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3:兩大戰神並出龍,生死連環坑(求月票)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十幾息。

  僅僅十幾息的時間。

  江大力等人便趁亂帶著一批玩家直接闖入了紫禁城之內。

  如此光明正大的闖城,自是造成了極大動靜,大批御林軍受到調遣紛紛趕往承天門馳援。

  然而承天門畢竟所在乃是外皇城,兵力部署較弱。

  且紫禁城內此時也有緊急哨音傳出,這也導致指揮官頗有顧忌。

  因此當江大力等人一路從承天門殺到端門甚至太廟、社稷台時,所遇阻力都非常小。

  一直到殺到內皇城的奉天門,才遭遇了大批像樣的御林軍阻攔。

  不過殺到這裡,江大力已經察覺不對。

  非但是他察覺不對。

  連白衣人和王憐花都已察覺到情況不妙。

  「情況不對,我們可能被南王設計了。根本沒有人接應我們,御林軍全被調來了。」

  王憐花臉色陰沉低喝。

  白衣人憤怒罵出了一聲東瀛話,眼神冰冷盯著大批齊壓壓圍攏來的御林軍。

  四面都已被包圍,幾乎疊成了一圈圈人牆,寒光耀耀的劍幾乎也構成了一面網。

  非但有劍網,還有槍林、刀山。

  金戈映冷月,寒光照鐵衣。

  紫禁城內的威風和煞氣,似乎在此時才彰顯出幾分崢嶸。

  現在就算是傻子都清楚——上當了。

  南王世子竟然連王憐花和白衣人都設計了。

  江大力儘管不知道南王世子是怎麼交代的。

  但只要一想就清楚,對方肯定是告知王憐花和白衣人在合適的時機從承天門闖入紫禁城內部。

  大批異人以及諸多南王府的死士會配合掩護二人。

  同時,紫禁城內部也會有高手同時對皇上發難,形成裡應外合的局面。

  而白衣人和王憐花殺到奉天門後,又會有早已安排好的官員調走御林軍,放任二人殺入進去,一同幹掉皇上,則大事可成。

  但現在看來,白衣人和王憐花分明是已被視作了棄子。

  南王世子這一招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手段,當真是極其了得。

  手段更是陰狠無情,說坑自己人就坑自己人,連王憐花這種人都沒能察覺。

  現在眾人都已成為吸引火力的靶子,被南王世子徹底犧牲榨乾了最後的價值。

  即使是江大力,此刻看到一張張在人群後張開的大弓和弩箭,也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這一刻,恐怕就算他顯露真容,御林軍也絕對不會手軟。

  畢竟御林軍方面也不清楚他的來意,況且他也算是這群御林軍的舊敵。

  恐怕即使知道他是友軍,御林軍舊恨之下,也會趁機含恨幹掉他。

  「居然都被南王給坑了,這麼多御林軍,很可能打掉老子一半血。」

  江大力默契與蕭峰背靠背站在一起,低聲傳音道,「待會兒我掩護,你先走。」

  就在此時,手揮長劍,調度全軍的大內侍衛魏子云一聲厲喝。

  「你們這些狂徒已經被包圍了,奉勸你們莫要負隅頑抗,立即束手就擒,否則格殺勿論!!」

  「不可能!」

  白衣人一聲冷哼,倏地騰身後躍,向後方仗劍殺出。

  劍氣如海波怒潮,帶著碾碎萬物的冷冽氣勢,一個眨眼就已經殺到後方合圍而來的御林軍前。

  魏子云高喝一聲,「放箭!!」

  嗤嗤嗤——

  激烈無比的破空聲密集響徹而起,剎那間就構成了一張大網遍布滿空籠罩眾人。

  當先撤走的白衣人手中電光如游龍般掠走。

  但聽嗤嗤作響,數十道劍氣交織成網,直接便將道道襲來的箭矢絞成粉碎。

  江大力面色不怒自威,大口一張,鯨呼長嘯。

  「嗚!!」

  一股超強音波的力量在空中分化成十數股肉眼可見的奇形氣流,轟然擴散。

  如此驚人的鯨呼音波,直攪動得空氣都出現道道肉眼可見的音波氣流,給人無比強烈的危機感。

  道道激射而來的箭矢被音波沖襲,有的直接炸開成粉末,有的則東倒西歪偏移了軌跡落地。

  遠處的御林軍更是一陣騷亂,有些人直接被如此恐怖的音波震得耳鼓破裂,痛得慘叫連連。

  「這苗光宗好強的內力!」

  被音波衝擊的氣血翻騰耳鼓轟鳴的王憐花面色微變,忙以內力護住耳道,心裡卻是不驚反喜。

  這個時候,他也顧不得去猜疑快活王和苗光宗二人究竟是否存在問題。

  不論什麼問題,現在被御林軍包圍,苗光宗表現得越好他的危險就越小,有苗光宗作為活靶子,他衝出去的希望就更大。

  王憐花身法一展,腳尖點在地面毫不猶豫身法極快躥向白衣人,要緊隨其後離去。

  然而就在這瞬間,一聲暴喝突然自王憐花耳旁炸響。

  「你給老子滾開!」

  呼——

  江大力圓滾滾卻氣勢磅礴的身影突然衝來,一掌對王憐花抓出。

  昂吼!!

  大力吸功特有的怒龍之吟伴隨沉穩而霸道強力龍形渦流,混合著一往無前剛猛氣勢,直接捲住了王憐花的身軀。

  「不好!!」

  王憐花神色劇變,突然身形一顫,衣袍居然自動脫落直接飛卷向了江大力。

  與此同時,他整個人如猴子翻身般縮成一團,順著吸攝力直接飛撲向江大力,然后蒼鷹搏兔一般,雙手成爪,指甲彈動間錚錚作響,如刀芒劍鋒,更散發著一股陰邪毒腐的氣息。

  嗤啦——

  衣袍在落入江大力抓來之手的剎那瞬間撕裂。

  但在衣袍撕裂的同時,兩隻陰狠毒辣的利爪也已狠狠切割打在了江大力那圓滾滾的肥碩身上。

  轟地一聲氣勁爆響!

  江大力那圓滾滾的身軀卻在瞬間突然體格暴漲,全身都噼里啪啦的狂響,身上的衣服寸寸破裂,顯現出來了裡面肌肉虬結剛猛偉岸的身軀。

  這身軀堅固非常,如亘古不動的石像,巍峨的氣息猛烈而生,王憐花的雙爪落在這身軀之上,竟只能堪堪撕裂一點表皮。

  「什麼!?黑風寨主!」

  王憐花雙手發麻,大驚失色便想暴退。

  然而在那一剎他只覺雙手如鐵被磁石吸住,有片刻的滯澀,體內的功力更是被吞噬了不少。

  王憐花瞳孔驟然放大。

  眼看著一隻手掌閃電般抓來。

  警兆升起,他反應極快,暴喝一聲,一層護體真氣流轉出身體,雙目更是刺出奪人心魄般的毫光。

  攝心術!!

  抓來的手掌陡然一頓。

  王憐花便要後撤逃竄。

  然而江大力眼神瞬間凌厲,雙掌齊齊一抓。

  雙龍取珠!!

  轟!

  兇猛氣流翻滾,化作兩道龍形利爪抓出。

  王憐花頓時有一種被冰水兜頭淋落,墜入冰窖的感覺。

  還來不及反應,身軀就已隨著吸攝力騰空而起,直接被狠狠甩向了大批包圍而來的御林軍。

  「混蛋!!」

  王憐花怒叫一聲,身體恢復正常的剎那立即在空中翻轉穩固,雙臂連揮如盾牌般格擋開道道箭矢,但還是猝不及防身中兩箭。

  就在此時,一條荒狂怒龍裹挾著兇猛龍嘯,瞬間從蕭峰的身後成形——龍戰於野!

  昂吼!!!!

  龍吟之音比之前的任何時候更加嘹亮和驚心動魄,在諸多御林軍震撼的目光下,轟然席捲而出。

  砰砰砰!!

  大量飛射而來的箭矢均被掃清。

  怒龍衝擊而過,逼迫得圍攏而來的御林軍紛紛避讓。

  蕭峰一閃到江大力身側,「恩公!走!」

  「走!!」

  江大力一聲長嘯。

  早已接到訊號在空中盤旋的魔鷹頓時長唧一聲,俯衝而下。

  白衣人以及王憐花看到這樣的一幕,俱是心中憤怒郁懣難當,幾欲吐血。

  而大量御林軍看到江大力那魁偉如怒獅般的身軀,亦是倒抽一口涼氣的同時,格外驚懼憤怒。

  黑風寨主!!!

  竟然又是這個殺千刀的闖進了紫禁城。

  真當紫禁城是自家後院嗎?

  想進就進,想出就出!

  大批御林軍狂怒,齊齊衝殺圍攏而去。

  「去!」

  江大力一把抓住蕭峰的手臂,猛力一甩。

  霎時蕭峰身軀就如炮彈般直衝向魔鷹。

  而江大力也在同時施展天龍七步,一步踏出,地面石磚崩裂,粉塵炸開,他的身軀如炮彈般直衝天際。

  蕭峰縱起半空,伸手往俯衝下來的魔鷹爪上一搭,江大力正好也在此時衝到腳下。

  他單掌擒龍一抓。

  一道龍形氣勁直接捲住江大力的身軀,江大力頓時借力身子連翻兩個跟斗,直接落在了魔鷹背上,同時施展擒龍手向下一探,將蕭峰捲住帶到鷹背之上。

  二人這一連番默契的配合,簡直看得人眼花繚亂。

  大批御林軍只看到空中兩道金龍閃來閃去,二人竟就已是以如此神乎其技的方式飛上十幾丈的高空,到了鷹背之上。

  然而此時大量密集的箭矢也已激射而至。

  見此情形,江大力和蕭峰相視一眼,齊齊大笑一聲,突然齊齊雙手虛握,各自身上頓時騰起一股遠勝剛才的氣勢!

  左沖!

  澎湃的真氣伴隨手勢,頓時沸騰了各自體內的熱血。

  右突!

  更強猛的氣勢凝聚。

  上搖,下嘯!

  一股迅速積蓄膨脹起來的力量,在兩聲嘹亮荒狂的霸氣龍吟聲中陡然出現。

  一時間黃昏之下,天地色變。

  兩道金色巨龍分別自蕭峰和江大力二人的雙掌之中,狠狠推出。

  荒狂霸道的兩尊金色龍頭,龍鬚飛舞,拖拽著巨大的金色龍軀,帶著摧毀一切的龍吟和氣勢,直接橫掃而過,掃平了漫天激射而來的箭矢,更是狠狠無差別的轟炸向了下方,直接撞向幾乎都快衝出包圍圈的白衣人。

  「混帳!!」

  白衣人看到如此景象,睚眥欲裂狂怒爆吼,連忙以神馭劍調動天地之力盪出一片劍氣抵抗。

  江大力大笑一聲,聲如炸雷響徹全場,「老子這次是受皇帝邀請來護駕的,不是來搗亂的,就幫你們這幫蠢貨留下這二人,老子去也不送!!」

  「唧!!」

  魔鷹一聲長鳴,振翅迅速離去,直奔此時已經打起來的紫禁城內部而去。

  下方,調度全場的魏子云看著天空上那駕鷹而去的煞星,憤怒之餘又是長鬆一口氣。

  轉而視線又看向被兩道金龍壓制轟回了包圍圈內的白衣人和王憐花,神色漸漸冰冷,猛一揮劍!

  「殺!!」

  王憐花和白衣人憤怒狂叫,奮力拼殺,均是心中幾乎吐血發狂。

  前被南王世子坑,後又被黑風寨主坑。

  如此死亡連環坑,很可能今天會要了他們的命!!

  (防盜,正版讀者忽略)

  ...

  ...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