。」

  老太婆聞言嘿然一笑,看著楚留香,「江湖傳言香帥是憐香惜玉之人,果真是如此,這個時候還想維護這個天琴派的小丫頭,既然你如此說,老身也便放過這小丫頭。」

  說著,老太婆看嚮慕容青青,冷哼,「丫頭,你走吧,不然一條命就要白白丟在這裡了。」

  慕容青青臉色微冷,手掌已按在身後的古琴上,道,「兩位老前輩雖然實力高絕,但想要就此嚇退我,卻還不可能。」

  「你們都錯了。」

  楚留香搖頭道,「鐵燕夫婦,你們二位前輩大概不知道,我嘆息的是你們二位前輩已經退出江湖這麼多年,又何必再冒著生命危險出來趟渾水?

  我那位朋友現在已經來了,該走的不止是青青姑娘,還有你們,否則真的性命難保。」

  「你說你那朋友一出來,我們夫婦就性命難保?」

  小老頭難以置信看著楚留香,旋即哈哈大笑。

  老太婆也是笑了起來,笑得前俯後仰。

  但很快他們漸漸笑不出來了。

  甚至笑聲都已經變成了「skrskr」般的難聽聲音.

  他們的臉色也變得很難看。

  因為他們聽到了一聲嘹亮的鷹啼聲,看到了對面窗戶外的半空中,突然俯衝下來了一頭翼展超過十幾米的龐然巨鷹。

  那羽毛如一根根黑劍般的巨鷹背上。

  一個魁梧偉岸宛若魔王般的男子身影,坐在巨大的玉石寶座上,蓬亂長發風中狂舞,濃眉之下雙眼神光湛湛,散發著冷酷的光芒......

  ...

  ...

  (求月票推薦票!呼呼!趕在十二點前再次加更出來了,今天,快有一萬二千多字更新了!求月票啊!明天爭取再來。)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