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六章 李鬼和李逵的博弈(上)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奧廖克明斯克城位于勒拿河西岸,距離岸邊不遠,既不利於兵力的展開,也容易受到守城羅剎人的火力威脅。

  正因如此,女真人只圍西、南、北三面,沒有進入城東方向。

  羅剎人也相信城東方向比較安全,所以在這裡布置的兵力最少。

  今天白天時面對女真人的猛烈進攻,城東方向又被抽走了一部分兵力,讓這個方向的兵力只剩下不到八十人了。

  不但兵力少,就連照明的火把也只有十幾支,分散在城頭上插著,巡邏兵力更是只有不到十人。

  因為是正對著河面的方向,所以來自勒拿河的東風吹得人身上還是比較冷的。

  巡邏的羅剎人都儘可能的縮在城頭下方,藉助城牆來躲避寒冷的夜風,只是每隔一會兒派人起身去觀察一下。

  突然,剛起身的一個羅剎士兵震驚的道:「河面上有船,有船來了。」

  聽到有船來了,七八個在這裡巡邏的士兵紛紛站了起來,迅速向河面方向看去。

  果然,河面上微弱的燈光映照出幾個輪廓明顯是船的黑影,隨著那十幾個黑影越來越近,就更加清晰了。

  「援軍,是援軍來了。」

  「肯定是援軍,快去報告。」

  幾乎所有人都本能的想到是援軍來了,因為這支艦隊是從下游的雅庫茨克方向來的。

  而且,這些船都是典型的羅剎船,這種船在西伯利亞,只有羅剎人有。

  再說,按時間來算,援軍早應該趕到了。

  得到消息的卡普什金不由大喜,匆匆起床後,就迅速趕了過來,在他登上城頭時,那十幾艘羅剎船也慢慢的靠岸。

  第一艘船上迅速下來三人,讓人意外的人,他們甚至連火把都沒有點,而在他們身後,也沒有其他人跟上。

  卡普什金有些狐疑,這是要幹什麼?怎麼這麼謹慎?

  但他現在什麼也不能做,只能耐心的等待。

  從船上下來的三人速度很快,藉助城頭上微弱的光芒,幾乎是一路跑過來的。

  三人在城下大約五丈左右的位置停下,為首的一人對著城頭喊道:「我們是援軍,快開城門。」

  聽了這話,城頭上的不少羅剎士兵都看向卡普什金,似乎是在問他,是不是趕緊打開城門。

  卡普什金卻沒有那麼急,他定睛向下方仔細的打量起來,想看清楚自己認不認識這三人。

  但是夜已深,城頭上的火把很少。

  最重要的是,城下那三人又沒有打火把,所以根本看不清他們的容貌。

  於是,他直接問道:「為什麼只有你們三人過來?」

  聽了這個問題,這三人卻沒有迅速回答,不是他們不想回答,而是他們根本聽不懂啊。

  遠在千里之外的基廉斯克城,多爾袞早已經嚴陣以待,聽著從那邊傳來的羅剎語,他立即問向身前的那個羅剎人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那羅剎人一驚,直到旁邊一個女真人立即將這個問題翻譯成漢話問出來。

  聽完之後,他連忙答道:「他是在說,為什麼只有你們三個人過來?」

  多爾袞又看向這人身後兩側的另兩個羅剎人,那兩人連忙點頭,表示就是這個意思。

  多爾袞這才放心,因為吃了太多虧的他,已經變得非常的謹慎,所以哪怕這三個羅剎人表現得再聽話,他也不敢完全相信。

  於是就有了現在這一幕,只要有人不配合,敢撒謊,三個人都得死。

  他不相信,這三人敢為了坑自己,而都不怕死的一起聯合起來欺騙。

  而這三人之所以會說漢話,是因為他們都是與明國進行邊貿的羅剎商人,其中一人是在攻陷基廉斯克城時抓到的。

  另兩人則是在漠北蒙古的北面先後抓到的,所以他們三人互不認識,這樣串通一起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

  「為了防範博格達人,其他人都在船上,你們快打開城門。」

  「快,讓他們把這句話翻譯成羅剎語。」

  這三人在這幾天中早已經被嚇壞了,這些看似野蠻的博格達人,竟然會有這麼不可思議的東西,似乎可以直接從基廉斯克城與遙遠的奧廖克明斯克城進行通話啊,這太可怕了。

  在阿勒哈一行這兩天趕路的途中,他專門選出一個語言天賦還不錯的麾下,通過千里傳聲筒與這羅剎人練習羅剎語的簡單發音,以防真到說的時候口音差別太大而引起懷疑。

  聽到命令,為首的羅剎人不敢怠慢,連忙將這句話翻譯成了羅剎語,也得到了另兩人的認可。

  「說慢一點,一句一句來。」多爾袞又連忙道。

  那羅剎人連忙講慢一些,一句一句的教,千里傳聲筒那一頭也在念叨著。

  奧廖克明斯克城城頭上,卡普什金看到自己的問話沒有得到回應,以為是自己的聲音小了,或者受到了逆風的影響,所以又更大聲的說了一遍。

  這時,才傳來回應:「為了防範博格達人。」

  「其他人都在船上。」

  「你們快打開城門。」

  多爾袞之所以給出這個答案,而沒有讓阿勒哈直接帶著所有人都來到城下,就是為了防止暴露。

  畢竟好幾百個人,不少人身上的衣服還是從屍體上扒下來的,上面的血跡都還在,只要有一人暴露,就會徹底暴露,風險太大,所以他不敢冒這個險。

  不過,他這樣回答也算合理。

  所以,卡普什金也沒有對這個回答表示什麼疑問,只是感覺城下這人說話的口音有些奇怪,說話的語速也有些慢,但他也沒有太大的懷疑。

  畢竟羅剎國很大,種族很多,各個地方的人說話口音不同也很正常,就算是很多哥薩克人,說話的口音和斯拉夫人也有區別。

  可是,卡普什金依然沒有下令打開城門,而是繼續問道:「你們指揮官是誰?來了多少人?」

  聽到這人還不依不饒的問,多爾袞氣急,畢竟不是真正的羅剎人,說得越多,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

  他想了一下,立即道:「我們的長官是屠格涅夫少校,我們有六百多人。」

  多爾袞之所以知道屠格涅夫的名字,也是昨天通過千里傳聲筒,藉助這幾個羅剎人的翻譯,審問了被阿勒哈活捉的羅剎俘虜才得到的信息。

  最終還得到了屠格涅夫本人的確認,因為他自己也被生俘了。

  這個問題回答完後,再次成功過關。

  可沒想到,卡普什金又接著問道:「嘿,夥計,你是誰?為什麼屠格涅夫自己不過來?我在雅庫茨克認識很多人,你走近一些,也許我見過你呢。」

  聽到這個問題,多爾袞的心頭不由一緊。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