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3 大哥甦醒(一更)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關於軍營的事,安國公並不十分清楚,可能是哪個軒轅軍的將領。

  畢竟軒轅厲手底下將領眾多,安國公又是小輩,其實絕大多數是不認識的。

  顧嬌將畫像放了回去。

  孟老先生沒與他們一道住進國公府,原因是棋莊恰巧出了點兒事,他得回去處理一下。

  他的人身安全顧嬌是不擔心的,由著他去了。

  安國公將顧嬌送到門口。

  國公府的大門為她敞開,鄭管事笑盈盈地站在空地上,在他身後是一輛無比奢華的大馬車。

  華蓋是上等黃梨木,頂端鑲嵌了南海東珠,垂下的帘子有兩層,裡層是竹簾,外層是碎玉珠簾。

  說是碎玉,實則每一塊都是精心雕琢過的翡翠、瑪瑙、羊脂美玉。

  拉車的是兩匹白色的高頭駿馬,健碩強勁,顧嬌眨眨眼:「呃,這個是……」

  鄭管事滿面春風地走上前,對二人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國公爺,少爺!」

  又對顧嬌道,「這是小的為少爺備的馬車,不知少爺可滿意?」

  國公爺反正很滿意。

  就要這麼奢華的馬車,才配得上她。

  顧嬌心道,這會不會太誇張了啊?坐這種馬車出去真的不會被搶嗎?

  算了,好像沒人搶得過我。

  「多謝義父!」顧嬌謝過安國公,就要坐上馬車。

  「少爺請稍等!」鄭管事笑著叫住顧嬌,從寬袖中拿出一張嶄新的銀票,「這是您今天的小用錢!」

  零花錢嗎?

  一、一百兩?

  這麼多的嗎?

  顧嬌輕咳一聲,小聲問鄭管事:「確定是一天的,不是一個月的?」

  鄭管事笑道:「就是一天的!國公爺讓少爺先花花看,不夠再給!」

  壕無人性啊,這是。

  顧嬌忽然有了一種錯覺,就像是前世她班上的那些土豪爹媽送家裡的孩子出門,不僅給配了豪車,還打了一筆巨款零花錢,只差一句「不花完不許回來」。

  唔,原來當個富二代是這種感覺嗎?

  就,還挺不賴。

  顧嬌一本正經地收下銀票。

  安國公見她收下,眼底才有了笑意。

  顧嬌向安國公道了別,乘坐馬車離開。

  鄭管事來到安國公的身後,推著他的輪椅,笑呵呵地說道:「國公爺,我推您回院子歇息吧!」

  安國公在扶手上寫道:「去帳房。」

  鄭管事問道:「時辰不早啦,您去帳房做什麼?」

  安國公寫道:「掙錢。」

  掙很多很多的小錢錢,給她花。

  ……

  顧嬌去了國師殿,姑婆與姑爺爺被小淨空拉出去遛彎了,蕭珩在上官燕房中,張德全也在,似乎在與蕭珩說著什麼。

  顧嬌沒進去,直接去了走廊盡頭的密室。

  小藥箱一直都在,手術室隨時可以進入。

  顧嬌是趕回來給顧長卿換藥的,當她進重症監護室時就發現國師大人也在,藥已經換好了。

  「他醒過沒有?」顧嬌問。

  「沒有。」國師大人說,「你那邊處理完了?」

  顧嬌嗯了一聲:「處理完了,也安置好了。」

  前一句是回答,後一句是主動交代,看似沒什麼奇怪的,但從顧嬌的嘴裡說出來,已經足以說明顧嬌對國師大人的信任上了一個台階。

  顧嬌站在病床前,看著昏迷不醒的顧長卿,說道:「不過我心裡有個疑惑。」

  國師大人道:「你說。」

  顧嬌若有所思道:「我也是方才回國師殿的路上才想到的,從皇長孫帶回來的情報來看,韓貴妃以為是王賢妃陷害了她,韓家人要報復也該報復王家人,為何要來動我的家人?如果說是為了拉太子下馬一事,可都過去那麼多天了,韓家人的反應也太遲鈍了。」

  國師大人對於她提出的疑惑並未表露出任何驚詫,顯而易見他也察覺出了什麼。

  他沒直接給出自己的想法,而是問顧嬌:「你是怎麼想的?」

  顧嬌說道:「我在想,是不是王賢妃五人中出了內鬼,將上官燕假傷陷害韓貴妃母子的事告知了韓貴妃,韓貴妃又告知了韓家人。」

  「或者——」國師意味深長地看向顧嬌。

  顧嬌接收到了來自他的眼神,眉頭微微一皺:「或者,沒有內鬼,就是韓家人主動出擊的,不是為了韓貴妃的事,而是為了——」

  言及此處,她腦海里靈光一閃,「我去接任黑風騎統帥一事!韓家人想以我的家人為要挾,逼我放棄統帥的位置!」

  「還不算太笨。」國師大人高冷地說完,轉身走到藥櫃前,取出一瓶消炎藥,「你去黑風營不會太順利,你最好有個心理準備。」

  「我知道。」顧嬌說。

  「你去忙吧。」國師大人淡淡說道,「不是還有事嗎?」

  突然變得這麼高冷,越來越像教父了呢。

  到底是不是教父啊?

  是的話,我也好欺負回來呀。

  前世教父武力值太高,挨揍的總是她。

  「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國師大人注意到了顧嬌眼底不懷好意的視線。

  「沒什麼。」顧嬌面不改色地收回視線。

  不會武功,一看就很好欺負的樣子。

  別叫我發現你是教父。

  不然,與你相認之前,我非得先揍你一頓,把前世的場子找回來。

  「蕭六郎。」

  國師忽然叫住已經走到門口的顧嬌。

  顧嬌回頭:「有事?」

  國師大人道:「如果,我是說如果,顧長卿醒來,成為一個廢人——」

  顧嬌不假思索地說道:「我會照顧他。」

  顧嬌還要送姑婆與姑爺爺他們去國公府,這裡便暫時交給國師了。

  然而就在她前腳剛出密室,國師的後腳便來到了病床前。

  病床上的顧長卿眼皮微微一動,緩緩睜開了眼。

  只是一個簡單的睜眼動作,卻幾乎耗空了他的力氣。

  整個重症監護室都是他氧氣罩里的沉重呼吸。

  國師大人冷靜地看著顧長卿:「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顧長卿用盡所剩全部的力氣點了點頭。

  -

  卻說慕如心在國公府外見了顧嬌之後,心裡的意難平達到了頂點。

  她堅定堅信是那個昭國人挑撥了她與安國公的關係,真正有能力的人都是不屑放下身段巧言令色的。

  可那個昭國人又是巴結六國棋聖,又是巴結安國公,可見他就是個諂媚下人!

  慕如心只恨自己太清高、太不屑於使那些下作手段,否則何至於讓一個昭國人鑽了空子!

  慕如心越想越生氣。

  既然你做初一,就別怪我做十五!

  慕如心找了一間客棧住下,她對護送她的國公府侍衛道:「你們回去吧,我身邊用不著你們了!我自己會回陳國!」

  領頭的侍衛道:「可是,國公爺吩咐我們將慕姑娘安全送回陳國。」

  慕如心揚起下巴道:「不必了,回去告訴你們國公爺,他的好意我心領了,改日若有機會重遊燕國,我一定登門拜訪。」

  侍衛們又勸阻了幾句,見慕如心心意已決,他們也不好再繼續糾纏。

  為首的侍衛讓慕如心寫了一封書信,表達了的確是她要自己回國的意思,方才領著其餘弟兄們回去。

  而安國公府的侍衛一走,慕如心便叫丫鬟雇來一輛馬車,並獨自乘坐馬車離開了客棧。

  -

  韓家最近正值多事之秋,先是韓家子弟接連出事,再是韓家痛失黑風騎,如今就連韓貴妃母子都遭人暗算,失去了貴妃與儲君之位。

  韓家元氣大傷,再也經受不住任何損失了。

  「怎麼會失敗?」

  堂屋的主位上,仿佛蒼老了十歲的韓老太爺雙手擱在手杖的手柄上說。

  韓磊與韓三爺分別立在他兩側,韓五爺在院子裡養傷,並沒過來。

  如今的氣氛連韓三爺這種紈絝都不敢再露出絲毫不規矩。

  韓老太爺又道:「而且為什麼武藝高強的死士全死了,侍衛反倒沒事?」

  倒也不是沒事,只是還有一條命。

  死士是遭遇了顧嬌,自然無一活口。

  而那幾個去院子裡搶人的侍衛只是被南師娘他們打傷弄暈了而已。

  韓磊說道:「那些死士的屍體弄回來了,仵作驗屍後說是被長槍殺的。」

  韓老太爺眯了眯眼:「長槍?蕭六郎?」

  蕭六郎的兵器就是紅纓槍。

  而能一口氣殺死那麼多韓家死士的,除了他,韓老太爺也想不出別人了。

  韓磊說道:「他不是真正的蕭六郎,只是一個頂替了蕭六郎身份的昭國人。」

  韓老太爺冷聲道:「不論他是誰,此子都必將是我韓家的心腹大患!」

  談話間,韓家的管事神色匆匆地走了過來,站在門外稟報導:「老太爺!門外有人求見!」

  韓老太爺問也沒問是誰,厲聲道:「沒和他說我不見客嗎!」

  如今正在風口浪尖上,韓家可不能隨隨便便與人來往。

  管事訕訕道:「那個姑娘說,她是陳國的神醫,能治好……世子的傷。」

  ------題外話------

  大哥為嬌嬌,真的付出了很多。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