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4:連環塢水寨,鐵手鐵臉鐵衣鐵羅網(為月票加更4)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春日的月光清冷。

  夜幕將至未至。

  連成串的燈火在茫茫長江岸旁飄著,像是拱衛著十二連環塢水寨的忠誠侍衛。

  水寨就在江岸後。

  一面白色大旗上書紅色大「朱」字,在江岸淒風中卷折不已。

  大寨全是黃色木柱結紮營帳,綿延數里,氣派非凡。

  大寨內此時大批人馬駐紮巡弋,其中幾乎沒有一個是玩家。

  因為朱俠武不信任異人。

  原本十二連環塢水寨中,還是有一些加入進來的玩家的。

  但自從與黑風寨主江大力為敵後,朱俠武就趕走驅逐了大量玩家,使得水寨內完全都是最初的那一批原班人馬。

  蓋因他認為異人與黑風寨主走得太近。

  任何一個異人都可能突然變成叛徒出賣己方的情報。

  甚至背後捅刀子。

  這種情況他早已見識過,並不稀奇。

  黑風寨主仿佛擁有一種特殊的魔力,時時刻刻影響著每一個異人,對於異人擁有天然吸引力。

  在這方面,朱俠武不得不承認,黑風寨主的確是厲害,能依靠一群難以控制行為怪異的異人打下如今偌大的基業,他也甚為佩服。

  但這對他而言,卻就是最大的威脅。

  此際,各種情報不斷投遞到水寨內最中心位置的白色帳篷中。

  那白色的帳篷極大,大得就似裡面能住下上千人。

  帳篷外此時就佇立著三英。

  原本佇立在帳篷外的應該是五位劍叟。

  但劍叟都已死了。

  帳篷內燈火搖曳,將一個體型魁梧龐大的人的身軀映照在白色帳篷上,影子宛如巨大的妖魔。

  一陣風吹來,掀動帳篷簾幕,匆匆瞥到帳篷內一道坐在屏風前的身影。

  那身影的主人看上去也像是一個巨大妖魔。

  他的半張臉就比別人一張臉大。

  半邊身子也比別人整個身子壯。

  然後是巨大的手以及巨大的腳......

  鐵一般的衣服。

  鐵鐫一樣的雙手。

  鐵鏤一般的臉容繃緊,無一絲笑容。

  一個鐵塔一樣雄壯的人。

  朱大天王——朱俠武!

  帳篷的簾幕又自動閉上了。

  帳篷內傳出一道鐵一般無情的聲音。

  「黑風寨主已經來了。」

  這句話像是在問話,又像是一句肯定句。

  立在帳篷外的三英齊齊身軀一抖。

  即使他們不去仰頭看向天空。

  憑藉體內子母生死網的一絲聯繫,他們也已察覺到了一道熟悉的氣息到來了。

  原本他們不應該回答。

  因為他們已經被黑風寨主控制了生死。

  但自從返回水寨後,自從面對帳篷中那如魔鬼般的人後,生死也都不由他們掌控了。

  他們抬頭,看向將暗未暗的天空。

  一個黑點在眼瞳中慢慢放大,盤旋著沖了下來。

  「他來了!」

  「他還是來了!」

  「他來得不是時候啊!」

  三英都在內心暗嘆,對著身後的帳篷匯報「他來了」的消息,他們的心也已同時沉入谷底。

  黑風寨主不來,他們還可以多活幾天。

  黑風寨主既然來了,那麼他們可能馬上就要死了。

  無路是朱俠武還是黑風寨主,都不可能放過他們。

  但他們之所以還是傾向朱俠武,非但是因為他們知道玩陰謀手段黑風寨主根本不是朱俠武的對手,馬上也要死在這裡,更是因為......他們還都有牽絆。

  每個人身上都有一條看不見的繩子,一生大部分時候也都是被這條繩子緊緊綁住。

  有些人的繩子是家庭妻子兒女,有些人的繩子是錢財,事業,責任。

  他們的繩子就是自己的家人。

  這條繩子此時就握在朱俠武的手中。

  所以他們明知是死,既不瘋也不癲狂,只是有些可惜和遺憾。

  唧——

  鷹啼聲嘹亮。

  狂風好似一個擇人而噬的魔鬼尖嘯著從高空躥了下來。

  譁然聲漸起,又迅速消斂,一道道冰冷而充滿戰意、忌憚的目光,全都看向了高空中盤旋而下的那高座上的魁梧身影。

  道道呼喝聲此起彼伏,弓弩突張而起對向天空。

  這時,一道震若雷霆般的冰冷聲音,從帳篷內傳出。

  「都退下,守護在帳篷外,請江寨主進來!」

  這聲音話音落又是一頓,帶笑道,「江寨主孤身一人帶著一位弱女子就膽敢強闖我十二連環水寨,不愧是整個宋國綠林數一數二的人物,既然來了,那就下來讓我一盡地主之誼吧。」

  魔鷹背上,王語嫣瞧向緩緩站起身的江大力蹙眉道,「這下面兵馬眾多,強弩數百,那帳篷那麼大,說不準裡面還有什麼機關設計,還有......」

  「這是虛張聲勢。」

  江大力淡淡一笑,「朱俠武早就料到我會來,他若是不準備如此大的陣仗,我反而可能會懷疑不會下去。

  但他刻意準備這麼大的陣仗,便是要唬我,讓我認為僅此而已,抓住這難得的機會下去殺他。

  而後,燕狂徒應該就會出來了。

  他肯定認為,我萬萬沒想到燕狂徒會在這裡出現。一旦我知道,正常人都應該退避。

  可惜......」

  王語嫣也嘆息,「可惜你不會退避,你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甚至把老虎都扛走!」

  「哈哈哈。」

  江大力大笑,一拍王語嫣的肩膀,拍得王語嫣腳步趔趄皺起眉道,「老虎有準備,我江大力也不會沒準備。

  上山打老虎,這一趟下來,宋國綠林從此是我黑風寨的,你的實力也可以提升起來了。」

  「你難道又要......」

  王語嫣色變時。

  江大力已是長嘯一聲,縱身從二十丈的高空躍下。

  「嘩」地一下黑色披風在月色下拉長獵獵作響。

  於一道道震撼的目光中,江大力砰地砸落在地,震得地面出現兩個深坑,飛沙走石。

  與此同時,魔鷹已然再度飛高,於高空盤旋長鳴,脫離了十二連環塢水寨眾多高手的偵測範圍。

  江大力看向對面的白色帳篷,於一道道閃爍忌憚目光之下,徑直走了過去。

  三英看到江大力那魁偉宛如神魔般行來的身軀,不可抑制的身軀顫抖起來,神色都已充滿驚懼。

  只要是還能活著的人,就沒有人能坦然面對死亡。

  現在三英同樣是如此。

  「不要過來......」

  「你不要過來啊......」

  三英看著江大力大步行來的身軀,心裡恐懼狂叫著。

  然而江大力的行動不以三人的意志為轉移,反而愈走愈快,越來越近。

  「啊你逼我們的!」

  三惡戰其力忽然脖子都粗了,大喝一聲一槍刺出!

  他的槍本斜掛在腰間,不知怎麼突然己到了他手上,旁人看到他手上有槍時,他的槍已到了江大力的咽喉。

  然而江大力雙手一抬,手臂散發淡金色澤,掌中更是迸發出冰寒氣勁,瞬間叼住了槍桿,

  「啊!」

  戰其力一掙一滾沉肘反刺!

  幾乎同時,二惡薛金英持雙斧搶劈!

  斧到中途左右疾分,回斬江大力!

  大惡符永祥雙刀化作一片金芒,如飛瀑千重霎眼間已封了江大力身上十二處穴道

  這三人瞬間同時出手,已將生死置之度外,徹底拼命,攻勢如疾風驟雨般,籠罩江大力全身。

  然而江大力一聲低喝,雙目精芒大放。

  三人只覺渾身體內的真氣陡然熾熱紊亂,手中動作都不由微微滯澀。

  下一刻,空氣爆顫。

  轟鳴爆響。

  江大力仿佛化身成了三頭六臂的凶人猛獸,突然雙臂探出,幾乎同一時間擊中三人的攻勢。

  砰砰砰!——!

  劇烈的搏擊之聲遠遠傳遞出去,鼎鼎大名的三英齊齊慘叫一聲,身軀似乎遭遇到了空氣的擠壓,被氣浪遠遠拋出去。

  直接撞破帳篷的簾幕砸了進去,重重摔在地上,當場兩個就骨斷筋折,一人氣絕身亡。

  「嘩——!」

  帳篷簾幕陡然掀開。

  兩道目光如驚雷般觸碰到一起。

  兩道雄壯魁偉的身軀。

  一個站著大步走進來。

  一個則安坐如山。

  朱俠武身著刀槍不入的「金甲鐵衣」。

  魁偉的身軀坐在那裡就像是一座山,身著「金甲鐵衣」更像是無堅不摧一般,他的背後是一扇屏風,屏鳳黑得亮,上鏤刻有一隻欲飛的金龍。

  他雙目熠熠盯著闖進來的江大力,怡然不懼道。

  「我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會來我這裡,而且還是一個人。」

  江大力盯著體型完全不比他小多少的朱俠武打量,淡淡道,「我也沒想到你朱大天王的膽子這麼大,竟敢伸手動我江大力的戰利品。

  莫非你以為你身上這套得子蕭家的蕭家三寶「金甲鐵衣」,就能與我抗衡?」

  「當然不會。」

  朱俠武淡淡一笑,寬大的雙手交叉在一起冷冷道,「我不會小瞧任何一個人,但我發現還是高看你了。

  你今天若是不來這裡,原本你我之間的勝負還可能存在懸念,但現在......」

  朱俠武微微搖頭。

  突然手掌一動,淬然出手!

  隆!!——

  他身前的長桌被他一隻手掌狠狠打出,發出悶響推了出去。

  攔腰直撞向江大力!

  這張長桌竟然就已成了他的武器!

  長形桌沿飛切江大力的腰身!

  江大力冷哼一記劈空掌打出,氣勁爆涌轟在長桌之上。

  然而長桌隆地一聲爆響,在朱俠武的推擊之下,桌沿「崩」地彈出一張半米來長的鋒銳利刃,貼著桌沿而出切入江大力腰間。

  「雕蟲小技!」

  江大力冷哼一聲,一腳提出,腿部散發淡金色澤,爆發金屬顫音,直接砰地一下踢得長桌翻轉,鞋子爆碎,長桌被這一股巨力踢得翻轉飛起。

  嗖——

  江大力身形已如一隻飛燕,以不可思議之弧線,投射而去。

  一掌五指箕張抓出,周圍空氣震盪巨顫,氣勁伴隨狂暴吸攝力猛然爆發,凝聚了一方天地之力,籠罩向朱俠武全身。

  但在那一瞬間。

  一股異常的天地之力,伴隨著一片黑暗突然籠罩在了江大力的眼前。

  鐵羅網。

  朱大天王朱俠武在此刻施展了他的成名絕技撒下了網。

  鐵手鐵臉鐵衣鐵羅網!

  這是穩如泰山般的一網,瞬間化作一股強大的壓力鋪天蓋地的涌壓向江大力。

  周遭偌大的敞篷似都承受不住這股突然爆發的恐怖壓力巨震動,要在狂風怒號中轟然坍倒。

  江大力手掌爆發的兩股恐怖吸力只覺被一股同樣的天地之力阻隔,而且這股天地之力似擠壓空間,存在一種隔絕一切般的力量,令他無從下手,吸功也難發揮。

  鐵羅網!

  朱俠武竟然也已是一位天人境的高手。

  即使只是初入天人之境,但這種調用天人之力的實力,已然與尋常罡氣境作雲泥之別。

  宛如天神般舒捲的一張能擁天地的大網,要將江大力包起來扔出去!

  在那剎那,江大力雙目化作一片冰冷,暴喝一聲,手掌拔出大刀,怒斬而出。

  三丈多長的恐怖刀氣轟然暴漲,宛如洪流般狂涌襲至。

  「絲絲」裂帛之聲瞬間爆發。

  刀氣劃破布篷而出!

  朱俠武見狀大駭暴喝,「前輩還不出手更待何時?」

  「朱小子你也太不經打了。」

  一聲狂放大笑突然響起,砰地一聲,飛龍屏風陡然裂開,一道人影電射而出,只聞哧、哧二聲兩道極強勁的指風飛射而來,直指江大力膻中與氣海兩道穴竅。

  那一瞬間,江大力只覺有兩道無形的刺穿全身的氣勁,帶著無匹的浩大之力衝擊而來,手中大刀都幾乎拿捏不穩。

  尤其是,在這股力量之下,他的眉心祖竅都是劇顫作痛,陰神更是傳遞出一股恐懼不支的情況。

  陽神!

  陰虛陽實是為天人之力。

  天人境巔峰的陽神。

  這是一股即使不如火麒麟,卻也無比接近的恐怖神意力量。

  除了擁有七甲子內力的燕狂徒,李沉舟之父,當再無他人......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