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1章,神帝宮,重瞳少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唐龍,這一屆少帝之中頂尖的人物,有如此潛力,不足為奇!」金甲少年雙手負胸,神情平靜地說道。

  好似,他見過了太多太多的少年妖孽,天驕翹楚了,早已處變不驚了!

  「也對,你可真的是我們當中的老古董啊,與武祖一個時代的天驕,如今這麼多會元過去了,依舊不曾證道混元大羅金仙,怎麼你非得奪取到天寶才坑罷休,才願意證道混元大羅金仙?」

  陰陽劍主眼眸中閃爍一絲絲忌憚之色,面前的少年別看模樣年輕,只有二十幾歲的模樣,實則是他們當中最古老的存在之一,與武祖廝殺過的天才,只不過如今還未證道而已。

  「不錯,天寶本尊是勢在必得,誰敢爭奪,便是自尋死路!」

  金甲少年神色一變,面露凶光,一絲純粹到極限的殺意浮現而出,一片屍山血海、流血漂杵的畫面映入眼帘。

  「泰坦神子別在這裡爆發出殺意,你想我們全部都死在這裡嗎?」

  見此一幕,其中一名少年冷眸怒視,怒喝一聲道。

  他不得不發怒,這裡可不是深淵的入口,可肆無忌憚,這裡可屬於深淵的底部,棲息著數十頭混元大羅金仙級別的黑暗凶獸,一旦甦醒,他們這些人之中,又有幾個可以逃脫,況且,黑暗物質的源頭都不曾弄清楚,如何離開!

  同時,這裡的不僅僅只有永夜恆沙的頂尖天驕,還有諸天萬界、夢魘世界的頂級妖孽,他們一個個皆乃幾萬年,乃至於幾十萬年前的稱號少帝、不世人傑、九色氣運之海的至尊,每一個人的實力,都非同凡響,堪稱舉世無雙。

  本身而言,他們幾乎之間不可能有任何交集,或者唯有戰鬥,而今匯聚一堂,同時彼此之間好似老相識一樣,互相認識,交情不淺的模樣。

  「楊少帝,這麼久了,怎麼還忘記不了自己被人暗算,化作禁忌的事情!」泰坦神子輕蔑一笑,嘲諷道。

  「你……」

  楊少帝手指著泰坦神子,氣急敗壞的叫喊一聲,雙眸冷冷的盯著泰坦神子,仿佛要將他吃了一樣。

  「別開玩笑了,這麼多黑暗巨獸棲息於此,一定有秘密。」

  陰陽劍主眺望遠方,看到了一頭頭沉睡的巨獸,周圍泛起道痕,卻全部向著一個方向,隱隱約約之間,正在朝拜古老的禁忌之神。

  「驚動了他們,我們恐怕一個都活不了!」

  此話並不是危言聳聽,而是來源於直覺,或者而言是判斷。

  黑暗的深淵,最底部,黑土大地之上聳立著一座宮殿,一座金碧輝煌、宏偉壯觀的殿宇,遠遠的觀望而至,宛若一尊綻放出神光的太古神山,不朽神殿,照亮了周圍。

  宏偉的神殿散發出古樸的氣息,通體流轉著永恆不朽、不死不滅道韻,仿佛立於諸天萬界之上,萬道起源之中。

  極目遠眺而至,只看到碩大的牌匾懸掛其上,古老的符文書寫其上!

  「神帝宮!」

  三個大字散發出玄妙的道韻,一眼望去,整個人的心神都陷入到了其中,仿若一尊古老的神帝統御神界,降臨世間一樣。

  「好霸道的名字!」

  楊少帝平靜地述說道,顯然有一些震撼。

  「與其說是神帝宮,不如稱呼為黑暗神宮!」

  泰坦神子觀摩著神帝宮,不由得開口道。

  因為映入眼帘的神帝宮,猶如一頭洪荒猛獸,吸收著海量的天地靈氣,卻吐出無量的黑暗物質,源源不斷。

  「走,我們該進入其中尋找線索了,否則被黑暗禁區困住,外界的天驕翹楚,可不會給予我們太多的時間!」

  陰陽劍主背負劍匣,神情嚴肅地開口道。

  踏入黑暗禁區,不知歲月,或許裡面一瞬,外界一年,同時進入黑暗禁區也很難感受到時間法則的流逝,讓他們也琢磨不透。

  「好雄偉的殿宇,不亞於泰坦神殿了!」

  眾人走近一看,才發覺與眾不同,太大了,猶如一個小千世界一樣大小的殿宇聳立於自己面前,神宮的一磚一瓦渾然天成,以無上仙金拼湊而成,不存一絲絲工匠之魂!

  上面的雕刻,乃無窮無盡的道痕沖刷而生,猶如混沌造化一樣,天生誕生出的神宮,蘊含著獨特的道韻。

  一眼望去,眾人陷入到了悟道當中,道韻與符文交織在一起,勾勒出大道至理,一個個跳動的符文,皆由道而生,其中蘊含著完整的法則一樣。

  神宮所蘊含的符文,猶如大道彰顯於自己面前,對於如今即將證道混元大羅金仙的眾多天驕翹楚而言,都無疑是一個大機緣。

  畢竟,哪一個混元大羅金仙都不會毫無保留的將自己的大道法則顯化於他們面前,至於混元太極大羅金仙想都別想,這等人物都屬於神龍見首不見尾,經常閉關,便乃一兩個紀元,幾乎很難遇到。

  當然,也有一些特殊的紀元,例如道海、黑海、歸墟之地等一眾生命禁區,時不時也會顯化出道痕交織與符文的。

  「還未踏入,便給予我們這麼大的機緣。」

  陰陽劍主嘴角微微上揚,頓時端坐於金色的台階之上,元神不斷捕捉神宮之上的道痕與符文。

  「竟敢不管不顧的參悟法則,不知死活!」

  楊少帝癟了癟嘴,十分不屑,周圍何其兇險萬分,稍有不慎,在這裡突破,又或者泄露出氣息,引得黑暗巨獸甦醒過來,他們全部都得玩完。

  「陰陽劍主,想參悟法則裡面去,我感受到了裡面洶湧澎湃的法則符文閃爍,好似有一尊古老的大帝沉睡其中,而神宮好似吸收了古老大帝的道所生出的道痕與符文。」

  此時此刻,一名眸生雙瞳的少年開口道,他乃天生重瞳,一雙眸子中蘊含著開天闢地的道韻,正在追溯一切事物之起源。

  重瞳少年眸子中散發出金燦燦的神輝,有世界沉淪,一襲白衣仿若要將整個神帝宮看清楚一樣。

  映入眼帘的乃密密麻麻的符文與道痕,交織在一起,化作秩序神鏈,又仿佛化作了這一方天地的枷鎖一樣。

  新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