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我的第一個五年計劃(三)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我在大康的鹹魚生活

  在江河之中行走的船,和在大海裡面傲遊的船,自然是不同的。

  最重要的一個體現便是在噸位上面。

  有些小江小河,你操縱著獨木舟都能來去自如。

  但到了海洋裡面,一般都得是數百噸的船,上千噸的都有。

  這裡我們說的是古代。

  當然船隻並不是說船隻是越大越好。

  實際上還是要看船隻的各種功用。

  倘若你只是運貨的話,那麼在意的就是穩妥和速度。

  倘若你是戰鬥的話,在意的除了火力配置之外,還需要重視速度。

  如果船隻太大,行動不便的話,就算是你有再優秀的火力配置,敵人早早的就跑了,也沒有用。

  況且這個時代是沒有蒸汽機的。

  想要發明蒸汽機,依照我的想法,起碼要有三十年的時間。

  這麼三十年,還得是快馬加鞭的去做,由我給出詳細具體的操作流程,以及各種實驗步驟,才能徹底的運用到船艦之中。

  在此之前,想要靠著人力來划船加快速度,太沉重的船隻是不行的。

  不過呢,如果是作為遠洋大型商隊的護衛艦,只是防衛功能的話,超大型的炮艦就很是有必要了。

  反正我又不去追擊敵人,只是護衛,那麼這種守株待兔的行為,就不需要什麼速度,只要我的火力夠兇猛,海盜們不敢近前就行了。

  再則說了。

  我大康的艦隊去轟炸沿海的港口、城鎮的時候,也不需要什麼速度啊。

  直接囤在港口前面,一路猛轟就行了。

  反正那些都是固定的建築物,跑也跑不了。

  所以你們看出來了吧?

  為什麼我最先交給苗炎的,會是這種從來沒有出現過的超大四桅帆船了?

  它主要的任務還是先做貿易。

  反正在近海的地方,還有大康的北方水師和南方水師可以護衛平安,而商隊自己也有武力來保護自己,

  倭寇、海盜想要攻上這種大艦,沒有強大的實力是難以做到的。

  況且反過來說,那些敢做海商生意的人,你以為他們就是老實巴交的老農民?刀刃刺進了心臟都不敢反抗的那種?

  當然不是!

  他們也很兇狠的!

  為了保住自己的貨物,他們是會和海盜們拼個你死我活的。

  其中最為狡詐殘忍的商人,到了海上可不管你是什麼海盜還是正常商隊,他們一樣的會見著就搶,搶完之後就殺人沉船,弄個神不知鬼不覺。

  我沒辦法阻擋這些兇惡的人,不過現在他拿出這種四桅帆船,卻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了那些相對於弱小的船隊。

  要知道,這麼龐大的四桅帆船,無論是衝撞,還是靠近了廝殺,都帶著巨大而又居高臨下的優勢,哪怕只用遠距離的弓箭廝殺,也完全可以儘可能的保全自己。

  嗯……

  我或許可以發明一種威力不是那麼巨大,但卻同時具有一定殺傷力的木柄手雷?

  這樣他們在船上就可以拿來防身,同時也不用擔心木柄手雷外泄,被敵人參透了之後仿造,給我們帶來巨大的威脅?

  好。

  把這個設想先另外記下來。

  畢竟這可是關係到我們大康的商隊敢不敢更大規模,更快頻率的去積極進行海貿。

  武器充足了,膽子就會大。

  膽子大了,自然跑的地方就遠,做的生意就多,這樣給予大康的稅收回報也就更多,從而大康也會更加強大。

  當然,我給他們的削弱版本木柄手雷肯定不會太多,不然他們轉手就賣給海盜什麼的,那反過來更多的商隊就完蛋了。

  所以這點武器遇到大型的海盜團體,實際上用處不大,也就是看海盜願不願意拼著比以前多三五百的傷亡,去強行搶劫了。

  一次多死傷三五百、十次便是三五千。

  想來這樣慘烈的傷亡數字,也能很好的阻擋海盜們殺人越貨的心思。

  倘若只是交點保護費什麼的,那倒是大康商人能接受的。

  不過這一點可不好,教保護費應該給我大康的南北水師啊!

  他們得到了保護費,就能有更充裕的經費,購買更多的船隻、購買更多的武器裝備、訓練更多的水手、更好的去保護商隊。

  和普通的商船不一樣,南北水師可是能從朝廷這邊拿到木柄手雷的。

  但是說起來容易,實際上做起來很麻煩。

  首先北方水師和南方水師這一次都受創不輕,北方水師至少損失了三分之一的實力。

  南方水師更慘,差不多損失了一半。

  他們想要恢復過來,一年半載的恐怕都不行,想要去護衛那些出海的商隊,短時間之內是無能為力的。

  可是反過來講,這絕對是一種未來的發展模式。

  未來大康的水師不但是要在近海護航,而且還要駐紮到海外的各個重要關口去。

  比如馬六甲海峽、比如葉門港口、比如南非等等。

  只有控制了這些戰略要地,大康的商隊才能在全世界進行各種商貿,從而源源不斷的賺取各種錢財、物資回到國內,讓國內進一步的發展。

  這便是造船之後的大航海時代。

  我大康的水師出海去戰鬥,一定是在裝備了新式炮艦之後。

  只要這邊的大炮工坊製造出了前膛炮,我就會把它們運送到江南去,讓南北水師的船匠們開始在艦船上面調試安裝。

  當然這裡面也要牽涉到後坐力的原理,我會提前讓他們的船匠過來京城,給他們傳授其中的道理。

  雖然他們不一定能馬上弄懂,但我們華夏人最為習慣的就是在實踐之中出真知,所以只要放心的交給他們就行。

  第一輪的一艘艦船上面只用安裝五六門大炮,這樣的難度,想來也不是問題。

  但只要有了這麼三五艘的炮艦,加上了木柄手雷,大康的水師就能在整個亞洲範圍內橫掃了。

  他們的第一步便是去消滅各地的海盜,利用海盜來練手,連熟練炮艦的操作,以及訓練出一批合格的炮手出來。

  等到新手村滿分了,把這些大中型的海盜全部給抓到幹掉了,也是第二輪的十門炮艦出場的時候了。

  蓄積了實力、又有了實戰經驗的大康南北水師,怎麼都有辦法去衝擊馬六甲海峽了。

  我希望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已經徹底控制了中南半島,於是我們在泰國、越南、柬埔寨都會有自己的港口和補給地,這樣對於作戰和休整,是有著莫大的好處。

  馬六甲海峽恐怖的並不是馬六甲海峽本身,而是馬六甲海峽出去之後的印度洋。

  那裡傳說已經被紅毛鬼們占領,到處都是他們的船隻,一旦有發現出來的東方船隻,他們都會如同餓狼一樣的衝過來,將這些船隻撕碎。

  所以上百年以來,大康的船隊都很少有敢去那裡探險的。

  對於外面廣闊的天地,於是也就失去了探索的勇氣。

  但在我來說,任何一個想要成為霸主的國家,無不是經歷了艱苦卓越的奮戰的。

  比如西班牙干翻荷蘭,英國緊接著又干翻西班牙,然後又是美利堅接過了英國的旗幟……

  哪一次不是無數的流血犧牲,才獲得了豐碩的果實?

  沒有理由荷蘭、西班牙、英國那麼巴掌大小的國家,都能通過海洋控制大半個世界,而我泱泱大國的大康,卻不能達到這一點吧?

  以前那個保守守舊的大康或許不行,但有了我柳銘淇,這事兒就可以翻開新的篇章。

  說起馬六甲海峽,它現在居然不是被西方人控制的,而是被兩個國家控制,據說他們有著獨特的防守技巧,讓那些紅毛鬼即便是有兇狠的船隊,也沒辦法徹底打開出入口。

  於是這些西方商人們只能是老老實實的交錢進來做生意,或者是就在馬六甲海峽的陸地附近做生意。

  從這裡也可以看出來,西方並沒有進化到火器時代。

  否則一旦有了大炮,他們直接在馬六甲海峽出口處一種轟殺,再加上火槍近距離射殺……任憑你這邊有什麼防守力量都得被打趴下。

  這也是我覺得,為什麼老天爺是眷顧我腳底下的這片土地的原因。

  倘若是西方人已經開始了炮艦時代,並且發展成了規模,他們早就已經殺進來,開始侵占屬於我大康的內海領地了。

  你說前世的那些華夏古代朝代,基本上都是一些不懂得海洋好處的笨蛋,不知道如果把整個東南亞納為我們的後花園,會有多大的好處?

  錯了。

  很多人其實知道。

  但問題在於在古代的交通條件太過簡陋,這些動不動就要以三個月、半年為單程來往的地方,而且還是要坐船去的,你說他們有多大的精力去管理?

  只要中原有亂,要不了多久這些地方就開始叛亂獨立了。

  所以你花了大價錢,辛辛苦苦的去建設的地方,最後是便宜了誰?

  還不如不折騰!

  守著我的中原大地,要什麼沒有?

  其實不僅僅是海上,甚至在陸地也是如此。

  我國邊疆的每一個省份,有一個算一個,很多時候都不被當朝皇帝和大臣們重視,覺得又亂又窮,根本得不到好處,還得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去維持,得不償失。

  包括幾番得而復失的越南、緬甸等領土,最後就是這麼被放棄了。

  要是那個時代就有了行動快速的橡膠馬車、便利的交通條件,那情況很有可能就兩樣兒了!

  所以,從這一點來看,不僅僅是為了大航海,即便是為了陸地上的領土,我的蒸汽機之路也要快點搞起來呀!

  當然了,一切的計劃都只是起步而已,真正想要完成計劃,還需要艱苦卓越的努力。

  身為工科狗,我當然有著耐得住寂寞的實驗和發明的決心與動力,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

  好了,廢話說了這麼多,就此擱筆吧。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有點像是想到哪兒寫到哪兒。

  這份五年計劃書我會封存起來,到時候寫一個更加精簡的版本,裡面關係到未來的一些事情的描述,就不會出現在大家的眼中了。

  或許等到幾十年、上百年之後,這份文書被解密出來,他們就會曉得,為什麼我會這麼的無所不知了。

  因為我本身什麼都知道。




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