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鐘錶

投票推薦 加入書籤 小說報錯


      

  第一次吃這種烤肉,幾個女孩子都有些新奇的感覺。

  尤其是李素姬,感覺這種烤肉的方式陌生之中帶著一點熟悉。

  只不過這樣吃肉的方式太奢侈了,老家百濟那邊的老百姓們,最多就吃點鹹魚干便是開葷了,哪裡可能這麼大口大口的吃肉?

  至於大柱他們幾個,對於這種烤肉的方式很喜歡,但卻覺得這個量太少了,根本不夠他們吃。

  吃過了晚飯,蘇小雪本來想要離開的,可巫夜霜又把她給拉住,說了一句話。

  「我帶你去看柳銘淇新做的好東西!」

  就這麼一句話,勾起了蘇小雪的好奇心,不由自主的便跟著巫夜霜走進了柳銘淇的實驗室。

  裕王府實際上是不大的,比起曾經的德王府都要小不少。

  可這裡畢竟人口不多,主人家目前為止就三個,所以柳銘淇能占據好幾個院子。

  其中兩個他都改成了實驗室。

  第一個便是赫赫有名的磺胺粉實驗室,這是周御醫在主持的。

  另一個便是柳銘淇自己隨心所欲搞發明創造的地方。

  現在兩女來到的便是屬於柳銘淇的實驗室。

  這個實驗室有好幾間的屋子,巫夜霜帶著蘇小雪進去的是亮著燈光的那一間。

  敲門而入時,蘇小雪看到先前離開的柳銘淇正戴著一個奇怪的東西,拿著小鉗子在搗鼓著什麼。

  走進了一瞧,發現柳銘淇面前全是一堆大大小小的鋼鐵玩意兒。

  有些看起來有點大,但絕大部分都比較小,但絕對的不粗糙。

  可瞧著卻覺得沒有一點規律,就像是胡亂拿了這些東西擺上桌一樣。

  見到柳銘淇正在聚精會神的做事兒,蘇小雪小聲的問巫夜霜,「他在做什麼?」

  「他說自己要做一個時鐘。」

  「時鐘?」

  「對!」

  「是不是如同漏時一樣的東西?」

  「咦,小雪你真聰明呀!這個時鐘就是可以讓人準確看時間的一個鍾。」

  說話之間,巫夜霜在旁邊一張桌子上,拿了一疊草稿過來,遞給了她。

  蘇小雪心中有些激動,玉手微微顫抖,接過來了草稿紙。

  一開之下,她的眼睛就有點離不開了。

  第一張圖稿是畫得很精細大立鍾,它是那種以木頭為框架,擺放在地上的。

  最顯眼的是上方的一個圓盤,圓盤上標識著1到12的數字。

  第二張圖就單獨的是這個圓盤了,畫得更大更清楚。

  除了1-12之外,每個數字之間又有四根刻度線,然後正中有三根大小不一的針,指向了這些數字。

  不知道怎麼的,蘇小雪覺得這樣挺有美感,一種名為秩序的美感。

  再翻開第三張圖,這是一個彈開的、如同貝殼一樣的圓盤,裡面仍舊是這種針盤,只不過是要小得多。

  它外面一個金色的殼子,似乎是可以蓋上,然後頂端有一個凸出來的按鈕,上面還有一根細細的金色鏈子給拴著。

  第四張圖就更為具體了,一個穿著奇裝異服的、上下裝徹底分離的,中間分開扣子,外黑白內衣服的男子,戴著一副最近新流行出來的眼鏡的同時,手裡拿著第三張圖上的小貝殼圓盤,正在打量著看。

  而那條金色的鏈子則是拴在他的褲子腰帶上面。

  這麼看上去,雖然是古怪,可卻是很新奇,讓人想要模仿一下這種古怪的穿著。

  ……

  「大的叫做立鍾,是放在家裡用的。」巫夜霜給她解釋道:「小的叫做懷表,是帶在身邊用的。」

  「既然是時間……這個就對應著十二個時辰,對吧?」蘇小雪馬上反應了過來。

  「不是十二個時辰。」

  這次說話的是放下了手裡活兒的柳銘淇,他說道:「十二個時辰太過籠統,作為一個數學家,我習慣於更精細的來分割時間。這個錶盤上面的十二個數字,代表著十二個小時,一天是二十四個小時,每個小時是六十分,每分鐘是六十秒。」

  少年說話的時候,拿出了一個桌子下面的一個模型,轉動著背後的機關,於是秒針、分針、時針都在一起的轉動。

  雖然轉動得並沒有按照實際情況,但這種三者不同轉動的方式,看起來還是挺有意思的。

  「秒針每走六十次,分針就會前進一格;分針每走六十次,時針便會前進一格。」柳銘淇道:「這樣我們就可以通過看表,知道準確的時間。而不是卯時三刻這樣的模糊時間。」

  蘇小雪似懂非懂的道:「這樣做的確是很精細了,但具體有什麼用處呢?」

  「第一個,它能更加精準的顯示時間,不用靠著漏斗和陽光來判斷,這樣誤差就會比較大。同時有了鐘錶,也讓人們的時間觀念更加準確。」柳銘淇侃侃而談道:「還有一點就是,我們做科學研究的,對時間的把控要更加精確才好。

  比如說我們做木柄手雷,以前是大概估算幾個呼吸,現在直接用幾秒來表示,實驗室的人懂,使用的人更懂,這就會避免許多不必要的傷亡損失。

  而做更多的實驗的話,把時間精確到秒,更利於精確化的做出成績來……反正一時半刻也說不清楚,總而言之這是科技發展得必要!」

  蘇小雪聽著這話,略微有些懂,卻又不是很懂。

  這種似是而非的東西,讓她心裡覺得痒痒的。

  同時看著自己手上的圖紙,特別是那個懷表,覺得如果自己能擁有一個的話,那還真是好事兒。

  有時候走在外面,不知道時間了,也不用通過看太陽和月亮來辨別,直接拿出懷表來,就知道是什麼時候。

  這倒是挺有用的。

  但她不是沒有問題,「可按照你現在這種設定,它必須要一直走動才行。怎麼才能讓它一直不停的走動呢?」

  「你這個問題很聰明。」柳銘淇讚許的看著她:「這就要用到一種叫做等時性理論的知識,我拿東西給你試一下!」

  說著,少年拿出了一個掛著線的鐘擺。

  鐘錶現在做不出來,但鐘擺這個東西卻是很容易做的。

  他拿著鐘擺,開始了晃動:「你們注意看看,這個鐘擺從開始晃動到結束,每一次擺動的時間,是不是都一樣的?」

  巫夜霜和蘇小雪一起,聚精會神的看起了鐘擺的擺動。

  同時她們心中開始了默默的估算。

  盯著鐘擺擺動一段長時間,人就會陷入一種暫時呆滯的狀態,這便是所謂的催眠術的來由。

  但真正的催眠術並沒有這麼神奇,稍微有點風吹草動,或者是環境的變化,就足以讓人醒過來。

  不然那麼多的失眠症患者就不用每天都吃藥了。

  柳銘淇當然沒有讓她們持續的看。

  他一開始擺動的幅度比較小,自然從擺動到停止的時間就比較短。

  然後增加一倍幅度、再增加一倍幅度……

  這麼連續三次過後,他便停了下來,隨即順手摟住了兩個眼睛忽然失去焦點後,身軀癱軟下來的女孩子。

  我霜姐自然是非常有料的。

  蘇小雪別看穿的衣服很寬鬆,這麼一抱之下,卻也感覺到碩大的兩團。

  哇噢。

  看不出來啊!

  少年只是這麼感受了一下,把她們摟到了旁邊的座位上坐下,便放開了她們。

  片刻之後,兩女清醒了過來。

  「這……這是怎麼了?」蘇小雪茫然的問道。

  「正常的鐘擺效應而已,看久了容易讓人昏迷。」柳銘淇道:「怎麼樣,你們得出結論了嗎?」

  「雖然擺動的幅度不一樣,但是擺動幅度大一點的速度就快,擺動幅度小一點的速度就慢……這麼一算下來,好像還真的差不多。」巫夜霜老實的回答道。

  「是的,這樣的鐘擺搖動,就是典型的『等時性理論』,不僅僅是它,你們搖晃所有的東西,都會得到同樣的結論。」少年頜首道:「我做鐘錶就是利用這個等時性理論,來恆定每一秒鐘走動的時間。至於這裡面的動力嘛,則是需要人工來加。

  你們看到懷表上面的那個凸起了吧?不停的旋轉它,一直到不能旋轉為止,就能給它差不多一天的動力,每天這麼加一次力,它就可以永遠不停的轉下去了!」

  兩女有點面面相窺的意思。

  「這好像很複雜啊。」蘇小雪皺起了眉頭,「你什麼時候能做出來,讓我們看看?」

  「那可有得等了。」

  柳銘淇笑道:「現在我只是讓他們打造一些簡單的零部件,然後再把整個兒的大概流程寫出來,接著才讓他們去做,時間起碼是一年兩年的……你們別小看這麼一小塊懷表,它裡面起碼有幾百個零部件!」

  「幾百個?」蘇小雪睜大了漂亮的眼睛,驚詫莫名。

  「否則它怎麼能動起來呢?」柳銘淇道。

  「哦……」

  蘇小雪不覺更有了興趣,「那你製造出來之後,一定要給我一個!」

  「好的!」

  少年點頭道。

  懷表這東西,在西方一般都是男人在用。

  不過它的實用性卻是很強的,到時候做出來了,當然是男女都能用。

  蘇小雪如果穿上了西服,再配上一個懷表……

  嘖嘖

  一定是漂亮到爆炸吧!




章節目錄