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4:鐵拳飛濺血,殘陽亦飄搖(為月票加更29)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果然是如你所料的那般,鐵膽神候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然離開了紫禁城,到底是為了什麼?他身為護龍山莊的莊主,本不應該在這個時候突然離開。」

  雲來客棧內,陸小鳳皺眉站在江大力身前,滿腦子疑問。

  如果是從前,就算他有這麼多疑問,也不會說出來。

  但現在他卻願意在江大力面前說出來。

  因為他認為自己這位朋友的腦袋瓜子比他還要聰明,很多事情還未發生往往就已經猜到,似乎對事物的洞悉和觀察能力比他還要強,所以很多時候他願意聽這樣聰明的朋友的看法。

  江大力雙手環胸站在窗前看著外面飄舞的春雨,淡淡笑道,「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鐵膽神侯其實早年也有一個他深愛的女人。

  如果說有什麼事情能比守護皇上更重要的話,那肯定是守護那個他深愛著的女人。」

  「沒想到神候竟然是如此痴情的人」

  阿朱有些動容,不禁看向了蕭峰。

  「你竟然連鐵膽神候有一個深愛的女人都知道?這種事情我可從未聽說過。」

  陸小鳳驚訝,「那個女人現在在哪?難道遭遇了什麼危險?」

  「不。」

  江大力搖搖頭,「那個女人所在的位置一定很安全,沒人能闖進去,因為那個女人現在就是一個活死人。

  對於這樣的一個人,鐵膽神侯當然會保護得非常好。可若是有人能有什麼辦法將那個女人救活,鐵膽神候即使明知是計,卻也還是會去。」

  「這樣一來的話,我們就已經少了一個強援,皇宮已變得更加危險。」陸小鳳皺起眉。

  江大力嘴角翹起道,「可是那麼多來看熱鬧的江湖人,恐怕無人知道今夜過後的皇宮會很危險。

  就算有人想到皇上會不會有危險,卻也認為鐵膽神候和大內高手會保護皇上。葉孤城和西門吹雪也不會瘋狂到去謀害皇上。」

  陸小鳳皺眉,「但這樣瘋狂的事情馬上就要發生了。」

  「不錯。」

  江大力突然笑道,「如果我所料沒錯,我也馬上要走了。」

  「你也要走?你為什麼突然要走?」

  陸小鳳大吃一驚,嘴唇上的兩撇鬍子都要飛到眉毛上。

  「有人不想我留在這裡,肯定會想辦法像調走鐵膽神候那樣把我也調走,而且我一定不會拒絕。」

  江大力呵呵笑道。

  司空摘星瞪圓了眼睛,「難道你也有一個深愛著的女人?現在也等著你去救?」

  他說完這話時,不由看向了一旁的王語嫣。

  陸小鳳等人也都不由看向了王語嫣。

  「你你們看我幹什麼?」

  王語嫣驚得後退一步,緊張得鼻尖冒汗滿臉羞紅,連連擺手,「我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是是」

  陸小鳳一嘆,「不錯,你不可能是老江深愛的女人。雖然老江最近天天都把你帶在身邊。

  但我陸小鳳看得出來,不,我是鼻子一嗅就知道你還是完璧之身,老江碰都沒碰你。又怎麼可能深愛你。」

  「你!」

  王語嫣漲紅了臉,心裡又是惱火又是一陣說不明道不清的感覺。

  「老江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還有你非常在意的人,會讓你在這個時候離開紫禁城?」

  陸小鳳看向江大力,突然想到了什麼錯愕道,「難道是你那個弟弟?」

  「沒錯。的確是我那個弟弟。」

  江大力一笑,目光一閃看向遠處振翅飛來的一隻白鴿,抬起手。

  白鴿立在他的手指上,猩紅的眼珠轉動著,微微振翅抖落羽毛上的雨水。

  江大力拿下竹筒內的字條查看。

  「城外西郊香竹小道,你弟弟成是非就在那裡。」

  「呵呵呵有點兒意思。這個遊戲越來越有趣了。」

  江大力咧嘴露出了戲謔的笑容,一口潔白的牙齒燦爛得令人心悸。

  到目前為止,事態的發展全都在他的預料之中,甚至就包括了他以成是非而設下的一個局。

  現在看來,有魚兒已經忍不住上鉤來吃餌了。

  甚至恐怕魚兒還自以為是獵人,而他江大力才是被盯上的獵物。

  陸小鳳湊過來一看字條,鬱悶道,「你不會真的要去吧?我怎麼沒聽說你就有這麼一個弟弟呢?

  而且你弟弟都多少年沒見了,也不急於這一時見吧?等咱們忙完正事再去也不遲啊。」

  江大力扭頭道,「你覺得呢?」

  陸小鳳嘆口氣,不說話了。

  確實。

  失散多年的弟弟現在出現了。

  不論這其中是否有陰謀,任何一個做哥哥的恐怕都必須找過去,沒人能阻止。

  「寨主,你真要去?這肯定是陰謀。」

  王語嫣忍不住道。

  江大力輕笑,「我當然知道這是陰謀,所以我一個人去,你就留在蕭兄弟身旁。」

  蕭峰剛想說跟著江大力一起去,聞言頓時也沒說跟去的話,肅然鄭重點頭,「王姑娘我會保護好的。」

  江大力搖頭,「語嫣也有一定的武功在身,兄弟你更應該保護好的是阿朱。」

  蕭峰頓時清楚江大力的意思,阿朱的確是他的弱點,但仍舊是慷慨抬手道,「無論是誰,我都會全力保護,恩公你也一定要小心。」

  「寨主,我跟你一起去。」

  寇仲剛提刀站出,下一刻便直接被一股兇猛氣勁迫開。

  黑色披風飄舞中,江大力已然直接自窗口躍出,一聲長嘯便翻身躍上了俯衝下來的魔鷹背上。

  這時屋內的寇仲才聽到其聲音。

  「你留下幫陸小鳳吧。」

  眾人均是看著其魁梧身軀離去,莫名感覺空曠的房間像是變得更加空曠,似陡然少了許多的安全感。

  「寨主讓我留下來幫你什麼?」

  寇仲錯愕看向陸小鳳。

  陸小鳳目光一凝,突然道,「不好,他的意思是還有人會在這關鍵時刻被威脅到甚至引走。」

  蕭遠山薑還是老的辣,立即沉聲道,「能在明天影響到大局的人不多。一個絕對就是西門吹雪,另一個就是可以調動東廠高手的曹正淳。」

  寇仲,「可是又有誰能引走西門吹雪?這個人傳說冷傲至極,在乎的只有手中之劍,其他任何事都無法令他動容。」

  「不!」

  陸小鳳面色難看道,「現在的西門已經不是曾經的西門,這也是我一直對他這一戰很是擔憂的原因。因為他已經有了妻子,他的妻子就是孫秀青。」

  「難道有人敢用西門吹雪的妻子要挾西門吹雪?」

  「既然都敢瘋狂到奪取皇位了,還有什麼不敢的?」

  陸小鳳當機立斷對寇仲和司空摘星道,「我去找西門吹雪,你們兩個去找曹正淳。我們最好能幫上一些忙,如果實在危險,你們就還是以保護自身為主。」

  蕭遠山看向陸小鳳一笑,「峰兒就留下保護兩位女眷,老夫這次陪你走一趟吧,看看我們誰更先突破到天人境。」

  陸小鳳眸光一湛,「好!」

  嘩嘩嘩

  衣袂飄飛中。

  霎時房間內變得更為空曠。

  只餘下蕭峰陪著阿朱以及王語嫣還在房間內。

  看著空蕩蕩的房間,蕭峰心中不由感嘆,如今當真是英雄氣短,有了羈絆也不如昔日瀟灑,否則今日這等情形,他必當隨恩公一同去並肩作戰才是。

  「蕭大哥!」

  阿朱上前拉住蕭峰的手,明潤目光看向蕭峰,仿佛是明白其心跡,給予安慰。

  王語嫣卻是走到桌邊款款坐下提醒道,「蕭大哥其實也不必感慨,其實現在我們可能反而也是非常危險的。」

  蕭峰一驚,皺眉道,「王姑娘你的意思是有人還會將我們當做目標?」

  王語嫣頷首,「其實今日這等局面,寨主是早就已經料到了。

  他方才不是已經說了,有人會引他離開。

  原本他也不必離開,但他還是去了,我想寨主他一定有自己的安排。

  而且他在走時還提醒過你,應該更注重保護阿朱,這是因為他知道如果有人要來為難我們,非但會以阿朱作為目標為難你,更會以我作為目標為難寨主。

  你若是更注重保護阿朱,對我自然就疏於保護,那麼當我落入敵人手中後,肯定就會對寨主形成掣肘,儘管我認為以寨主的心性,這種掣肘根本不存在。」

  蕭峰豁然開朗,搖頭一笑,「王姑娘你放心,旁人若想抓走你威脅到恩公,除非先踏過我的屍體。」

  插一句,【 app 】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畢竟可以緩存看書,離線朗讀!

  「蕭大哥你誤會了。」

  王語嫣轉首一笑,笑靨燦然道,「其實寨主讓你注重保護阿朱並沒有錯,因為我其實是有實力自保的。寨主平日裡經常將我帶在身旁,早就料到會有人將我當做他的弱點。

  所以他已經讓我這個弱點變成了一個「強點」!

  打我主意的人,最後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說著,王語嫣緩緩運氣,掌中一股沛然真氣凝聚而出。

  「你?!「

  蕭峰目光一凝,心中吃驚不小。

  這等真氣強橫的程度,竟然比他都只強不弱,委實可怖,更不可思議

  與此同時。

  穿過一重重綿綿春雨,江大力傲然坐在魔鷹背上,已然風馳電掣般來到了城外西郊的一片香竹林。

  自高空向下俯瞰。

  可看到竹林之中,有一片臨時搭建的棚子,一陣高亢壯闊的琴音自棚子內傳出,有人高歌。

  「壯士馳黑鷹,殺人馭狂刀。鐵拳飛濺血,殘陽亦飄搖,我獨竹林坐,靜候豪客到」

  江大力目光一閃,咧嘴大笑道,「歌是好歌,曲是好曲,只是可惜了,本寨主非是什麼豪客,而是惡客,只怕你請神容易送神難」

  (防盜,正版讀者忽略)

  (求月票推薦票啦!大家猜猜竹林里會有誰出現呢,哎嘿嘿,猜中了就投票)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