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秦老妖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秘輝石乃是煉製法寶的一種珍貴靈材,開採的難度極高,動輒便會導致礦石威能流逝,成為廢品。需金丹修士,或者至少築基修士,藉助秘術,小心翼翼剝離。

  礦脈深處, 一座靜室中。

  有一人正在打坐靜修,此人留著一撮山羊鬍,身形比常人要矮小一些,卻穿著寬大的黑袍。

  身上的氣息極為隱晦,仿佛不存在一般。

  此人便是鎮守礦脈的罪淵元嬰。

  他樣貌醜陋,臉上坑坑窪窪,全是瘢痕,像是長著麻子, 與他交好的同階道友, 都稱其胡麻子。

  胡麻子原本也是風流倜儻,在淵墟探索一處秘境時出現意外,身中奇毒,艱難保住小命,卻發現殘毒已經侵入骨髓,連外貌都變得醜陋異常。

  試過幾次秘術,都無法恢復,胡麻子也就坦然接受,不再白費力氣了。

  靜室外面突然傳來一聲尖嘯聲,將胡麻子驚醒,接著便有驚慌的喊聲從上方傳來,「不好了,有敵人入侵,大家小心!」

  胡麻子面色一沉, 沉思片刻, 閃身掠出靜室。

  他對如今的局勢心知肚明,預料到兩域同盟會派人前來搶奪這些靈礦, 但沒想到來得這麼快。

  經過常年開採, 秘輝石礦上方被人為挖出一個大裂谷。

  大裂谷的防禦禁制已經開啟。

  胡麻子身影連閃,出現在裂谷中,抬頭向禁制上方看去,發現防禦禁制竟在劇烈震動,敵人才剛動手,便已經岌岌可危了。

  「四個元嬰!」

  看到四道人影,胡麻子心中一驚,接著便發現,四人中有一個人的表現太顯眼了,想不注意都不行。

  此人身影模糊,身邊魔焰滔天,威力非常恐怖,視防禦禁制如無物。

  胡麻子猛然想起一人,忙催靈目,終於看清此人長相,頓時面色大變,失聲驚呼, 「秦老妖!」

  緊接著,胡麻子竟架起遁光,二話不說便逃進礦脈深處。周圍的修士正等待胡麻子下達命令,看到這一幕,全都傻眼了。

  秦桑聽到胡麻子的驚呼聲,當場臉黑。

  雙鏡山之戰後,『秦老妖』這個稱呼便不脛而走,先是在罪淵的低階修士之間流傳,如今幾乎人盡皆知。

  『轟!』

  秦桑和驚羽合力攻破防禦禁制,不理會那些倉皇逃竄的低階修士,催動雷遁之術,化作兩道雷光,追殺胡麻子。

  胡麻子感知到身後飛速逼近的氣息,驚駭萬分,心知自己已經無路可逃,身影一頓,轉身面對來敵。

  秦桑和驚羽速度絲毫不減,他們配合默契,左右一分,合力向胡麻子撲去。

  胡麻子只有元嬰初期的修為,不可能是秦桑的對手,更何況是面對他們兩個。

  為免節外生枝,秦桑直接祭出十八魔幡,驚羽用的則是這段時間繳獲的寶物,一柄雷叉,正好契合她的神通。

  『呼!』

  『咔嚓!』

  魔火呼嘯,狂雷大發。

  胡麻子呼吸一窒,祭起一尊黑色古鼎,懸在頭頂,下一刻便被魔火和雷霆淹沒,很快沒了聲息。

  「咦?」

  秦桑感覺有些不對,胡麻子竟然這麼輕易就死了。

  等他收回魔火,發現裡面已經空無一人,胡麻子仿佛被滅成渣了,只剩下一尊古鼎,孤零零懸浮在那裡。

  秦桑和驚羽對視一眼,正要檢查古鼎,不料古鼎突然爆炸!

  與此同時。

  離礦脈數百里外,地底深處有一個狹窄暗室,這裡僅有一座邪異祭壇,突然上面幽光一閃,出現一道身影,從虛幻到凝實,正是胡麻子。

  胡麻子現身,腳步一個趔趄,旋即站穩,只是面色帶有幾分蒼白。

  「幸好老夫早有布置,沒想到秦老妖會親自過來。那魔火好生厲害,傳言竟沒有絲毫誇張,動作稍慢一些,老夫就要受傷了。本想著即使不敵,也能用古鼎里的兜玄煞珠暗算一個。估計這種手段很難傷到秦老妖,老夫還是先走為上,其他人就自求多福吧!」

  胡麻子心有餘悸,眼珠一轉,掠出暗室。

  不久後,秦桑和驚羽便循跡找到這處暗室,可惜胡麻子已經蹤影全無。

  「這些老鬼一個個滑不留手。」

  秦桑無奈。

  驚羽輕笑,「不夠狡猾的早已經喪命了,哪裡能活到現在?那東陽伯更是謹慎到了極點,從不獨行,身邊始終有其他元嬰,找不出他絲毫破綻。不知道友作何打算?我的修為已經梳理的差不多了,再過一段時間,便要回洞府閉關,煉化屍花血珀。」

  「道友如果感應到突破的契機,只管回山靜修,渡劫要緊。」

  秦桑擺擺手道,「東陽伯已經不是心腹大患,除非有驚天的利益,兩域同盟的道友才有幾分可能被他煽動,我只需防備東陽伯裡通外敵,借刀殺人。如果他真的自取滅亡,秦某不介意親手送他一程。」

  驚羽點點頭,「道友有所防備就好。」

  接下來, w; 四人分頭行動,將這一帶的所有靈礦全部搶占,罪淵根本來不及破壞。過程非常順利,罪淵似乎已經無暇顧及這些地方了。

  季長老留下鎮守。

  其他接管礦脈的修士,此時正在趕來的路上。

  秦桑三人返回,他們當然不會是白跑一趟,之前的出產,罪淵還沒來得及運走,被四人默契瓜分。

  順利完成任務,三人返回途中遇到一處小規模戰鬥,十幾名築基期修士,在兩名金丹修士的帶領下,正捉對廝殺。

  藏情一抬手,從袖中射出一個拇指大小的黑色尖錐,一閃便出現在罪淵金丹的面門。

  那人這才發現空中的三道人影,大駭之下,倉皇欲逃,但為時已晚,被尖錐鑽入眉心,當場殞命。

  兩域同盟的修士見狀大喜,連忙斬殺其他人,飛上來行禮。

  一問才知,兩路大軍在前方遭遇,剛爆發了一場大戰,罪淵準備充分,兩域同盟乃是倉促迎戰,陷入苦戰。

  三人立即動身,趕去增援。

  前方戰火連天,喊殺聲不斷。

  飛出一段距離,秦桑的視線從戰場上掃過,觀察局勢時,不經意間看到一個似曾相識的人影,眼神浮現一抹意外之色。

  天才本站地址:。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