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是誰叛離了道路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展會的事情有眉目了麼?」

  看著走進辦公室的下屬,金載阮急匆匆地衝上去抓住對方的肩膀。

  對方緩緩搖了搖頭:「目前還沒有任何關於卡恩·威爾遜的消息流出……所有意圖進去的人都被九科直接扣押了。但是……九科的巫寰宇重傷了。」

  「巫寰宇重傷?!」

  「沒錯。現在中心城會展中心外面已經涌滿了媒體,聯合集團的人過去了,和九科的人爆發了衝突。之前內部一直在交戰,連夜行機動隊都出動了。」

  「我認為……卡恩·威爾遜的生還結果極低。」

  金載阮沒有理會下屬,一陣來回踱步後:

  「安東尼那邊有說什麼嗎?」

  「沒有。」

  金載阮愈發不安了。

  「不能再拖了。如果那個女人死了固然沒問題,但如果她已經知曉了真相……她沒有理由讓公司的人知道,只會偷偷告訴薩克斯。不能再等了。」

  「吩咐安全部門的人,立刻動手……」

  話音剛落,辦公室的牆邊爆發一陣高亮的橙光,一根矽基態根須狠狠刺入金載阮的肩膀,將其釘死在了辦公桌上。

  「灰狐?!」

  下屬當即拔槍,被一道青色的電流瞬間擊中,整個人抽搐在地。

  「卡恩?!」

  金載阮按住釘入肩膀的矽基態根須,驚愕地看著兩人,抬起改造手臂就要反擊,被湧出的幻肢瞬間打碎了構裝體,狠狠按倒在地。

  「果然是你……金載阮。」

  卡恩垂下的手指一陣劈啪作響。

  「九科的巫寰宇都重傷了……你們是怎麼活著回來的?!」

  「去和安東尼一起分析分析吧。」

  電燥分明的話語下,金載阮只感到後腦一陣強烈的麻癢,奮力抬起的腦袋猛地栽倒在地。

  圖靈蹲下,在金載阮的身上按了按:

  「他不是納米蟲人。」

  卡恩的目光閃了閃,沒有說話。

  「剛剛我偵測過了,安東尼現在和薩克斯在辦公室。」圖靈起身,構築面甲的幻肢一陣起伏波動,「讓展會的隨行隊伍回來,我們現在直接過去。」

  世界樹跟須在牆面坍塌消失,圖靈用幻肢抓起金載阮,和卡恩一起前往行政樓層。

  「這件事沒有那麼簡單……但是爺爺……」

  「很快就能揭曉了。」

  抓著金載阮,二人掠過一路上行政層員工錯愕的目光,快步來到位於同樓層的薩克斯辦公室。

  智能大門指示燈一片鮮紅,此刻正是鎖死的狀態,幻肢利爪猛然插入其中,在一陣鋼鐵變形和木材碎裂的吱呀聲中暴力撕開,彈射而出的鋼鐵利爪狠狠抓住坐在一邊沙發上的安東尼,狠狠砸到了地上。

  「卡恩?灰狐!?」

  坐在安東尼對面的薩克斯猛然起身,瞬間抓住了自己的手杖。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沙湖和安東尼計劃殺死威爾遜小姐。想必會展中心的事情兩位已經看到報導了吧?」

  圖靈將安東尼緩緩拉到身前,看到對方額頂的淤青,面甲下皺了皺眉。

  「沙湖?安東尼?」薩克斯眉頭一皺,「這不可能,安東尼是多年跟隨在我身邊的助手,絕不可能想要殺死我的孫女!灰狐,立刻放下他!」

  「現在中心城會展中心外面全是媒體,還有聯合集團,以及大量參展的資本,可我唯獨沒看到威爾遜公司的人。」圖靈雙手抱胸,將金載阮甩在地上。

  「卡恩!到底發生了什麼!?」見灰狐無法交涉,薩克斯怒火不減地看向卡恩。

  後者抿了抿嘴,看向地上被死死按住的安東尼:

  「蟲巢突襲會展中心,千面,蟲巢,九科三方大戰。混亂爆發的時候,沙湖距離我最近,他想殺我。」

  「怎麼會?!」薩克斯滿臉震驚,「沙湖擔任安全主管多年……是金載阮?!」

  安全部門其中很大一部分人和金載阮關係匪淺。

  「還有安東尼。」圖靈冷冷地看著薩克斯,「沙湖動手的時候,有說過他為安東尼工作。」

  「他是在……嫁禍……給我……」被幻肢重新按在地上的安東尼咬牙切齒地說道。

  「不無這個可能……不如把金先生叫醒,你們好好聊聊?」

  幻肢猛然扣死在金載阮的大腿上,後者驟然慘叫一聲,從地上坐了起來:

  「灰狐?!你……」

  嘭!

  接著再度被按死在地。

  圖靈緩緩坐下在身後幻肢構築的寬大椅子上,面甲上閃過微光:

  「對質吧,兩位。」

  「灰狐!你無緣無故對我動武!我要卸掉你的職位!!!你……」

  大吼的金載阮注意到一旁薩克斯冷漠的目光,語氣驟然一泄,猛地咬緊牙關。

  大聲密謀被使用未知手段的灰狐和卡恩撞了個滿懷,他幾乎沒有任何狡辯的可能性。

  「灰狐,證據,你沒有證據……」

  咔。

  幻肢增殖,金載阮的聲音從內部傳來:

  【「展會的事情有眉目了麼?」

  「安東尼那邊有說什麼嗎?」

  「不能再拖了。如果那個女人死了固然沒問題,但如果她已經知曉了真相……她沒有理由讓公司的人知道,只會偷偷告訴薩克斯。不能再等了。」

  「吩咐安全部門的人,立刻動手……」】

  咔。

  幻肢回到圖靈的背後。

  「金載阮……安東尼。」薩克斯猛地坐倒在沙發上,雙手拄著手杖,「你們有什麼想說的麼?」

  語音直接砸在面前,哪怕是薩克斯想為安東尼開脫也不可能了。

  「這麼多年了,我自認為對你們不錯……這是為什麼?僅僅是因為碳變?權利?」

  「殺死卡恩……這難道對公司,對任何人有任何幫助麼?!」薩克斯勃然大怒。

  看著一臉怒氣夾雜著沉痛的薩克斯,圖靈在面甲下眯了眯雙眼。

  卡恩站在圖靈身邊,尖錐狀的長尾耷拉在身後,沒有想坐的**。

  安東尼張了張嘴,繼續辯解的話,就有些過於蒼白無力了。最終猛地低下頭去:

  「是權力。」

  「我想要更多的權力。」

  「金載阮找到我,是想要我說服您,讓沙湖加入參展的安保隊伍。」

  「在這之後,我能夠得到更高的權力。」

  「什麼樣的權力……比你現在的位置更高?」圖靈冷不丁的話語從一旁傳來,「是薩克斯·威爾遜的位置?還是碳變實驗室科研主管的位置?安東尼先生,你的科研能力似乎還不足以支撐這樣一個位置。」

  「是金載阮的位置。」安東尼看向一邊沉默的金載阮。

  「金載阮,你的解釋呢?」

  「解釋?呵……我沒有解釋。」金載阮慘笑一聲,「老師,你或許忘記了當場建立威爾遜公司時,為了得到更多的科研資金,必須要將整個夜州醫藥市場壟斷的魄力……但我還記得。」

  「自從流電壽命逃逸手術大獲成功……您再也沒有那樣意氣風發的時候了。」

  「企業戰爭來了,現在的威爾遜公司無法渡過這場浩劫……我相信您的領導能力,但絕對不是現在這個狀態的您。」

  「如果這個女人……被您視作珍寶,但實際對公司毫無用處的這個女人……」金載阮怒視向卡恩,「不願意聯姻……不願意成為社交工具,在臭烘烘的傭兵酒吧里給自己灌著酒精,醉生夢死……她有什麼用?」

  卡恩面無表情,而薩克斯的眉宇間逐漸升騰起一股怒氣。

  「對我來說,她最大的用處就是死亡!當您的珍寶毀滅在克羅恩聯合集團手裡,憤怒才能讓您帶領威爾遜公司做出決斷!」

  「你到底整天都在想些什麼東西!!」

  薩克斯狠狠將手杖杵在地上。

  「你覺得我憤怒了,就能帶領威爾遜公司打敗克羅恩聯合集團?!你還不如直接殺了我,取而代之有效!」

  金載阮面色難看,沉默不語,半晌後才緩緩吐了口氣:

  「您畢竟是我的老師……」

  嗙。

  「表演到此為止。」

  幻肢撐地,圖靈落地。

  「那麼金先生,安東尼,我們不如聊聊蟲巢的事情吧?你們之中,到底誰才是被擬態的那一個呢?」

  「你在說什麼東西?」金載阮瞪眼看向圖靈,「蟲巢?什麼蟲巢?」

  安東尼面色同樣疑惑,只有薩克斯面色一變:

  「你還勾結了蟲巢的人?!」

  灰狐面甲轉向卡恩,二人相視一眼。

  「蟲巢,一個行事隱蔽,擁有納米科技,每個成員都能夠變化成其他人的恐怖組織。」圖靈淡淡地說道。

  「你覺得我可能會勾結外人,來對我嘔心瀝血,苦心經營了多年的公司動手?!」金載阮雙目赤紅地看向圖靈,「你是在侮辱我執行長的位置麼?」

  灰狐面甲看向安東尼。

  後者怒視著金載阮,滿眼的難以置信,就像此刻薩克斯的神情一般。

  「演得不錯。」

  圖靈不耐煩地揮了揮手,幻肢利爪旋轉,猛然對準了安東尼:

  「但是我的布置已經完成了,現在你可以去死了。」

  「等等!」

  嗡——

  電漿爆破,猛然擊打在安東尼的頭顱上,萬千電弧閃爍之間,猛然炸開大量的銀潮,一枚孵化器核心被幻肢一把抓住,撕扯而出。

  「納米蟲人?!」薩克斯猛然起身,「是什麼時候?!」

  灰狐面甲瞟向卡恩,綠毛目光閃爍,一副思考的模樣。

  「我一直在想,被擬態的李功正為什麼那天要來到公司。」

  「後來我明白了,是因為蟲巢對各個資本都有計劃,具體是什麼尚不得知,但終歸還是擬態,取代,控制,推進企業戰爭,獲取利益。」

  「那天負責接待民意團成員的人是安東尼,在九科重視的『民意團成員』前提下,李功正有足夠的理由通過公司的下級員工見到安東尼,所以,安東尼被擬態了。」

  薩克斯怔怔地看著灰狐手中的孵化器核心,滿目震驚。一邊從未了解過蟲巢的金載阮更是直接呆住。

  「也就是說……他不是真正的安東尼?」薩克斯目光一冷,「真正的安東尼呢?」

  灰狐面甲猛地抬起頭看,看向薩克斯。

  「那就要問你了啊。」

  滋滋——

  電漿爆破,薩克斯額頭猛然炸裂為瓢潑的銀沙,爆開的創口處一片亮銀色。

  卡恩瞪大了雙眼,在電漿爆破的一瞬間試圖抓住圖靈的手也停在了半空中。

  雖然圖靈已經告訴過卡恩最壞的情況,但這一幕真的展現在眼前時,依然讓她一陣心顫。

  那是她爺爺。

  至於一邊的金載阮更是慘叫一聲,連滾帶爬地退到了圖靈身邊:「他……他……」

  「你是怎麼發現的?」「薩克斯」的聲音一片沙沙作響。

  「很簡單。既然能夠擬態安東尼,如此容易就能接觸到威爾遜公司掌權者的情況下,為什麼不再把掌權者也接管了呢?」

  「至於金先生……不過是做了順水推舟的工具人罷了。」紅點看向震驚的金載阮,「如果今天你做為一切的背鍋俠被幹掉了,蟲巢就可以安心在威爾遜公司紮根下去。而殺死了卡恩,唯一有可能發現薩克斯有問題的人就消失了,整個高層被替換隻是時間問題。」

  「有趣……」薩克斯扔掉手中的手杖,「但假裝不知道,你還能多活一會兒。把一切都說出來,那就沒有意義了。」

  「我完全可以現在殺掉知情的所有人,再讓白蟻軍團完成擬態。威爾遜公司依然是我們的。」

  「而且整個威爾遜公司,你又知道有多少是我們的人呢?」

  「我爺爺在哪。」卡恩目光冰冷,直視侃侃而談的納米蟲人。

  「擰碎了,沉到夜鱗運河裡了……」

  滋滋——

  狂暴的青色電弧將納米蟲人瞬間炸裂,但對方又在半秒內迅速恢復原狀:

  「進化研究所的東西?還算有趣,但是小姑娘,你是準備把整個威爾遜公司的人全部都像這樣來一遍麼?他們可沒有這樣神一般的身軀……」

  轟!!!

  幻肢彈射而出,將對方狠狠按在了牆面上,銀沙飛濺,電弧噴薄——

  「這一切都沒關係,整個高層全部殺一遍就好了,反正這公司里的人也沒什麼用……開個玩笑。」

  後半句是對綠毛說的。

  「現在幹掉你就對了,至於其他的……」

  世界樹根須從四面八方狂涌而出,對準了被死死抵在牆面上的納米蟲人。

  「這周圍三十公里都在我的監控範圍內……沒有一隻蟲子,可以逃離。」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